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雖然拼命趕劇情但聖誕節前大概結束不了……本來聖誕節想溫馨一下的……
中間有些許尼綠,後半血腥預警,慎入

 

___

 

史蒂夫說,他還不是美國隊長,只是史蒂夫羅傑斯的時候就愛著巴奇巴恩斯了。

史蒂夫說,他寧可讓他的孩子們成為非婚生的私生子,也不願意跟冬兵結婚。

史蒂夫說,還好冬兵是Beta,所以他無法標記他。

史蒂夫愛著巴奇,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但是,冬兵呢?

史蒂夫的話一字一句像針般刺在冬兵的心臟裡,讓腦袋陷入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布魯斯的所在的冬兵回過神來的是布魯斯一句關心的問候。

「詹姆斯,你還好嗎?」

看到冬兵出去找史蒂夫,沒跟史蒂夫一起回來還突然變得意氣消沉,搖搖晃晃的走到椅邊,無力的坐了下來的模樣,布魯斯不禁在心中感到一陣訝異。

他走到冬兵身旁,猶豫了一下後,伸出手放在冬兵的肩膀上,欣慰的發現他並沒有不良反應後才盡量放柔聲音出聲詢問:「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冬兵沒有回答,只是抬起頭望向布魯斯,眼神中充滿著迷惘惑跟悲傷,看在布魯斯眼裡就像是找不到家的孩子。

聽到史蒂夫對東尼說出他不會跟自己結婚時,就像從一場美夢中驚醒的打擊讓冬兵的心臟揪成一團感到難以呼吸。然而他的腦中有個冷靜的聲音在告訴自己:果然是這樣,他只是自顧自的沉浸在史蒂夫的溫柔中,忘了自己真正的身分。

冬兵沒有巴奇的記憶,雖然史蒂夫顧慮到冬兵的感受,不常提起巴奇應該是怎麼樣的,但冬兵曾經無意中翻過史蒂夫的素描本,每一張巴奇的素描還有史蒂夫留下的關於回憶中巴奇的記述都像是針一樣刺著冬兵的心。

史蒂夫記憶中的巴奇是那麼的美好,而冬兵知道自己並不是史蒂夫記憶中那個開朗善良完美無缺的巴奇巴恩斯,他恐怕也沒辦法變回他所愛著的那個巴奇了,史蒂夫怎麼可能願意跟自己結婚?

「……詹姆斯,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從搭在冬兵肩上的掌心上感覺到冬兵正在微微顫抖,布魯斯張大了雙眼,驚訝中帶著擔心的蹲了下來望著他的眼睛。

但冬兵只是搖了搖頭,雙眼避開布魯斯的視線,小聲說道:「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而布魯斯完全知道當一個人顫抖著聲音說什麼事都沒有時,那事情肯定相當嚴重。他困惑的是冬兵才離開了短短的幾分鐘,這中間是發生了什麼讓他變得如此?

布魯斯還記得十幾分鐘前,在東尼說要去倒杯咖啡就離開之後剩下他跟冬兵,他們提到了關於胎兒教育的話題,再轉到是否要結婚的話題。

其實布魯斯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想著這是別人的私事,不方便過問,但是想到他肚子裡的生命,布魯斯就覺得有義務要開口詢問。說到底,冬兵--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身分理應是個已死之人,所以冬兵目前的存在很曖昧,如果真要結婚首先必須要先恢復身分。

關於這一點布魯斯不確定史蒂夫有沒有去處理過,所以他跟冬兵提了一下,冬兵低頭思考了一會後站起身說要去找史蒂夫,然後,就是現在這個狀況了。

也許是發生了什麼誤會?布魯斯還想開口再問些什麼時,史蒂夫跟東尼就回來了。

「巴奇?」史蒂夫一進門就發覺冬兵的不對勁,快步走到冬兵面前,蹲了下來伸出雙手放到冬兵的膝蓋上緊張的問道:「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

並不知道冬兵剛才出去找過他,而且還聽到自己說出不會跟他結婚的宣言的史蒂夫,只是一臉擔心的望著冬兵。

冬兵低頭望著很明顯的正在擔心自己的史蒂夫,他不想讓史蒂夫有任何不必要的擔心,於是勉強的牽起了嘴角,輕聲說道:「……我沒事,只是有點悶……我們回家好嗎?」

史蒂夫雖然有些疑惑,但既然冬兵都這麼說了,他也只能點頭說好,站起身,對冬兵伸出了手,柔聲說道:「我們回家吧。」

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在他的牽引之下冬兵站了起來,看著兩人相握的手,冬兵內心感到一陣刺痛。

史蒂夫手掌的溫暖也改變不了他剛才那句「在他沒有完全恢復記憶之前,我不會跟他求婚」像塊大石頭般壓在冬兵的心上的冰冷感受。

史蒂夫果然還是只要那個原本的巴奇,他不需要這個沒有記憶的冬日士兵。他一直都知道這一點的不是嗎?為什麼還要難過?

