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反應還不錯就來更了XD
基本上我除了開頭跟結局以外都是走一步算一步
希望大家不嫌棄繼續看下去喔~
這篇應該會是HE啦...雖然平安回去的話巴奇還是要掉下來...

 

 

-1944-

現在史蒂夫.羅傑斯身處於配給給美國隊長的私人營帳中
他望著對面坐在行軍床上的巴奇.巴恩斯
那個巴奇一頭捲曲的長髮披在臉上,營帳中昏暗的燈光讓他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也足以讓羅傑斯發現,這個未來的巴奇,從出現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出現過笑容
他甚至沒有說過幾句話,只是在霍華德解釋說明的時候丟幾個應答詞,甚至不是單字

史蒂夫.羅傑斯從小就認識的巴奇.巴恩斯是個愛笑愛說話的男人
是什麼讓他產生了如此的劇變?
他不只一次的想抓著他那條金屬手臂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不行,霍華德在他們離開前已經三申五令過

絕對!千萬!不要去問這個巴奇未來的事情
也盡量不要讓他接觸到過去的人事物,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羅傑斯當時忍不住就問了

「既然不想、又不能得知未來的事,那你為什麼要做這台機器?」

霍華德朝他挑起一邊的眉毛,一副你不懂啦的口氣說

「既然有可能性,那就去試試看,這可是科學家的天性」

去你的天性
羅傑斯在心底難得的罵了句髒話
為了霍華德所謂的科學家的天性,現在他不知道他的摯友跑到哪個時代去
而現在眼前這個巴奇他的外表讓羅傑斯心痛且疑惑
冰冷的舉止又沉默的讓羅傑斯坐立難安

他不知道該拿這個巴奇怎麼辦
跟霍華德還有佩姬討論的結果是,總而言之先把他安頓在自己的私人營帳中
然後跟其他隊員說明巴恩斯中士身體不適需要調養

事實上,自從在九頭蛇的基地救回巴恩斯後
巴恩斯的身體狀況就一直沒回到最健康的狀況
羅傑斯不只一次目擊過巴恩斯抱著雙臂顫抖著冒冷汗
因此他也常常讓巴恩斯跟自己睡在這裡以便近距離照顧

雖然巴恩斯老說沒事啦不要緊,但是在羅傑斯狗狗眼神的攻勢下
他最終還是乖乖的跟羅傑斯睡在同一個私人營帳裡
所以其他的隊員早已習以為常的接受了這件事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他要怎麼跟未來的巴奇.巴恩斯相處
他們倆人之間通常都是巴恩斯先開口
他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毫不吝惜給予的笑容

但是眼前這個巴奇什麼都沒有
他幾乎要以為他是那裡的一座人形雕塑
史蒂夫必須想些什麼話題,不然他就要被沉默淹死了
但是他現在要是一開口一定只會問那條金屬手臂
問他的遭遇,問他的變化,問他的一切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關於巴奇.巴恩斯的疑問

所以他沒注意到巴奇其實一直從遮住視線的前髮裡凝視著羅傑斯

70年前跟70年後
他變了那麼多,而史蒂夫一點都沒變
巴奇想起了他的史蒂夫,想起他有時會像這樣小心翼翼的觀察自己的表情
他看著他臉上的表情變換,他幾乎忍不住想笑,如果他還有笑的能力的話

如果真如霍華德所說,過去的自己跟現在的自己互換的話
那麼過去的自己對未來的史蒂夫或許更好些
他可以留在這裡幫助現在這個史蒂夫打倒九頭蛇、打倒紅骷髏
他不會被冰在冰塊裡,他可以跟佩姬.卡特,那個完美的女人結婚
生一堆孩子,度過正常而美滿的人生

而霍華德也不會被自己殺死
戰爭結束後自己可以功成身退
看是要退出歷史的舞台,還是繼續為了贖罪藏於陰影處

巴奇陷入自虐性的思考
所以當他驚覺時眼前的羅傑斯幾乎要貼近他的臉,雙手搭著他的肩擔心的望著他

「…巴奇…巴奇…你還好嗎?」

以冬兵而言他可以算是完全的失態,但是那是史蒂夫羅傑斯
不論哪個時空,他都是史蒂夫.羅傑斯,是巴奇.巴恩斯以全心全身去信賴愛護的男人
所以巴奇完全沒去提防羅傑斯
他用沉著而冷靜的態度遮蓋住方才即止的動搖,回望羅傑斯

