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LOFTER的關鍵詞遊戲之前先把這個拖好久的噗浪跟風解決掉XD
其實之前就有在噗浪玩過類似的但是有些台詞太詭異了所以卡很久XDD
以下是玩法跟被點的台詞

 

_

[半夜玩跟風]
請在下面留一段話,我會想辦法把他們全部寫進同一篇小說裡,一人限一段,期限至明天晚上12點整。
我應該會用盾冬來寫XD

大麥子說
冬兵:「我的台詞只有八句。」

海洋深層水 米白
欠我的,做好用一生來償還的覺悟了嗎?

洛小林說
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我愛你(然後吻下去)

腦門被夾藍牛蒡☂說
冬兵:「給我跪著道歉!現在!」

Su★在盾的庇護下冬眠★says
Steve: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

幻風✿芯說
Bucky:Steve,我的內褲破了,可以穿你的嗎?

我是阿好
叫你阿嬤來囉
我是阿好
補充:要娘娘的

下禮拜閉關✻BOOK說
巴基-不要叫我大王 要叫我女王大人

拆牆戰士
「巴奇,為什麼我們家會有朗姆洛的內褲?」

_

 

拖了好久對不起,(掩面)看到上面的台詞應該都有個底了吧
這是一篇非常不正經非常亂七八糟非常胡鬧的惡搞文XD
內含非常強烈的OOC,請慎入

 

 

___

 

 

這一天打從巴奇躺在溫暖的床上睜開眼的瞬間開始就整個不對勁。

正確來說,不對勁的是史蒂夫。

史蒂夫羅傑斯,美國隊長、二戰的英雄、超級士兵,正跪在巴奇床邊的地板上望著巴奇無聲的哭泣,眼淚像是瀑布般的不斷從那雙藍眼睛--由於哭得太過頭,紅腫的像是被打了一樣--流出來。

「史蒂夫?發生什麼事了!?」

被史蒂夫的眼淚嚇到心臟差點停止的巴奇在心跳恢復的同時驚慌失措的從床上跳了起來,抓著史蒂夫的肩膀上下打量確認身上完好無缺

「巴奇,只要是你的願望我都想幫你達成,縱使那會讓我心如刀割。」

「蛤?」巴奇愣了一下,張嘴發出一聲奇妙的音節,看著史蒂夫眼淚不斷的流既心疼又焦急的吼道:「你到底在說什麼!給我說清楚!」

就在巴奇想著要怎麼讓史蒂夫停止哭泣的同時,史蒂夫伸出右手,對著巴奇攤開掌心,沉重的問道:「巴奇,為什麼我們家會有朗姆洛的內褲?」

「什……麼?」巴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跟眼睛,史蒂夫剛剛說什麼?他手上那個白色的布製品是什麼?

「……朗姆洛的內褲?」

史蒂夫慢慢的點頭,「我剛才在你外套口袋裡找到的。」

「什麼?我外套口袋?」巴奇一臉困惑迷惘,他真的完全沒有印象。

說到朗姆洛,如果是那個布洛克朗姆洛的話,他大概有半年沒見過他了,他連對方是不是還活著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跟他扯上任何關係?

想到這裡,巴奇將視線從史蒂夫臉上跟內褲上來來回回,皺起眉問道:「慢著,你怎麼知道那是朗姆洛的內褲?」

「因為上面有寫名字,這裡。」史蒂夫很快的答道,並指向內褲的腰間帶上很清晰的布洛克朗姆洛幾個字。

巴奇目瞪口呆的看看內褲,又看向眼淚總算止住,但還是一臉生無可戀表情的史蒂夫,嘴巴張張合合好一會後才大叫:「見鬼!這絕對有問題,史蒂夫!你想看看這都他媽什麼時代了怎麼會有人在自己內褲上寫名字!?」

然而史蒂夫卻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就會。」

巴奇啪的一聲手掌抹上自己的臉,悶悶的點頭:「對,你會……」

是啊,巴奇當然知道史蒂夫會在自己內褲上寫名字。

他們家負責洗衣是照順序在輪的,就算不提現代,過去不管是布魯克林的青少年時期,還是兩人同時身在軍中的二戰時期,巴奇還少看過史蒂夫的內褲了嗎?搞不好巴奇看過的史蒂夫的內褲比他吃過的菠菜還多,當然這也是因為巴奇不太喜歡吃菠菜。

但要說到巴奇為何知道這一點,一開始還由於巴奇跟史蒂夫借過內褲。

那是在他們還是少年的時候,巴奇因為幫著史蒂夫打架,褲子包括內褲一併被扯破,於是在回史蒂夫家之後他想到光著屁股回自己家太難看了,於是沒想太多就開口向史蒂夫問道:「史蒂夫,我的內褲破了,可以穿你的嗎?」

「當然好啊。」

巴奇從滿臉笑容的史蒂夫手中接過內褲,攤開來發現上面寫著史蒂夫羅傑斯的名字。

「這是……」

史蒂夫一看到巴奇有話想問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問什麼,於是先做出了回答:「怕被拿走。」