不需要,冬兵不需要這種心痛。事到如今他該做的只有一件事,為了史蒂夫,也為了肚子裡的孩子,他必須想辦法恢復記憶,抹殺名為冬兵的自己,讓真正的巴奇巴恩斯回到史蒂夫的身邊。

牽著冬兵的手走到門口,史蒂夫突然想起有一件事還沒問,於是停下腳步轉過身,對著布魯斯開口問道:「布魯斯,有件事想請教……如果用布條之類的稍微壓迫他的肚子會不會造成巴奇身體上的損害?」

「你是指束腹嗎?理論上來說不舒服是一定會的,但只要不會綁得太緊的話,短時間內應該不致於造成太大負擔。」

「娜塔莎?」接著布魯斯的解答的是東尼的挑眉詢問。

「是的,」史蒂夫點了點頭,將視線移到冬兵身上,加強了手中的力道,「巴奇懷孕這件事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我懂我懂,」東尼雙手抱胸大力的點頭,誇張的說道:「像巴奇那麼特殊的狀況,越少人知道越好。」

「謝謝你們。」史蒂夫對布魯斯他們露出笑容,道出真心的感謝。

東尼跟布魯斯互望一眼後朝史蒂夫他們揮了揮手,擠眉弄眼的說道:「不用客氣,朋友就是要互相幫忙嘛,以後我們有什麼事也會毫不客氣的找你幫忙的。」

「到時候我一定盡我所能的全力幫忙。」史蒂夫說完,朝兩人各自點了點頭,帶著冬兵走出了門口。

 

*** *** ***

 

「這簡直就像是三流肥皂劇的劇情。」東尼望著賈維斯放出的畫面,頭痛的捏著自己皺起的雙眉之間。

目送史蒂夫跟冬兵離開之後,布魯斯向東尼提出關於冬兵異變的疑問,東尼聽了之後一邊想著該不會是巴奇不小心聽到史蒂夫剛剛說的不會跟他求婚的宣言了吧?一邊命賈維斯調出畫面。

事實證明還真的是這種發展。

盯著畫面中冬兵轉身搖搖晃晃的離去時的表情,東尼跟布魯斯這兩個外人看了也不免抱持著同情。

「我打賭巴恩斯不會說他聽到了什麼,也不會出口質問,只會一直悶在心裡。」東尼故意重重的攤開雙手嘆了很大一口氣。

布魯斯完全同意東尼的話,這兩個人都想得太多又互鑽牛角尖不把話說明白,雖然還不到讓浩克出現的地步,但布魯斯‧其實不是醫師‧班納博士感到有點生氣,正確來說是煩躁。

自從他住進史塔克大樓裡後除了偶爾幾次東尼又因為結婚的事情纏著他不放以外他已經很久沒那麼煩躁的心情了。

他很早就跟東尼說過,雖然他的確是個Omega,但在照射了珈瑪射線之後,伴隨著浩克的出現,布魯斯體內的Omega機能完全停擺,既無法生育也無法被標記,更不會產生性慾,所以基本上現在的他等於是無性別的存在。

他好幾次都說過希望身為史塔克企業繼承人、超級英雄鋼鐵人的東尼去找個真正的、完美得配得上他那個頂尖Alpha的Omega,而不是像自己一樣的不完整的怪物。

至於之後東尼說了什麼肉麻兮兮諸如我愛你所以我們之間不需要性之類的噁心話就不提了。

所以布魯斯多少能夠理解冬兵的心情,但因表達不清楚而造成的互相誤解又另當別論了。

「賈維斯。」布魯斯扶了扶眼鏡,對著空中呼喚。

「是,班納博士?」

「幫我搜尋情侶、不當的言語溝通、案例、解決。」

「好的。」

賈維斯說完後沒多久展開在布魯斯面前的畫面就顯示出了數以萬計的條目,可見不當的言語溝通時再是情侶最常見的問題之一。

還好他跟布魯斯都沒什麼溝通不良的問題,他們甚至還有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聽得懂的暗語呢。東尼一邊在心裡慶幸一邊看著布魯斯刷刷刷的瀏覽畫面上的內容。

大致瀏覽一下後,布魯斯默不吭聲的轉頭看向一旁的東尼。

「你有任何想法嗎?」東尼喝了一口咖啡。

布魯斯嘆了口氣:「有很多,但是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必須他們自己坦誠彼此的心才行。」

東尼看著布魯斯,忍不住歪起嘴角笑道:「哇喔~看得出來你被他們弄得很煩。」

與東尼對望,布魯斯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孩子都有了,而且明明雙方都愛著彼此,還在那自尋煩惱……我真擔心再那樣下去雙親的情緒會影響到胎兒。畢竟他們的狀況並不普通。」

「是啊是啊,真的不能同意你更多。」東尼不住的點頭,手中的咖啡差點灑了出來,他乾脆將咖啡放到桌上,望著布魯斯壓低聲音說道:「在他們自尋煩惱的同時,外面的威脅可是越來越迫切了。」

「……你是說神盾局還是九頭蛇?」布魯斯跟著壓低了音量。

「都是。」東尼說著攤開了手,「別說九頭蛇了,你覺得要是政府那些傢伙知道冬日士兵懷了美國隊長的孩子會怎麼想?曾經的九頭蛇的神秘殺手跟正義象徵的美國隊長?他媽什麼陰謀論都會冒出來,我幾乎都可以想像出那些人的嘴臉跟說詞了。」

東尼不以為然的撇撇嘴,老實說一開始他也不是很信任冬兵,但是這幾個月來他站在旁觀者的立場看著冬兵跟史蒂夫彼此之間的相處,他可以斷定冬兵根本不可能是什麼臥底,他就只是一個正努力從曾被洗腦控制以及劣質血清所帶來的後遺症中復健,卻又不小心懷孕的老冰棍而已。

所以冬兵的懷孕是一件只有他們四個人知道的秘密。

倒不是說他完全站在隊長跟冬兵的立場,只是比起曾經被冬兵射穿肚子的尼克與娜塔莎,東尼相信自己跟布魯斯可以相對客觀的幫助他們,畢竟他們跟冬兵可沒任何過節,對吧?