「我很好」

「…喔…可是我看你臉色不太好…你吃過飯了嗎?」

這麼說起來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還沒進食過
除了早上出門前史蒂夫做給他的雙蛋培根加烤土司以外他還沒吃過東西
現在看周遭亂哄哄的樣子應該到了軍中的晚飯時間了
巴奇看著羅傑斯,輕輕的搖了搖頭

羅傑斯不知為何看上去像是如釋重負的笑了

「那我現在去幫我們取餐,你在這裡等我」

巴奇無言的看著羅傑斯離開營帳的背影
巴奇對羅傑斯反應的解釋是,他不喜歡跟現在這個我單獨相處所以可以離開他鬆了一口氣
所以他想著他應該更隱藏自己的存在,不要帶給羅傑斯壓力

但是他不知道羅傑斯的如釋重負是他終於有了反應太好了
所以等到羅傑斯開開心心帶著食物回來時
看到巴奇縮在角落完全不看他時,他感到很傷心很失落
巴奇看到他這樣有些不知所措,他將之理解為他不吃飯他會很難過
所以巴奇馬上拿起碗裡的豆子湯一口吞了下去後嗆到

「咳咳!」

「巴奇!?」

羅傑斯急急忙忙拿起一壺水,連倒進杯子的時間都捨不得地直接送到了巴奇的嘴邊
羅傑斯一邊拍著巴奇的背,一邊試圖讓他喝水
巴奇咳了幾聲後乖乖的喝了幾口水

這時外面有人影出現,並詢問著羅傑斯與巴奇的名字

「是,我跟巴恩斯中士都在,有什麼事嗎?」

「報告長官!史塔克先生方才打電報來指名要給你跟巴恩斯中士」

羅傑斯跟巴奇對望了一眼,起身走到帳篷外,接過了電報
與傳令兵行完軍禮後,又走回帳篷內,坐在巴奇身邊攤開了電報
上面只寫了幾個字

【明早11點,老地方見】

 

*** *** ***

 

-2014-

史蒂夫戴著巴恩斯一路從史塔克大樓騎回了倆人現在的住所
腦內思考著剛才跟東尼他們討論的結果

總而言之,一直待在那裡只會妨礙東尼的研究,又沒什麼實質的幫助
而且史塔克大樓有太多高科技的東西
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讓巴恩斯得知過去發生過,或者說對巴恩斯而言是未來將會發生的事
還有某個掛滿了復仇者聯盟眾人照片的小房間,裡面有不少張巴奇跟其他人合照的照片
要是讓巴恩斯看到了肯定不好,他們要怎麼跟他解釋他的金屬手臂?他的長髮?
他不再那麼生動開朗的笑容?

所以討論的結果是先讓史帝夫跟巴恩斯回家
並且盡量不要讓巴恩斯接觸到所有可能得知未來的人事物
而史蒂夫跟巴奇的住所是最適合的地方
他們的家至今仍維持著40年代的懷舊風格
更何況他們本來就同居

史蒂夫領著巴恩斯走回大門口,想起娜塔莎交代過的事,於是示意巴恩斯先在門外等待

「要把所有能讓我得知未來的東西先處理掉,對吧?」

面對巴恩斯的挑眉的輕笑,史蒂夫只是乾笑一聲,然後走了進去檢視家裡的物品
首先是電視機,東尼推薦的37吋液晶HDTV,史蒂夫走了過去把插頭拔掉
過幾天沒電視的生活倒也沒什麼,他想起巴奇喜歡捧著牛奶看動物星球頻道
他會陪他坐在旁邊一起看,然後摸摸他捲而柔軟的棕髮,他會看他一眼然後將頭靠過來

唉,不知道他的巴奇怎麼樣了,他真的很擔心
但目前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知道巴奇的現況
他只能相信過去的自己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巴奇
而他也會把現在這個在門外等的巴恩斯照顧好

