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 that I still loving’you

 

 

冬兵幾乎是跌跌撞撞的踏出了博物館
展示上那個笑著的短髮青年是自己,卻又不是自己
螢幕上不斷循環撥放著的開心相望的兩名青年
螢幕中的那與自己很像的名叫巴奇的青年,以及望著巴奇眼中滿是笑意的金髮青年
巴奇‧巴恩斯、史蒂夫‧羅傑斯

幾天前還是自己的任務,是冬兵必須抹殺掉的存在
為什麼他們彼此那麼開心的笑著?

…這兩個人到底是誰?我…我又是誰?

「巴奇!」

當陌生卻又熟悉的聲音從近在咫尺的距離中響起
巴奇從疑惑、迷惘跟震驚中抬起頭望向眼前的一雙湛藍
與自己破碎的記憶中那天空般的色彩重疊的瞬間,巴奇猶如斷了線的傀儡般的倒了下去
幾乎即刻便喪失意識的巴奇對於自己不是倒在冰冷堅硬的水泥而是溫暖且厚實的懷抱毫無所知
他的意識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
當然對於緊抱著自己的史蒂夫那一臉慌張焦躁的表情更是無從得知

史蒂夫低頭望著倒在自己懷中,一臉蒼白如紙滿臉鬍渣的冬日士兵
看得出來他自從皮爾斯一票人馬失敗之後他並沒有回到殘存的九頭蛇組織,而是獨自在外流浪
驚訝之餘,史蒂夫仍不忘在腦海中分析目前的狀況並作出最佳的選擇
他立刻抱起巴奇,騎上重機,小心翼翼的將巴奇抱在自己前方,自己則是坐到後方
雖然這樣算是危險駕駛,但是對於喪失意識的巴奇,這樣的姿勢最能護著他的安全
現在的史蒂夫一切標準都以巴奇為第一優先

小心翼翼的抱著巴奇回到新租的公寓,史蒂夫輕柔的將巴奇放到了床上
將被單蓋著巴奇的全身,然後癡癡的望著眼前熟睡的人兒
這是他70多年來第一次得以如此近距離並長時間的盯著巴奇看
曾經每晚都會看到的睡臉,如今卻深深染上憔悴滄桑
似乎改變了很多,卻依舊是他所熟悉的臉龐,讓史蒂夫魂牽夢縈,片刻不曾忘記

巴奇!巴奇!巴奇!

史蒂夫在內心狂喜的喊著巴奇的名字
70年前兩人共度的那些日子裡
幾乎每天只要轉個頭就在身旁毫不吝惜對自己付出笑容的那個人
他曾經以為永遠失去的那個人,如今又戲劇性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當史蒂夫從天空落海時,他真的想過就這麼溺死的話是否就能稍微補償自己當年的錯?
但是巴奇卻救了他,自己沒能做到的事,巴奇卻總是輕易的為自己達成
當年自己伸出手卻握不到的手,夜夜在夢饜中提醒自己的無能為力
救不到對方的自己,卻又一次被對方所救
內心幾乎要被沉重的愧疚感跟輕飄飄的喜悅給填滿
史蒂夫懷抱著希望,這能代表或許巴奇已經想起了自己嗎?

史蒂夫拉過椅子,坐在床邊,他簡直無法離開巴奇一步、一分一秒都不行
他就這樣傻傻的凝視著巴奇,直到酸澀的雙眼再不能張開為止

恍惚中史蒂夫看到了年幼的巴奇,而自己也還是那個布魯克林的小伙子
年幼的巴奇笑著對自己伸出了手,記憶中的巴奇小小的手是那麼的大而溫暖
當他伸出手要回握時,畫面突然一轉,火車上墜落到雪地的慘叫聲
史蒂夫猛地張開眼,才發現尖叫聲不是夢而是來自現實
原本躺在床上睡著的巴奇正緊閉著雙眼發出讓史蒂夫心痛的尖叫聲