「……總之,我們也只能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盡量幫忙,其他也只能靜觀其變。」說著,布魯斯拿起東尼放在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後遞到東尼面前。

接過布魯斯手上的咖啡,東尼笑了笑,將嘴唇放在布魯斯喝過的部位上,輕聲說道:「是啊,你說的沒錯。」然後一口飲盡。

「這咖啡還真甜。」東尼舔了舔嘴唇。

「是嗎?我倒覺得有點苦。」

布魯斯說完,兩人目光相對同時露出笑容。

 

*** *** ***

 

「巴奇,待會娜塔莎就要來了。」

面對史蒂夫的提醒,低著頭冬兵的視線停留在手中的書本上,只用鼻音作出了「嗯。」的一聲回應。

史蒂夫望著冬兵,心裡又一次浮現出這兩天來看著冬兵的舉動時感受到的疑惑。

自從兩天前他們從史塔克大樓回來後冬兵的樣子就有些不對勁,他幾乎不跟史蒂夫的眼神相對了,只要有空就埋首於書中,即使史蒂夫想要跟他說些什麼,他也不太搭理,雖是如此冬兵手上那本安徒生童話卻彷彿永遠看不完。

史蒂夫仔細觀察過,冬兵這幾天雖然打開了書但幾乎都停留在某一頁沒有進展,代表了冬兵其實根本沒有認真的在閱讀,他只是將眼球停在書上放空,腦裡不知道在煩惱些什麼。

這兩天冬兵的異狀讓史蒂夫一直在思考著要不要開口詢問冬兵,但他又怕冬兵是不是想起了什麼關於巴奇的記憶,所以才不想同自己說話。史蒂夫考慮了很久,決定等到今天娜塔莎來訪完回去後再好好的跟冬兵談一談。

但現在更重要的是,史蒂夫看著冬兵,開口提出請求,「我希望你可以綁上這個。」

終於將視線從書上移開,冬兵看過去,史蒂夫雙手上拉著一條束腹帶。

想起兩天前史蒂夫問過布魯斯的話,冬兵無言的站了起來,伸手解開了自己上衣的鈕扣,將上衣脫到了沙發上後,從史蒂夫手中接過那條帶子。

「巴奇……」史蒂夫想要幫忙,但他又怕自己力到控制不好會弄疼或弄傷冬兵,於是只能乾著急的站在一旁看著冬兵將束腹帶綁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

看著冬兵皺著眉用力的綁緊了帶子,額頭冒出了些許的汗珠,史蒂夫忍不住伸出手透過束腹帶在他的肚子上輕輕的撫摸,不捨的問:「你還好嗎?」

冬兵覺得肚子上的壓迫感讓他有點想吐,但他只是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史蒂夫看上去有點緊張,想必是因為娜塔莎待會的來訪,所以他不應該再說些什麼增加史蒂夫的負擔。

這幾天他一直思考著要如何才能恢復記憶,回到那個史蒂夫深愛著的巴奇,但他手邊並沒有關於巴奇的資料,在美國隊長的展覽上看到的簡介已是他所僅知的全部,也許他該去一趟布魯克林看看,而那至少也得等生完孩子再說了。

邊在心裡想著,冬兵穿上了史蒂夫替他準備的寬大的衣服,這樣一來他的外表都跟一般的正常男人沒什麼兩樣,沒有人會看出他其實已經懷孕了五個月。

過了一個小時後的下午兩點,準時響起的門鈴宣告了娜塔莎的來訪。

「你好,羅傑斯,好久不見。」

「你好,娜塔莎。」

一進門跟史蒂夫打完招呼後娜塔莎就將注意力放到了坐在客廳沙發上只有頭轉過來盯著他們看的冬兵。

「巴恩斯,最近過得還好嗎?」

冬兵點了點頭,看著娜塔莎朝著自己走過來,以及跟在她後面盯著的史蒂夫。

冬兵知道史蒂夫對娜塔莎總是抱持著防備,不希望她跟冬兵太靠近,冬兵也知道原因有私人因素跟官方理由--娜塔莎是神盾局的特工人員,而且冬兵曾經射傷過她,在她的胸口及肚子上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傷疤,雖然冬兵並不記得。

五個月多前娜塔莎第一次來訪,也算是第一次跟冬兵正式見面時她就開門見山的對著冬兵掀起自己的上衣,指著那處彈孔說道:「我得要多謝你讓我從此遠離比基尼。」

望著那處並沒有印象,但確實是由自己所造成的傷疤,冬兵臉上露出愧疚的表情輕聲回道:「抱歉。」

他還記得當時娜塔莎像是要看出一個洞那樣的盯著自己看,最後只是拍了拍一直站在一旁的史蒂夫的肩膀,歪起嘴角笑道:「恭喜你找回老朋友。」

「我猜他一定沒有跟你說。」娜塔莎停在冬兵面前,望了他一會後突然開口打斷了冬兵的回想,而且用的是俄語。

「你知道他們正在找你嗎?」

沒想到娜塔莎會說俄語的冬兵愣了一下後馬上反射性的用俄語回道:「找我?他們?」

「你的老東家,九頭蛇。」

望著眼前突然用俄語交談的兩人,史蒂夫剛開始還傻愣著,在聽到了九頭蛇這個他無比熟悉又厭惡的單字後皺起眉,一手搭在娜塔莎的肩上,問道:「娜塔莎?你在跟巴奇說那件事嗎?」

