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1. 穿布偶裝

好久沒更的30天XD歡樂惡搞向超短文XD
跟隊長吵架離家出走後擔心史蒂夫又拉不下臉回家的巴奇跑去找山姆後...
從微博搬過來再加張復聯熊熊家族圖XD

 

___

 

巴奇在內心裡非常懊悔的想著,如果可以回到五個小時前,他絕對不會聽信東尼.餿主意.史塔克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五個小時前巴奇跟史蒂夫吵了一架,兩人很少吵得那麼激烈,巴奇憤而奪門而出還落下「你不道歉就別想見我!」的狠話。

但是冷靜的思考過後,覺得因為酸黃瓜莫名少的那一根究竟是誰吃掉吵成那樣實在很可笑,想回家又拉不下臉,最好只好跑去威脅山姆幫忙想辦法,山姆又去問娜塔莎,娜塔莎又帶他們到史塔克大樓。

結果是除了史蒂夫以外所有的人都知道巴奇跟史蒂夫吵架了不想見面又擔心史蒂夫的狀況想回家看看又不想先道歉。

連難得一見的索爾都跑來湊熱鬧,大家都不停提出一些鬼主意,像是偷窺、監視器、打昏史蒂夫等等。

「好好的溝通不好嗎?」唯一一個出自布魯斯正經八百的意見才一出口就被淹沒在七嘴八舌的討論中。

「我說巴奇,」看了一眼手機後東尼突然一臉認真的開口說道:「現在重點是你不想讓史蒂夫看到你,但又想看著史蒂夫對吧?」

難得看到東尼如此正經的模樣,巴奇心裡一陣驚疑,點了點頭。

「好,你在這裡等我一下。」說著,東尼突然穿上了鋼鐵裝後飛出了客廳。

「……他怎麼回事?」巴奇瞪大了眼看著門口。

沒一會,鋼鐵人懷中抱著一隻巨大的熊布偶回到客廳。

「我已經把裡面的棉花都掏出來了,進來吧,巴奇!」

「什……」巴奇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其他人都在一旁點頭。

「你還猶豫什麼,快進來裝成布偶熊,我們再把你送回家裡,這樣不就史蒂夫看不見你,你卻看得到他了嗎?」

「蛤?」面對突如其來的發展,巴奇傻愣在當場,直到突然被從身後扛了起來,他驚訝的回過神轉頭看到抱起自己的是索爾,他只用一隻手臂就輕鬆把巴奇扛在肩膀上,大步走到熊布偶旁。

「吾友,這實為上上策。」看到索爾一副真心佩服的模樣,巴奇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等……索爾你……」巴奇什麼都來不及說就被塞進了熊布偶中,在被蓋上熊頭之前巴奇用盡全力大喊了一聲:「你們全部給我記住!!」

於是巴奇現在被塞在一個巨大的熊布偶裡面動彈不得。

史蒂夫居然沒有發現也是神了,從索爾手中接過大熊之後他就只是蹲在藏在熊裡的巴奇面前,一會傻笑、一會嘆氣。

藏在熊布偶裡的巴奇可以透過熊眼睛上的兩處小洞清楚看見蹲在自己面前的史蒂夫,他看上去似乎消瘦了些,雖然才六個小時。

剛剛在布偶裡聽到史蒂夫跟索爾的對談,原來史蒂夫一直不吃不喝的在找巴奇的下落,雖然才經過六個小時。

巴奇屏息凝神的望著史蒂夫,而史蒂夫也凝視著大熊布偶,幾乎像是透過那樹膠的眼睛可以看見巴奇似的,如此熱烈。

忽然間,史蒂夫抱住了大熊,就算透過絨布,巴奇也可以感覺得到史蒂夫的強大的力道。

史蒂夫嘆了一口氣,在大熊的耳邊說道:「對不起,巴奇……原諒我。」

巴奇停住呼吸,直到感覺到空氣的涼意跟光明,他才知道熊的頭已經被史蒂夫分屍拆下來了。

兩雙眼睛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巴奇才開口問道:「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史蒂夫笑了笑,將被分屍拆下的頭扔在一邊,將手伸到巴奇的兩脅間輕鬆的一把將巴奇從熊布偶裡抱起,望著巴奇笑道:「如果我說這主意其實是我想的呢?」

「……你想的?」什麼意思?巴奇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史蒂夫話中的含意,眼睛瞪的老大的看著史蒂夫。

史蒂夫滿臉笑容的維持著抱著巴奇的姿勢,解釋道:「其實你去找山姆的時候他就有傳訊息給我了,之後你們在史塔克大樓的對談,其實我都有參與到。」

巴奇理解史蒂夫話中含意的瞬間臉上表情震驚的看著史蒂夫,張開嘴支吾了半天。所以也就是說他跟史塔克他們說的話史蒂夫全都知道了?難怪他就一直奇怪為什麼在討論的時候大家都頻繁的看著手機……不對,重點是熊布偶!既然他聽到自己擔心又不想先道歉,大可直接過來對他說啊?為什麼讓他做出被塞到熊布偶裡這種蠢事?!

