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我跌入盾冬坑的半年慶!
為了紀念把這個超久的坑挖上來填一填
距離上次更新大概有三個月以上了?(毆爛

貼個過去章節XD:
 (1)  (2) (3) (4) (5) (6) (7) (8) (9) (10)

劇情終於要進入轉折了

 

 

______

 

 

-2014-

巴恩斯好不容易停止胡思亂想而入睡的夜半時分,一陣慌亂的聲響吵醒了他,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見黑暗中史蒂夫摸摸索索的穿上潛行服,正要離開臥室的模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開口用帶著睡意的嗓音喊出史蒂夫的名字。

聽到巴恩斯的聲音史蒂夫立刻停下動作轉過頭,雖然很匆忙還是笑著對巴恩斯說道:「對不起,巴奇!吵醒你了?我現在必須出門一趟,不用擔心沒事我馬上就會回來了,你繼續睡吧。」

說完,看上去真的很急的史蒂夫只來得及朝巴恩斯揮一揮手,就動作快速的走出房門。

看到史蒂夫關上的房門,巴恩斯將視線移到牆上的掛鐘上,看到上面顯示凌晨4點14分忍不住擔心起來,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必須要讓美國隊長在這樣的深夜時分出動肯定是非常嚴重的大事,想到這裡巴恩斯無法再入睡,掀開被單從床上坐起身,坐在床沿邊盯著門口發了一會呆。

巴恩斯知道就算自己醒著也無法幫助史蒂夫任何的忙,還不如繼續睡。但他沒有辦法,他就是無法讓自己不去擔心史蒂夫。如果是未來的巴奇巴恩斯,史蒂夫應該會讓他跟著去,如果是他就可以陪在史蒂夫身旁替他分擔,不會像現在的自己一樣只能夠坐在家裡,懸掛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等待史蒂夫羅傑斯的平安歸來。

就當做是為了現在的史蒂夫,巴恩斯很想趕快回到原本的時空,讓真正該屬於這裡的巴奇巴恩斯回到這裡幫助史蒂夫,而不是現在這個只能空擔心而無能為力的自己。

他信步走到客廳去,黑暗而空蕩的客廳裡只有外頭街道上的路燈投射進來的橘黃色光芒,寂靜無聲的黑暗讓巴恩斯湧起莫名的不安跟寂寥。他突然深刻體會到這裡不是屬於他的世界,他想著那個他可以無條件跟隨保護的布魯克林小子,他現在很想馬上見到他,想跟他說說話,把自己這幾天所經歷的事、認識的新朋友、看到的新奇事物,全部都跟他最要好的朋友分享,但他現在不在身邊。

愕然的佇立在客廳中央,到了這裡經過那麼多天,巴恩斯第一次真正感覺到寂寞。

一定是因為太安靜了,他必須聽點什麼聲音以分散內心現在孤單的感受。於是巴恩斯走到唱片播放機旁打開立燈的開關,翻找著唱片櫃裡。當翻到後面幾張時,突然感覺好像卡到什麼,他順手拉出唱片,櫃子深處立刻出現一個暗櫃,巴恩斯沒想太多就打開來,淺淺的方型櫃子裡放著一包被紅色絲絨布包覆著的物體。

巴恩斯心裡遲疑了一下,伸手取出了那個物體,看了好一會後才下定決心慢慢的掀開來。裡面是一枚雕刻精細的懷錶,外表有些老舊但乾淨整潔,一看就知道被保養的很好。

巴恩斯將懷錶拿在手上端詳,想起這是史蒂夫羅傑斯以前隨身攜帶著的東西,但如今卻被放在唱片櫃的最深處,有幾種可能性;一個是放著就忘記了,一個是很珍視所以收藏在隱密處、還有一個是不想讓人看到卻又捨不得丟掉。依照史蒂夫懷舊的個性以及藏的那麼嚴密的狀態來看,大概是第二種。

他還記得他有次無意中瞄到懷錶裡放著佩姬的照片,現在應該也是?還是換了別的女孩?在心裡暗自想著,忍不住好奇心的巴恩斯在心中對史蒂夫說了聲抱歉,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按下開關打開了懷錶。