娜塔莎看了史蒂夫一眼,改回英語,「羅傑斯,有些事不要隱瞞會比較好,特別是像你跟巴恩斯那麼特殊的立場,你們最應該做的就是對彼此坦承以對,才能一同面對所有的威脅。」

「威脅?」史蒂夫反問中警戒的語氣比起娜塔莎的話更讓冬兵心裡一凜。

「原本這幾個月來巴恩斯的表現都很不錯,上面也沒太過問,但是,」娜塔莎將視線移到冬兵身上,「這幾個禮拜開始九頭蛇的殘黨出現在你們家附近,而有人懷疑這跟巴恩斯有關。」

「不,不可能!先不說巴奇不可能那麼做!」在冬兵做出任何回應前史蒂夫就顯得有些激動的否定,「巴奇幾乎沒有出門,就算出門也都有我陪著,他沒有機會去做你們想像中的那種事!」

「不用太激動,懷疑是我們這一行的基本美德,羅傑斯。」娜塔莎不疾不徐的說道,「所有的事情都有各種可能性,人也不可能只有一面,抱持著懷疑是很合理的,他畢竟曾經是九頭蛇的殺手。」

史蒂夫握緊了拳頭,但很快就鬆了開來,他明白娜塔莎的意思,他也很清楚娜塔莎說的完全合理,但是,那是巴奇啊,是比任何人都抱持著正義與熱血的巴奇,即使沒有記憶,不被控制的狀況下巴奇是不可能會跟九頭蛇有任何勾結的。

「我了解,同時我還是必須要說,你們的思慮只會是錯誤的,巴奇不可能再跟九頭蛇有任何關連。」

茫然的看著眼前兩人的談論,冬兵沒想到過九頭蛇會尋找他,畢竟當初他等於是被拋棄的狀態下被史蒂夫撿回來的,他一直認為那是因為他任務失敗,或者他們都以為冬兵當時死在了母艦上。無論如何事到如今冬兵都不可能再回去,雖然不是很詳細,因為史蒂夫他們對冬兵實際遭受的殘酷待遇處處有所保留,但他還是從史蒂夫他們那裏得知了一些關於過去在他身上發生過的事,也知道他們一直都在利用他來做些邪惡又骯髒的勾當。

他不願意再那麼做,他寧願死也不想再回去。

「……我不想回去。」冬兵低頭喃喃的說著的語氣像是憤怒又像是恐懼的顫抖著。

史蒂夫跟娜塔莎望向冬兵,一個眼中帶著心疼一個眼中帶著理解。

「我知道,」娜塔莎比了個我了解的手勢,「我個人也相信巴恩斯應該沒有跟九頭蛇有所連繫,畢竟知道曾經被如此對待誰還會想再回去?但這卻是一個很明顯的把柄。」

看看史蒂夫又看看冬兵,娜塔莎沉默了一會,才下定決心開口:「我只能說,九頭蛇是個威脅沒錯,但你們的敵人不只九頭蛇……別讓他們有任何機會,他們要把一個人從世界上抹消掉是很輕而易舉的事,即使是超級英雄也一樣。」

娜塔莎話中的含意讓冬兵震驚的瞪大雙眼,但史蒂夫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嚴肅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謝謝妳願意提醒我們。」

史蒂夫是真心的感謝娜塔莎。他知道這些消息肯定是娜塔莎自己私底下透露給他們,基於同為復仇者聯盟一員的戰友情誼。

「我會回報一切正常,我不管你們是否真的只是朋友那麼簡單,羅傑斯。」娜塔莎右手叉著腰間,看看注意力都只放在冬兵身上的史蒂夫歪起嘴角笑道:「如果他是你唯一曾經僅有的,那麼別再讓他輕易掉出你的手中。」

「……謝謝妳,娜塔莎。」史蒂夫再次深深的向眼前的夥伴致上謝意。

 

*** *** ***

 

送走娜塔莎之後,關上房門史蒂夫即刻轉身望向冬兵,深刻的皺起了眉心,對冬兵說道:「我們暫時不適合再住在這裡了,」說著他從褲子口袋裡拿起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雖然總是麻煩東尼他們很不好意思,但我們目前能信任的只有他跟布魯斯。」

冬兵點了點頭,他了解史蒂夫的意思,剛才娜塔莎說的話讓冬兵感到很不安,如果說他的存在極有可能會成為史蒂夫的弱點,那麼他能做的就是聽從史蒂夫的安排,不要再徒增他的煩惱。

「喂,你好,東尼?」

聽到史蒂夫的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東尼二話不說的就答應了讓史蒂夫跟冬兵暫時借住在史塔克大樓的請求,還主動提出可以由鋼鐵人親自空中接送,但史蒂夫拒絕了,他很感謝東尼的好意,不過那樣太麻煩他了,而且未免太引人注目,他們--特別是冬兵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盡可能的低調。

所以史蒂夫決定還是一如往常的騎著他的重機載著冬兵一同前往史塔克大樓。

他們簡單的收拾了一些衣物、隨身用品,以及冬兵看了一半的安徒生童話後,由於大概暫時不會回來,所以史蒂夫將所有的電氣插頭都拔除,保險開關關閉後,帶著兩人份的行李走到門口,看向身旁的冬兵,微微一笑。

