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少爺女僕系列XD

關鍵字:PockyPlay、大腿枕
其實11/11日的時候就打了草稿卻一直拖到現在...
還爆字數...寫這個系列太開心總是不知不覺爆字數XD

特殊AU詳細設定、前文的

注意:AU、OOC、女僕裝雷慎入

 

 

___

 

 

「聽說明天是Pocky的日子。」

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身著女僕裝的巴奇笑嘻嘻的對著史蒂夫說道。

史蒂夫一邊夾著話筒,一邊滑著手機,手上還翻著厚厚一疊文件,斜眼看著大咧咧坐在辦公桌上,也不管裙底風光有可能曝光--反正他是男的根本就不在乎這一點--的巴奇。

他好友臉上的笑容燦爛的像是春風,但眼神中流轉的光彩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正在打什麼鬼主意。

三言兩語交代完,掛上話筒,史蒂夫一邊想著還好他在巴奇開門進來的時候就把桌上的東西挪開,一邊冷靜沉著的對著滿臉笑容的巴奇說道:「這只是行銷手法,你應該最懂這點不是嗎?」

不管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巴恩斯家也曾經是坐擁規模相當大的商業公司,巴奇跟他的雙胞胎哥哥詹姆斯也是從小就接受菁英教育,要不是生意失敗負債龐大,他們會是很好的合作夥伴,或者勁敵。

但無論如何巴恩斯兄弟現在都只是羅傑斯家的女僕兼羅傑斯兄弟的情人。

雖然他們都是男的。

聽到史蒂夫的回答巴奇只是笑了笑:「對,我當然知道這是行銷手法,但是偶爾上個當也不錯對吧?」

說著,巴奇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滑了幾個畫面,展示到史蒂夫面前。

畫面上是穿著女僕裝的黑髮女子笑著低頭將Pocky巧克力棒含在嘴裡並嘟起嘴唇與躺在她裙子上的男人相對的畫面。

「你難道不想跟我哥試試看?」巴奇屈身向前邊說邊拍拍自己的大腿,再用手指著自己的嘴,瞇著眼低笑,「躺在他的大腿上,讓他用嘴餵你吃Pocky?」

看著史蒂夫從皺眉、揪結、嘆氣,最後微微一笑的表情變化,巴奇在內心比了個勝利的姿勢,得意洋洋的知道自己利用親生哥哥當作釣餌的戰術又再一次完美成功。這樣一來他不用自己出錢也可以跟他的史蒂芬一起玩Pocky遊戲,比他剛剛展示給史蒂夫看的更加淫穢一些的玩意。

在心底愉快的想著一些難以啟齒的畫面,看到史蒂夫刻不容緩的拿起手機搜尋,隨即撥給中盤商直接大量訂貨,巴奇突然想起剛才他進來時聽到史蒂夫在電話中商談的公事內容,收起笑容,小聲的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剛剛跟你通話的是霍華德對吧,遇到他你可以放軟一點,他吃軟不吃硬的,而且他在大學時就挺欣賞你,你剛才提出的合作條件甚至可以再提高你方五分利潤,我想他還是會答應。」

說完又指著桌上的文件,點了點上面關於人事部門經費的內容,說道:「還有這邊,這個數字很明顯的錯誤,跟上次我看到的去年數目根本不符合,小心下方有人在做假帳,我爸媽就是太信任部下才會被人捲款潛逃,你也要小心。」

史蒂夫眼神奇異又複雜的凝視著巴奇,直到切掉手機通話,拿起剛才巴奇指著的那張文件仔細端詳後,再次將視線移回巴奇臉上才半認真的開口詢問:「……就像我之前問過的,你要不要來我這裡,我不會說要你做我的部下,我們可以一起合作。」

巴奇只是看了史蒂夫一眼,歪起嘴角伸出食指抵在自己嘴唇上,接著從桌面上跳下順好自己的裙子彎下腰故意畢恭畢敬的說道:「大少爺可千萬別開這種玩笑,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傭人,我的職責所在就是能把二少爺照顧好。」

自從他們兄弟的父母不顧他們的意願帶著他們自殺之後巴奇再也不想碰觸關於他們以前相關的事物,史蒂夫也問過他,但他只是避重就輕或是顧左右而言他,所以史蒂夫也不勉強。

「你可以找我哥,你說一聲他一定很樂意擔任你的秘書。」丟開恭敬的姿態,巴奇對著史蒂夫眨了眨眼。

「……秘書啊,聽起來不錯,但這樣一來其他人也會看到他,那就不太好了。」

史蒂夫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問詹姆斯,並不是懷疑詹姆斯這方面的能力,相反的就是因為知道巴恩斯兄弟有多出色,史蒂夫才出於私心不願意讓詹姆斯涉足。因為他不太想讓其他人看到詹姆斯,他自知這是很無聊又自私的獨佔欲,但他難以抑止。