再來是他們的合照,史蒂夫將那些照片慎重其事的放進了保險箱裡
上面滿滿畫得都是巴奇的畫本,也收了進去
還有床邊櫃子裡的保險套跟潤滑劑也一併丟了進去
要是被看到了他還真知道該怎麼跟過去的巴奇解釋
同居真的沒什麼,他們過去在布魯克林就是同居
但是當時的他們是不同臥房,還只是最要好的朋友

不是像現在這樣,睡同一張床的親密關係
要是被發現他們不僅睡同一張床,床邊櫃子裡還有保險套跟潤滑劑
他不覺得巴恩斯會相信他們只是普通朋友

史蒂夫巡視了一下房子內的狀況
然後才走出去開了門,就看到巴恩斯對著住在對面的漂亮女鄰居微笑

「…巴奇?」

史蒂夫看著那個女鄰居一副驚喜的咯咯笑的模樣
忍不住皺起眉看著巴恩斯
那個女鄰居發現史蒂夫的表情變化,立刻點了點頭揮手道別
等到人家關起門後,史蒂夫才悻悻然的問道

「…不是說了不要跟別人接觸嗎?」

面對史蒂夫的質問,巴恩斯只是聳聳肩

「我可沒說話,是她自己先問我剪頭髮了嗎?我只是回以微笑罷了」

然後對方一臉驚訝不已的望著自己,好像沒看過巴恩斯的笑容似的
未來的自己是不是不太笑?
巴恩斯還來不及細想,史蒂夫就鬆了一口氣的把他拉進家裡

「巴奇,請進…這是…呃、我們兩個人現在的家」

史蒂夫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
他可以裝的更大方一些,他們過去也同居過,但那時的他們彼此是最好的朋友
而現在的他們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再加上了一層戀人、終身伴侶的深刻關係
但是他想他應該不要讓過去的巴奇知道這件事比較好

史蒂夫望著巴恩斯張開大嘴對著房子內東張西望的樣子
隱隱有一股鄉愁從他胸口蔓延開來

巴恩斯四處走動,打量周遭的環境
然後回頭對史蒂夫問到

「先讓我確認一下…這裡只有一間臥房?」

「…是的」

面對巴恩斯困惑的眼神史蒂夫感到有些窘迫的縮起脖子
巴恩斯望了史蒂夫一會,然後打開臥室門走了進去
如果他剛剛是疑惑現在就是詫異了

「我們…不只睡同個房間,還睡同一張床?」

巴恩斯看著佔據臥室正中央的一張雙人大床,又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臉紅的咳了一聲,但是還是把他剛剛想好的解釋說給巴恩斯聽

「為了省錢,你知道的,現在房價多貴啊!而且你老是說想掙點旅費一起到大峽谷去旅遊所以我們什麼都是合購的」

「…連床也是?」

盯著史蒂夫連不迭地點頭,巴恩斯將雙手交疊在胸前思考著什麼
但是很快就放開來,大步往床前走過,繞了一圈
朝著史蒂夫露齒微笑

「很高興我們未來仍然是足以睡同一張床的好關係,兄弟」

一開始史蒂夫還以為巴恩斯這句話是開玩笑還是有什麼含意
但是當他看到巴恩斯眼中單純的信任與欣喜時,他為自己的小心而臉紅
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你在想什麼史蒂夫羅傑斯!

巴恩斯在床邊坐了下來,但馬上就彈了起來,一臉難以置信的轉頭望向床

「哇!這是什麼鬼?」

他嘴裡叫著,遲疑的伸出手拍打床,毫無節奏章法的亂拍一通
最後乾脆整個人撲了上去,他的重量在柔軟的床墊上只掀起了一些波浪

「這是床嗎?根本就是棉花糖吧!」

巴恩斯一邊叫一邊笑,像個小鬼頭般地在床上滾來滾去
史蒂夫一開始還微笑的看著巴恩斯的行為
這讓他想起了剛開始跟巴奇同居時巴奇也是像那樣好奇的拍打床
但是當然巴奇的反應比起眼前這個巴恩斯來說平淡許多

