盾冬歡樂惡搞小片段。片尾有隱藏叉冬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這裡的空氣很新鮮
這裡的小吃很特別
這裡的lette不像水
這裡的夜景很有感覺

在一萬英尺的天邊
在有港口view的房間
在討價還價的商店
在凌晨喧鬧的三四點

可是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我們有多少時間能浪費
電話再甜美 傳真再安慰
也不足以應付不能擁抱你的遙遠

我的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一個人過一天 像過一年
海的那一邊 烏雲一整片
我很想為了你快樂一點

可是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身邊

 

___

 

一個人躺在床上的巴奇巴恩斯睜著大大的眼睛,無精打采地環顧四周

這裡不是他跟史蒂夫羅傑斯同居的住所
這裡是史塔克大樓,東尼史塔克為了美國隊長跟冬兵準備的客房

史蒂夫現在不在他身邊,他甚至不在紐約

當史蒂夫告訴巴奇他必須去執行殲滅九頭蛇分基地的任務時,巴奇是想跟著一起去的
巴奇認為自己已經休養夠久了,他是被訓練出的兵器,他可以在史蒂夫身旁保護他

但是史蒂夫聽到他這麼說卻只是露出悲傷的表情,搖搖頭,要他留下來
巴奇心裏憤憤不平,但是當他看到史蒂夫的表情時無論史蒂夫說什麼他也只能點頭答應
史蒂夫很欣慰巴奇聽他的話留下來,但是他又擔心巴奇一個人住

因為現在九頭蛇似乎發現了冬兵跟美國隊長同居
外人的認知裡,那是美國隊長捨己為人親自監視危險的冬日士兵
只有神盾局跟少數菁英跟復仇者們才知道他們是以結婚為前提在同居中
而現在史蒂夫不在,他有些擔心,於是就讓巴奇暫時借住史塔克大樓

「我沒意見,我可是東尼大善人史塔克耶!區區一隻小貓咪不算什麼啦~要記得攜帶貓糧跟順毛梳,我這裡可沒有」

東尼的玩笑換來冬兵的一記迴旋踢

巴奇還是躺在床上,史蒂夫跟他說過要記得好好吃飯、好好洗澡、睡前刷牙
史塔克大樓有運動設施、娛樂設施、小型圖書室、視聽系統,還有酒吧
而且只要巴奇想他也可以去找東尼或布魯斯甚至賈維斯聊聊天

但是巴奇現在什麼都不想做

史蒂夫才離開幾個小時,估計才剛下飛機
他已經開始覺得不適應了

很奇怪,他曾經是冬兵,一個人去執行暗殺任務是司空見慣的事
不論再怎麼樣惡劣的環境,他都可以確實完成任務
但是現在身在安全舒適的史塔克大樓的客房
躺在柔軟的床上,他卻感到心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揪著他

沒有人告訴他,那是叫做寂寞的感情

巴奇看看置於床頭上關機狀態的智慧型手機
那是東尼史塔克為冬兵特製的,防金屬摩擦及靜電
他睡覺時都會關機,以防止他睡到一半因意外聲響而砸爛它
他已經砸爛過三個手機了

巴奇拿起手機,或許史蒂夫會給他個電話什麼的
他一邊抱持著少許的期待一邊按開手機

手機跑了一下子,接著就是不斷顯示出的已未接來電、未讀訊息
巴奇還來不及確認到底有多少訊息時,手機就響了起來
巴奇反射性的滑開了通話鍵

「巴奇!你好嗎?我剛剛打好幾通你都沒接你是不是已經睡了?」

衝進他耳裡的是急切的一連串問候及關心
熟悉的聲音讓巴奇原本揪著的心臟慢慢的放鬆

「…史蒂夫?」

「是我!現在晚上九點多了你晚飯有吃嗎?有洗澡嗎?東尼有沒有欺負你?」

「…有…有…沒有」

聽到巴奇一一回答,史蒂夫像是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我現在已經在基地附近啦,我跟娜塔莎還有山姆正在觀測四周環境,今晚大概會現在這附近找旅館,明天一大早再行動」

「隊長你這樣大聲把我們的目的說出來好嗎?」

巴奇可以聽到手機那方的山姆在對史蒂夫喊著
史蒂夫停了一下,聲音放小的說

「現在看起來這個基地規模不大,如果順利的話我後天晚上就能回去啦,你一個人在那裡要好好照顧自己」

「…嗯」

巴奇含糊的應了一聲

「那我要掛了,晚一點再打給你!如果你想睡了就關機吧我不會打擾你的」

等到史蒂夫終於掛了電話,巴奇才發現已未接來電有23通、未讀訊息有14封
巴奇瞪著手機發呆,開始一通一通的慢慢看訊息

【巴奇我下飛機啦!】

【巴奇你還好嗎?我打了電話你沒接】

我很好只是關機了

【這裡的夜景很漂亮】
附一張照片

【這裡的晚餐】
附一張照片

【基地的外觀】
附一張照片

你是去旅遊還是去出任務?

