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人的心只能燒出一個名
兩個人要去到哪裡,牽著兩手就是個天地
(今次更新的重點濃縮(?))

 


___

 


-2014-

當史蒂夫跟巴恩斯回到家裡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時候的事了
他們在史塔克大樓消耗了一整天的時間

巴恩斯有一段時間不在史蒂夫掌握中,雖然這個巴恩斯不是屬於史蒂夫的
但是他依然他最要好的朋友,他就是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擔心他
但又不想在巴恩斯面前表現得像是個控制欲過強的老爸或什麼的
他從巴恩斯撇嘴的小動作看得出來巴恩斯對此有所不滿

所以當克林特他們帶他去了地下室的射擊訓練場時,史蒂夫並沒跟著去而是待在娛樂室看電視
他們在那耗了兩個小時又11分鐘
你問史蒂夫怎麼知道?因為他每隔幾分鐘就會問賈維斯,而期間史蒂夫一個畫面都沒看進腦海裡
問到後來賈維斯乾脆定期給史蒂夫報告,還附加了實況轉播

所以史蒂夫雖然沒在現場還是可以看到巴恩斯在那裏跟克林特還有娜塔莎比槍法
史蒂夫覺得自己像是在偷窺,他強迫自己視線盯著電視機,但是聲音還是不由自主的飄進耳裡
在一輪射擊停止之後,他聽到克林特吹口哨的聲音,於是忍不住用眼角餘光偷瞄
他看到巴恩斯拿著槍半垂著眼揚起下巴露出有點得意的表情
他知道巴恩斯一定是百發百中的,他感覺於有榮焉的輕輕笑著
接著他看到巴恩斯放下槍用右手拍了拍自己左手問他們

「未來的我的槍法還有保持像樣的水準嗎?」

「喔…」

克林特跟娜塔莎對望一眼,難得認真的說道

「就這點而言你可以放一百二十顆心」

聽他們這樣說,巴恩斯像是安心般的點了點頭,將位置讓開看著克林特上場表現

史蒂夫在眼前浮現起有著冬日士兵稱號的巴奇戰鬥時的模樣
他跟巴恩斯作戰的方式已大不相同,如果說巴恩斯像是一把瞄準了敵人的狙擊槍
那麼巴奇則像是磨得鋒利無比的凜冽刺刀,除了握著把柄的持有者以外誰都無法靠近他
當然現在的巴奇已經好太多太多了,他的刀刃鋒利依舊,但已收入刀鞘
而不論是狙擊槍還是刺刀,那個持有者都將只會是史蒂夫羅傑斯
那不是希望而是自信,近乎霸道的自信

等他們從地下室回到娛樂室後,他們又開始玩起樸克牌
後來待到了夜晚,又在盛情難卻之下一起用了晚餐
用完晚餐後他們又陪巴恩斯一起看了他們那個年代的電影
等到看完電影後,史蒂夫忍不住跟他們說真的很晚了,他必須帶巴恩斯回家休息了

要離開時東尼還從研究室裡走出來搭著巴恩斯的肩說

「明天再來啊~我們可以一起玩克蘇魯神話TRPG」

「什麼是克蘇魯神話TRPG?」

面對巴恩斯好奇的眼神,東尼只是拋了一個媚眼揮揮手

「你明天來我們再教你!晚安慢走~」

史蒂夫發動機車時聽到他們的對話忍不住皺起眉,他對克蘇魯神話TRPG實在沒有好感
雖然史蒂夫跟巴奇在他們的慫恿下玩過幾次,可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他每次玩都會遇到巴奇不是發狂就是死亡的結局,被挖到舊瘡疤導致關於巴奇的PTSD好幾次差點復發
即使明知道那只是個遊戲,他還是無法忍受巴奇跟『死』這個字連在一起
其他還有掉落、墜落、冷藏、冰凍、洗腦等等,都是史蒂夫的罩門
雖然巴奇本人表面上不甚在意的模樣,但是他知道巴奇也不喜歡聽到那幾個字,特別是洗腦
他會下意識的繃緊肌肉透露出他的緊張情緒,那讓史蒂夫感到不捨

