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個鬼東西
動畫盾冬跟MCU盾冬寫在一起的AU
隊長大概黑黑的,兩邊都是雙胞胎兄弟
一個為了讓雙隊長OOXX醬醬釀釀雙冬兵所想的神祕設定
也沒什麼邏輯就是為肉而肉,節操是什麼?可以吃嗎?

基本設定就動畫冬兵跟MCU冬兵是九頭蛇的老大紅骷髏從小培育的殺手
外人只以為冬日士兵是一個人,其實他們是一對雙胞胎
某一次他們被派去暗殺美國隊長兼神盾局的局長,史蒂夫羅傑斯
結果沒想到原來他們其實也是一對雙胞胎,而且沒人知道這個秘密
撞破秘密的冬兵們就被他們帶回自家裡監禁調教的PWP
(是的,我自己知道這很喪心病狂(掩面)

沒有四P什麼的,一個隊長只有一個吧唧(都沒節操了還堅持這個也是很神奇)
為了分辨,動畫版的盾冬用英文名,MCU版用中文譯名
冬兵們叫彼此Doppel,從德語的Doppelgänger(分身、生靈)來的
隊長們則是叫彼此Shadow(影子)

警告:Rape/Non-Con/OOC/黑黑的/病病的/痛痛的
真的很糟糕很糟糕很糟糕不能接受的不要看

可以接受的人再點進來吧...

 

___

 

 

Winter Soldier在頭部一陣刺痛下醒了過來
張開眼睛前他已有覺悟,但看到眼前自己所置身的狀態還是不免心下一凜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普通的臥室,床頭柔和的昏黃燈光映照著室內
他正躺在柔軟的床上,試著挪動身體卻無能為力,似乎被投注了某種藥物

他在被迷昏前的記憶是在神盾局的局長私宅的大門前
他跟他的半身以冬日士兵的代號前往暗殺神盾局局長史蒂夫羅傑斯
但是他們以為就要得手時,背後卻突然冒出一個跟眼前目標同樣的男人
被突如其來的意外事態殺得措手不及的冬兵們各被射了一槍
現在想想那應該是麻醉槍,而且還是很強力的,副作用是頭會很痛而且想吐

「Doppel」

在頭痛跟嘔吐感中Winter Soldier勉強轉過頭試著喚醒仍然昏迷的冬兵
Doppel是他們私下獨處時對彼此最親密的稱呼,他們是彼此的半身
他跟他的半身冬兵從有記憶以來一直都是形影不離

「醒來了?」

但是低沉溫厚的嗓音代替冬兵回答了Winter Soldier
Winter Soldier像是被電到一樣的看向發出聲音的男人
兩個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的金髮男人正站在床邊凝視著他們
正是他們此次任務的目標,史蒂夫羅傑斯,但是他們居然有兩個
其中一個相較之下更為高壯的男人對著另一個頭髮更短的男人說道

「真的是他們」

對方點點頭,聲音發著抖,像是極度的喜悅

「DNA顯示完全符合」

他們在說什麼?Winter Soldier不解的望著他們

「你們…史蒂夫羅傑斯原來是兩個人?」

忽然間Winter Soldier聽到身旁冒出一個熟悉的聲音,他鬆了口氣扭頭看向方才甦醒的冬兵
剛醒過來眼神還有些茫然的冬兵看了Winter Soldier一眼後轉而瞪視著史蒂夫
兩個史蒂夫羅傑斯互望一眼,看向冬兵們,平靜的開口

「…是的,跟你們一樣,美國隊長其實一直都是兩個人」

另一個史蒂夫接下了他的話往下說

「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得消失」

那個金色短髮的男人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一樣的稀鬆平常
但是他跟另一個男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往Winter Soldier跟冬兵看去
冰冷的眼神帶上了溫度,僵硬的表情也柔和起來,輕聲說道

「但是你們…你們是Bucky」

異常溫柔的態度讓Winter Soldier皺起眉,回道

「Bucky?」

Bucky是誰?Winter Soldier看了冬兵一眼,他也滿臉疑惑
他們兩人同時再看向那兩個正用著溫柔的表情望著他們的金髮男人們
Winter Soldier跟冬兵並沒有名字,有的只有上司給他們的代號
剛出生時只有編號,成長後研究員們稱呼他們『資產』,出任務時為冬日士兵
而他們對彼此的稱呼Doppel是小時候從書上得來的,表示他們是彼此的半身
他們從來沒聽過什麼Bucky,這兩個男人卻像很重視這個名稱似的柔聲說道

