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賀(?)文嗚嗚……結果來不及趕在12點前……
九點多發現今天是立冬,立冬=冬天至自此開始,也就是跟冬兵有關啊
於是匆忙趕出的超短文,三小時產物
其實就一篇PWP,被史蒂夫壓在窗戶玻璃上醬醬釀釀的巴奇XD

結尾有微科學組注意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嗯嗯……史蒂夫……啊!」

巴奇趴在窗台上,正確來說是一手抓著窗簾,一手抵著窗戶的玻璃,承受著身後男人抓著自己的腰不斷的撞進他體內的衝擊。史蒂夫不停的將自身抽出至淺處再用力刺進巴奇的深處,每一次的頂入時的強烈快感都讓巴奇不顧一切的放聲尖叫。

激烈的搖晃讓巴奇感到天旋地轉,史蒂夫吻著他的背的溫柔深情又讓他備感滿足,「巴奇,看看你……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淫蕩……」而史蒂夫的低聲讚嘆更讓他全身酥麻。

在搖晃下巴奇俯視著窗外的夜景。即使是深夜,外頭的景色是如此清晰的展現在他眼前,巴奇輕易就可以想像到自己跟史蒂夫做愛的畫面也能清楚的展現在任何一個於此時經過下方街道的路人眼裡,甚或如同之前某一次被空中飛過的鋼鐵人撞見。

巴奇還能記得東尼驚訝到差點從半空中摔落時的畫面,一想起就忍不住笑出聲。

巴奇的笑聲讓史蒂夫停下動作,巴奇還沒來得及疑惑,史蒂夫整個人突然抱住了巴奇,胸膛緊緊貼著巴奇的背,原本就插在內部的陰莖順勢進得更深,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縫隙,充滿著體內外火熱潮濕的感覺讓巴奇發出一聲舒服的輕嘆。

「……你想到什麼在笑?」

嘴裡輕聲的問著,手指撫摸著巴奇的尖挺的乳頭,史蒂夫輕輕的舔咬著巴奇紅通通的的耳墎,溫軟的舌尖像似模擬性交的動作般的在巴奇的耳中蠕動著,又癢又麻的刺激隨著舌尖有意無意的挑弄進出,麻癢感緩慢的爬滿巴奇的全身。

「……如果,我說我想到東尼史塔克……你會怎麼樣?」側目與身後近距離望著自己的史蒂夫相望,巴奇明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還提到別的男人史蒂夫會有什麼反應,但他就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嘴。

果然,他才剛說完就看到史蒂夫瞳孔縮了起來,雙眼危險的瞇成一條弧線,壓低了聲音近乎貼在他耳邊說道:「啊……巴奇……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史蒂夫的聲音相當的溫柔,口吻甚至帶了點寵溺的意味,但眼神卻被被深深的獨佔欲、嫉妒跟憤怒掩蓋。

沐浴在那雙炙熱的目光中巴奇彎起了嘴角,同樣低聲回道:「……用力操我,操到我無法想別的男人?」

史蒂夫笑了起來,往後退雙手順著巴奇身體的線條滑過他兩側汗濕的肌膚,嘴裡念著:「讓我想想……」像是認真的在考慮著巴奇的提議,但他的手正在粗魯而用力的掰開巴奇的臀瓣,大拇指有意無意的在巴奇那因吞入碩大陰莖而被撐到極限的鮮紅穴口邊緣按壓著,刺激讓巴奇忍不住發出難耐的呻吟。

史蒂夫壓抑著的低音幾乎響在巴奇的身體裡,令他不由自主的渾身戰慄,內壁下意識的收縮著,彷彿在為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做準備。

「我接受。」史蒂夫的話聲一落,巴奇只來得及呼吸一口氣。

他只能理解一件事,他正被男人猛烈的侵犯。

史蒂夫十指緊緊扣住巴奇的臀肉,不斷猛力的撞入他的體內,粗熱的硬物摩擦著那個早被操開,各種液體流淌而出的濕潤小穴,發出羞恥的聲響。高溫隨著劇烈而快速的律動瀰漫兩人的全身。

「停……史、史蒂夫……我……我快、快要……啊啊!」

超乎巴奇所能承受的強烈快感讓他忍不住轉過上身,伸出右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口想要推開他,卻被史蒂夫一把抓住往後拉,巴奇被迫往後弓起身子,讓對方能更好施力,更加用力的深入他內側每一處。

「就這樣……巴奇……為我高潮……」

「啊啊!」

在史蒂夫執拗的攻勢下,巴奇尖叫著射到了窗台下的牆壁、地板上,眼淚從緊閉的雙眼眼角滑落,瞬間的空白過後史蒂夫依然不斷的進出他敏感的腸壁,操得他腦袋一團亂,什麼都沒法想,只有身後抓著他的大腿跟臀部瘋狂的抽插著他,讓他又痛又爽的男人的存在。

