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活動】
@kis恋oO兔兔
那能点水仙梗么?阳光开朗的吧唧大哥哥用身体抚慰迷茫失忆的冷冻吧唧什么的

感謝點文!讓姑娘久等了……希望姑娘可以收下
基本上這倆都是受
不過吧唧哥哥的胸懷廣闊…所以這篇是肉體上是冬兵X巴奇,心靈上大概反過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抱抱哭哭親親,還有作者的惡趣味

簡單設定:冬吧唧沒有恢復記憶,暗戀隊長但是認為自己配不上他……無意間接觸到魔方後被魔方讀到他內心深處的願望……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嗯……」抿著的嘴唇裡發出奇妙的聲音,史蒂夫內心極度複雜的望著身穿二戰時期的深藍色制服,留著短髮打量著周遭環境的眼神中閃著好奇光彩的巴奇,再看向另外一個長髮及肩,一身漆黑的冬兵戰服,臉色陰鬱的巴奇。

史蒂夫跟東尼、布魯斯一起看著兩位並肩坐著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有人說了一句「該死的宇宙魔方!」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充耳不聞,自動過濾掉美國隊長說髒話的事實。

雖然美國隊長說髒話很稀奇,但是現在更稀奇的是被分裂出另一個個體的巴奇巴恩斯,更精確點來說,是從冬兵的身體裡分離出一個外型與記憶皆為七十年前的巴奇巴恩斯。

一切開端都是因為宇宙魔方的能力。他們從偷走魔方的反派手中搶到宇宙魔方時,手握魔方的是冬兵,所以也代表了分離出過去的巴奇巴恩斯是冬兵內心深處的願望。史蒂夫很想問冬兵為何希望分離出一個過去的自己,但現在最首要需要處理的是這個過去巴奇的安置問題。

當然最簡單快速的方式就是讓這個巴奇一起住在他跟巴奇的家裡,但是史蒂夫家是兩房一廳的構造,主臥一間、客房一間,冬兵現在睡的房間是客房。除非冬兵願意讓巴奇跟他擠同一張床,不然巴奇不知道該睡哪裡,不管是哪一個巴奇史蒂夫都不可能讓他們受到任何一絲委屈的。

與此同時史蒂夫心底完全沒有他跟巴奇或是冬兵擠一張床的選項,因為他對他最好的朋友有著難以啟齒的慾望,他不敢太過相信自己的自制力,不管是冬兵還是巴奇,他都沒有自信睡同一張床他可以什麼都不做。

現在的巴奇,也就是冬兵,雖然脫離了九頭蛇選擇留在史蒂夫身邊,但他並沒有記憶,他只是有概念跟資訊,知道自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的摯友,但也就僅只於此。冬兵的感情跟記憶都留在了七十年前,而眼前這個巴奇卻是完整的、美好的,擁有所有七十年前記憶與感情的,無敵的存在。

冬兵知道自己完完全全比不上他在史蒂夫羅傑斯內心的意義。

冬兵看著巴奇,再看向史蒂夫,平靜的開口說道:「讓他跟你回去,我可以離開。」

史蒂夫愣了一下,很痛苦的皺起眉,搖了搖頭沉聲道:「不,巴奇,你不能離開,你要跟我還有他」走近冬兵,史蒂夫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指了指巴奇,對著冬兵說道:「一起回我們的家。」

「他是巴奇。」冬兵望著史蒂夫。

「你也是巴奇。」史蒂夫也望著冬兵。

冬兵垂下眼低聲說道:「我沒有記憶,他有……他是巴奇我不是。」

「巴奇……」

感到心裡一陣刺痛,史蒂夫完全不知道該拿冬兵怎麼辦才好。要說完全不在乎冬兵的失憶問題,那史蒂夫就是在自欺欺人,但他不想勉強冬兵因而變得不快樂。因為冬兵之前過著被人控制的生活,所以史蒂夫只要是能夠做得到的範圍內,他都希望讓冬兵能夠隨心所欲的過日子,但是當冬兵的希望會傷害到他自己或是與史蒂夫內心最深層的恐懼--再度失去巴奇--相牴觸時,史蒂夫就不得不硬下心腸出面阻止。

「嘿,史蒂夫還有……」就在布魯斯跟東尼想著要怎麼處理分裂問題,以及史蒂夫跟冬兵兩人無言的互望中,巴奇舉起手,爽快的打破了沉重的氣氛,他先是看著史蒂夫,再看向冬兵,略帶遲疑的說道:「老兄,眼前還有個很重要的事要處理。」

在四人嚴肅疑惑的目光中,巴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垂下眉做出一付哭喪臉:「我餓了。」

大家沉默了一陣。

「我是說真的,我好像好幾十年沒吃過東西那樣的餓。」巴奇強調。

「要吃沙威瑪嗎?」說著,東尼忍不住笑了出來。

 

*** *** ***

 

在史塔克大樓飽餐了一頓讓巴奇讚不絕口的沙威瑪後,看著巴奇明明剛被分離出來,存在到底是什麼?是否永久存在?又存在多久的問題像是都沒困擾到他,依舊保持著樂天的模樣,不禁覺得自己再煩惱下去顯得有點愚蠢的冬兵決定跟著他們一起回去,所有問題都等明天再說。