「你的朋友們都很有趣耶」

跨上機車後巴恩斯環著史蒂夫的腰由衷的說道

「是的,你跟他們處得來我也很高興」

史蒂夫很開心巴恩斯跟他們處得很好
這是真的,出自史蒂夫的肺腑之言
他大概察覺到了東尼他們今天陪了巴恩斯玩一整天的目的
是要沖淡對於不小心得知未來的自己有一條金屬手臂的巴恩斯的不安
他跟巴奇真的擁有一群好夥伴,史蒂夫隱隱自豪

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所以史蒂夫讓巴恩斯先進去洗澡
之後他坐在床邊用手機打了【謝謝你們今天為巴奇做的事】傳給了東尼、克林特、娜塔莎還有布魯斯

確認訊息送出後他放下手機盯著浴室門有些放空,聽到水聲停了突然想到要幫巴恩斯準備睡衣
於是他從巴奇的抽屜裡拿起短袖的睡衣,有些匆促的忘了敲門就抱著衣服推開浴室門

「巴奇,你的睡衣…」

巴恩斯雙手拿著浴巾正要圍起下半身,看到史蒂夫突然闖進來有些嚇到

「嘿!你進來可以先敲個門嗎?」

史蒂夫本來想說聲抱歉,但是他在看到巴恩斯左手臂上淡淡的瘀青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那個瘀青雖然已經淡去,但依然看得出來掌印的痕跡
一看就是有人用十分強大的力量去用力抓著那個部位才會有如此嚴重的瘀傷
他一開始還憤怒的想是誰傷害了巴恩斯,接著他馬上想起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
是他自己,那個瘀青是昨晚他抓著從床邊掉落的巴恩斯時弄出來的

巴恩斯本來還在碎碎念著「就算是好兄弟也要注重隱私好嗎?」
但他很快發現史蒂夫不太對勁,疑惑的順著他的視線看到自己左手臂上的已淡化的瘀痕
巴恩斯忍不住暗罵一聲,然後堆起笑容對著史蒂夫半開玩笑的說

「你知道,這沒什麼,我還有更多傷疤呢!而且美國隊長留給我的當然是榮譽的勳章對…吧?」

但是說著說著史蒂夫就用一張很自責的臉,朝著他走了過來
當史蒂夫伸出手去撫摸那個瘀青時巴恩斯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看到巴恩斯的表現,史蒂夫低下頭,全身散發出愧疚不已的氣場

「對不起,我傷了你」

「…真的,不要緊的」

比起手上的瘀青,現在史蒂夫的表情更讓巴恩斯感到心糾在一起的感覺
就像他剛被羅傑斯救出來之後的幾個晚上,他幾乎每晚發著高燒,躺在床上打著寒顫
他不知道該死的九頭蛇到底在他身上做了什麼,讓他身體起了莫名的變化
但是比起自己,他更在意的是每晚羅傑斯坐在他床邊擔憂望著自己的表情
就像是恨不得自己替他受苦一樣

巴恩斯太了解那種感覺,就像過去羅傑斯每次臥病在床他都寧可躺在床上的是自己
所以他拍了拍史蒂夫的手,像是在安慰他一樣,史蒂夫抬起頭看著巴奇
然後他就從史蒂夫游移的視線中想起來他剛洗完澡還是全裸的,挑起眉笑道

「雖然我不介意跟你坦誠相對,但現在你可以稍微規避一下讓我換上衣服嗎?隊長」

史蒂夫臉上一紅用力的點了點頭,向後退幾步關上門
看到他這個樣子巴恩斯好笑的搖了搖頭在心裡暗暗想
怪了,史蒂夫連看到同性的裸體都會臉紅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
難道他沒在跟佩姬卡特或其他任何女性交往過嗎?
他邊想邊擦乾身體,四處張望一下沒看到衣服,然後就聽到敲門聲

「…史蒂夫?」

「…抱歉,這是你的睡衣」

接著就看到一隻手抓著睡衣從門口伸了進來
看到這個景象巴恩斯忍不住笑出聲,一把接過衣服,還故意在手背上拍了一下

「謝了兄弟」

巴恩斯攤開衣服發現是短袖的時候,他皺起眉稍微想了一下
雖然剛剛左手臂上的瘀青已經被看到了,但是一直在眼前晃估計史蒂夫每看到一次就會難過一次
所以他隨意的套了一下,決定等出去之後再去找長袖的來換
才剛這樣想史蒂夫就隔著浴室門對他說道