「Bucky,沒想到你們還活著…我們一直以為你們死了,原來冬日士兵就是你們」

面對史蒂夫懷念的眼光,冬兵冷硬的丟下一句

「誰是他媽的Bucky?」

史蒂夫愣了一下,臉上表情從懷念、震驚、痛苦再變成平靜
他們倆人又互相望了一眼,然後再次望向冬兵們像是對著珍貴的事物說道

「Bucky,你們忘了嗎?我們曾經是你們的指導者,我們看著你們出生,我們教育你們…我們曾經那麼相愛…你們都不記得了?」

「不可能」

Winter Soldier馬上反駁

「我看過檔案,史蒂夫羅傑斯才27歲,我們24歲你們怎麼可能看著我們出生」

「因為那是假的資料,我們過去都是九頭蛇的實驗品,在我們身上的實驗成功了,你們是接下來的實驗品中唯一成功的」

Steve說道,Winter Soldier發現他越走越近,警戒的瞪了過去
另一邊史蒂夫也跟著往冬兵的方向走來,小聲的回憶著

「我們當初說好要一起投奔自由,但是你們被擊中後摔下山崖,我們到處找都找不到你們,我們一直找、一直找…然後你們真的回來了…」

對抗著發脹的頭痛,Winter Soldier看向冬兵,他一臉迷惘,像是在疑惑史蒂夫話中的真假

「Doppel!別聽他們胡說八道,我們根本就沒有記憶」

就在Winter Soldier試著安撫冬兵時,兩個金髮男人已經欺身上前
Steve壓在Winter Soldier身上,史蒂夫壓在冬兵身上,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忘了沒關係,我們會讓你們想起來」

低沉的嗓音響在耳邊,讓冬兵跟Winter Soldier同時都顫抖起來
接著兩人同時吻在他們的嘴唇上,Winter Soldier反射性的用力咬了一口
Steve頓了一下,彎起淌血的嘴角伸出手指插進Winter Soldier的嘴裡
卡在他的口腔內,伸出舌頭舔拭著他溫熱的口腔,引起Winter Soldier一陣噁心

而冬兵像是被嚇到了,他反射性的張開嘴,殊不知這樣等於放史蒂夫長驅直入
他在冬兵嘴裡攪和一陣,發出濕濕黏黏的水聲,直到冬兵發出難受的悶哼才離開
史蒂夫伸手解開冬兵身上的衣物,雖然很複雜,但是史蒂夫專心一意的解著
不一會功夫就露出了冬兵光滑細膩的胸膛,當史蒂夫吻上去時冬兵抽了一口氣

「放開他!」

好不容易從被吻得快吐的狀況下解脫,Winter Soldier喘著氣瞪向坐在冬兵身上的金髮男人低聲警告
但自己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的衣物比冬兵的好處理,沒三兩下就被脫個精光

當看到男人的手指插進自己體內時,事實上Winter Soldier視覺上的震撼大於感受到的傷害
他看著他將手指整根沒入,在內部劃圈,再用另一根手指在穴口周圍擴張
羞恥跟屈辱讓他咬緊牙關,但不知哪來的一股倔強性,他就是不肯把視線別開,一直死死的瞪著男人
男人也微笑著跟他互望,外人來看的話絕對會認為這是一副詭異的場景
但是現場只有他們四個人,而且現在都不是正常思維,所以他們就維持著這個狀態

在史蒂夫的手指侵犯下冬兵緊閉著雙眼,將頭別向另一邊不想去看,但這樣一來內部感受到的觸感更清晰
忽然間聽到冬兵急促的抽噎聲,使得Winter Soldier再也顧不得在自己體內攪動的手指
當他心急如焚的望向冬兵時,對方的腰正被男人高高抬起,胯下被緊貼著
感覺到史蒂夫的火熱抵著自己的入口,冬兵驚慌的望著Winter Soldier
眼神中閃過恐懼跟迷惘,Winter Soldier知道他在跟他求救,但是他什麼也做不了
他自己被Steve壓制住,體內被三根手指侵入,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的半身被男人強行進入

「嗚、啊啊--!」

「Doppel!」

反射性的弓起身子冬兵張大雙眼發出堪稱慘痛的叫聲,臉頰紅得像是被強烈的痛楚所燃燒
望著從他的眼角滑落的淚水,Winter Soldier震驚又心痛,從有記憶以來他們幾乎從未哭泣過
除了幾次因任務失敗而受到嚴重處罰時,也是因為看到對方受重刑而流淚
他從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冬兵的眼淚,這讓Winter Soldier幾乎無法忍受
冬兵叫喊著,扭動身體抵抗,但一切掙扎都只是徒勞無功,只是更激發史蒂夫的征服慾望