巴奇立刻恍然大悟。史蒂夫的家庭怎麼說都不能算是小康,即使只是一件內褲都相當的珍貴,而史蒂夫居然二話不說就借給了他,巴奇內心一陣感動。

巴奇直到很久以後才發現這是史蒂夫的奇妙的佔有慾在作祟。

而史蒂夫也在床上對巴奇說過當年大方借出內褲是因為那是巴奇,在史蒂夫內心中,巴奇也是屬於他的一部分,可以共享所有一切的人。

再後來,巴奇甚至親身體會過史蒂夫在自己物品上寫上自己名字的習慣。

他的後腰上曾經被史蒂夫半認真的用水彩寫上史蒂夫羅傑斯的名字,當然之後在床上磨磨蹭蹭舔舔咬咬再洗個澡很快就消失了。

而那只是昨晚的事。

從昨晚兩人床上情趣的記憶中回過神來,巴奇看著史蒂夫,抓了抓頭上睡到亂翹的棕毛,「但那不代表別人也會,更何況我不認為像他那種人是會在內褲上寫名字的傢伙。」

「巴奇……你很熟悉他的個性嗎?」史蒂夫臉上表情更加的灰暗了。

去你媽的!巴奇在心裡罵了一聲髒話,鬼才跟他熟悉!他只是以常理來推斷好嗎?!

雖然很想打史蒂夫的頭一拳看他會不會清醒一點,但是看著一臉『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即使那會讓我很痛苦』的表情的史蒂夫,巴奇馬上就軟化了。

他嘆了口氣,揉了揉史蒂夫的柔軟蓬鬆的金髮,像是在安撫鬧情緒的孩子般柔聲說道:「你不相信我嗎?」

史蒂夫望著巴奇,輕聲說道:「……我相信你,巴奇。」

巴奇臉上露出安心的笑容的下一瞬間,馬上就因史蒂夫接下去的話而凝結在臉上。

「但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你什……」麼意思的後面被史蒂夫的唇給堵在了巴奇的嘴裡。

史蒂夫一直吻到巴奇整個人都快缺氧的軟倒在床上才難捨難分的離開,一臉痛苦的望著攤在床上喘著氣的巴奇。

「我不知道我會對你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我希望在還沒傷害到你之前和平分手。」

「……和平分手?」巴奇嘴角抽蓄著,難以置信的瞪著史蒂夫,「你要跟我分手?就只因為在我褲子口袋裡找到一件他媽不知道誰放的寫著朗姆洛名字的內褲?」

史蒂夫搖了搖頭又點了點,低聲道:「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

「勉強自己?」巴奇眉頭動了一下,聲音失去了感情,「……你再說一遍?」

巴奇原本的表情通通都消失,但是低著頭的史蒂夫並沒發現巴奇的變化,只是將剛剛的話又重覆了一遍。

巴奇氣得全身發抖,有一股衝動從腹部湧上,他想揍史蒂夫一拳,但最後卻只是大笑了出來。氣到了極點,原來真的會笑。

「好,很好,我就如你所願,」巴奇又低笑了幾聲,走出房門,背對著史蒂夫冷冷的說道:「再見。」

 

*** *** ***

 

兩小時後,史塔克大樓裡。

「所以你們現在真的分手了?」克林特不敢相信的問著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巴奇。

巴奇斜眼瞄了克林特一眼,將視線移回電視上冷冷的開口:「對,以後羅傑斯的事跟我沒有任何關連。」

「隊長,巴奇說以後你的事跟他沒關連,你覺得這樣好嗎?」邊說克林特邊將視線移到坐在另一邊沙發上散發出無比憂傷氣息的史蒂夫。

原本就覆蓋著憂愁的史蒂夫在聽到克林特那麼說之後那個哀愁的氣場簡直都要瀰漫整間客廳了。

「親愛的,閉上你的鳥嘴,你還想把事情搞得更糟嗎?」聽到站在身旁的娜塔莎雙手抱胸低沉的嗓音,克林特立刻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電視上正好在播士力架巧克力的廣告,「叫你阿嬤來囉~」巴奇還記得他還跟史蒂夫一起開玩笑的模仿過這個廣告的內容,而那好像才是前幾天的事。

巴奇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雖然在看電視,但注意力全都放在史蒂夫身上。

面對分手兩個小時--而且基本上他們並沒有分開過--卻像是離別了兩年一樣憔悴的史蒂夫,巴奇內心有些不忍。

但史蒂夫又什麼都不說,別說出口挽留了,他從剛剛開始就一路尾隨巴奇來到史塔克大樓,什麼都沒說,就只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巴奇身後,巴奇忍無可忍轉頭看向史蒂夫時他就一副被拋棄的小狗臉看著他。

他真的不敢相信他們走過了那麼艱辛的道路,才跟彼此走在一起,如今卻為了該死的朗姆洛的內褲而分手。

這已經超越了難過或憤怒達到了一種荒謬的境界。他原知道史蒂夫心思很多,但沒想過會那麼深沉,所謂血清的四倍能力,難道也提昇了四倍的想太多跟鑽牛角尖?