出現在眼前的東西卻大大的出乎他意料之外,讓巴恩斯無比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懷錶裡有兩張照片,一張黑白一張彩色。巴恩斯不用仔細看,就看得出來兩張都是他,都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黑白的照片裡是短髮帶著軍帽笑開了嘴,現在的自己、另一張彩色的是長髮披肩臉上有著很淺很淺的微笑,未來的自己。

彩色的那張上面還草草寫了「For you my dear punk.」,雖然字體有些雜亂,但巴恩斯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自己的字跡。

巴恩斯滿臉通紅的握著只懷錶,腦中有些混亂與驚愕,還有莫名的興奮與異樣的欣喜。

自己為什麼要在自己的照片上寫那樣的話?為什麼史蒂夫要把兩張自己的照片都放在懷錶裡,然後藏在唱片櫃的深處?還有昨天發現的那幅未來自己的裸體素描……所有證據通通指向一個可能性,但那是巴恩斯從未想過的,而且他還少了關鍵的證據。

他知道不應該那麼做,但他壓抑不了自身的衝動,將懷錶重新包好放回原位,又把唱片放回去塞好,然後站起身,開始找尋各種蛛絲馬跡。他倒不是翻箱倒櫃似的尋找,他只是四處踱步,在內心裡回憶羅傑斯的習慣。

巴恩斯邊思考邊走到他們的臥室裡,打開衣櫃,彎下腰在一堆摺疊好的衣物中發現了一個方型的盒子,是轉盤式密碼鎖的保險箱。他有些好笑的發現史蒂夫羅傑斯不太會藏東西的毛病一點都沒變,藏東西都喜歡藏在櫃子深處以為不會有人發現,其實很容易找到的地方。

巴恩斯邊想著回去要提醒羅傑斯以後要學會怎麼好好藏東西,邊盯著保險箱猶豫了很久很久,決定只試一次,要是失敗了他就立刻拋棄盤旋在腦中的想法。在心底對自己那麼下令,巴恩斯陸續轉了四個號碼,轉到最後一個號碼時保險箱的鎖馬上發出一聲小小的聲響。

保險箱的鎖解除的同時巴恩斯心底不知該說糾結起來還是豁然開朗。

四個號碼--0310--史蒂夫藏得那麼最重要的東西所用的密碼居然是自己的生日,這對巴恩斯來說就是比什麼都來得重要的證據。僅只如此就夠了,所以巴恩斯沒打開來看內容物是什麼,只是將密碼鎖了回去,然後將保險箱放回原地,雙手抱頭滿臉通紅的蹲在地上。

雖然還不是百分百,但他幾乎可以確定未來的巴奇巴恩斯跟未來的史蒂夫羅傑斯是一對情侶。

面對這個青天霹靂般的情報,巴恩斯最驚訝的是自己一點都不反感,甚至內心還覺得早該如此。他想起羅傑斯,想起他陽光般燦爛的金髮、蔚藍得宛如夏日晴空的眼眸,想起他在自己開他玩笑時總會皺眉笑著叫他「Jerk」的親暱神情,巴恩斯的心臟突地一跳,然後不聽使喚的快速跳動著,噗通噗通的聲響在寂靜的客廳內幾乎蓋過他所有感官。

他為什麼不反感?為什麼會覺得理所當然?……是了,一切都是因為其實他原來就對他最好的朋友抱持著朋友以上的感情,只是他們一直都在一起,所以沒有發現。就像喀的一聲所有的齒輪都卡到了正確的位置,巴恩斯的混亂慢慢靜止下來,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強烈的喜悅與坐立難安的衝動。

巴恩斯突然猛烈的想見羅傑斯。

 

*** *** ***

 

巴恩斯結果最後還是沒睡,一直處於微妙的興奮狀態,不時的想到羅傑斯,自己在那臉紅又傻笑,還好他只有一個人,所以沒人阻止他怪異的行為,所以他一直持續到過了中午小辣椒來迎接他為止。

坐在超高級的藍寶堅尼裡,巴恩斯雙眼發光,充滿好奇的看著東尼的保鑣兼司機哈皮在駕駛座上開車,而助手席上坐著東尼的秘書兼未婚妻小辣椒,臉上展現出親和的笑容,正在跟巴恩斯解釋為何是由他們來迎接巴恩斯。