Winter Soldier看著冬兵的白皙的雙腿被脅持在男人的腰間不斷的踢動,有血從他的下身流出染紅了床單
但史蒂夫只是緊抓著冬兵的腰,一次又一次的衝撞他的臀部,像要把自己撞入他體內似的
在幾次重重的抽插之後,冬兵不再掙扎,他流著眼淚癱軟在床上,任由男人搖晃著他的肢體
史蒂夫每一次的深入撞擊都引來冬兵無力的張開顫抖的嘴唇痛叫

「住手!你這個該死的,放開他!」

悽慘的畫面令Winter Soldier眼前一紅,焦急又憤怒的破口大罵
一心只想著要把正在不斷挺腰狠狠抽插著冬兵的男人殺死,從他身下救出冬兵

「…你還有心思擔心你的半身?」

從耳邊聽到這個低沉的警告意味濃厚的問句的同時
Winter Soldier感覺到一直在自己體內蠢動的手指抽了出去
接著他的腰被緊緊抓住,有個又熱又硬的東西抵著他的剛才還被撐開的穴口
他不用看也完全可以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

下一瞬間,被撕裂般的劇痛襲擊了他,但他沒像冬兵那樣尖叫,只是張開嘴發出無聲的叫喚
然後立刻用力咬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將所有的屈辱跟疼痛都咬在牙關裡
他不能讓冬兵聽到自己的痛叫聲,冬兵自己都正在承受,他不能再讓他多心理的負擔

那個正緩慢的將凶器刺入Winter Soldier體內的金髮男人像是對他隱忍的精神很欣賞
彎起嘴角玩味似的盯著眼淚擠在顫抖的睫毛內緊緊皺著眉,嘴唇上滲著血珠的Winter Soldier
完全進入之後他俯身舔著Winter Soldier的嘴唇上的血,開始大力抽插
劇烈搖晃之下Winter Soldier只是緊緊咬著牙,承受著體內被捅穿的痛楚

「唔唔…唔…嗯…!」

「啊!啊、啊!」

整間房間內都是Winter Soldier壓抑的苦悶呻吟跟冬兵痛苦的尖叫,還有男人的粗重喘息
他們受過面對各種嚴行拷打的訓練,但是從沒經驗過這種來自體內的折磨
男人的粗大堅硬的熾熱不斷在柔嫩的腸壁上摩擦,乾澀很快就被血液所帶來的濕熱取代
又濕又熱的脹滿感跟撕裂痛占據了他們下半身所有的感覺

金髮男人們的動作又狠又猛,豪不容情的快速挺動著腰
侵犯著在他們身下流淚的棕髮男人們,像是要將他們融入自身

不久Winter Soldier感到體內一股灼熱的液體沖刷而過,忍不住全身抽蓄
男人在他體內射精了,折磨就要結束了,迷迷糊糊中他轉頭看向冬兵
冬兵也正好轉頭看著他,他們張著哭紅腫脹的眼睛,瞳孔中映照著彼此
他們用眼神關心著對方,就像過去每一次他們被迫受到處罰時一樣

但是他們沒能安心多久,他看到冬兵表情閃過一絲驚疑看向還埋在他體內的男人
然後冬兵被抱了起來,他慌張的想推開史蒂夫,但全身無力,他根本紋風不動
冬兵恐懼的搖著頭,再也忍不住哭喊著哀求

「不…不要!不要了…啊!」

但是史蒂夫笑了笑,突然抓住他的腰猛力的一頂,冬兵仰起頭叫了一聲

「不…!好痛…好深…Doppel!」

在又重又深的劇烈上下搖晃之下冬兵幾乎是無意識的喊著他的半身
他知道喊什麼都沒有用,都無法阻止這個正在無情侵犯自己的男人
但是他無法不去喊,就像只剩下這個名字是他的精神寄託

「Doppel…!」

Winter Soldier急得想伸手去抓住被搖晃的眼淚直流的冬兵
但是他的手被一股強力給拉回,他又驚又慌的瞪向抓住他手的男人

「你!」

Steve笑得很溫柔,但是眼神中燃燒著近乎殘忍的慾望,這讓Winter Soldier感到一股寒意
接著他被翻過身,變成趴在床上屁股翹起的姿勢,一口氣被男人頂至最深
衝擊迫使Winter Soldier發出一聲悶哼被撞進枕頭裡,雙手下意識的緊抓著床單