史蒂夫慈愛的眼神望著巴恩斯從床右邊滾到床左邊的來回滾動
接著,不知是距離沒估算好還是太興奮,巴恩斯從床邊滾了下去
當巴恩斯發出小小驚呼,眼看身影即將消失到床的另一邊的瞬間

史蒂夫飛也似的衝了過去用力抓住巴恩斯的左手臂將他一把拉起
力道之大讓巴恩斯忍不住痛呼一聲,這一聲讓史蒂夫回復了理智
他急急忙忙放開了手,緊張的問道

「巴…巴奇你沒事吧?」

他看著被自己拉到床上跌坐著一臉痛苦的巴恩斯

「…你搞什麼鬼,唔、我還以為我的手要脫臼了」

巴恩斯皺眉抱怨,甩了甩又揉捏自己剛才被緊抓住的部位
然後望向一臉內疚又擔心的史蒂夫,嘆了口氣

「拜託,這點距離」

他邊說邊比了床跟地板之間的高度

「而且這個地毯又那麼柔軟,摔下去也根本不會怎麼樣好嗎?」

你剛剛的力道才真要命
巴恩斯後面的話沒說出口
他可以預知他要是說出來眼前這個史蒂夫可能會更加內疚
雖然他真的疼得要命

「巴奇…抱歉,我有點…太神經質」

史蒂夫吞了口唾液,看著巴恩斯剛剛被自己用力握住的左臂
他的手還在撫摸剛剛的部位,那是種下意識的舉動
他知道那是想分散疼痛的行為,他剛剛差點傷了巴恩斯

在那一瞬間,史蒂夫眼前出現了疊影
掉下列車的巴奇跟從床邊跌落的巴恩斯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他根本沒辦法去思考,他只是順著身體的本能,他必須抓住他

巴恩斯盯著史蒂夫看,想了想,然後站了起來

「你這樣會讓我更好奇未來的我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巴奇…你知道」

巴奇打斷史蒂夫的話

「我知道你不能說,但他們沒說我不能問吧?」

巴奇一臉壞笑的攤開雙手

「我就問我想問的,而你也不用回答,甚至不用點頭搖頭,你知道我,我不說話會憋死的」

啊,是啊,巴奇曾經是他們之間最健談的傢伙
他幾乎都快忘了

就在這個時候,史蒂夫褲子口袋裡的手機響起通知音
史蒂夫望向手機,上面是東尼傳來的簡訊
上面只寫了幾個字

【明早11點,老地方見】

 

*** *** ***

 

東尼坐在一堆舊時代的機器堆裡死盯著它們看
他一邊撈撈自己垂落的前髮,一邊思考要怎麼修理那台創造了奇蹟
或者以班納博士的口吻來說,製造了困擾的機器
這裡幾乎都是他老爸那個時候遺留下來的東西
雖然他大致上了解哪些東西有些什麼功用,但是畢竟是上個世代的機器
有些零件甚至早已不生產了

比如說這台無線電
東尼站起來走近一台笨重且巨大,積滿灰塵的無線電通訊機,它甚至還插著電線呢
他想起看過他老爸的研究書中,這一台機器是為了跟跨越時空的人對談而發明的
就跟那台闖禍的機器一樣,既然那台機器成功了,那這台也未嘗不可能?
東尼想了一下,百無聊賴的調整了一些轉盤,然後對著麥克風開口

「哈囉~有人在嗎?…哈哈,不可能吧」

東尼對自己好笑的行為拍了拍腦袋,轉身就要離去的同時,喇叭中傳來了沙沙的聲響
接著是不太確定的遲疑的男聲

「…哈囉?有人在那邊嗎?」

東尼像被電到一樣跑回麥克風前,緊抓住麥克風
這個聲音他不會認錯,雖然年輕得多,但那的確是--

「你是…霍華德.史塔克?1944年的?」

對方停頓了一下

「…本人正是,你是…?」

哇!老爸你真是個天才!
東尼在心中狂吼,但是語氣卻很冷靜又有些輕挑的回答

「喔,我想你可以叫我…鋼鐵人」

 

 

TBC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