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活動】

@懒惰的潜水艇
盾冬就好了,求队长中枪情节【捂脸

感謝點文!那麼好發揮的劇情卻拖了那麼久還請見諒……希望點文姑娘喜歡!

警告:有血腥描寫慎入

 

___

 

當史蒂夫看到巴奇臉上的表情時,除了自身的傷以外還有另一種不屬於肉體的疼痛襲擊了史蒂夫的心臟,他不後悔那麼做,他沒讓巴奇受傷,但他讓巴奇露出了那樣的表情,那不是他願意的。

史蒂夫明明可以完全無傷的,除了他貼身手持的盾牌以外,他身上的服裝基本上也有防彈功能。要不是他在危急之際將盾牌扔去幫身在另一邊的娜塔莎擋下攻擊,要不是他身上的制服在與敵人近身肉搏戰時被撕扯開來,要不是為了保護身後的巴奇,他不會在巴奇面前被擊中右胸,讓自己的血噴到巴奇的臉上。

「沒事,巴奇……」史蒂夫吃力的半蹲在地面,抬頭望向臉上寫滿驚愕與痛楚的巴奇,想要安慰他,但一開口血就從喉嚨湧出,巴奇震驚的幾乎無法動彈,直到娜塔莎飛奔過來飛快的檢視了史蒂夫胸前血流不止的大片撕裂傷,難得緊張焦急的抬頭望了巴奇一眼大聲喊道:「空尖彈!」

巴奇臉上一下失去了血色,眼前一黑。曾經被專門培育為殺手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空尖彈的恐怖威力,它的強大甚至於還被國際公約基於人道立場指名禁止使用。巴奇在冬兵時期就曾親眼目睹空尖彈是如何讓目標痛苦的緩慢死亡。

而現在那個可怕殘忍的子彈射進了史蒂夫的胸口。

史蒂夫正在流血。

他必須想辦法救史蒂夫。

巴奇渾身顫抖的看著史蒂夫胸前不斷冒出的血液,心跳如鼓。試圖在驚慌的狀態下冷靜的思考該怎麼處理傷口。空尖彈所造成的傷口非常難處理,彈頭碎成一片片的卡在肌肉組織裡,不論是要取出彈頭還是止血都十分困難,只要一壓住傷口碎片就會卡得更深,而不止血又會持續的大量出血或傷口感染,他該怎麼辦?

越想巴奇越是陷入一團恐慌的混亂中。

史蒂夫不會死的,他不會死的……他不會讓史蒂夫死的。

想到這裡,巴奇顫抖的身體慢慢恢復了正常,他語氣冷靜的對著通訊器說道:「史塔克,史蒂夫身受重傷,快來救援。」接著舉起美國隊長的盾牌,走到史蒂夫面前,將手中的槍對準敵人,開始掃射。

東尼剛聽到這個重大消息就立刻從空中趕來救援,加緊速度飛過去只看到巴奇擋在血流不止的美國隊長面前,發瘋似的掃射包圍他們的敵人。

「巴奇!」

巴奇看到東尼來到立刻拋下盾牌,大喊:「快送史蒂夫到醫院去!」

「喔、喔喔!」東尼只來得及回應一聲,就被飛奔過來的巴奇拉住腳,拖到史蒂夫面前手忙腳亂的把史蒂夫帶去醫院。

巴奇看著東尼帶著史蒂夫遠去的身影,不再壓抑內心的憤怒,緩緩的轉過頭,聲音極度低沉,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會讓他們全部都付出代價。」

巴奇的語氣平穩,但當中的冰冷猶如針般刺得現場所有人都為之一顫。現在占據巴奇腦海中的只有一個念頭:所有傷害史蒂夫的不管是誰都得用生命來償還。

沒有人看過一個真正失去理智的超級士兵是什麼恐怖的模樣,那已經超出所謂士兵、特戰人員的範圍。在北歐神話的傳說裡蒙受奧丁神力加持的戰士在極度憤怒時會陷入狂暴化,對自己身上的傷痛毫不畏懼,一心只想殲滅眼前所有與之為敵的生命的戰士。而現在眼前因史蒂夫在自己面前中槍而喪失理智的巴奇讓娜塔莎忍不住想起那個傳說般的存在。