「對於羅傑斯,」巴奇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突然舉起雙手比出了象徵八的手勢,「我只有八句台詞。」

接著開口每說一句就扳起一根手指。

「你對自己的自信只有那樣?你對我的愛只有那樣?你寧可看著我什麼話都不說?你要害我違背我自己的承諾?你說過我會陪你到最後,你要讓這句話成為一個笑話?你以為我願意像這樣莫名其妙的分手?」

史蒂夫雙眼越瞪越大,巴奇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顆子彈射在他的心臟上。

「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凝視著史蒂夫的雙眼中燃燒著冰冷怒火及無奈的愛情,巴奇猛地站了起來,指著史蒂夫,「給我跪著道歉!現在!」

「巴奇……」巴奇的魄力讓史蒂夫全身一震反射性的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他抬起頭望著巴奇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來,像是等待被宣判的罪犯,當巴奇冷著一張臉站在他面前的時候史蒂夫才懺悔的開口:「對不起巴奇,我……我到底做了什麼……」

「你現在才發現?」巴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哇喔,巴奇看起來好像大王。」克林特在一旁發出鼓掌跟敬佩聲。

巴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對克林特開玩笑道:「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

接著再度轉向史蒂夫,用腳尖抬起史蒂夫的下巴,「欠我的,做好用一生來償還的覺悟了嗎?」

史蒂夫眼神中爆出異樣璀璨的光芒,深情而真摯的低聲說道:「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我愛你。」

「很好。」巴奇輕輕一笑,拉起史蒂夫,用力的撞上他的嘴唇。


在兩人一陣熱吻過後,史蒂夫眨了眨眼睛。

「……所以朗姆洛的內褲是怎麼回事?」

見史蒂夫依然不死心的重提這件事,巴奇有想掐死他的衝動,大吼著:「我他媽才想問你!」

「關於這件事就讓我來解答吧。」兩人中間突然迸出一個視窗,東尼史塔克的大頭出現在兩人的眼前,臉上寫滿看好戲的笑容。

巴奇指著東尼的臉叫道:「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的同時,史蒂夫瞪大眼睛問:「你來解答?」

「對!」東尼在高大的椅子上坐下,雙手交握在胸前,故做嚴肅的開口:「事情要回溯到昨天下午……因為太無聊了我就跟小鳥們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

小鳥們?真心話大冒險?巴奇覺得他一個字也聽不懂,看向史蒂夫,從他那一臉???的表情發覺他也是就鬆了一口氣,無言的看著東尼繼續往下說。

「大冒險的內容是如何把某樣東西放到老冰棍們的外套口袋裡而不被發現。而我們很有默契的認為既然要做,就做得更徹底。於是那個某樣東西為了好玩,就變成拿一件內褲。」

看到巴奇跟史蒂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東尼不慌不忙的補上一句:「先說好,在上面簽朗姆洛名字的是克林特的主意,不是我的。雖然簽上名字的是我。」

「……所以那個簽名的內褲是假的?」史蒂夫看著身旁因憤怒而發抖的巴奇,嘴裡毫無抑揚頓挫的對東尼問道。

「當然,這年頭還會有人把自己的名字簽在內褲上嗎?有的話我倒想看看那個人長什麼樣子。」東尼大笑了幾聲,但由於史蒂夫跟巴奇的表情非常怪異就停了下來,嘴角下垂露出一臉意外的表情,「但是我們都沒想到你們居然會因而鬧到要分手,太意外了。」

史蒂夫跟巴奇對望一眼,從交錯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到彼此燃燒的怒火。

看到兩人的憤怒幾乎要透過螢幕燒過來,東尼揮舞著雙手,嚴肅的說道:「對了,你們如果想要跟我聊聊天什麼的,抱歉要等一段時間了,我跟布魯斯現在正在瑞士日內瓦的某處研究機構裡跟其他,你知道的,」說著,東尼動了動雙手的食指跟中指上下擺動做出強調的動作,「專家們會談,大概要一個禮拜之後才會回去,千萬別太想我啊。」

說完,在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前,東尼就迅速的關閉了視訊。

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沉默。

直到巴奇那像似來自地底深處冰冷的重低音打破了寂靜。

「……東尼史塔克留到一個禮拜後。」

微一點頭,史蒂夫接過巴奇的話,溫和的語氣中帶著堅定不移的殺意,「現在我們得先去找到巴頓,好好的跟他談一談。」

巴奇跟史蒂夫兩人臉上都浮現出燦爛的笑容,飄盪著見者心寒的殺氣攜手步出了客廳,開始尋找不知何時已不見蹤影的克林特巴頓。

 

 

 

___

 


克林特該怎麼做才能逃過這一次的劫難?
請待下回分曉……(沒有下回啦!)

小鳥們的另一人山姆威爾遜表示:還好我影薄為人正直人品佳!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