史蒂夫跟東尼去處理一個關於地下組職在鬧區的一整條街上的大樓都裝設了定時炸彈的事,由於炸彈彼此之間互相聯繫,只要拆一個就會同時引爆其他,牽涉廣泛又麻煩,到了中午還沒處理完,史蒂夫趁著稍微有個空檔的時機口頭上拜託東尼,東尼再用通訊器委託小辣椒幫忙,把巴恩斯接到史塔克大樓去等他們回來。

抵達之後,巴恩斯再也忍耐不下去,本來小辣椒要先帶他到餐廳裡去用午餐,巴恩斯表示很感謝但他現在想先去一個地方。

「我可以去那裡嗎?那個……可以跟過去的人對話那個機器的地方。」

「當然可以。」小辣椒微笑著帶領巴恩斯來到門口,說了聲「請進。」後讓巴恩斯一個人進去,「請隨意,結束後請對著空中一聲說就好。」

「謝謝你,女士。」紳士般的微笑在巴恩斯看著小辣椒把門關上後立刻消失,換上興奮焦急的表情,馬上轉身跑到機器的面前對著麥克風喊道:「嘿!有人在那裡嗎?」

「巴奇?」不一會工夫,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霍華德!」聽到熟識朋友的聲音,巴恩斯的聲音也跟著明朗起來,開心的問道:「那邊都還好嗎?」

霍華德帶點調侃的語氣開玩笑說道:「喔,很好,未來的你照顧史蒂夫照顧的很好。」

巴恩斯愣了一下,嘴唇無意識的噘起,回道:「那好,用不著我,我不用擔心了。」

嗯?這聽起來好像是在吃醋?霍華德在心裡閃過一個念頭,開始跟巴恩斯說起巴奇到那邊去之後羅傑斯一些失常的舉止,還有他們之間相處的微妙狀態,直到說到巴奇為了羅傑斯剪去頭髮,巴恩斯開口訕訕的說道:「未來的我很行嘛。」

那個未來的自己為了羅傑斯做了很多事,自己卻只是呆坐在家裡等著史蒂夫回來,這讓巴恩斯覺得自己很沒用,而且未來的他們是情侶--至少巴恩斯是這樣認為的--會不會,未來的自己……

「……嗯?等等,巴奇我聽到聲音,應該是他們過來了,你要……」霍華德的話打斷了巴恩斯的思考,他想也沒想就反射的大喊:「我要找史蒂夫!」

聽到另一頭巴恩斯激動的叫喚,霍華德略感訝異的挑了一下眉,隨即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對著巴恩斯說道:「好,我這就給你們一個密談的時間。」

 

*** *** ***

 

-1944-

羅傑斯看著巴奇用著屬於巴奇巴恩斯的笑容與動作與咆哮突擊隊的夥伴們談笑的模樣,內心有著奇妙的感受,眼前的人不論是外貌、表情、語氣都是巴恩斯,只有羅傑斯知道他長袖跟手套下的左手是閃著銀光的金屬,昨天以前還是留著及肩的長髮,表情比起巴恩斯更顯冷漠平淡,眼神中帶著些許滄桑。

但現在剪去了長髮,穿著屬於巴奇巴恩斯那深藍制服,跟大夥商量著兩天後戰略的巴奇根本就是巴恩斯,只除了那雙灰藍色的眼神中隱含著的感情無法掩蓋。羅傑斯看得出巴奇在演戲,在演出巴奇巴恩斯。

大家互相討論了一會計劃,巴奇積極在適當的時機參與意見,等到大致上抵定後已經過中午了,大家揉肩的揉肩、伸懶腰的伸懶腰,準備等著午餐的放飯。

「這個計劃跟我們當年所訂定的一樣。」笑著走到羅傑斯身邊巴奇搭著他的肩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很完美。」

就在巴奇說完很完美的剎那間,羅傑斯有些訝異從他眼中閃過一絲黯淡,既然很完美,為什麼巴奇會那樣的神情?羅傑斯還來不及細想,巴奇就拍了拍他的肩,刻意用明朗的聲音大聲說道:「就是這樣,隊長!現在恕我暫時失陪,我要去那邊領取佩槍的子彈,馬上回來。」