「巴奇,外面會冷你穿太少了,這條圍巾你披著吧。」說著,史蒂夫已經替冬兵圍上了一條紅色的圍巾。

冬兵凝視著史蒂夫臉上溫暖的笑容,跟著露出了微笑,他覺得自己可以為眼前的這張笑臉做任何事,不需任何理由。

坐上史蒂夫的重機後,環抱著史蒂夫的腰,冬兵坐在後座,路上的強風吹得圍巾不斷往後飛揚

還好剛才出門前有讓巴奇戴著圍巾。一邊在心裡慶幸的想著,史蒂夫朝史塔克大樓奔馳。

突然之間,一聲刺耳的槍聲突兀的在街頭響起,史蒂夫警覺的停下重機,跟冬兵一同望向槍響的來源。

一陣騷動從街道的另一邊傳來,一群民眾爭先恐後的從一家高級餐廳裡衝了出來,史蒂夫跟冬兵對望了一眼,將重機停在路邊,取下安全帽,舉起盾牌面對騷動的位置,然後轉頭對冬兵說道:「巴奇,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情況馬上就回來。」

冬兵本來想說我跟你一起去,但轉念一想,他現在跟史蒂夫那麼表示,對方多半不願意,兩人一來一往之下恐怕會有不少時間被浪費掉,於是冬兵只是點了點頭,直看到史蒂夫走進餐廳後才跟著史蒂夫的腳步走了過去。

還沒靠近自動門冬兵就聽見裡頭傳來激動的吼叫、小女孩的哭叫以及母親的哀求。

「不准過來,站在門口!」

「放下那個小女孩。」

冬兵聽到史蒂夫的聲音,往前又走了幾步,停在不顯眼的路樹陰影處,觀察著室內的狀況。

透過透明的玻璃門他可以看見裡頭的景象,四、五個黑衣人舉著槍對準了幾個蹲在地上嚇得發抖的男男女女,而其中站在中間的一個比較高瘦的男人單手抱著一個黑髮的小女孩,一把AK47的槍口居然就這麼抵在女孩的太陽穴上。

冬兵想起這幾天在新聞上看到的恐怖分子脅持人質,恐怕他們現在遭遇到的就是。

但是,冬兵看著史蒂夫的背影,他正全神貫注於眼前的恐怖分子,並沒注意到身後的冬兵,恐怖分子也是,他們大概沒想到會遇上美國隊長,個個動搖的很厲害,特別是領隊的,他們的注意力都被舉著盾牌突然現身的史蒂夫羅傑斯給吸引過去,沒有任何人會認為站在門外,頭上戴著毛線帽穿著笨重的絨毛大衣圍著紅色圍巾的棕髮青年其實是個訓練有素的殺人兵器。

瞄向周遭聚過來看熱鬧的民眾,有不少都正在打手機報警,看樣子警察很快就會趕來,冬兵判斷應該不需要他出手幫忙,這種狀況史蒂夫一個人可以應付得來,冬兵跟史蒂夫對峙過,他很清楚史蒂夫的實力,甚至不用等到警察抵達。

但是他聽到了女孩的哭救聲。

「媽媽!」小女孩在恐怖份子手中驚駭的哭喊著,一心只盼望著母親會來救她。

「瑪琳!」黑色捲髮的女性滿臉恐懼與驚慌的跪在地上,盡管被槍瞄準著自身,明明害怕得渾身發抖,卻還是不斷哀求著:「求求你!我可以!讓我做人質!放了她!拜託你先生!」

那想必就是女孩的母親,而且--冬兵將視線移到了那名女性的大肚子上--還是一名孕婦,這很糟糕,冬兵有種必須做點什麼的衝動。

冬兵看到了史蒂夫的手肘往後移了幾公分,肌肉收縮,隨時準備出手。

劍拔弩張的氣氛在那位女性激動的叫著女孩的名字,朝脅持著女孩的恐怖分子撲上前去的時候暴發開來,幾乎是同時間,史蒂夫的盾牌就拋了過去,打中了調轉槍枝想要射擊女性的恐怖分子的頭。

而下一瞬間冬兵也跟著衝了進去,掠過了史蒂夫身邊,在史蒂夫驚訝的瞪大雙眼的視線以及倒抽了一口冷氣的吸氣聲中,舉起左手用力搥了抱著女孩的恐怖分子的胸口一拳,胸骨碎裂造成的劇痛讓恐怖分子彎下腰,手一鬆,女孩順勢跌入了張開雙手迎接她的冬兵懷裡。

旁邊另外兩名恐怖分子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等他們將槍口對準了冬兵的時候,史蒂夫已經飛快的衝到了冬兵的身旁,舉起盾擋住了子彈,接著往前扔出盾牌,同時解決了他們。

「快走。」看著史蒂夫的背影,冬兵將嚇壞了的小女孩塞到一旁驚魂未定的母親懷裡,小聲的對他們說完後,彎腰撿起那個剛剛被他打了一拳還倒在地上摀著胸口慘叫的恐怖份子的步槍,瞄準了他的頭。