剛開始一切都很好,直到睡覺前才引發了不小的爭論。史蒂夫不讓他們睡沙發,他們也不肯讓史蒂夫睡沙發,兩個人一起擠一張床又嫌太小,最後巴奇跟冬兵靠著眼神交流就達成共識,先騙過史蒂夫一切等進了臥房再說。

「晚安史蒂夫。」

「晚安。」

「晚安,巴奇。」跟史蒂夫道完晚安後,巴奇先進去,冬兵再跟著進去。而史蒂夫一直看著關上的臥房門,直到很久以後才轉身進了自己的臥室。

進了臥室後,冬兵從主動靠著門板往下滑坐到地毯上,巴奇看著冬兵的舉動,也不阻止只是從床上扔了棉被跟枕頭到冬兵身上,再走到衣櫃裡拿出備用的,躺到床上去。

這下反而是冬兵感到意外,他接過棉被跟枕頭,看著那個巴奇。

「……想要一起睡嗎?」

巴奇側過身,微微抬起頭望向床腳邊的冬兵,即使在昏黃的床頭燈光下也可看見那雙閃動著光的眼眸還有彎起的笑容。冬兵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麼,他只是靠在門板上,無言的注視著巴奇。

見冬兵沒回話只是無言的凝視著自己,巴奇掀開被單拍了拍旁邊的床單,笑著說道:「這裡沒有別人,只有我們……只有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想說什麼就說。我想我們應該好好來個心靈對談。

「……你不怕嗎?」凝視巴奇良久,冬兵終於開口將內心的疑問說了出來。

「怕什麼?」巴奇眼睛眨了眨,反問冬兵。

「你的存在,可能隨時會消失。」

「也許消失的是你也說不一定。」巴奇的話讓冬兵全身震了一下,他低下頭咬了咬嘴唇又抬起頭看向巴奇,對方臉上掛著笑容,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既希望自己消失,又害怕,怕史蒂夫會難過……他跟你說過,他什麼都沒有只有巴奇,你聽進去了,所以才有現在這個我的存在。」

「你為什麼……」想起剛才巴奇熟練的從衣櫃拿出備用的枕頭跟棉被,冬兵內心不禁浮起了疑問,他什麼都知道?難道說……

「因為我是你」巴奇微微一笑,馬上做出了解答:「我不只有我自己的記憶……也有你的記憶。因為你內心深處的的願望,所以從分離的那一瞬間開始,我就擁有全部的記憶,」

冬兵說不出話來。

他只是茫然的看著這個擁有完整的記憶的巴奇,既然他擁有完整的記憶,那現在這個自己根本是不必要的存在。

……不,也許承擔所有冬日士兵的罪惡,馬上離開這裡,只留眼前這個完整的巴奇巴恩斯給史蒂夫就是自己存在的目的。冬兵想到這裡,有種釋然的解脫跟難受的心痛同時湧上心頭。

但是巴奇站起身走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向冬兵,然後在他面前蹲了下來,低聲說道:「我完全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不能那麼做。」

冬兵沒說話,他只是伸出手想避開巴奇的眼神,但巴奇拉過他,將他拉倒在地,躺在巴奇的身上。

「……你看……」在冬兵訝異的注視下雙手握起冬兵的右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巴奇微笑著望進那雙與自己無異的灰藍色低聲說道:「你的手明明跟我的一樣溫暖。」

冬兵瞪大雙眼,手的溫度像是透過一層薄薄的肌膚從兩人相握的部位傳達至全身,暖意湧上他的眼眶裡,化成水珠,從眼中湧出。

「太好了,」看到冬兵眼淚的一剎那間,巴奇的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般的笑容,輕聲說道:「你終於哭了。。」

像是冰雪被融化一樣,淚水不斷的從冬兵的眼睛裡落下,滴到了巴奇的眼睛裡,過載的眼淚溢出巴奇的眼眶,從眼角滑落臉頰,看上去像是巴奇也在哭,但是他的嘴角跟眉眼都帶著溫暖的笑意。

「哭吧……」輕聲說著,巴奇伸出手抱住冬兵的頭,冬兵任由巴奇將他拉下,把臉埋在巴奇的頸項間,眼淚溽濕了巴奇的肩膀跟背後的地毯。

「我好喜歡他……」靜靜的哭了一會,冬兵突然沒來由的迸出一句,眼淚還在流,而巴奇只是輕拍著冬兵的背,低聲說道:「嗯,我也好喜歡他。」

「但是我沒辦法,我沒資格……他是陽光、他是英雄、他是永遠最美好的存在……」冬兵說著,眼淚不斷流,巴奇接著他的話說:「我能做的就只是陪在他身邊,守著他看著他……讓他去放心無慮的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冬兵點了點頭,他終於把內心隱藏著的對史蒂夫的感情都說了出來,內心的重物像是突然解除般的放鬆,他低頭看著巴奇,心中一動,他現在不怕自己消失了。