現在他自己被從後面壓在床上操幹,而他的半身則被迫坐在男人的陰莖上
兩個有同樣長相的男人正被另外兩個有同樣長相的男人豪不容情的凌辱
Winter Soldier被撞得暈頭轉向,聽著冬兵的聲音慢慢的從痛苦混著些許不同的感覺

「…哈啊…嗯…嗯…啊…」

冬兵不再只是痛苦尖叫,隨著男人快速的律動,又硬又熱的東西擦過體內某一處
酥麻感像是乘著電流從那裡竄至全身,讓他渾身打顫,疼痛中帶著難以言喻的舒服感受
冬兵的叫聲逐漸變為低喘、呻吟,越來越無法抗拒的快感讓他主動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那…那裡…」

冬兵紅著臉,終於忍不住在每一次的撞擊中斷續的小聲做出要求
史蒂夫吻著他的耳垂,維持著腰臀的挺動,低聲在他耳邊問道

「哪裡?…這裡?」

感到冬兵渾身一震,史蒂夫故意碾壓著那個部位,快速而小力的抽插
帶來的快感讓冬兵渾身酥麻,緊緊抓著男人的背,下意識的點頭叫道

「啊!對…對…那裡…!」

冬兵帶著淫靡的呻吟讓Winter Soldier感到心往下沉,他流著淚喃喃念著半身

「Doppel…」

但是他的半身現在已經聽不見他的呼喚,冬兵只是緊緊抱著正在侵犯他的男人
在強烈的慾望帶領之下主動扭著腰,尋求更高更強烈的快感
在史蒂夫重點的攻勢之下冬兵仰起頭高聲叫喊著,白濁的液體濺到了他跟男人的胸腹間
被強姦的狀況之下還被操射,但冬兵根本無法去思考,因為史蒂夫再次加快了速度

「啊啊、嗚啊!不行…太多了…」

冬兵不斷發出呻吟,埋首到枕頭裡Winter Soldier不想再聽下去
但他自己也在全力抵抗著從男人不斷進出的部位升起的陌生快感
Steve掰開他的臀肉,用力的,幾乎要撞近他體內似的衝撞著他的臀部他的內部
快感一波一波像浪潮般襲擊著Winter Soldier,讓他只能緊緊抓著床單,試圖分散衝擊

「Bucky…Bucky…」

一邊猛烈的抽插著,Steve溫柔深情的低喊著Bucky
Winter Soldier感覺到背後男人的重量突然壓上來
緊緊貼著他的背俯身在他耳邊親吻舔拭著

「不…住口…住口!」

在男人的雙重攻勢下Winter Soldier拼命搖頭
難以解釋的情緒滿溢而出化成眼淚滴在枕頭上
他不是Bucky,他們是冬日士兵,他們…他們是…

「啊!」

男人的手突然握住了Winter Soldier被前液沾的濕搭搭的分身
打斷Winter Soldier的思考並逼出一聲驚叫
濕暖的內壁不由自主的收縮,絞緊了男人的陰莖
男人嘆了一口氣,接著開始快速的上下套弄,同時也像打樁的操著Winter Soldier

Winter Soldier再也無法忍受如此粗暴強烈的快感,全身一陣抽蓄,眼前一片空白
在意識模糊間他彷彿看到眼前有個金髮高大的男人正抱起自己,而自己還是個小孩子
摩著金髮男人的臉,笑著說了些什麼,金髮男人開心的笑著,在自己臉頰上親了親
他忍不住低聲念了一個名字,很懷念又很熟悉

「…Steve?」

當Winter Soldier回過神來時還以為自己死了,但是他沒有
只是太過的快感讓他陷入全身無力的狀態
Steve從背後緊緊抱著他,他忍不住眨了眨眼,有些擔心的看向冬兵
已經失去意識的冬兵癱在史蒂夫的懷中,紅潮的臉上滿是淚水,卻很平靜

「Bucky…」

在他耳邊不斷細碎的念著Bucky的Steve的聲音像催眠曲
Winter Soldier下意識的認定對方會處理這一切,於是閉上眼睛

 

 

 


___

 

腦袋想不出就用肉體想起來!(毆)

再經過幾次的肉體攻勢之後
冬兵們就成為隊長們的愛人兼武器
一邊殺人一邊談情說愛!

(不用推我自己跳)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