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不想被虐的看前半部就好

 

 

 

Can't you see that you are sweet?
Oh let me love you so

史蒂夫羅傑斯對巴奇巴恩斯的感情不單單只是最好的朋友那麼單純
要說是愛情又少了那麼一分慾念,說是友情又多了那麼一點執著
他是他生命的意義,是他的世界,在他最絕望的時候給了他希望的光明

他曾經失去過他一次,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眼睜睜的看著他從高處墜落
當時難以言喻的失落感與痛悔曾經深深撕裂了他的靈魂
也讓他終於認清自己對摯友深埋多時的感情

確確實實的,史蒂夫深深的愛著巴奇,他一直都在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午夜夢迴,他時常想起巴奇彎彎的眼角,笑起來像薄餅蛋糕上的蜜糖漿
他是那麼甜蜜、完美而英俊的男人,他怎能不愛上他?
而他卻總為了自己付出一切直至生命

他曾經以為他永遠的失去了他
然而命運像是給他關了一扇門後又為他開了一扇窗

冬日士兵面罩掉落那一刻,史蒂夫發現他從來未曾有過如此複雜的情緒同時湧上心頭
但更多的是狂喜,是他的世界再次被喚醒的飄然感
只因那是巴奇巴恩斯,他朝思暮想沒有一刻忘懷的心愛之人

史蒂夫確認巴奇記得自己
不只是因為他從海裡救了他,更多是因為巴奇的眼神、表情與態度
他對他說了,70年前來不及說出的那句話,像是一個誓言

「我會陪你直到最後」

他還記得當他說出那句話時巴奇的眼神
裡面含有震驚、迷惘、疑惑,還有--史蒂夫可以確定--懷念
史蒂夫相信當時巴奇拳頭高高舉起卻沒落下,肯定是因為他記憶深處有自己的存在

所以他現在充滿了希望的追尋著巴奇的蹤跡
他還有沒對巴奇說完的話,他有多太多話想要對巴奇說了
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愛你」,那將會是他90幾歲生涯裡唯一的一次告白

他已經決定,不管巴奇想得起也好想不起也罷
他都要死纏爛打的跟著他、陪著他、愛著他
他要彌補那過去70年自己沒能救到巴奇所造成的傷害
他用自己的生命發誓,他再也不會讓巴奇受到傷害,他會用滿滿的愛去呵護他

史蒂夫想到這裡,心情又開闊起來

今天,史蒂夫羅傑斯依然充滿希望的去追尋巴奇巴恩斯
他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巴奇的,總有一天
他會擁抱著巴奇,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史蒂夫騎著機車,嘴裡輕輕的哼著歌

「巴奇,不管你在哪,我都會找到你的」

I never give up forever

 

 

 


END?

 

 

_______

 

勸你停在充滿希望的上半部就好

 

下面有角色死亡喔,確定看下去?

 

我警告過你囉,有獵奇血腥喔

 

_______

 

真相

 

 

「羅傑斯還是在四處尋找冬兵?」

尼克菲瑞雙手背在腰上,盯著螢幕上的羅曼諾夫探員

「…是的」

「…他還是無法接受事實…不,他完全否定了那件事」

半年前,恢復記憶後跟著史蒂夫一同歸屬於神盾局的冬兵-巴奇巴恩斯從一個火箭筒的攻擊下保護了美國隊長,代價是他自己的生命與史蒂夫羅傑斯的靈魂
他撲向前,推開史蒂夫,那枚火箭彈直接射穿他的腹部,硬生生將他斷成兩半
他只來得及朝史蒂夫露出想要安慰他的笑容,就在史蒂夫的眼前,光榮殉職

他們不知道費盡了多大的心力,才將史蒂夫跟巴奇的上半身分開來
因為史蒂夫緊緊的抱著巴奇的上半身,試圖將其與血肉模糊的下半身黏合在一起
他像是隻喪心病狂的猛獸,發出淒厲的哭喊與痛徹人心的嘶吼,掙扎著想奪回
他們逼不得已只好注射了強力的鎮靜劑,足以讓大象昏死的劑量
等到史蒂夫昏迷後他們才順利的回收了巴奇巴恩斯的屍體