「巴奇,你不用為了我特意換上長袖」

巴恩斯抿抿嘴,一起長大就是有這種麻煩,心裡想什麼對方都知道
既然如此他就很乾脆的走了出去,與在門口等著的史蒂夫對望
然後沉默的用大拇指朝浴室門比了個換你進去的手勢

看到史蒂夫走進去關上浴室門後,巴恩斯就坐上了床邊用浴巾隨意的擦著自己的頭髮
一邊擦一邊想起剛剛史蒂夫的樣子,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說真的他比起像這樣的被照顧被保護,他還是比較習慣自己去照顧與保護他
而且他更希望他們是對等的關係,而不只是保護跟被保護,未來的自己難道沒抱怨過這一點?

他想著想著,忽然聽到轉動浴室門把的聲音,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點子
巴恩斯坐起身抓起床上的枕頭,趁史蒂夫一離開浴室就往他臉上丟了過去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史蒂夫一時之間愣了一下,但他馬上意會過來巴恩斯的意思
於是他勾起嘴角,撿起枕頭朝巴恩斯丟了回去
巴恩斯用雙手接住了丟回來的枕頭,笑罵

「Punk」

「Jerk」

史蒂夫反射性的回了一句,笑得更深了
氣氛輕鬆了不少,巴恩斯滿意的拍了拍枕頭
當他扭腰要把枕頭放回原位時,突然眼睛一亮
興匆匆的伸手抓起一根細長的棕色髮絲瞇著眼仔細觀察,難掩興奮的問史蒂夫

「哇喔~!是你帶姑娘回來過夜還是我?」

「呃…」

史蒂夫暗叫一聲不好,努力克制臉紅的衝動,他要怎麼解釋好像都不對
又不想對著巴恩斯說出類似『對,我有跟別人上床』或『你有跟別人上床』這樣的話
雖然事實真相是他們跟彼此上床,但那能說嗎?

史蒂夫盯著巴恩斯興味盎然的表情思考著如果跟巴恩斯說實話的話會改變什麼歷史嗎?
應該不會,因為他們本來就同居又同床,留下幾根頭髮也很正常
而且相較於金屬手臂這件事,未來的自己有長頭髮應該算不上什麼衝擊性的大事吧
所以,史蒂夫決定對巴恩斯說一半的實話

「那是你的頭髮,巴奇」

巴恩斯聽了張大嘴巴,看著那根頭髮一臉震驚

「…所以未來的我不只有金屬手臂還有一頭姑娘般的長髮?WTF!」

巴恩斯用力握住那根頭髮往後仰,倒在床上發出不小的振動
他用手臂遮住臉,胡亂的抹了一下,心煩的想著未來的自己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史蒂夫拍了拍巴恩斯的手,看著他從手臂空隙露出的灰藍眼睛,真誠的笑著說

「你留起來很好看」

「…多謝你的讚美」

但巴恩斯完全不領情的翻了個白眼後轉過身背對著史蒂夫

望著巴恩斯短而捲曲的棕色後腦勺,史蒂夫在心裡想起那個他所愛的美麗長髮散在枕上的畫面
他伸出手靠近巴恩斯的後腦勺但沒碰上,隔空像是撈起什麼似的,接著收回自己嘴邊
想像著,或者說回憶起他戀人髮絲的觸感,做了個親吻的動作後閉上眼睛

「晚安…巴奇」

他對著眼前的巴恩斯說,也對著他的巴奇說

「…晚安,史蒂夫」

巴恩斯依舊背對著他,輕聲回應

 

*** *** ***

 

-1944-

OK,保持平常心,史蒂夫羅傑斯,運用你的四倍自制力!
羅傑斯在心底對自己信心喊話

他現在躺在床上,旁邊躺著他最要好的朋友的未來進行式
而自己才剛在幾小時前覺醒自己對巴恩斯的感情其實是愛情
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麼複雜的狀況
他愛上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他最好的朋友不在這裡卻也在這裡

那很糟糕,太糟糕了!羅傑斯現在內心像是有一堆小鹿到處衝撞
說到小鹿就又讓他想到巴奇,一堆巴奇在衝撞?哇!那真是該死得太美好了!