【我想你了】

【我想起我們以前一起出的每一次任務】

是你自己不讓我去的

【我簡直不知道我過去是怎麼熬過沒有你的日子】

…我也是

【巴奇】

【八點了】

我知道

【娜塔莎要我不要一直盯著手機看】

聽她的

【你有吃晚餐了嗎?】

吃了

【巴奇】

【九點了】

你是報時台嗎?

巴奇一邊在心底一一回復,直到看完最後一封訊息
不能否認自己內心有一股溫暖慢慢擴散到全身
那個傻小子,所以他說過了沒有他在身邊,史蒂夫該怎麼辦

但是史蒂夫堅持說什麼巴奇還在療養階段,他的身心都還很脆弱
而且這次任務很簡單不需要動用到冬兵
而且九頭蛇的基地要是有什麼讓巴奇觸景情傷的東西那他會心痛死什麼什麼巴拉巴拉

因為史蒂夫真的一臉悲痛的表情,所以巴奇縱然有千萬句抱怨也只能吞了下來
他很想盡快陪著史蒂夫一起並肩作戰
他不要像個小妻子等著上戰場的丈夫一樣擔心他的安危
才剛想著手機又響了,巴奇很快的接了起來

「巴奇?你還沒睡?」

「嗯」

「喔…我現在在旅館的床上,這裡的床沒那麼軟,睡起來比較習慣,但是我更想念我們的床」

「史塔克的床更軟,我也比較習慣我們的床」

他聽到史蒂夫笑了,所以巴奇的嘴角也跟著上揚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述說著今天發生的事
大都是史蒂夫說,巴奇聆聽
雖然史蒂夫不在身邊,但是透過手機傳到巴奇耳裡的聲音
就像他們再次同居後每晚史蒂夫抱著自己睡覺時的溫言軟語
讓他打從心底感到一股安心的暖意

隨著史蒂夫的聲音越來越低沉,巴奇開始泛起了睡意,雙眼慢慢的闔了起來
巴奇迷迷糊糊的聽著史蒂夫低沉沙啞的嗓音,像是安眠曲
他已經有一半快踏入夢鄉的腦袋,讓他平常壓抑在理性與意志下的感情一點一滴的浮出水面
快睡著前,他蠕動著嘴唇,用模糊而軟黏的氣音呼喚著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

「嗯…?」

巴奇帶著濃濃的鼻音用像是嘆息般幾乎聽不見的低聲說

「…我也想你了…」

因為說完這句話巴奇的意識就進入了夢鄉
所以他沒聽到電話那一頭倒吸一口氣後的瞬間沉默跟隨後而來的巨大聲響

那一晚他彷彿夢見一個金髮的小瘦子跟一個棕髮的男孩抱在一起嘻笑著

當巴奇醒來時,一直握在手裡的手機已經沒電了
而且由於睡前一直被他握在手上,翻身時又壓到,所以上面有些裂痕
巴奇盯著手機看,想著要先去找東尼史塔克修理還是先梳洗

突然聽到門啪的一聲打開,巴奇立刻轉身過去做出警戒的態勢

「巴奇!!」

「…史蒂夫?」

當巴奇認出滿臉燦爛笑容,張開雙手朝著自己衝過來的人是史蒂夫時
他又驚訝又不可思議的感到一股安心感,頓時放鬆了全身的力量

「我回來了巴奇!!」

巴奇任由史蒂夫像隻大型黃金獵犬一樣地在自己身上不斷磨蹭
雖然有很多疑問但現在他決定暫時瞇起雙眼感受史蒂夫的擁抱

「你昨晚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出現在史蒂夫背後的娜塔莎用著一臉略帶複雜的表情對著巴奇說
巴奇一臉迷惑的望著娜塔莎,而跟在後面的山姆誇張的攤開雙手

「哇!老兄!你真該看看你一句話讓我們的隊長達成了怎麼樣的創舉!」


*** *** ***


聽娜塔莎跟山姆對局長的報告上說
偉大的美國隊長又再度完成一件歷史創舉--

夜半裡單槍匹馬直搗黃龍獨自一人殲滅了整座九頭蛇基地

由於沒有倖存者,所以沒有人可以證言
美國隊長一個人嘴裡大喊著『我家巴奇說想馬上見到我啊啊啊~~~!!』
一邊拿著盾牌披著槍一路從門口過關斬將的模樣

收到報告的尼克菲瑞局長在心底思考
下次再試著讓冬兵留在神盾局,派美國隊長獨自去執行任務
或許不上戰場的冬兵也可以是個足以利用的終極兵器

 

 


END?

