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感謝大家一直不嫌棄的催文啊(掩面)
倒數最後一話,他們終於要回到彼此的時空了

 


___

 

 

-2014-


東尼對巴恩斯說出宣告時,不管任何人來看巴恩斯的表情都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是打從心底開心的。而與此同時,站在他身後的史蒂夫的表情卻是黯淡的。

並沒發現這一點的巴恩斯只是滿心興奮的喊著:「所以說我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沒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東尼刻意不去看史蒂夫,而是對著巴恩斯問道:「你們是後天要去攔截火車對吧?」

「沒錯。」但在巴恩斯還沒開口前史蒂夫就先回答了,「後天早上7點整。」

「不愧是史蒂夫,記得那麼清楚!」巴恩斯回過頭去,佩服的笑著。

望著轉過頭來對他比了個手勢表示感謝他幫忙回答的巴恩斯的笑容,史蒂夫努力地做出了笑容。

他當然記得。他永遠忘不掉那一天。即使到了現在,他也依然還是會在午夜夢迴時夢到那一天的所有經過,恐怕花上一輩子都忘不了。

明明巴奇身為狙擊手,是不用、也不應該跟著美國隊長潛入車廂裡的。但他就是去了,史蒂夫就是讓他去了。而代價是巴奇的左手、記憶、身心,以及那猶如地獄的七十年。

東尼快速的將眼神在巴恩斯跟史蒂夫身邊交替,在看到史蒂夫像是很沉重地閉上眼睛時,他也只是在心裡為知曉一切卻無能為力的史蒂夫默哀,表面上平靜的說道:「OK,那只要你們在那之前來到這裡--當然為了保險最好是提前一個小時--就可以趕上攔截火車了。」

「當然能越早越好!」巴恩斯喊道:「我還得跟史蒂夫討論任務計畫耶!」

整個人頓了一下,東尼不用看向史蒂夫也可以知道他是怎麼樣的表情。

望著眼前完全不知道他將要面對的是怎麼樣的未來,一心只想回去幫忙的巴恩斯,不要說是史蒂夫了,就連東尼也想要乾脆留他下來或是跟他說出真相迴避。

但最後東尼只是抿了抿唇,一派輕鬆的笑道:「……好,我如果確定沒問題了,會傳訊息給你們,你們隨時可以決定要不要過來。」

 


之後巴恩斯婉拒了東尼提出的晚餐邀請。

在待在未來的最後一個晚上,巴恩斯決定還是跟他最好的朋友的未來形(同時也是戀人,雖然幾個小時前告白的時候連本人的臉都沒見到,而且對方似乎想把這件事隱瞞到底)單獨度過。

而史蒂夫當然樂意。現在史蒂夫的心情是,只要是巴恩斯開口,就算是把月亮摘下來他都願意不顧一切替他達成。當然巴恩斯不會那麼說,他只是想要跟史蒂夫兩人一起過。

他們回到家後,兩人才進玄關史蒂夫就問他:「你想吃什麼?」

巴恩斯只是望著史蒂夫,笑著說道:「看你,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看著巴恩斯的笑容,史蒂夫也跟著笑了起來,「包在我身上,你在家裡等著吧,我去買菜。」

「你要買菜回來自己做?」巴恩斯眼睛一亮。

從這幾天的同居生活中,史蒂夫的廚藝實在讓巴恩斯為之驚嘆。不論是義大利麵還是羅宋湯,都讓巴恩斯吃得很開心。別說是跟軍中伙食相比了,巴恩斯甚至覺得比起某些餐廳都還要美味得多。

雖然自從羅傑斯的母親過世後,羅傑斯下廚的時間變多了。不過因為巴恩斯都會力邀他來自己家裡用餐,或是帶著他媽媽手做的料理過去找他。所以過去即使是在布魯克林同居時他們都會做些簡單的料理,但也就是些能入口的東西而已。不知道這短短幾年內發生了什麼事讓史蒂夫進步如此神速。

想起史蒂夫的手作料理,巴恩斯不禁嘴饞了起來,由衷地說道:「我很期待。」

「謝謝,你就放輕鬆好好期待吧。」笑著那麼說後,史蒂夫將手中抱著的安全帽又再度戴回頭上。

「--史蒂夫,」就在史蒂夫即將要轉身離開前巴恩斯忽然叫住了他,「你回來時幫我買空白的信紙跟信封。」

「空白的信紙跟信封?」對於巴恩斯意外的要求,史蒂夫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巴恩斯點了點頭,「嗯……我想寫些東西給未來的自己。」