在那之後將近一個禮拜,史蒂夫羅傑斯就像是壞掉的唱片一樣,只是不斷念著巴奇巴恩斯的名字
使得他們只能將他關在病房內觀察那喪失靈魂只是個呼吸的空殼

而巴奇巴恩斯的遺體,在沒有其他家人,史蒂夫又是那種狀況之下
娜塔莎的一句「不要再讓他被冰凍了吧」,而由神盾局跟復聯一同舉行了葬禮
代替史蒂夫擔任葬禮主持人的是東尼史塔克,他說他有那個資格跟權利

「抱歉,隊長不在這裡」

東尼在沙土鏟上巴奇的棺材時,低聲的說了一句
因為你已經帶走了他的某一部分了
後面這句話他只在心裡想

又再過了一個禮拜,史蒂夫停止喃喃念著巴奇名字的重複行為,並逐漸恢復正常狀況
就在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突然準備好行李說要離開,大家問他要去哪裡,結果令人難以置信

「我要去找巴奇」

史蒂夫笑著說,現場的人都愣住了
雖然史蒂夫臉上充滿著堅定的笑容,但是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詭異僵硬的氣氛
大家面面相覷,就是沒有人敢去對著史蒂夫說巴奇早就已經死透了
最後還是由東尼開了口小心翼翼的問

「呃…隊長,你說去找巴奇是…」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我最好的朋友」

史蒂夫微笑著,充滿懷念的溫柔語氣此時卻讓人不寒而慄

「但是他…他已經…」

史蒂夫臉色一沉,眼神陰暗

「…嗯,我知道」

就在大家以為他想起來正想出聲安慰他的時候,史帝夫的話讓所有人都為之驚愕

「他現在是冬日士兵,但是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他並把他帶回來的」

大家震驚的看著史帝夫,看到他眼裡閃耀著希望的光芒,沒人再說什麼

 


***

 


「選擇性失憶」

班納博士沉重的拍拍書上記載著症狀的那一頁,跟在場的東尼說道

「又稱做創傷情境性遺忘,患者對於極度傷心的事情會忘得一乾二淨,我想巴奇那樣的死在自己眼前對於隊長的打擊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恐怕在那兩個禮拜內,他的腦袋裡已經自行組合新的記憶」

「新的記憶?」

「對…我想從隊長的反應上來看,他或許是把巴奇回來之後的一切事都忘記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乾脆忘了巴奇這個人,或是忘了冬兵?」

「我只能用揣測的…也許是因為,巴奇在他的人生裡實在太重要,重要到無法抹去記憶,而他70年前失去過一次的記憶太深刻,兩者會連動,所以他的腦袋為了自保,將記憶推到最有希望的時期」

「…就是發現巴奇其實並沒死,而且還從海裡救了他…那裡?」

「是的…」

布魯斯跟東尼陷入了沉默

他們同時想起這一年來跟巴奇相處的點點滴滴
以及史蒂夫如何因身邊有了巴奇而洋溢幸福的模樣
他們並不希望史蒂夫忘記這一年來所有快樂的回憶
但是你要怎麼去對一個充滿希望的人述說這個絕望的事實

永遠只能擁有甜美的回憶,跟永遠抱持不可能實現的希望
那個對史蒂夫來說比較殘酷,他們並不知道,
他們只是沉默著

 


***

 


今天,史蒂夫羅傑斯依然充滿希望的去追尋巴奇巴恩斯

大家都知道,史蒂夫永遠也找不到巴奇的
但是沒有人會去跟他說,沒有人

史蒂夫騎著機車,嘴裡輕輕的哼著歌

「巴奇,不管你在哪,我都會找到你的」

I never give up forever

 

 

 

 

FIN.


___

 

睡前丟個短文
因為聽了某首歌突發的腦洞...
自己寫了覺得很心塞
明天會丟甜文的請不要追殺我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