「巴奇!」從眼角餘光看到冬兵舉槍的模樣,史蒂夫忍不住轉過身舉起右手,「別殺他,警察很快就會到,把他們交給警方處理。」

冬兵看了史蒂夫一眼,心裡有點受傷,他原本就沒打算要殺人,舉槍是為了示警以及讓人質能順利逃脫,但很顯然的,史蒂夫潛意識裡就認為冬兵會殺人,不然他不會特別出聲制止。

但冬兵什麼都沒說,只是點了點頭,看到母親跟女孩逃出門口後就將槍放下,看著史蒂夫把那些恐怖分子綁在一起。

剛綁好,史蒂夫站起身望向冬兵,兩人還沒來得及跟彼此說些什麼,警察就趕到了現場。他們看到事情已經被解決,而且打倒恐怖分子的還是便裝的美國隊長,馬上就感激並緊張的行禮,向他們的英雄敬上感謝。

鬆了一口氣的史蒂夫對警察們回了個禮後說道:「那麼剩下的交給你們,我跟朋友有急事必須先行離開。」

「是的!非常感謝美國隊長的熱心助人!」

在警察們的感謝聲中冬兵跟著史蒂夫的腳步往門外走去。

踏出門口的時候,兩人都因刺眼的陽光而瞇起了雙眼,忽然間不遠處一棟大樓的樓頂上稍縱即逝的閃光讓冬兵皺起了眉頭,緊接著下一瞬間他推開了史蒂夫。

「巴奇?!」

咻的一聲,一枚子彈擊中了身後的玻璃窗,巨大的碎裂聲掩蓋住了史蒂夫的叫聲,他轉身將冬兵擁在懷中,兩人同時看向子彈來源的位置,然後對望了一眼。

「巴奇你沒事吧?」史蒂夫焦急的上下打量著冬兵,冬兵搖了搖頭,看到警察圍上前來很快地將圍巾調整了一下位置拉高到嘴上,退開來站到了史蒂夫的身後。

「隊長!你跟你的朋友都沒事吧?」幾個警察圍了過來緊張的詢問。

「沒事,不用擔心……你們最好趕緊派一些人過去查查是誰。」

「知道了,隊長!」

在一片混亂跟滿地的玻璃碎片中史蒂夫沒辦法仔細去看,越來越多人圍了上來,再加上不知名的敵人--他甚至不敢判斷剛才狙擊他們的是不是九頭蛇--史蒂夫現在只想趕緊把冬兵帶離現場,藏在史塔克大樓裡。

在載著冬兵飆向史塔克大樓的一路上史蒂夫都感到自己的心臟不停凸地跳動,莫名的有著很不好的預感,而且一想起剛才冬兵隻身赤手空拳的衝向恐怖分子的畫面他就覺得自己心臟差點就要停止了。

憋了一會後他實在無法不開口質問:「……巴奇,你剛才為什麼要那麼做?你不是答應我要等我回來?」

冬兵沒回答,史蒂夫還是自顧自的說下去。

「我知道剛剛那樣的場景讓你無法忍著不去幫忙,但你要知道你現在不是一個人的身體……那樣貿然的衝上前去非常的危險你知道嗎?」史蒂夫邊說邊自嘲的想著,就算冬兵沒有懷孕他也無法讓冬兵去做任何冒險的事,即使他完全了解這只是他太過於自我的保護慾望。

「……答應我,別再做那麼危險的事。」

冬兵還是沒回答,好一會後才將頭靠在史蒂夫背上輕輕的點了點頭。

當他們終於抵達了史塔克大樓時,大樓的主人就站在門口迎接他們。

「嘿,你們不是說要低調嗎?現在新聞上都在報導你們擊退了挾持餐廳客人的恐怖分子的事。」

看著史蒂夫把車停下,東尼像似在抱怨又像是在稱讚的半開玩笑說道:「你知道他們都在揣測那個美國隊長的朋友究竟是誰嗎?還好巴奇包得像個俄羅斯娃娃一樣,不然不管是被認出他是巴奇巴恩斯還是冬日士兵都很麻煩。」

「我們知道,但是情況緊急,不得不出手幫忙。」史蒂夫邊說邊拿起行李,對著東尼說道:「這一段時間要打擾你了。」

「進來吧。」東尼擺出了歡迎的手勢,看著史蒂夫跟冬兵走進大門裡。

「你說記者啥時會圍到我這裡來?」東尼邊帶著史蒂夫跟冬兵走在走廊上,邊說,然後沒等回答,將視線移到一直安靜走在身後的冬兵,挑起了眉。

「你應該知道我這棟大樓裡有全自動空調吧,巴奇?你那一身外套大衣還有圍巾都可以拿下來了,雖然保暖很重要可也別悶壞啦,而且我看著也覺得好熱。」

看著東尼跟史蒂夫,冬兵停下了腳步。抓住脖子上的圍巾,在內心掙扎。

他知道一旦取下圍巾後會發生什麼事,他不想讓史蒂夫他們擔心,但眼看著他是無法再瞞下去了,於是他一咬牙鬆開了脖子上的圍巾。

一看到冬兵解開圍巾後的畫面,東尼跟史蒂夫的表情全部僵在臉上。

「老天爺!」東尼驚叫一聲,指著冬兵像是看到什麼怪物一樣臉色慘白,「你這是什麼回事!?」

史蒂夫手上的行李碰的一聲掉落到地上,眼前的景象讓他心臟就像要停止跳動般的縮緊,張大了嘴卻連一聲巴奇都喊不出來。

他只是看著冬兵的上半身被染成了紅色的,範圍還在擴張。

冬兵的脖子上有個小洞不斷在冒血,雖然冬兵試圖用手遮住,但依然有血從那處傷口以及嘴中流出。

其實剛才推開史蒂夫時的槍擊他並沒有閃避過去,那枚子彈透過圍巾貫穿了冬兵的咽喉處。因為是貫穿而過,所以冬兵並沒有感到很痛,為了怕史蒂夫發現他將圍巾拉高至嘴巴的位置,由於圍巾是紅色的就算吸了流出的血也不會太顯眼,而且他穿得太厚了,血被大衣給掩蓋著,所以一路上史蒂夫居然都沒發現。