巴奇揮了揮手撇撇嘴說道:「是啊是啊,我當然知道你這傢伙打什麼主意,把我哥藏在家裡,然後又在自家裡另外設個辦公室。與其說是工作繁忙,不如說是為了能多點時間與我哥相處。」

「還有預防我體弱多病的弟弟被小惡魔帶壞了。」史蒂夫微笑著反擊。

「那我得跟你說已經來不及啦。」雙眼閃著奇異的光彩,巴奇笑得很魅惑的望著史蒂夫,接著視線無意間飄到辦公桌上的電子鐘才驚覺般的喊了一聲,「喔,不說了,我估計我哥就要回來了,我也得回二少爺房裡去,就這樣!」

真是可惜巴奇的才能。望著巴奇匆匆離去的背影,史蒂夫輕笑著搖頭往後靠向椅背,在心裡由衷的想著。

巴奇是趁著詹姆斯到花園給花草樹木澆水時才溜進來的,巴奇算了一下時間詹姆斯也差不多澆完花,然後他會到廚房洗手幫史蒂夫泡杯咖啡,再端到辦公室來。所以巴奇必須在詹姆斯回來前回到他的工作崗位--史蒂芬的房間裡去才行,不然又要被他拘謹的老哥責罵又在摸魚。

跟只要逮到機會就老是待在史蒂芬房裡的巴奇不同,詹姆斯總是很認真的在履行他所謂的職責任務,打掃之類的家事基本上都是詹姆斯在處理。

由於詹姆斯很堅持所以巴奇也不想說破,但他知道基本上只要他們兄弟兩人平安無事待在羅傑斯兄弟的視線範圍內就是最大的任務。就算他跟詹姆斯整天什麼都不做,羅傑斯兄弟也肯定什麼都不會說。

史蒂夫對詹姆斯的真摯深情,瞎了眼也看得出來,更何況--先說好,巴奇不是自戀,拜託,他們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詹姆斯的外貌十分出眾亮眼,所以他真的搞不懂詹姆斯在自卑什麼。

哪天他哥才會明白他其實根本不需要那麼努力工作去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巴奇一邊想一邊快步走回史蒂芬的房間。

 

*** *** ***

 

第二天中午。

快遞人員訝異的看著身穿女僕裝還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大男人進進出出的搬運東西,忍不住在心裡想著這難道是大戶人家的怪癖?

而巴奇跟詹姆斯兩兄弟早就習慣外人第一次看到他們時的異樣眼光,所以並不在意,更讓詹姆斯在意的是卡車上滿滿的的貨物。目測大概有十箱,而且全部都是Pocky巧克力棒。

詹姆斯滿臉迷惑跟驚訝的表情,跟著巴奇一起從卡車上一箱又一箱的來回搬運著,直到最後的兩箱,才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巴奇,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會知道?大概是史蒂夫突然想吃吧。」巴奇裝做毫不知情的無辜模樣,對著詹姆斯露齒一笑。

詹姆斯皺起了眉,倒不是說他不信任自己唯一的弟弟,只是從小每當巴奇露出這種無辜的表情,事情就肯定跟他有關。

比如說在他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當時有一位同班的男同學,叫什麼詹姆斯已經不記得了,他沒事就愛找詹姆斯跟巴奇的麻煩,巴奇會狠狠揍回去,而詹姆斯則是理都不理。

某一天的下課時間那個男同學騙詹姆斯說巴奇跟他們一夥在體育倉庫裡打成一團,詹姆斯緊張的跑去後被他反鎖在裡面。詹姆斯還記得那天黃昏巴奇終於找到自己時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模樣。

之後不知怎地,那個男同學一看到巴奇就嚇得要命。沒多久那個男同學就轉學了,問巴奇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巴奇就是那麼樣一臉無辜的笑容,搖搖頭說不知道。

說起來羅傑斯兄弟也同校,雖然他們大巴恩斯兄弟兩歲,但是巴奇跟史蒂夫總愛湊在一起玩,所以詹姆斯跟史蒂芬也常跟在一起,只不過史蒂芬身體不好常常請病假,而且那時詹姆斯因為自己的心理因素不太敢靠近史蒂夫,即使對方每每總是笑容滿面的伸手過來。

