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無能症候群發作
獻給LOF上一位姑娘的甜文
(想看温柔的冬兵哥哥找回记忆依然温柔的照顾盾盾,两人并肩战斗互相信任,不想看老母鸡大盾,处处不让冬兵放开手脚。想看盾盾一脸自豪的说:那是我的Bucky,他一直都是最棒的!❤️❤️❤️)

好像沒有達成姑娘的要求...真不好意思(^^;)
這個梗真的很萌沒寫好是我的錯...

 

__

 

 

巴奇的記憶恢復的很突兀,據他自己所說,就像是潮水突然湧上將他整個人蓋過去一樣,包括冬兵時期的記憶,為了釐清所有的混亂,於是巴奇自主失蹤了一段時間。因為他給史蒂夫留了紙條,說他一定會回來,所以史蒂夫忍住立刻翻了全地球也要去找巴奇的衝動,等待巴奇自己回歸。

還好沒經過很久,巴奇就回來了。他還帶了土產回來,笑著分送給其他人。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巴奇整個人像是解脫了束縛,臉上再沒有陰影,對史蒂夫來說,他現在真有感覺到他多年不見的好友真的回來的體會。

這些都是巴奇自己去做的,他還是沒幫到巴奇,甚至該說是巴奇幫助了他,將他從孤單寂寞中拯救出來。

史蒂夫沒問巴奇離開的期間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巴奇願意說那很好,但不想說也無所謂,只要巴奇快快樂樂的待在他身邊,史蒂夫就心滿意足了。巴奇也知道,所以他沒給史蒂夫準備土產,因為「我回來就是給你最大的禮物對吧?」面對巴奇微笑的這句話,史蒂夫只是發自內心的拼命點頭。


巴奇回來後過了兩天的午後,外頭是晴朗的天空,巴奇靠著窗台凝望著天空一會後,轉頭對史蒂夫微笑說道:「今天天氣很好,要不要去散步?」

史蒂夫點了點頭,從巴奇的表情他可以看出巴奇終於打算要跟他說他自主失蹤的期間發生過什麼,他只是屏息以待。

他們倆人在晚夏初秋的林蔭道上漫步,史蒂夫走在巴奇身後看著巴奇長髮綁在腦後隨著腳步晃啊晃,他不知道有多久沒跟巴奇一起像這樣漫無目地的走在路上吹撫著微風,忍不住彎起嘴角,無言的享受這難得的悠閒時光。

「我去過我們以前住的地方,」走了一會後,巴奇放慢腳步抬頭望著天空說道:「那裡變了好多,高樓遮住了天空,但是那裡依然還是布魯克林……就像我們,不管外表怎麼變,你還是史蒂夫羅傑斯,我也還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同時也不可能否定我曾是冬日士兵的事實。」

說著說著,巴奇停下腳步面對前方,雖然並不刺眼,陽光還是讓他瞇起了雙眼,但他的的嘴角卻往上翹。

「發生過的事情就已經發生了。」巴奇將手伸往天空,像是在伸懶腰,又像是在捕捉什麼,握緊拳頭又鬆開。

「既然人永遠不可能回到過去,那就往前走。與其縮著後悔或是怨懟,我寧可選擇全力去面對。盡可能去彌補過去犯的罪或是沒能做到而後悔的事。」轉頭對著史蒂夫笑,巴奇臉上的表情閒適而自在。

「抬起頭往前看,天空就在那裡,史蒂夫……就算世界再怎麼變化,有些事永遠不會改變。」

巴奇的笑容引起史蒂夫內心一陣悸動,他怎麼可以在經歷了那麼多的殘酷傷害之後還能保持如此積極樂觀的態度?為什麼還有餘力安慰自己?

「你真的很不可思議,巴奇……」

「因為有個傻小子即使被揍的鼻青臉腫也一直固執的說他是我朋友,說什麼會陪在我身邊直到最後……既然如此我又怎能辜負他?我想活下去,活著待在那個傻小子身旁看著他做傻事。」

巴奇微微一笑,凝視著史蒂夫的眼神溫柔得不可思議,史蒂夫終於忍不住內心泉湧而出的感情,近乎顫抖的說道:「怎麼辦……我突然好想抱著你……巴奇」

巴奇眨了眨眼,臉上綻放出笑容,朝著史蒂夫張開雙手,仰起下巴朗聲道:「那就來吧!」

午後的陽光照著巴奇,讓他看起來像發著光,史蒂夫有些遲疑的伸出了手,跌跌撞撞的往前用力的將巴奇擁入懷中。溫暖柔軟的感受讓史蒂夫覺得自己像是沐浴在陽光下,充滿著幸福的感受,巴奇的氣息讓他內心充滿著平靜又躁動的複雜情愫。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嗯,我知道你想說你好喜歡我怎麼辦,對吧?」