一眨眼的工夫,剛才還數量不少的敵人已經全數倒地。這根本連殺戮都不能算,這是殲滅。屋頂上的克林特望著地面上剛結束的一方殲滅戰在心裡打了個冷顫。

「結束了,後續處理交給你們。」嘴裡輕輕說著,巴奇全身上下都是血,他的頭髮被濕濕黏黏的紅色液體沾的一塊一塊的,但他毫不在乎,他只是慢慢的往史蒂夫的重機走去。

「……那就是冬日士兵的實力?」從沒看過巴奇過去身為冬兵時的戰鬥模樣的克林特忍不住開口問道。

娜塔莎低聲回應克林特的疑問:「不,剛剛那個不是冷酷的冬日士兵,是狂戰士。」

那是為了心愛的人在他面前受了重傷而暴走的狂戰士,並不是一個會聽從命令的人型兵器。

「那可比冬日士兵危險得多。」


巴奇騎著史蒂夫的重機到了醫院,東尼在看到巴奇後開口第一件事就是:「你至少換件衣服吧,萬聖節還沒到是要嚇死誰?」

巴奇看了他一眼,東尼還有餘力開玩笑就代表史蒂夫應該沒事,但他沒看到史蒂夫的模樣完全不能安心,於是他走到東尼面前問道:「史蒂夫呢?」

東尼用大拇指往加護病房的門口指了指,說道:「在裡面,放心吧他可是美國隊長,沒事的……」

但他這句安慰的話因為巴奇用力搥向牆壁的巨大聲響給硬生生打斷,他瞪大雙眼訝異的看著巴奇臉上表情痛苦扭曲著,吐血般的咬牙說道:「沒事?放心?……因為他是美國隊長所以受點傷也無所謂?就算胸口破個洞不停淌血?」

巴奇眼前一直浮現著剛才史蒂夫血流不止的畫面,他可以讓自己被電擊,被一刀一刀割下身上的肉,但他無法忍受看到史蒂夫受傷,更何況是那麼嚴重的傷口。

東尼以為巴奇會哭,但巴奇只是急促的深呼吸了幾下,然後低下頭輕聲說了句:「抱歉……我太激動了。」

「喔,不,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東尼聳聳肩表示不在意,看著巴奇的眼睛,提醒他:「只要他還是美國隊長的一天,他就永遠有可能會遇到這種事,巴奇。」

「……我知道。」

「我說你還是先洗個澡換件衣服吧,不然他醒來看到你這模樣他肯定剛醒又嚇昏。」

這次巴奇只是點了點頭。

 

*** *** ***

 

當史蒂夫張開眼睛時,巴奇正坐在病床邊,雙手交握在膝蓋上,那雙黯淡的灰藍眼睛在與他相對時綻放出光彩,上半身傾向前,鬆開緊握的拳頭放上床邊,露出安心的表情低歎道「……你醒了。」

史蒂夫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仔細打量巴奇的狀況,乍看之下並沒受傷,套了件深黑色的短T,疲累的臉上滿是鬍渣,看上去像幾天沒睡,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沒事吧?還有其他人……」

「你問這個?胸口破了一個大洞躺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天的傢伙開口第一件事居然是問其他的人?你怎麼不問你自己的身體狀況?怎麼不問你睡了多久?」巴奇眉毛往上豎起,一開始尚屬平穩的語氣越說越激動,但一看到史蒂夫垂下眉毛,一臉做錯事的表情望著自己他就又生不了氣。

巴奇在心底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就是拿他這樣的表情沒有辦法,他也知道不管他再怎麼說,史蒂夫羅傑斯永遠會把別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生命重要。他不是從認識史蒂夫不久後就理解這一點了嗎?既然如此他該做的就是永遠站得比史蒂夫還要前面,處理掉所有可能傷害史蒂夫的威脅,他不會阻止史蒂夫去完成他的理想,他會守護著他,這一次算是他的失誤,他發誓絕不會再有下一次。

在心裡暗自發誓,巴奇深呼吸後開口對史蒂夫說道:「……我當然沒事,大家都沒事,你保護了我,保護了大家。」

「那就好。」

見史蒂夫臉上安心的笑容,巴奇也忍不住跟著露出微笑,但很快又收起,握住史蒂夫的手認真嚴肅的說道:「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保重你自己,你畢竟不是不死之身,你還是會死的……」而你死了我也不會獨活。