回想起史蒂夫的笑容,詹姆斯內心不自覺湧起一股暖流,臉上也自然而然的展現出笑容。

巴奇瞄了自家老哥一眼,嘖嘖,看那滿面春風的模樣,在他跟史蒂芬在大峽谷度過快樂悠閒的時光的同時,詹姆斯跟史蒂夫想必也過了相當豐富多彩的生活。

邊在心裡想著,巴奇搬起最後一箱包裹往前走了幾步,看到佇立在門口望著自己的史蒂芬,驚喜的笑了起來快步向前,緊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壞主意似的停下腳步,臉上的表情也轉成壞壞的笑容。

巴奇在史蒂芬的注視下轉過身,故意對著已經坐上駕駛做準備開車的快遞人員展現出他萬人迷的親切甜美笑容說道:「謝謝,你辛苦了。」

看到巴奇如此燦爛的笑容,快遞人員竟然心臟漏跳了一拍,偷偷想著原來男人穿女僕裝也能那麼適合,紅著臉有些狼狽的開車揚長而去。

車子才剛開走,巴奇就轉過身,滿臉笑容的望著表情複雜的史蒂芬。

「你又來了。」史蒂芬在門內將巴奇剛才一連串的舉動全都收在眼底,雖然心知肚明巴奇是故意的,史蒂芬還是難掩內心那濃濃的醋意,輕輕嘆了口氣:「你明知道我在看,也知道我會吃醋。」

「你也明明知道我只喜歡你一個。」巴奇笑得很開心的抱著箱子快步上前,在史蒂芬的臉上親吻一下,史蒂芬苦笑著接受了那個吻,伸出手想要接過巴奇手上的箱子,但巴奇眼明手快的閃了過去,噘起嘴唇笑道:「不行,這是我的,你不可以拿。」

分明就是捨不得讓體弱的史蒂芬拿重物,表現出來的卻像是巴奇撒嬌不願交出的模樣,史蒂芬看在心底張口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搖頭,嘆道:「我該拿你怎麼辦?」

「等一下我會讓你自由選擇。」巴奇說著,瞇起了雙眼笑得有如三月的桃花。

沒注意到身後大門口前上演的恩愛戲碼,一心只想達成早點任務的詹姆斯一個人抱著箱子往儲藏室走去,卻撞上了剛從辦公室裡走出來的史蒂夫。

「非常抱……」詹姆斯的道歉才到一半,史蒂夫就扶住了箱子,語帶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見詹姆斯慌忙的搖頭,史蒂夫鬆了一口氣,將視線移到箱子上。

「東西送來了?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讓我幫忙。」

「不,怎麼可以!大少爺在忙,而且這本來就是我的份內之事……」詹姆斯有些慌張的想要開口婉拒,但還沒說完,所有的話就通通消失在史蒂夫的嘴裡。

「讓我幫忙,好嗎?」微笑著從全身僵硬,臉紅的快冒煙的詹姆斯手中接過箱子,史蒂夫歪著頭柔聲說著,然後不等詹姆斯做出回應就轉身抱著箱子走回辦公室。

詹姆斯盯著史蒂夫寬大的背影發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紅著臉喊著:「請、請等一下!」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這一箱就放這裡吧。」史蒂夫走進辦公室裡,將箱子放到了辦公桌前會客用的長桌上,興致勃勃的將箱子拆開。

站在門口看著史蒂夫的動作,詹姆斯心下一陣詫異。他並沒聽史蒂夫提起過他喜歡吃巧克力,而這次居然一次購買那麼多箱,還放在辦公室裡,像是為了隨時可以取食。

拆開箱子確定裡頭的內容物後,史蒂夫坐到了長桌旁的長型沙發上,微笑著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對著詹姆斯說道:「詹姆斯,過來這裡坐下。」

史蒂夫的語氣稀鬆平常,用詞也沒有命令性,但對詹姆斯來說卻像是有種魔力,他幾乎是沒多加思考就乖乖的走過去坐在史蒂夫所指定的位置。

看著詹姆斯坐到了自己身旁,史蒂夫突然整個人躺了下來,將頭靠在詹姆斯的大腿上,仰望著詹姆斯的眼中堆滿了笑意。

「大大大少爺?」

當詹姆斯會意過來他們現在是什麼姿勢時,驚慌的喊著他對史蒂夫的尊稱,全身僵硬不知所措的臉紅起來

「放輕鬆。」看到詹姆斯驚慌失措的模樣,史蒂夫覺得很可愛,又有些心疼,輕拍著他的背,溫言安撫。

等到感覺到詹姆斯的身體不再僵硬,表情也放鬆之後,史蒂夫才從箱子裡摸出一盒Pocky,在詹姆斯好奇的目光下打開來,挑出一根遞到詹姆斯的嘴邊,張嘴說:「啊。」

詹姆斯反射性的張開嘴,才剛發出啊的一聲,史蒂夫就將手中的巧克力棒放進詹姆斯的嘴裡,說道:「含著。」

雖然完全不懂史蒂夫到底想要做什麼,但詹姆斯還是乖乖的將巧克力棒含在嘴裡。直到史蒂夫壓低了他的頭,然後自己抬起頭跟著含住巧克力棒的另一端時,詹姆斯才有些意識到史蒂夫想要做什麼。