像是知道巴奇想要問什麼,史蒂夫有些靦腆的笑了笑,「因為……我想你這樣一定很可愛。」

「……」看著眼前不知在臉紅什麼的笑容,巴奇只感到一陣暈眩,而造成他全身虛脫只想打死對方再打死自己的傢伙還紅著臉在絮絮叨叨著什麼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很可愛之類的屁話。

「……史蒂夫羅傑斯。」巴奇冷冷的開口,在史蒂夫停止廢話閉上嘴望向自己的同時,巴奇朝著史蒂夫露出大概此生最燦爛的笑容,在史蒂夫看傻了的瞬間用力踢了史蒂夫胯下要害一腳。

第二天,一個裡頭塞著美國隊長的超巨大熊布偶被五花大綁的丟在史塔克大樓門口。

過幾天,在史蒂夫跟復聯眾的空中煙火式的公開道歉下巴奇終於在失蹤了三天後回到家裡。

一個禮拜後,巨大熊布偶再度出現在他們家客廳角落,只不過外觀變成素黑的制服,左手上被塗上了紅星,表情很不爽。

兩個禮拜後,巨大熊布偶的身邊莫名的又出現另一隻同樣巨大,身著藍色的制服,掛著微笑胸前有個白星圖樣的熊布偶。

接著陸陸續續的,一個月後兩隻布偶熊周圍集滿了正常泰迪熊大小的各類熊玩偶,有背著弓箭的、有鋼鐵人造型的、有帶著錘子的、有紅髮的、有戴眼鏡的、還有比其他幾隻都還要大一些,全身綠色的。

bear

難得來到史蒂夫跟巴奇家裡拜訪的山姆望著史蒂夫家角落那群客觀來說還蠻可愛的熊熊家族喝了一口咖啡後說道:「我還以為復仇者們被變成了熊呢。」。

「……我說那是他們自己增殖的你相信嗎?」巴奇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可樂,撇撇嘴。

山姆指著那兩隻巨大的熊布偶一付你別逗我了老大的表情望著巴奇問道:「呃-你該不會是想說這些小的是他們兩隻生的吧?」

巴奇一臉正經嚴肅的點了點頭,屈身向前,豎起了食指指著那堆熊故作神秘的說道:「每次一有人來訪第二天跟他很像的熊就冒出來了。」巴奇將手指移到背著弓箭的熊身上,「這還是兩天前巴頓聽到傳聞來這裡看過之後隔天就突然蹦出來的。」

「難道說……」山姆吞了吞口水,指著自己。

巴奇沉重的點頭,非常非常慢的開口說道:「對……也許明天你的熊就會出現在這堆熊裡面……」

山姆匆匆離去時剛好與回來的史蒂夫擦肩而過,看到山姆急急忙忙的打完招呼就快步遠離的模樣,史蒂夫看向巴奇,無奈的苦笑道:「巴奇,你又拿那些熊的事來嚇人。」

「怎麼能怪我,」巴奇故意將嘴唇微微噘起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是他們自己要害怕。」

「你沒跟他們說那些小熊是你自己作的吧。」但史蒂夫沒上當,他分辨得出什麼時候該讓步,什麼時候可以跟巴奇一起鬧,而現在兩者都不是。

走到那堆熊的旁邊,史蒂夫輕輕的抓起紅髮的那一隻仔細看了看上面精細的做工,拍了拍牠的頭後丟給巴奇,笑道「他們都不知道你其實手很巧,從以前就是,我跟別人打架破掉的衣服都是你幫我縫的。」

一把接住史蒂夫扔過來的熊,巴奇將熊抓在手上做了幾個像是跳舞又像是打鬥的動作後,收起表情對著史蒂夫認真的說道:「這種事他們不需要知道,只要你知道就好。」

他可不想讓那群把開玩笑當飯吃--對,他指的就是東尼史塔克跟克林特巴頓!--的傢伙們知道他,曾經的冬兵,其實家事一流,舉凡一般家庭主婦洗衣做飯打掃縫補樣樣精通,不然不知道會被怎麼調侃。

巴奇並非特意做過什麼特別訓練,那都是過去在布魯克林時為了史蒂夫而養成的技能,史蒂夫母親過世後巴奇就常常過去幫忙,不知不覺間就培養了一身家事技巧,即使過了那麼多年,經歷了那麼多遭遇,已經養成了的技巧從未被遺忘,就像他對史蒂夫的感情。

「對……你的好我知道就夠了。」笑了笑,史蒂夫在內心裡為自己的思考感到矛盾,既想對所有人展示他的巴奇有多麼完美,卻又不想讓別人真正了解巴奇的好。

「有時候……像這樣看著你,我找不到該說些什麼才能表達我內心的感激。」

「你傻啦,需要我提示你嗎?」巴奇將手上的熊丟回熊群裡,站起身雙手手環上史蒂夫的脖子,往後將他一同拉到了沙發上,低低的笑著,「我是你的什麼?」

「……你是我一生最幸運的驕傲。」感受著巴奇低笑時噴在臉上的溫熱氣息,史蒂夫雙手捧住巴奇的臉,誠摯而深情的低嘆,「永遠都是。」

 

 

 

__

 

吧唧是(史蒂夫限定的)賢妻良母(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