「我、我真的不……史蒂夫……求你!」巴奇哭喊著扭動腰像是要逃離又像是要追求更高的快感。

「……你想求什麼……?」在快速劇烈的律動中,即使沉浸在巴奇又濕又熱的內部帶給他的快感中,史蒂夫也不忘在撞擊的空檔詢問他心愛人的要求。

「射……啊啊!射進來!填滿我……啊啊啊!」

像是回應巴奇的請求,史蒂夫越發快速的挺動著腰,最後用力的頂入巴奇的最深處,將自己滾燙的精液全部都射進那不斷抽蓄著的高熱肉體裡。

因高潮跟劇烈運動而腳軟的巴奇差點滑了下來,但史蒂夫緊緊的擁著他,讓他得以癱在那個厚實的胸膛裡虛軟的喘著氣。

「你……你真的……我還以為我會被你操死……」巴奇邊喘邊笑的說著。

「是你太會撩撥我的衝動了……巴奇,你喜歡我激烈的操你……讓你站都站不起來……對吧?」

史蒂夫不輕不重的又頂了一下,巴奇沒有回答只是悶哼了一聲。當作是默認,緊緊抱著巴奇,史蒂夫在他耳邊輕聲說著:「你真是我的小蕩婦。」

巴奇還是沒出聲,只是抓起史蒂夫的手,含著他的手指,輕輕點了點頭。史蒂夫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在巴奇的後頸上印下一吻。

 

*** *** ***

 

同一時間。

「哈……哈啾!」

正在研究室內拆開某個金屬製品的外殼的東尼突然打了個噴嚏。

「願神保佑你。」反射性的說了一句,手中正在打字的布魯斯停下動作從電腦螢幕旁探頭關心的問道:「你還好嗎?」

「親愛的,別擔心,我的遺產會有你的一份。」

「東尼。」布魯斯皺起眉,壓低聲音不太高興的喊了一聲對方的名字。

東尼舉起手表達對剛才無聊言論的歉意,然後將眼神移向遠方說道:「看樣子這個時間還有人在想我,我還真受歡迎啊。」

布魯斯輕輕嘆了口氣,對著不知為何笑得很得意的東尼勸道:「是你熬夜熬太久身體狀況變差,先去休息吧,以免真的生病。」

「也才三天,我過去最高紀錄七天沒睡都沒事。」東尼說著,繼續回到拆開金屬製品的動作上。

布魯斯望著沒有半點起身離開意思的東尼,想了一下,決定採用嚴厲一點的用詞:「也許是因為你上了年紀了,不像年輕的時候一樣能熬了?」

布魯斯的話讓東尼瞬間停下所有動作全身僵硬的回頭看了布魯斯一眼。然後慢條斯理的站了起來。看到東尼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布魯斯扶了扶眼鏡,回到電腦螢幕上繼續打字。

「很好,東尼,為了你的健康,我建議你現在先回房去休息至少睡上六個小時……」布魯斯手上打著字,在發現東尼越走越近後,有些驚訝的抬起頭望向東尼:「東尼?」

「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寶刀未老……」低聲說著,東尼抓住布魯斯的手,將臉湊了上去。

布魯斯雙目圓睜,慢慢的聚起綠色的光芒,緊接著非常大的一聲撞擊聲跟隨之而來的各種音效,幾分鐘後一切歸於平靜。

第二天。

巴奇跟史蒂夫佇立在半毀的研究室中,互望一眼莫可奈何的搖頭嘆息。

「雖說這不關我的事,史塔克。但是你每個月毀一次研究室當真嫌錢太多?」巴奇搖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

「一切都是因為我太受歡迎了。」滿身傷的東尼低著頭在嘴裡嘟噥。

「什麼?」巴奇發出奇妙的音節,看著東尼又看向史蒂夫,史蒂夫也一臉不解又好笑的聳了聳肩。

東尼開口說起昨晚發生的來龍去脈:「昨天半夜兩點多,我突然打了個噴嚏……然後……」

默默聽完東尼的敘述,史蒂夫跟巴奇面面相覷。

半夜兩點多?有人在想他?難道說……

一想到這一點,兩人突然同時大笑出來。

「東尼,你真的很受歡迎啊!哈哈哈!」拍了拍東尼的肩膀,巴奇笑到眼淚都從眼角被擠出。史蒂夫也不遑多讓,都笑出魚尾紋了。

東尼眨了眨眼,看著笑得前仆後仰的兩個老人家,不知該感到被冒犯,還是為能難得看到兩隻老冰棍笑得那麼厲害而開心。

看著還在大笑著的巴奇跟史蒂夫,東尼最終只想著待會把這個難得的珍貴鏡頭放給布魯斯看,他一定也會驚訝的,也許心情就會變好了。

 

 

 

__

 

立冬有記得吃補了嗎?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