羅傑斯滿腦子的胡思亂想突然被一隻覆蓋著自己額頭的的溫暖手掌打斷
他感覺得到那掌心的柔軟跟長期用槍形成的槍繭撫過額頭的觸感

「你還好嗎?你的心跳得很快,呼吸很急促…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巴奇用手肘撐起上半身俯視著羅傑斯,在黑夜中也能看得出他擔心的眼神

羅傑斯簡直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然後再把盾壓在上面讓自己永遠出不來
巴奇是真誠的在為自己擔心,而他卻只是在那裏胡思亂想些下流的事情
他避開巴奇的眼神結結巴巴的回答

「沒事…我只是,嗯…在想些事情」

巴奇看著被自己的陰影遮住的羅傑斯,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盯著他看,不知道該不該問,但他最後忍不住關心的開了口

「…想什麼?」

羅傑斯肌肉緊繃了一下,沒有回答,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等了一會沒有反應,巴奇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像是無奈又像是感慨
巴奇平躺回去用右手握住羅傑斯的左手,感覺到他的緊張,他想了一下,問道

「…你在想我?那個過去的我,對吧?」

雖然巴奇並不是問你喜歡我對吧?但是羅傑斯的確在想著巴恩斯
被搓破的羅傑斯全身僵硬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而巴奇只是輕輕拍拍他的手安撫他的情緒
巴奇想著之前史蒂夫是怎麼在自己不安時安撫自己的
他看著黑暗的天花板上有外面映照進來的微暗燈光,想起一件事,輕聲說道

「你還記得嗎?十七歲那一年你生日我們說要半夜去山上看星星,結果你發高燒沒去成」

聽到巴奇那麼說,羅傑斯閉起雙眼,回憶起當時的畫面
他還清楚記得巴恩斯當時的笑容,即時是發燒而昏沉沉的腦袋也記得很清晰

「對…然後你就用一張紙包著電燈泡在上面戳洞,說現在滿屋子都是星星,我們不用出門也能看了」

巴恩斯坐在自己床邊右手握著羅傑斯的手,朝空中伸出左手比畫著他自創的星座名稱
一會看著天空一會看著羅傑斯興奮的笑著,眼神中流露出的溫柔關懷讓羅傑斯即使在發燒的病痛中也跟著笑了起來
巴奇巴恩斯總是有辦法逗得史蒂夫羅傑斯開心

「就像那時候一樣,史蒂夫」

在心裡想起史蒂夫對他說過的話,巴奇輕聲說道

「只要我們在一起,就算是天塌下來總有彼此頂著」

羅傑斯屏住氣息,聽著巴奇繼續往下說

「放心,史蒂夫,我在那裏會過得很好」

他相信未來的自己會對過去的巴恩斯很好
但是眼前這個未來的巴奇呢?他一直在給他帶來不必要的困擾不是嗎?
現在還在讓他為自己產生不必要的擔心,無法好好睡覺
羅傑斯在心裡對自己發怒,悶悶的說道

「…但現在的你在這裡」

像是聽出羅傑斯心中的情緒,巴奇用力握著羅傑斯的手,平淡但堅定的說

「很好,有你在一切就很好」

巴奇的語氣是如此雲淡風輕,但其中含有的溫柔情感深深感動著羅傑斯
那讓他覺得自己想哭,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內心暖洋洋的有什麼要溢了出來
巴奇巴恩斯永遠是史蒂夫羅傑斯最好的朋友,不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謝謝你,巴奇」

「謝什麼,Punk」

「…Jerk」

巴奇朝他眨眼,羅傑斯吸吸鼻子,轉過頭反握住巴奇的手,兩人面對彼此微笑著

當他再度面對天花板時,羅傑斯想起巴奇的男朋友,他推論出的
不知道是哪個幸運的傢伙可以獲得世界上最美好的男人的青睞
等到巴恩斯平安回來,他決定鼓起勇氣對他說出自己的感情,不讓自己後悔
接著他突然又想到,巴恩斯在那裏會不會遇到巴奇的男朋友
他又開始覺得坐立難安了,他決定明天要過去霍華德那裡想辦法跟巴恩斯聯絡