他瞪大雙眼看著越來越近的史蒂夫的眼睛,心跳突然停止,緊接著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著,不知怎地腦袋裡唯一的想法竟是:史蒂夫的瞳孔好漂亮像寶石一樣,睫毛好長,還閃著金光。

也許是下意識的想逃避現實。不是說討厭,詹姆斯非常敬愛史蒂夫,但依然無法習慣與史蒂夫做親密的行為,雖然巴奇說做久了就習慣了,但詹姆斯懷疑在那之前他就會因心跳過度而死。

就在詹姆斯胡思亂想的同時,史蒂夫專心的凝視著詹姆斯的眼睛,嚼著巧克力棒,緩慢的一點一點的往前推進,直到碰觸到詹姆斯的唇。

感到唇上柔軟溫暖的觸感,詹姆斯回過神,渾身一震,眼神有些無措的游移著,在史蒂夫熱切的注視下羞怯的閉了起來。他感覺到嘴唇上史蒂夫竊笑著所噴出的濕熱氣息,以及巧克力的甜香,忍不住張開了嘴。

「嘿。」

就在四片唇瓣即將接觸到前的瞬間,詹姆斯最熟悉不過的聲音在門口響起,把他嚇了一跳,立刻伸直上身將臉抬了起來,驚慌的望向聲音來源,剛好與他弟弟戲謔的眼神相對。

「我說你們要做什麼之前先把門關起來好嗎?」

抱著箱子跟史蒂芬一同從門口路過的巴奇嘴裡抱怨著,臉上卻是掛著笑容,然後很好心的用腳把門關了起來。

「別太欺負我哥啊!」巴奇的聲音從關起的門外響起,接著腳步聲很快就消失在走廊另一邊。

被弟弟看到自己跟史蒂夫親密的模樣,詹姆斯不只臉凡是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都染滿了紅潮,羞得直想把自己埋在土裡。

「……詹姆斯,不要這種表情……巴奇才剛叫我不要太欺負你,但你這樣會讓我很想欺負你。」

史蒂夫溫柔的低聲說著,感受到詹姆斯全身一震,微微的顫抖著,他不禁感到既心疼又有種更想欺負他的衝動。但畢竟還是心疼占了大多數,於是史蒂夫伸出手溫柔的撫摸著詹姆斯發燙的臉頰,既溫柔又緩慢的動作讓詹姆斯逐漸放鬆下來,看到詹姆斯放鬆史蒂夫才又重新開始把下一根Pocky放到詹姆斯嘴裡,再湊上前去咬下。

他們就這樣一直重覆著同樣的行為,但雙唇始終沒有接觸到,直到一整盒Pocky都被他們分享完畢。

微喘著氣,詹姆斯半垂著的灰藍眼睛裡蕩漾著水光,像是濛上一層薄薄的水霧,他覺得渾身都在發熱,而熱源來自於眼前這個高大完美的男人,不論是他凝視著自己的炙熱目光還是他溫和卻又充滿侵略性的氣息。

史蒂夫的看著眼前散發著巧克力甜香,鮮豔欲滴的青年,原本早就醞釀著的深沉欲望再度蠢蠢欲動,雖然還是白天,但他已經顧不得什麼了。他現在只想慢慢的細心品嘗如此可口的詹姆斯。

「你嘴唇上還有巧克力……」低聲說著,史蒂夫起身輕易的就將詹姆斯壓在沙發上,伸出舌頭輕舔著那微啟的紅唇上甜蜜的滋味。

當史蒂夫的舌頭推進詹姆斯的嘴裡時,他忍不住用僵硬的手指緊緊抓著裙子,史蒂夫感受到他緊繃的情緒嘴角有些苦笑。即使他們已經正式交往一個多月,但只要稍微親暱一點詹姆斯就緊張得不得了。

當然這點也很可愛。一邊在腦裡想著,史蒂夫輕拍著詹姆斯的手背,試圖讓他放輕鬆。

「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只是會吃了你。

為了不嚇到詹姆斯史蒂夫後面的話沒說出口,他只是在詹姆斯鬆手後順勢與之十指交扣,更加貼近並深深的吻著他。

 

 

 

 

TBC

 

___

 

目前已經寫到九千多字還沒完XD
因為太長就分上下段好了
深夜看能不能把全是肉的下發出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