看到眼前兩人無比震驚的模樣,冬兵左手抓著兀自滴著血的紅色圍巾抵在喉嚨上,右手遮著自己的嘴,有些不知所措的想要開口說我很好,但他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他現在滿口都是腥羶的鐵鏽味,弄得他很不舒服。

首先回過神的是東尼,他邊大叫著快送醫院邊大聲命令賈維斯呼叫救護車,像是被喚醒,史蒂夫馬上跟著衝上前去,一手用力壓在冬兵脖子上那處血流不止的部位,焦急的喊著:「救護車太慢了,我帶他去醫院!」

史蒂夫知道這一去,之前隱瞞那麼久的事勢必會曝光,但這已經不是隱瞞不隱瞞的問題了,冬兵的狀況必須要盡快急救,而史塔克大樓雖然緊急治療小傷小病沒有問題,但像現在這樣那麼嚴重的傷可沒有辦法處理。

「等等,有個更快的方法!」東尼大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變身成鋼鐵人後,抱起冬兵,對史蒂夫喊道:「我先帶他去醫院,你隨後跟上!」

「巴奇……別怕,你不會有事的……不會的……」史蒂夫想要用笑容安撫冬兵,但他臉上扭曲的表情比哭還難看。

他剛才過來的一路上跟冬兵廢話的同時冬兵正在流血,冬兵不是不想回答,他是沒有辦法回答,而自己卻什麼都沒察覺到還在想他在鬧脾氣,史蒂夫簡直想殺了自己。

「壓住你自己的傷口!巴奇!」東尼驚慌的喊著,抱著冬兵往醫院的方向快速飛去。

壓著自己的傷口,冬兵透過東尼的肩膀望著史蒂夫臉色慘白的模樣,想要出聲安慰他,想要說,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但他無法開口,只能在東尼的懷抱中看著迅速遠離的史蒂夫依然不斷像是跳針般喃喃重覆著安慰的話語。

 

*** *** ***

 

送到醫院去後的結果,史蒂夫不得不主動連繫神盾局,做為一個已陣亡七十多年的『死人』,要不是神盾局即時恢復了巴奇巴恩斯的身分,冬兵無法正式在醫院接受治療。

於此同時冬兵的真實身分以及他懷了美國隊長孩子的事實自然而然的跟著曝光。

於是神盾局知道了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的關係不只不單純,冬兵居然還懷上了美國隊長的孩子,這簡直天大的醜聞,他們更發現了原來美國隊長也是會說謊的,為了私人的感情。

很快的,他們將冬兵安排在高級的單人病房裡,並派了多名特工人員站在門外,美其名曰保護實則是監視。

面對外界的質疑聲浪,史蒂夫沒做任何回應,他這幾天只是守在冬兵的病床前,即使冬兵已經甦醒了,接踵而來的卻是更糟糕的惡耗。

冬兵的傷勢其實沒有視覺上看起來那麼嚴重,肚子裡的孩子也並無大礙,只是子彈貫穿了他的咽喉,雖然沒卡彈也沒殘留碎片,但燒灼傷重傷了喉嚨周圍的肌肉,連帶也破壞了聲帶兩側的神經,所以冬兵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也就是說冬兵成為了啞巴。

唯一慶幸的是,由於冬兵的特殊體質,以後或許能夠重新恢復說話的能力。

望著冬兵脖子上層層的紗布,史蒂夫很自責很心疼,這一切都是他的不注意造成的,他顫抖著聲音安慰冬兵,卻更像是在說自己聽。

「巴奇,不用擔心,這只是暫時的,我會陪著你,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史蒂夫握著冬兵的手微微顫抖,冬兵想對他說:是的,我不擔心,所以你也不用擔心。但是他沒辦法說出口,只能看著史蒂夫點了點頭。

「隊長。」就在此時,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看了床上的冬兵一眼後,對史蒂夫說道:「局長在外面等你。」

史蒂夫看一下那個男人,說道:「我知道了,請稍等一下。」接著又將視線轉回冬兵身上,原本就握著的手更加用力,柔聲說道:「我離開一下,你什麼都不用擔心,我馬上就回來。」

冬兵點了點頭,對史蒂夫露出微笑,史蒂夫也跟著笑了起來,然後站起身朝門口走去,走出房門前又再回頭看了冬兵一眼,兩人再度相視而笑。

然而一步出病房門口,史蒂夫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消失,冷眼看著門外重重的包圍網,全都是神盾局的特工人員。

站在他們前面,才剛重新赴任的神盾局局長一身深色的大衣,雙手背在身後,望著史蒂夫,開口說道:「方便借一步說話嗎?羅傑斯隊長。」

史蒂夫知道尼克要說的必定是跟冬兵有關的事,他也剛好需要就這件事表達他的立場,於是無言的點了點頭,跟著尼克的腳步往外走去。

史蒂夫不知道的是,當他跟著尼克離開的同時,娜塔莎跟克林特正配備著武器走進了冬兵的病房裡。

「嗨,巴恩斯,還好嗎?」

娜塔莎似笑非笑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冬兵。

「沒想到你竟然懷了隊長的孩子,這可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是不?」

而冬兵只是望著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TBC

 