巴奇翻過身背對羅傑斯,望著一片黑暗發呆
他剛才說的是史蒂夫之前對他說過的話,他其實不那麼記得
記憶的碎片像似分散在他的腦子裡,他拼拼湊湊也只能黏回一些
但他明白就算是破了的鏡子,再黏回去也還是能映出影像,即使不再清晰

而他知道無論如何史蒂夫總是一直陪著他,他會跟他述說著彼此過去的回憶
但卻從來未強迫他硬要記起些什麼,他只說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
如果他坐著發呆他就陪他坐著發呆,如果他因寒冷而受苦,他會摟著他給他溫暖
如果他想拾起回憶的碎片,他也會一起彎下腰,陪著他一點一點的拾起回憶

所以他剛剛跟羅傑斯說的,除了對眼前的羅傑斯,也是對他的史蒂夫說的
有史蒂夫羅傑斯在,巴奇巴恩斯就會很好
他們總有辦法找回彼此,而只要他們彼此在身邊,那就足夠了

巴奇想著想著,開始覺得累了,他聽著背後羅傑斯平緩的心跳跟呼吸聲
輕輕的對著羅傑斯跟未來的史蒂夫說道

「史蒂夫,晚安」

一會之後,羅傑斯也輕聲回應

「…晚安,巴奇」

 

*** *** ***

 

深夜,霍華德在研究室裡一邊修理著那台機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鋼鐵人聊著只有他們自己聽得懂的黑話

話題也不是無窮無盡,因為很多時候鋼鐵人會突然煞住嘴,像是差點不小心說溜什麼東西
所以在某個短暫的無言時間裡,霍華德在拆開一個鋼板後,突然開口

「鋼鐵人」

「嗯~?」

霍華德想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巴恩斯中士的那條金屬手臂是你發明的嗎?」

「喔?…我很想說是的沒錯,但很可惜那不是我發明的,當然進行維修跟改良將那個寶貝修改到現在如此完美的人是我」

東尼哼哼幾聲,自傲的繼續說道

「至於是誰發明的我無可奉告」

東尼的回答出乎霍華德意料之外但也能說是意料之中
他意外的是發明者不是鋼鐵人,因為他的認知裡那麼高性能的機械不是天才是做不到的
意料之中的是他沒有跟他說發明者是誰,未來的事不能提前知道,但他忍不住猜想會不會是自己?
因為如果照常理推論,以自己跟巴恩斯的交情,如果巴恩斯真的因為什麼意外失去了左手
那麼他替巴恩斯打造一條金屬手臂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事
他很好奇如果能讓他仔細研究一下巴奇的金屬手臂,他也許就能從中發現什麼嶄新的概念

「…你很想研究看看對吧」

鋼鐵人語氣中帶著了然於心的笑意
好吧,霍華德得承認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就只是想要拆開那條金屬手臂一個一個零件去仔細觀察

「…科學家天性」

聽到霍華德的話,鋼鐵人又笑了幾聲

「對!他們都沒辦法理解,看到那麼完美的寶貝怎麼可以不去好好愛撫他呢!」

雖然知道對方看不見霍華德還是點頭表示認同
鋼鐵人也似乎知道他的同感,所以他突然壓低聲音

「…要不要我告訴你那條手臂的詳細功能,當作我們彼此的秘密?」

霍華德幾乎想要吞口水,但他仔細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要對未來太詳細的好
更何況,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許他去偷竊別人的創意,寧可自己去找出製造的方法來

「謝謝你,但是不了,如果我做得到的話,總有一天會自己製造出來的」

對方沉默了一下,然後小小聲的似乎在嘟噥些什麼

「抱歉?你剛剛說什麼嗎?」

鋼鐵人大笑

「我說,所有的史塔克都是他媽謙虛的天才!」

霍華德也跟著哈哈大笑

「我該說感謝你那麼老實嗎?」

「請謝,哇,我可以將這句話當家傳組訓了」

之後他們又開始默默的修理起機器,但疲累的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光彩

 

 

TBC

 

_____

 

未來的他們溫柔到我想哭
老母雞的最終進化型!
那是什麼?還是老母雞!不過是等級99的老母雞!
(不要管作者在說什麼,同時寫四篇不同的坑快精分了)

還有東尼不要調戲(誤)自己老爹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