「巴奇!!」

史蒂夫刷的一聲站了起來,撲到了巴奇身上,緊緊的抱著他

「巴奇、沒事的!是我!史蒂夫,這裡沒有什麼會傷害你的!別怕、沒事了!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像是魔咒一般,原本緊閉著雙眼尖叫掙扎的巴奇漸漸的平緩下來
緊皺著的眉間也舒緩開來,史蒂夫輕柔的擦去他蒼白面孔上的冰冷汗珠
一直抱著他,嘴裡不斷低聲的念著巴奇的名字

巴奇張開眼的第一句話是

「你好重」

史蒂夫笑了,混著淚水的那種笑容

 

*** *** ***

 

他應該認識眼前的這個男人,冬兵望著餐桌對面的金髮男人茫然的想著
但是他不記得了,冬兵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他一開口眼前漂亮的金髮男人露出的表情讓冬兵內心深處僅存的柔軟的地方痛了起來
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不喜歡這個有著清澈藍眼睛的男人露出那種表情
那不該是屬於他的

「…你…應該要笑的」

冬兵有種想伸出手撫摸對方的臉的衝動,但最後他只是喃喃的說道
史蒂夫原本憂傷的表情在愣了三秒後立刻轉換成欣喜的微笑

「…我會笑的,只要你在我身邊」

冬兵低頭望向被史蒂夫握著的自己的手,感受那陌生的溫度
在他殘破的記憶裡,他幾乎沒被人像這樣握過手

「我希望你能待在這裡,就算你還是想不起我也無所謂,我記得你就夠了,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不會再次放開你,也願你不要再次離去…求你了巴奇」

也許是語氣中的真摯,也許是那雙染上水氣的天空藍
也許巴奇‧巴恩斯從以前就拿史蒂夫‧羅傑斯沒有辦法
面對史蒂夫的祈願冬兵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算是承諾願意留下

兩人共同生活之後並不是從此以後他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麼簡單

巴奇不定期的會像是個炸開來的爆彈
有時是在兩人用餐時,有時是在洗碗時,有時是在看電視時
總而言之就像個不知道何時會爆炸的不定時炸彈
巴奇會突然切換成冷酷的暗殺者,手邊的任何東西都能當成武器朝著史蒂夫攻擊

當回復正常時巴奇會將自己鎖在房裡,史蒂夫不喜歡這樣
說真的史蒂夫並不是很在意巴奇對自己進行攻擊行動
他深深知道那是巴奇70年來受盡折磨之下所形成的
那不是巴奇的本意,他壓根兒不需要為此感到一絲絲的歉疚

因為他虧欠巴奇的太多太多了
史蒂夫最不肯原諒自己也不准巴奇原諒自己的,就是當年火車上他沒能握住巴奇的手

在許多夜裡,史蒂夫都做著一樣的夢
一樣的火車,一樣的雪地,一樣伸出的手,一樣在自己眼前墜落的摯友
他寧願自己跟他一起掉落,當初墜落的飛機上,史蒂夫平靜的心靈
心心念念想的就是終於可以去見巴奇了,巴奇應該等得不耐煩了吧

然後一睜眼,迎接史蒂夫的不是心愛的巴奇
而是一個來自70年後的嶄新世界

一個跟記憶中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身邊沒有巴奇

他曾經幻想過,若是流過的淚足以匯聚成大海,他願意哭泣直到身體的水分乾枯
如此便可以游到對岸,那個有巴奇等著的岸邊
但是永遠在伸出的手碰觸到的那一瞬間,夢就醒了過來
他還是沒能救到他的巴奇

而現在巴奇就在他眼前,他的身邊,他的視界裡
他卻依舊只能眼睜睜看著巴奇痛苦,無能為力
什麼超級士兵什麼二戰英雄什麼美國隊長!全都是屁!
如果可以他寧願跟巴奇對調,替巴奇承擔這一切痛苦
然而他也知道,巴奇同樣也會這麼想的

所以他只能不斷對著巴奇笑
因為那是巴奇所盼望的
即使他很想抱著巴奇一起痛哭

 

*** *** ***

 