 

 

以下是叉冬?小片段


叉骨傲立於台上,與美國隊長殺氣騰騰的互相對望著
這個分基地現在是由朗姆洛,現在的叉骨負責管理
他實在沒想到美國隊長會單槍匹馬闖進這裡還把整座分基地的九頭蛇黨羽打到剩下自己
美國隊長沒認出他就是朗姆洛,他也不打算說明

「不愧是美國隊長,真有膽識跟能力,一個人就能夠打到這個地步」

「這是因為愛的力量!!」

美國隊長握拳,大聲喊道

「…什麼?」

「我家巴奇剛剛哭著對我說我好想見你!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待在史塔克大樓裡!」

…巴奇?

「…你是指冬日士兵?」

叉骨懷疑自己的耳朵聽到了什麼名字
巴奇、巴奇巴恩斯,冬日士兵,九頭蛇曾經最成功的人形兵器
他們是知道冬日士兵被神盾局捕捉住,但是他剛剛說的一點都不像叉骨印象中的冬日士兵

美國隊長用充滿戒心與憤恨的眼光瞪著叉骨

「我知道你們一直都想找機會再次把他抓回去,我不會讓你們、或讓任何人事物傷害到巴奇了,他是我的!」

他是我的?
這傢伙在說什麼?那個完美而空洞的兵器不可能是屬於任何人的

「…」

叉骨沒跟他答話,美國隊長還是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巴奇最近開始會笑會開玩笑,還會黏我跟我撒嬌,但是他很少像那樣直接坦率的跟我表達愛意!然後他剛剛跟我說了!他很想馬上見到我!!所以我一定要達成他的願望!!」

叉骨震驚了,眼前這個一臉充滿愛意的傢伙嘴裡講的是那個冬兵?那個冬日士兵?
那個在他記憶中總是一臉冰霜讓人難以靠近、冷酷卻又美得虛幻的殺人兵器?

跟冬兵一起作戰的點點滴滴開始像是走馬燈般的在叉骨腦海裡顯現
而美國隊長當然不會放過這個稍縱即逝的機會,飛快地舉起盾往叉骨拋了過去

等到叉骨從他跟冬兵的過往回憶中回過神來時,盾牌已經近在眼前
千鈞一髮之際叉骨往後翻身,盾牌刷地一聲擦過叉骨的額頭

與美國隊長相互瞪視了幾分鐘,叉骨決定放棄這個基地
然後找機會去見識一下美國隊長口中所謂的巴奇,現在的冬兵


某一天晴朗的下午
叉骨在遠方用著雙管望遠鏡偷窺巴奇
他之前用狙擊槍上的狙擊鏡被冬兵反狙擊後就換了
他是因為暫時沒接到狙殺冬兵跟美國隊長的任務
才不是因為看到冬兵從狙擊鏡中發現他狙擊的目標是自己時
一臉我認識你我不殺你的表情並且故意避開自己的要害一時感動而心軟

絕對不是這樣!

朗姆洛想到這裡,忽然望見剛睡醒半長的棕黑色頭髮亂翹的冬兵從房裡走到客廳
他揉著惺忪的睡眼,穿著鬆垮的長版上衣,拉著史蒂夫的衣角要牛奶喝
當叉骨透過高科技的望遠鏡頭看到冬兵頸項到鎖骨上一點一點紅色的吻痕時

叉骨就原地爆炸了

「巴奇你剛剛有沒有聽到甚麼聲響?」

史蒂夫一邊將倒好的冰牛奶遞到巴奇面前看巴奇用閃亮的眼神的接過一邊問

「?」

巴奇雙手捧著牛奶搖搖頭,然後舔了舔杯中的牛奶,瞇起眼笑了
看著巴奇笑了,史蒂夫愛巴奇羅傑斯更是幸福的笑了

沒人注意到遠方屋頂一個還在冒煙的灰燼

 

 

END

 

____


今天不是更30題
因為聽了江美琪的《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而冒出的小段子
然後又最近也萌上叉冬就追加了一小段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