雙手環抱著史蒂夫的背,巴奇帶笑的聲音在史蒂夫胸腔震動著,就像直接響在他的心臟裡

「放心,因為我也好喜歡你。」

「……我的喜歡跟你的喜歡……」史蒂夫本來想要解釋,他想要對巴奇正式告白,他喜歡巴奇,他是如何以一個男人的身分愛著他最好的朋友……但是他說不出口,因為巴奇突然吻了他。

雖然只是唇與唇相貼,卻足以讓史蒂夫陷入當機狀態,那個吻好像只有一瞬間,卻又好像持續很久,直到巴奇輕輕推開他,看到史蒂夫滿臉通紅的驚嚇表情,笑得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孩子。

「我的喜歡是這樣的喜歡……我想你也是?」

望進巴奇的眼底,史蒂夫只是滿臉通紅的拼命點頭,望著那燦爛耀眼的笑容。

不管經過多久巴奇永遠都是史蒂夫的太陽,溫暖而柔和的照耀著他。

從那一天開始,史蒂夫就像是將七十幾年來失去的笑全數補上一樣的每天笑得像傻瓜,特別是與巴奇在一起的時候。而他幾乎一天24個小時1440分鐘86400秒鐘都跟巴奇在一起,所以別人看起來好像他隨時都笑得像傻瓜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不只失而復得最要好的朋友,現在兩人的關係還晉級成了戀人,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終身伴侶。不過史蒂夫並不急,因為婚姻只是一種契約,他現在跟巴奇心與心連繫著,結婚這件事只是錦上添花。而且他現在已經太幸福了,再要求更多搞不好會遭老天處罰。

史蒂夫跟巴奇曾經聊過將來的夢想,理想的伴侶、未來的生活。當時史蒂夫其實根本沒認真想過,那時他還是十幾歲的毛頭小子,連喜歡的異性都沒有過,更別談所謂理想的伴侶,談到一起生活的對象,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巴奇。

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而現在史蒂夫談到理想的伴侶,唯一想到的還是巴奇。史蒂夫從沒想像過沒有巴奇的生活,即使後來失去巴奇很長一段時間,他還是無法想像自己會跟巴奇以外的人住在一起。

所以像現在這樣,每天起床睜開眼睛第一眼以及睡前閉上眼前的最後一眼,都能看到巴奇躺在自己身邊,對於史蒂夫來說是多大的幸福感,他恐怕花上一輩子都說不清。

滿臉笑容的望著坐在自己對面吃早餐的巴奇,史蒂夫深刻的體會著什麼叫做幸福,幸福就是跟最重要的人一起做著任何事。不管什麼事,就算一起去倒垃圾都能讓史蒂夫心情愉快,更不用說一起出任務了。

有巴奇在的每一場任務不管多艱辛多危險,史蒂夫都覺得勝任愉快。

 

*** *** ***

 

獵鷹在空中看著美國隊長一路往目標前進,什麼攻擊都沒做,也不做出任何警戒,每個想要攻擊他的敵人在跟本還來不及接觸到他一根寒毛就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全是要害中彈,看得出下手的人射擊技術精準又沉穩。獵鷹望著冬兵專注冷靜的狙擊,這兩人一個近距離肉搏一個遠距離狙擊的搭配簡直跟呼吸一樣的自然。

等到美國隊長進入目標之後,獵鷹對著躲藏在制高點的冬兵頭頂盤旋而過,冬兵發現獵鷹在自己頭頂上方,朝他比了個大拇指又將大拇指指向自己笑了笑,對著通訊器說道:「我很行吧。」獵鷹忍不住也跟著笑出聲「是,你很行。」

「當然,」冬兵點點頭,充滿自信的仰起下巴說道:「我早說過了,論狙擊沒有人比得上我。」

冬兵的話剛落下,就聽到鷹眼的聲音通過通訊器進行抗議。

「慢著巴奇,你忘了我嗎?我的狙擊技術可是有……」但是還沒說完就被冬兵打斷,他沒好氣的對著通訊器說道:「你不是在另一邊援助進入目標建築物的史蒂夫嗎?專心點好嗎?你如果害我家史蒂夫受任何一點傷我就把你上次在酒吧裡說的話說給娜塔莎聽。」

於是鷹眼沒再回覆,反倒是美國隊長做出了回應:「巴奇……」也不算回應,他只是極其感動的喊著冬兵的名字。僅只如此,就已經讓其他人瞬間湧起立刻關閉通訊器的衝動,因為大家幾乎都可以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嗯,我在聽,史蒂夫。」果不其然,冬兵甜滋滋的像是含著糖一樣的回應美國隊長的呼喚,停留在上方的獵鷹可以看得很清楚,不只聲甜笑容也甜,這還是雙方都分離遠地,其中一方還處於戰鬥狀態的情形,要是近在眼前又在身旁更不得了,好幾次眼睛都要瞎了。