最近巴奇的爆走越來越少,但是相對的巴奇躺在床上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
最初史蒂夫緊張的帶著巴奇去看神盾局的醫生,醫生檢查了巴奇的腦波
結論是巴奇的記憶正在逐漸重組中,而睡眠是記憶重組的必須過程

「重組是什麼意思?」

針對史蒂夫的疑問,醫生解釋道
70年來不斷的經歷洗腦的過程,巴奇腦袋中處理長期記憶的部分早已變得遲鈍
巴奇的腦中70年前的記憶、70年間的記憶以及最近的記憶正在彼此融合中
史蒂夫應該給他一點時間,讓他受損嚴重的大腦可以自癒

坐在巴奇的旁邊,史蒂夫望著床上沉睡的巴奇,眼中滿是難以言喻的情愫
巴奇沉睡的時間越來越長,現在甚至整整兩天沒醒來過
史蒂夫一手撫摸著巴奇的臉,一手握著他的手,傻傻的一直望著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史蒂夫從矇矓的意識回過神來
他一個人身在一處熟悉的市街地,黃昏時分的夕陽將周圍染成一片橘紅色
他眨眨眼,環顧四周,突然發現這裡是他小時候的布魯克林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後站著一個棕黑短髮的男孩,他幾乎在第一眼就可以確定
那個現在站在他面前,濃眉大眼望著自己的男孩就是小時候的巴奇

難道他是在做夢?
史蒂夫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不會痛,很好,這真的是夢
當然了,因為自己是現在高大精壯的模樣,但是眼前的巴奇卻是當年初相遇的孩子

小小的巴奇張著大大的雙眼,充滿好奇的問史蒂夫

「你是誰?」

史蒂夫彎下腰配合巴奇的高度,微笑回答

「我是史蒂夫,史蒂夫‧羅傑斯」

「你跟史蒂夫的名字一樣!史蒂夫是我最好的朋友!」

巴奇一瞬間露出興奮的眼神,但是馬上不安的朝四面八方尋找著

「史蒂夫在哪裡?」

「…他對你很重要?」

「當然了!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了!雖然那些不懂事的白癡都喜歡欺負他,但是我知道他們都是在忌妒跟害怕史蒂夫,因為他們都比不上他!」

「…你喜歡他嗎?」

巴奇盯著史蒂夫,像是在回想些什麼,看了好一會後認真的說道

「史蒂夫是我看過最堅強最善良的人!雖然他有時候固執到讓人頭痛,可我知道他做的都是正確的,我必須保護他,保護他的信念,我會永遠跟隨那個布魯克林的小子」

語尾的聲音忽然從稚嫩變成低沉
小小的巴奇一下子拔高,出現在史蒂夫的眼前的是二戰時期軍服裝扮的巴奇
戴得歪歪的軍帽,英俊挺拔的臉蛋上掛著屬於巴奇充滿自信的微笑
望著面前這個朝自己露出笑容的巴奇,史蒂夫一時有些恍神

「史蒂夫,怎麼了?為什麼那樣的表情?」

巴奇主動過來搭著自己的肩,用力的揉了揉
明明在夢中不會感到痛,但是史蒂夫卻覺得巴奇的體溫讓他想哭

「…巴克」

「我說過了,我會陪你到最後,兄弟」

眼前的巴奇又從軍服換成深藍色的戰鬥服
看到巴奇那身深藍色,史蒂夫感到心揪了一下
那是深深烙印在史蒂夫心中永遠的傷痛記憶
他忍不住伸出手想抓住,就像無數個夜晚的惡夢裡他所做的一樣

「巴奇…」

就在史蒂夫伸出手就要碰觸到巴奇時,巴奇就如一陣煙霧般的消失
而原本身處的黃昏時分的布魯克林市街,轉瞬間變為一片吹撫著暴風雪的冰天雪地
史蒂夫慌張的四處探尋,幸好他要找的就在不遠處
一身漆黑的冬日士兵獨自一人站在雪白的空間裡面無表情的望著自己
他所站立的雪白的冰原上全是暗紅的血跡