看著巴奇往另一邊走去,一旁的法沃斯用他那獨特的英國腔調開口詢問羅傑斯:「……隊長,巴奇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巴奇不對勁?是什麼地方?」羅傑斯心中一凜,小心的揣測法沃斯話中的涵義

「我說不上來……只是有種感覺巴奇好像是在演戲。」

是啊,他的確是在演戲。羅傑斯一面默默的想一面搖頭:「沒有,我覺得他很好。」

盯著羅傑斯看,法沃斯聳了聳肩說道:「如果隊長認為巴奇沒問題,那大概就是我的感覺有問題吧。」

「我就說你想太多,巴奇不是跟平常一樣嗎?」森田在杜根後面說著,杜根則用手抵歪帽子歪著嘴角笑道::「巴奇的事情羅傑斯隊長最了解,他說沒事就是沒事。」

羅傑斯笑了笑,在心裡自問自答,巴奇的事情他真的最了解嗎?他曾經很有自信,但是面對現在這個巴奇他什麼自信都沒有。

他不知道這個巴奇究竟發生過什麼事、不知道他的金屬手臂哪裡來的、不知道為什麼曾經那麼風流倜儻的巴奇會有男朋友,他不知道的事太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著他,用跟對待巴恩斯一樣不變的態度對待他。

說到男朋友,羅傑斯看著法沃斯,他之前從沒意識到他跟巴恩斯似乎關係很好,巴奇已經演得很好了,但是他依然能察覺到巴奇的不對勁,這代表法沃斯很認真的在觀察巴奇的言行舉止,他們在加入咆哮突擊隊前都是107步兵連隊的戰友,與巴恩斯認識了蠻久,難道說……

就在羅傑斯開始為自己莫名的妄想吃飛醋的同時,巴奇已經領完子彈回來,他看著羅傑斯臉上嚴肅的表情,開口問道:「史蒂夫?你還好嗎?」

「喔……我很好。」羅傑斯甩開內心無聊的想法對巴奇露出笑容說道:「你要跟他們在這裡一起吃午飯還是到霍華德那裡再吃?」

他們本來待會就要再去一趟霍華德那裡,更何況羅傑斯本來有話想對巴恩斯說。

巴奇立刻回道:「一起。」

對於巴奇如此爽快的回應,羅傑斯愣了一下,想起剛才自己內心閃過的想法,內心莫名的躁動,於是有點焦急的對巴奇說道:「我也一起。」

「嗯,一起。」巴奇點了點頭,壓根兒沒想到過羅傑斯心裡頭正在吃他跟同伴們的醋,只是靜靜的望著不遠處善體人意讓他們兩人獨處,自個兒聚在一起聊天的隊友們,這次他能再跟他的同袍們見面都要感謝老天的惡作劇。。

巴奇剛才與他們的對話都只是在演出記憶中當年自己所該說出跟所該做的事,但是對咆哮突擊隊的夥伴們的懷想是發自內心的,這觸動了巴奇內心深處的記憶與感情。

巴奇突然用力握住了羅傑斯的手,掌心溫暖的感觸讓羅傑斯心突地一跳,忍不住抬頭看向巴奇,而巴奇只是看著遠方的突擊隊員們,眼神中閃動著近似鄉愁的情懷,低聲說道:「……我一直認為記憶只是記憶,雖然你跟我說了很多,也給我看過影片,但是像現在這樣實際接觸、跟他們對話,這比你之前說給我的記憶還要來得真實許多。」

聽著巴奇述說著自己從未有印象的事,羅傑斯剛開始有些茫然,不過很快的他就意會過來巴奇口中的「你」並不是自己,而是未來的史蒂夫羅傑斯。反應過來後羅傑斯有些難過有些感傷,他沒打斷巴奇的像是回憶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話,只是凝視著巴奇的側臉。