「你還好嗎?」冬兵關心的問著。

「我這邊很好,你呢?」

「你進去之後我這裡就收工啦,就是擔心你。」

「多虧你的援護,一切都很順利,很快就好了,再等我一下。」

「我知道你絕對沒問題的,就是這裡太遠看不到你的活躍。」

「這句話我整個奉還,可惜剛才沒能有機會看著你展現你的狙擊能力,一定很美。」

「你用錯詞了,請說很帥好嗎?」

他們沒注意到周遭的反應,自顧自的聊下去。

「如果不想見血的話,就請閉嘴或是切換到私人頻道,兩位先生。」直到一個沙啞的女聲響起,一切歸於平靜。

冬兵抬頭看了獵鷹一眼,吐了吐舌頭後用唇語說了聲抱歉。聳聳肩獵鷹露出苦笑,看著冬兵將視線移回美國隊長所在的方位,彎起的嘴唇不停的動著,看樣子是切換到私人頻道跟對方繼續以他們兩人彼此的觀點來說是家常的對談,旁人看起來根本就是標準的談情說愛。

望著冬兵滿臉的笑容,獵鷹幾乎都要忘記最早遇到冬兵時對方是怎麼樣的一個冷酷殺手的模樣。如今的冬兵恢復了身為巴奇巴恩斯的完整記憶,個性明朗、活潑、大方卻又細膩。特別是在美國隊長的面前,眼神總是溫柔得像是可以滴出水。

獵鷹真的打從心底覺得這樣很好,雖然有時候還是會被他們太過誇張的愛情表現感到頭疼牙痛,就像剛才一樣,但是比起看到他們消沉這真的很好。

只要他們可以稍微克制一下,那就太完美了。

正當獵鷹在心裡這麼想時,冬兵忽然抬起頭,對他說道:「山姆,幫我一個忙。」

 

*** *** ***

 

當美國隊長的背後差點被攻擊時,一顆子彈射穿了襲擊他敵人的雙眉之間。不是弓箭,是子彈。美國隊長順著子彈的軌跡看過去,窗外左手被獵鷹拉在空中的冬兵右手舉著狙擊槍,對他行了個軍禮,美國隊長雙眼閃閃發光的看著冬兵,也回了個禮,說了聲:「謝謝你,巴奇。」後轉頭去專心進行搜尋今次目標物品的任務,放心的將自己的背交給冬兵

不管是以美國隊長的判斷還是史蒂夫的信賴,他都可以完全的把自己的安危交付到對方手上。

「等一下,有我在你為什麼還要過來,你的任務結束了!」看到冬兵出手的鷹眼又透過通訊器抱怨。

冬兵還沒回答,黑寡婦就先開口說道:「這樣既可以提振羅傑斯的士氣,也減輕你的負擔有什麼不好?」話聲剛落,鷹眼幾乎是反射的回道:「原來娜塔莎妳那麼關心我的負擔……」

「……沒人跟我道謝嗎?」拉著冬兵在空中飛的獵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我很感謝你,真的!」被他拉著的冬兵抬頭望向獵鷹,笑著道謝:「你幫了史蒂夫很多忙。」。看到冬兵的笑容他還能說什麼呢?獵鷹半開玩笑的說道:「能為美國隊長效命是我的榮幸,隊長夫人更不用說。」

冬兵愣了一下,臉微微一紅有些生氣又有些好笑的說道:「為什麼是我是隊長夫人,不是史蒂夫是冬兵夫人?」

「我是不知道你們在床上的狀況啦,不過跟隊長同居、每天幫隊長準備三餐、有事沒事就幫隊長整理儀容、幫隊長處理雜務……喔、對,上次那個BLT三明治我也有分到一個,真的很好吃,你可以專心當家庭主夫了,隊長夫人。」這次又是鷹眼。

「你想吃我回去就幫你做,只要你閉上嘴巴專心支援史蒂夫,黑寡婦夫人。」冬兵邊說著,又開槍射死了一個敵人。

「巴奇的手藝真的很好,跟他的戰鬥技巧一樣的棒。」美國隊長突然開口,語氣充滿驕傲的說道:「我可以跟全世界宣布。」

「如果東尼在一定會補上一句,床上功夫也一樣棒嗎?」

「史蒂夫沒跟別人試過所以他無從比較起啦,但是我敢掛保……」

冬兵還沒回答完鷹眼的問句,黑寡婦再次出聲警告:「住口專心作戰好嗎?夫人們。」

於是直到任務完美結束前都沒人再聊私事。

 

 

 

 


END?

 


___

 

如果有想到梗再來續…如果沒有就這樣吧……

積極正面的巴奇配上失而復得的史蒂夫
這兩個肯定互寵到不行啊!這個設定寫肉大概會甜死……

覆上一張塗鴉,散步時的史蒂夫跟巴奇

mayday001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