「巴奇!」

冬兵沒離開,只是佇立原地冷淡的拋下一句

「誰是巴奇?」

史蒂夫想也沒想的立刻回答,就像那個小小的巴奇一樣

「我最好的朋友」

史蒂夫往冬兵的地方跨了一步,而冬兵並沒有後退

「我最重要的人」

然後緊緊抱住了巴奇

「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

「…我殺了很多很多人」

「我知道」

史蒂夫加強了手中的力道,將巴奇護在懷中

「我不會放你一個人去面對」

「…史蒂夫」

周遭吵雜的暴風雪軋然而止
原本低著頭的冬兵抬起了頭望向史蒂夫,臉上露出泫然而泣的笑容

當史蒂夫睜開雙眼的瞬間,映入眼簾的一雙與記憶中絲毫無異的灰藍色
史蒂夫趴在巴奇的床邊,手裡握著的是巴奇的手

當巴奇朝著自己露出比記憶中更顯滄桑卻依舊溫暖的微笑時
史蒂夫那麼多年來第一次感到淚水從臉頰滑落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太驚喜,或著是內心的澎湃的感情已經壓抑不住
當史蒂夫回過神來時自己的唇已經貼住了巴奇的了

當兩人終於分開時,兩人同時紅了臉,但是史蒂夫下定決心握住了巴奇的手

「…史蒂夫?」

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內心的感覺
他發覺自己其實不知從何時開始就是以一個男人的身分在愛著巴奇時
已經是巴奇摔落火車之後的事了

而他再次遇見他時,他已經不記得自己了
他從來沒機會對巴奇表達,或是詢問巴奇對自己的心情
他已經受夠了,有些事情他一定要講出口,他不願意再有任何遺憾

「巴奇,你是我靈魂的另一半…我愛你,一直以來都愛著你」

說完史蒂夫感到臉上一陣燥熱,但是他眼神一直凝視著巴奇片刻不曾移動
巴奇望著史蒂夫,從他的眼神中發現到他是認真的
巴奇也跟著雙頰泛紅,咳了一聲,瞇起雙眼衝著史蒂夫笑

「…如果我說我也是,你會怎麼做?」

「我會開心到瘋掉」

「那你就去瘋吧」

巴奇再次笑了出聲,史蒂夫望著巴奇的笑容,自己也傻傻的笑了

「我也愛你,史蒂夫」

話聲剛落,兩人又再度吻在一起
超過70年的戀情終於在這一刻開花結果

 

*** *** ***

 

「所以你都想起來了?」

「也許不是全部…有點模糊…」

兩人在午後斜陽灑落的飯廳中一邊吃著遲來的牛奶麥片早餐一邊交談

「說真的有些事情不是很想想起來」

「巴奇…」

「比如說當年你搭雲霄飛車吐在我身上的記憶」

眨眨眼,巴奇露出了跟當年一樣惡作劇般的笑容
史蒂夫聽到巴奇又像以前一樣會開自己玩笑了,開心得不得了

他們還在說些什麼,手機驟然響起,巴奇跟史蒂夫同時望向手機的方向後對望一眼
史蒂夫默默的將手機調成靜音丟到沙發的抱枕裡埋起來,又走回餐桌對著巴奇傻笑
什麼神盾局,天大的事情都不及現在跟巴奇坐在一起吃著牛奶麥片來得重要了

雖然兩人和平的時光只持續了黑寡婦帶頭闖進來的兩個小時
之後發生了一堆事情,但是很幸福的是他們擁有彼此,這就足夠了

 

 

 

END

 


____

 

因為【Day.9.和朋友消磨時間】有些嚴肅了所以卡很久...
決定先放這一篇,彼此稍微有連結
這篇的開頭其實是我第一篇開始寫的盾冬文
無論如何都想把他寫完
可是,唉...想的跟寫的都不一樣啊(掩面)

下一章重點會放在關於羅傑斯夫夫跟史塔克父子的友情關係
可能會有點沉重什麼的...