「我們其中一個必須要消失的話,那必定是……」冬兵話沒說完,因為巴奇拉起他的頭,然後吻……正確來說是咬住他的唇。等到巴奇鬆開牙齒時,冬兵舔了舔自己的唇,嚐到了血的味道。巴奇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吐出艷紅的舌尖,上頭沾染了些許血跡。

「你要記得一件事,」巴奇拉起冬兵的右手,舔上他的掌心,在上面拉了一條混著血的水線,揚起嘴角笑道:「不管你還是我消失,最難過的一定是史蒂夫,我不會原諒傷害史蒂夫的人,就算那是我自己也一樣。」

冬兵低頭望著巴奇的笑容,再看向自己掌心,臉上表情竟柔和起來,他用掌心撫摸巴奇的臉頰,讓那白皙的沾上了濕濕的鮮紅,然後用自己的臉頰去磨蹭,並在巴奇耳邊輕聲呢喃:「對……你說得沒錯……」

冬兵眼淚已經止住,但雙眼跟鼻頭都紅通通的。他們彼此相望,巴奇雙手捧著冬兵的臉舔上他的眼睛,接著兩對紅潤的唇瓣自然而然的貼在了一起,輕觸般的吻一發不可收拾的演變成綿長而熱烈,親暱的吻轉成情欲只在剎那間,冬兵不自覺的往前傾,將巴奇壓倒在地上。

冬兵很久沒有經歷過這種純粹的想與某人肌膚相親的衝動,無關愛情或性欲,就只是想要親近與擁抱,而對方居然是另一個自己,這種背德跟倒錯的感覺讓冬兵感到罪惡感跟甜美的火焰燃燒著他的身體。而巴奇不只沒拒絕,還伸出手握住了冬兵抬頭的欲望,在冬兵驚訝的注視下,巴奇只是笑著。

於是,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躺在地上交纏著,冬兵與巴奇的十指緊扣,吻著彼此,像是對著鏡子吻著自己,但是嘴唇上感受到的柔軟觸感與濕熱的溫度卻又清楚的提醒他們,彼此是兩個個體。即使曾經有著共同的經歷、分享著同樣的心思、愛著同一個人,即使肉體正結合在一起,他們依然是不同的人。

「嗯……」

冬兵的分身在巴奇的體內緩慢的開拓著,隨著每一次更深入的舌吻,一點一點的進得更深,當進到最深處時巴奇忍不住從鼻子裡發出悶哼,倒不是不舒服,反而是太舒服了讓他止不住想呻吟的衝動。

他們不是第一次跟男人做,只是之前都是被強迫,這次是自願的。冬兵過去受過什麼樣的遭遇巴奇比誰都清楚,他也知道冬兵不敢將自己的感情傾訴給史蒂夫部分正是基於此,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那個高潔的英雄。

但是自己他可以,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將所有脆弱的、黑暗的、恐懼以及深沉的欲望全部攤開在他面前,因為他們彼此是自己。

「啊!」冬兵的律動越來越快,巴奇忍不住弓起腰,發出一聲高亢的叫聲,但隨即又被冬兵的唇堵回去,冬兵邊吻著他邊小聲說道:「不能讓史蒂夫知道……」

「嗯……這是我們的……秘密……」說著,巴奇抱住冬兵的背,在吻的間斷中發出細碎的低吟,生理性的淚水滑落眼角。他們現在正在進行的行為,幾乎可以算是自己對自己的一種療傷與撫慰,只是其中滲了更多的情慾。

當達到高潮的空白時,他們緊緊擁抱著彼此,像是擁抱著逝去的回憶。

「下次換我……」喘著氣巴奇疲累的笑了笑,抱著冬兵的頭磨蹭,冬兵也跟著貼在巴奇的肩頸上磨蹭回去,回道:「好……下次換你……」然後拉起巴奇,兩人搖搖晃晃的走到浴室裡。

 

*** *** ***

 

當冬兵在床上醒來發現巴奇睡在自己身邊時,內心升起一股安心感,他心想也許他可以試著不卑不亢的活著,用單純的不懷著情慾與私心的心情去愛史蒂夫,只要這個巴奇一直存在。

「早安巴奇,你們睡得好嗎?」

敲了敲房門後,因為擔心他們兩人而一晚沒睡好史蒂夫開門看到眼前巴奇跟冬兵感情很好的睡在一起的畫面,一直吊著的心終於安了下來。

「要不要吃早餐?」史蒂夫笑著問道。

冬兵看了巴奇一眼,躺在被窩中的巴奇嘟噥著:「我要炒蛋。」

「我跟他一樣。」冬兵說著,然後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還要牛奶。」

雖然不知道為何過了一夜他們就變得那麼好,但想想也許是因為同一個人吧?於是史蒂夫開心的點了點頭,說了聲「好的」後關上房門。

看向關上了房門,冬兵跟巴奇互望了一眼,笑著吻上彼此。

 

 

 


___

 

好像也沒怎麼激情到……
感覺就一隻流浪黑貓跟一隻虎班家貓在那蹭來蹭去
希望姑娘不要太嫌棄^^bb

是說大盾如果知道冬兵跟巴奇上床不知道會怎樣……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