沒注意到羅傑斯的目光,巴奇眼中閃著光彩,繼續說道:「剛才與法沃斯他們見面,剛開始我只是照資料上的去演繹一邊,但忽然間那些往事突然歷歷在目,大家身上的打扮、說過的話、做過的事,甚至車子的機油味跟樹林的松香味……我清晰的感覺到一切就跟你說的一樣,你從沒騙過我,那果然是我,我果然是巴奇,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越說越興奮,巴奇臉上露出像是恍然大悟的笑容,轉過頭卻看到羅傑斯略顯僵硬的笑容,他愣了一下才突然想起眼前的男人並不是那個把他們之間所有回憶都帶回給他的那個史蒂夫,不是他該說這些話的對象,有些尷尬的鬆開了手,對同樣尷尬的羅傑斯低聲說道:「抱歉,我一時之間太激動……」

「……沒關係,我懂。」掌心中失去了巴奇的體溫後冰涼的感覺讓羅傑斯下意識的握緊拳頭,然後又鬆開,對著巴奇擺出笑容,表示自己能理解。

其實到底是要理解什麼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從巴奇剛剛說的話中大致上揣測出巴奇可能曾經發生過什麼很嚴重的意外,導致他失憶,而且這件事或許也跟巴奇的金屬左手有所關連,但他什麼都幫不上忙,他沒參與過那一切,他也希望不會。

羅傑斯在心裡對自己發誓,雖然未來的他們都不肯說到底發生過什麼,但是無論如何他都會設法保護巴恩斯,不讓他遇到在巴奇身上發生過的事。

望著羅傑斯臉上複雜的笑容,巴奇回想著自己的言行舉止是不是不小心透露出太多未來的訊息,他剛剛記憶短暫的混亂了一下,七十年前的記憶一口氣全清楚的湧上心頭,讓他沉浸在困惑的興奮與激昂的情緒中,無意識的想把所有激盪的心情都說給他最親密的人聽。

然而現在在他身旁的這個人既是,也不是。

巴奇突然猛烈的想見史蒂夫。

 

*** *** ***

 

用完午餐後,心情愉快的巴奇跟一直緊盯著法沃斯跟巴奇的互動而有些緊張的羅傑斯在午後來到了史塔克家那以在戰地臨時搭建來說異常豪華的住所

「你來了,」當羅傑斯跟著巴奇一同踏進時,霍華德正從研究室裡走出來,用手往室內指了指:「巴奇等你很久了。」

羅傑斯停了三秒鐘,興奮的往前跨了一大步後猛地煞住轉頭看向巴奇,看到羅傑斯臉上那急於馬上衝去卻又顧慮到巴奇的表情,巴奇挑起眉,伸出右手朝向研究室的方向做了個請的手勢,羅街斯馬上眉開眼笑的說了聲「謝謝不好意思」後就快步走向研究室內。

與激動的羅傑斯擦肩而過,別過頭看著他沒入室內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霍華德歪起嘴角笑道:「看看他那心花怒放的模樣,簡直像是要去見心上人。」

聽見霍華德意有所指的調侃,巴奇望了他一眼,露出了一個很巴奇巴恩斯的表情,故意說:「你怎麼知道不是?」

霍華德有些驚訝的看向巴奇,看出他眼神中戲謔的光彩,巴奇這句話當然可以用玩笑來帶過去,雖然霍華德大概可以看出他這句話是真實的,霍華德想了一下,故意避開重點問了個模糊的問題:「所以是什麼時候?」

「你猜?」巴奇也故意用反問來代替回答。

「兩天後?」見巴奇搖頭霍華德繼續猜測:「三天前?一個禮拜後?明天?昨天?」巴奇一概搖頭否決。兩人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問答一會,最後霍華德重重嘆了一口氣,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說出敗北宣言:「我放棄,我猜不出來。」

巴奇雙手環胸,伸出左手食指,望著霍華德壞笑著說道:「答案不見得都是一樣的。」

「十分感謝你精闢又充實的回答,巴恩斯中士。」說著,霍華德跟巴奇相視,同時大笑起來。

 

 

 

 

 

TBC

 

____

 

我好想只寫他們兩人(四人?)讓劇情很快帶過去
但是他們的世界畢竟不是只有他們自己,巴奇當然也有自己的交友圈
想著想著劇情就被我越扯越長...還好只剩兩天的期限
再怎麼樣都得在劇情中的兩天內完結(當然不是指現實中的兩天內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