 

____

 

以下是連到Day.9.和朋友消磨時間前的一小段轉折,算是預告?
因為提到了霍華德之死,不想破壞上面氣氛的就別看了XD

 

____

 

巴奇端詳著眼前拉著自己金屬手臂
一頭黑髮,小鬍子,眼神中閃爍著狡詰聰慧的男人
他很眼熟,他跟誰很像呢?

眼前突然閃過畫面
昏黃的燈光下,他正對著坐在他身旁的黑髮青年舉杯
青年笑著對自己說了什麼?

「為英雄乾杯」

「我不是英雄,史帝夫才是」

「守護英雄的男人難道不能稱為英雄嗎?」

對了,他們笑起來都是像這樣歪著嘴笑的

畫面又閃過
一團火光之中,那個黑髮的男人如今滿臉是血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望著自己
男人是冬兵曾經的任務,但不僅僅是如此
他曾在那雙訝異的眼眸注視下動搖,致命的一槍是由別人補上的
雖然成功卻失敗的任務

是了,他想起來了,那個男人是--

 

*** *** ***

 

 

史蒂夫坐在一旁望著東尼史塔克興味盎然地檢視巴奇的金屬左臂
他又想起了在那個神盾局成立的原初之地
地底下隱藏著的九頭蛇的秘密基地裡
他跟娜塔莎一起聽到佐拉博士所陳述的事實

史蒂夫‧羅傑斯跟巴奇‧巴恩斯的舊友,東尼‧史塔克的父親-霍華德‧史塔克的死
極有可能就是冬日士兵所幹的

換句話說,巴奇極有可能是東尼的殺父仇人
而之前這件事只有史蒂夫跟娜塔莎知道
因為諸多原因史蒂夫並不打算說與第三人聽,他有跟娜塔莎談過了
類似現在不是適合說這些的好時機、用沒有記憶的過去來定巴奇的罪這不公平什麼的

娜塔莎當時只是盯著史蒂夫看沒有多說什麼
他很感謝娜塔莎,他有多感謝她,就有多感到愧疚

如今巴奇回復了記憶,但據巴奇所說的,並不是那麼的鮮明
因此史蒂夫沒問過巴奇是否真的是他殺了霍華德

他完全明白東尼絕對有權利知道他的父親真正的死因
但是他的私心讓他把真相用冠冕堂皇的理由隱瞞了起來

「好了~都沒問題啦!說真的你下次可以讓我試著裝些新功能嗎?絕對讓你滿意!還不收錢喔~」

結束了維修的東尼的出聲打破了史蒂夫的思考

「…我考慮看看」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巴奇居然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給了個曖昧的回答
在這之前的巴奇,或是說冬兵基本上是不太搭理東尼的
不只東尼,連史蒂夫也為之驚訝,但是馬上就為巴奇的改變感到樂觀
或許回復記憶的巴奇也慢慢的變回以前那個開朗愛交際的性格?

但是在史蒂夫的內心深處卻隱約察覺到一絲絲的不安
回家路上巴奇都低著頭沉默不語,這讓史蒂夫心裡隱隱的不安更加擴大
進了家門,原本一直保持沉默巴奇突然開了口

「…史蒂夫…」

史蒂夫不知為何不想聽下去,但是他還是應了一聲

「…嗯?」

在他聽到巴奇接下來的話時,史蒂夫的不安成了確信

「霍華德是我殺的」

剎那間史蒂夫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竄昇到頭頂
他望著巴奇,他可以從那一雙灰藍瞳孔中看出巴奇現在的心情
跟自己的一樣,深沉的罪惡感與痛苦的內疚
史蒂夫閉起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握住巴奇的手,慢慢的說

「…我早就知道了」

當史蒂夫看到巴奇睜大的雙眼裡藏著的驚訝與困惑
他卻不可思議的感到一種放鬆感

如果霍華德真的是冬兵殺的,而巴奇想起了這一點
那麼以史蒂夫對巴奇的了解,他大概清楚巴奇接下來會怎麼做
所以沒甚麼好猶豫的,他會陪著他,一直到最後

「不管你想去哪裡、想怎麼做…答應我,讓我陪你去」

神啊,贖罪的時刻來臨了

 


TBC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