後面這句話巴奇沒有說出口,因為他不想帶給史蒂夫不必要的壓力跟心理累贅,他的覺悟是屬於他自己的,不須要讓史蒂夫知道。他早已決定把自己的生命跟史蒂夫的綁在一起,史蒂夫死亡的那一天也將會是巴奇的生命終點。而他會用生命保護史蒂夫,盡可能的拖延那一天的到來,直到最後期限。

「好啦,我現在要叫醫生來好好看看你這個傷患。」在心底默默想著,巴奇放開了史蒂夫的手,站起身想要去按病床邊的呼叫鈴。

「我覺得我很好……倒是你看起來很累是不是都沒睡,要不要先回家休……」

「很好?」打斷史蒂夫關心的話,巴奇瞪了他一眼,伸手戳了他胸前的繃帶一下,看到史蒂夫皺起眉後冷笑了一聲:「對,真的很好。」

「巴奇……」史蒂夫還想說什麼,但巴奇彎下腰冷冷的望著他,低沉著嗓音說道:「傷好前你再做什麼蠢事我就離開你身邊再也不回來。」

史蒂夫愣了一下,對他來說這無疑比任何懲罰都來得重,心一沉回過神來連忙抓住巴奇的手焦急的喊道:「別這樣巴奇!」

「那你會乖乖療傷?」看史蒂夫快速的點了點頭,巴奇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無比慶幸自己的存在或多或少影響著史蒂夫,不然不知道這傢伙會怎麼輕忽自己的生命。

巴奇通知醫生史蒂夫醒了後,醫生很快就出現並做了一番檢查,當聽到醫生說史蒂夫傷勢的恢復狀態良好,大概再過四、五天就可以出院後。巴奇才總算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等到病房內又只剩下他們兩人後,從剛才醫生的口中得知巴奇從他入院後就一直陪在他旁邊都沒闔上眼過的史蒂夫心裡很心疼,想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巴奇,你真的得回家休息……」

「等你出院我就回家休息。」但巴奇只是將背靠在椅背上斜眼看著他。

指著病床另一邊提供給家屬的床板,史蒂夫不死心的勸道:「至少……至少你睡一下吧。」

巴奇只是望著史蒂夫說道:「等你睡了,我就睡。」

「……好,我睡。」說完,雖然才剛睡醒沒多久,但為了讓巴奇好好的睡,史蒂夫毫不猶豫的在床上躺平,閉上眼睛。

沒多久他就聽到巴奇輕輕的笑了一聲,但他不敢張開眼睛,接著他聽到椅腳輕刮地面的聲響以及床板的振動聲,他忍不住偷偷睜開了一點縫看向家屬用床的位置,看到巴奇面對著他閉眼側躺著,史蒂夫的心才安了下來。

他側頭凝視著巴奇的黑眼圈、消瘦的臉頰及鬍渣,內心一陣心疼與自責。他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在自己昏迷時巴奇是怎麼樣的心情,因為換做是他,他也會跟巴奇一樣,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們都不可能讓對方離開自己的視線。

但他同時也知道就算讓他再回到當時的狀況,無論幾次他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即使會因此傷了巴奇的心,他也會用自己的身體去保護他能力範圍內能夠保護到的所有人。他的這種個性大概永遠改不了,而巴奇仍願意陪著他。

想到這裡,史蒂夫不禁心下一動,低聲說道:「……很抱歉讓你擔心了巴奇。」

「……你不用道歉。」巴奇雙眼依然緊閉,張著乾澀的嘴唇輕聲說道:「我了解你,所以你不需要道歉。」

巴奇總是這樣,對史蒂夫有著無限的包容,不論史蒂夫做了什麼,他會生氣會難過,但最終巴奇還是會笑著原諒史蒂夫所作的任何事,而史蒂夫也知道自己一直依賴著巴奇的這一點,他相信巴奇會陪著自己直到最後,他們的生命連在一起,就連死亡也不會將他們分開。

史蒂夫望著巴奇的眼神中充滿著感激與歉意還有難以言喻的感情,過了很久,他才小聲的說了一句:「謝謝你。」

看到巴奇的嘴角上揚,史蒂夫才跟著微微一笑,閉上了眼睛。

 

 

 

___

 

在我心裡兩人重要性的準則大概是:

巴奇的準則:史蒂夫>世界>>>>>(無法跨越的高牆)>>>>>>自己的生命
史蒂夫的準則:巴奇≥世界>>>>>(無法跨越的高牆)>>>>>>自己的生命

大概這種差別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