___

 

破萬字了最想寫的還沒寫到……

 

__

 

因為好想快點把虐虐的劇情走掉好讓孩子們出場但目測大概至少還要再虐個兩話……
然後又想到今天是冬至,所以放個微妙的彩蛋?而且對話中還不小心劇透了日後的發展XD

八年後的一家四口,有興趣再往下移吧

 

_

 


八年後的一個普通冬夜。

「你們還沒睡?」巴奇跟史蒂夫睡前照例來到孩子們的房間要給他們一個晚安吻,卻看到縮成一團的布團跟一旁不知所措的小史蒂夫。

看到他的雙親小史蒂夫像是遇到救星般的眼神一亮。

「爸爸、爹地。」小史蒂夫指著在縮在布團裡氣嘟了嘴的小詹姆斯對巴奇說道:「巴奇睡前看了書,現在氣得睡不著。」

「氣得睡不著?」

聽見小史蒂夫那麼說,巴奇跟史蒂夫對望了一眼。他們家這個大兒子很少會生氣,氣到睡不著更是稀奇,他們還記得上次他那麼生氣是兩年前在東尼跟布魯斯的婚禮上得知親兄弟不能結婚時氣到當場大哭時的事了。

「詹姆斯。」史蒂夫走向在被窩裡縮成一團的小詹姆斯,看著他鼓著雙頰像隻花栗鼠的模樣忍住笑意,拍了拍他的背問道:「有沒有興趣說說看你看了什麼氣成這樣?」

「……野天鵝。」小詹姆斯悶悶的聲音從被窩中傳到史蒂夫跟巴奇的耳裡,兩人內心同時一驚,互相對望,剎那間許多記憶在兩人交錯的視線中閃過。

小詹姆斯憤憤不平的握緊拳頭叫道:「我不懂那個公主為什麼那麼輕易就原諒國王了!就因為公主沒辦法說話他就相信別人的話要燒死公主耶!太過分了!」

巴奇想著過去發生過的事,手放在棉被上輕輕撫拍,低聲說道:「公主當然會原諒國王,因為她愛他,比自己生命還愛……因為她太愛國王了,即使內心受了傷,想跟他在一起的心還是比什麼都強烈。」

巴奇嘴裡像是回答自己的兒子,但眼神卻深深的望著史蒂夫。

「……我相信那個國王一定非常的懊悔為什麼當初沒有相信公主直到最後,就算公主原諒了他,他也一定不會原諒自己。」史蒂夫也深深的望著巴奇,露出微笑,「放心吧,詹姆斯,國王虧欠公主的他會用他一輩子來補償。」

「真的?」小詹姆斯伸出頭不太確定的問道。

「真的。」巴奇點了點頭,一樣望著史蒂夫露出微笑:「他會的,而且他一定說到做到。」

「好吧,既然這樣我就原諒國王。」

史蒂夫愣了一下,打從心底笑了出來,揉了揉小詹姆斯柔軟的棕髮輕聲說道:「謝謝你。」

「為什麼爹地要謝謝我?」小詹姆斯一臉意外的眨了眨眼。

「嗯,為什麼呢~?」巴奇故意拉長了聲音,一臉壞笑的看著史蒂夫,「也許他是在代替國王跟你說謝謝。」

「??為什麼爹地要代替國王?」

史蒂夫臉上表情複雜的苦笑著,「以後我會跟你們說的,現在先睡吧,已經很晚了。」

他們在兩個孩子的臉頰上各印下一個晚安吻,幫他們蓋好被子,道聲晚安並把燈跟門關上後,無言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其實公主也要負起很大責任。」回到房間並關上房門後,巴奇突然開口說道,「什麼都不說,委屈都放在心裡,國王也無從得知一切。」

史蒂夫轉過身,與巴奇相望,用雙手將巴奇的雙手捧在掌心中,「但是公主是不得已的,他沒辦法說話,又為了保護肚子裡的孩子跟國王,把自己弄的遍體麟傷。」

巴奇明知史蒂夫指的是什麼,他還是裝糊塗,「……你在說什麼,故事裡哪來肚子裡的孩子……」但還沒說完就被史蒂夫突如其來的強力擁抱打斷。

史蒂夫緊緊抱住巴奇,在他耳邊愧疚又深情的說道:「謝謝你巴奇,謝謝你願意原諒我……謝謝你還願意愛我。」

「……你到底在說什麼,傻小子。」巴奇拍了拍史蒂夫的背,安撫著他的聲音十分柔和,「你從來沒有對不起我過……當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時只有你從頭到尾都堅定不移的站在我這裡……是我自己沒有勇氣,推開了你的手。」

「巴奇……」史蒂夫將頭埋在巴奇的頸項間,無意識的加強了擁抱的力道像是生怕懷中的人從他手中消失,懇求又像是命令的低聲說道:「答應我……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永遠不要再那麼做。」

「……我答應你。」巴奇抓著史蒂夫的背,閉上雙眼輕輕的笑了起來。

 

 

 

___

 

小詹姆斯會那麼生氣大概是由於還在肚子裡時就貼身感受到巴奇的受盡委屈(所以說胎教很重要啊(咦)

祝大家冬至快樂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