「……好。」聽到巴恩斯那麼說,史蒂夫馬上收起了驚訝的表情大力的點頭,「等我回來。」

接著轉身退出門口後關上了門。

看著被關上的門,巴恩斯臉上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

在將安全帽放到門邊的櫃子上後,鼻子裡哼著歌,巴恩斯走到書櫃前取出了那本《戰地春夢》(A Farewell to Arms)。才剛打開來就看到了那張出自史蒂夫之手的未來自己的素描,臉上笑容更深了。

臭小子,居然瞞著我,所以之前看到這張圖時感覺到的不可解的羞臊感原來不是沒來由的。史蒂夫跟巴奇他們瞞著巴恩斯跟羅傑斯關於未來他們在交往的事,不知道單純只是因為未來的事不可透露還是另有原因?總不可能是因為害羞吧?

過去巴恩斯有試著幫羅傑斯介紹女朋友,也做過四人約會的舉動,但是那些女孩都太沒眼光了,羅傑斯是多好的人啊。雖然現在變得高大英挺之後,除了佩姬以外也有很多女孩開始主動攀上他,不過抱歉啦,各位姑娘們,那個世界上最棒的男人已經是我的了。巴恩斯在心裡想著,忍不住笑出聲來。

笑著將素描從書中抽出並把書本闔上放回原處後,巴恩斯將那張素描慎而珍之地摺疊起來收到了自己的褲子口袋裡。

然後打開唱片櫃,看了深處的布包一眼,他想打開來看,卻又怕史蒂夫突然回來,被看到的話,好不容易準備的驚喜就沒了。雖然他大概也看不到。不過還是保留著吧。

於是巴恩斯只是取出了一張唱片後就闔上了櫃門。將唱片放進唱機裡後巴恩斯坐在沙發上一手抵著沙發把手,閉眼聆聽著他們那個時代流行的情歌。

在慵懶的歌聲中,巴恩斯心情愉快的想像著等他回去之後,他會陪著羅傑斯一起,打贏戰爭,回到布魯克林,然後一起住在這裡,無論做什麼都在一起,就像過去一樣形影不離。

他愉快的想像一直持續到史蒂夫抱著滿滿一大紙袋回到家裡為止。

在巴恩斯讚嘆的眼光中,史蒂夫做了馬鈴薯沙拉、南瓜濃湯、烤雞及各色蔬菜佐蔓越莓醬。除了麵包是買現成再切片以外全都是史蒂夫手工製作。

聞著烤箱裡傳來令人垂涎欲滴的烤雞香味,巴恩斯半開玩笑的笑道:「那麼豐盛,好像在過什麼重要節日似的。」

「的確是很重要的日子。」史蒂夫從冰箱裡取出冰鎮的酒杯跟氣泡酒,一人一杯倒好後,將巴恩斯的那杯拿給他後,舉杯說道:「今天是你在這裡的最後一晚,我希望你能擁有最好的記憶。」

在墜落萬丈深淵前。後面的話像根刺卡在了史蒂夫喉嚨裡。

「我已經有很好的記憶了。」巴恩斯笑道,喝了一口粉紅色的氣泡酒。

而史蒂夫只是露出了笑容,不讓巴恩斯察覺到有任何不對勁。

邊小酌著閒聊兩人共同的回憶,用完美味的晚餐後,巴恩斯幫史蒂夫一起在廚房洗好碗盤後,巴恩斯跟史蒂夫說了一聲後,借了史蒂夫的書桌,寫了信。

史蒂夫倚著門板,默默地凝視著巴恩斯的背影一會,視線有些模糊。

於是史蒂夫離開這裡走到客廳去,取出手機,想了一下後,在神盾局內部的私人社交網站上,發出了私密的訊息給東尼、布魯斯、克林特、娜塔莎以及考森。

【史蒂夫:謝謝各位這些天來的幫忙,巴奇明天就要回去了。】

在訊息發出去沒多久,其他人很快的一一做出回覆。

【克林特:是嗎?那麼快……】

【娜塔莎:明天幾點?需要送行嗎?】

【東尼:我不確定幾點,大概中午前吧。】

【考森:隊長,我了解這必然很艱辛……】

【布魯斯:請不要太責備自己。】

【史蒂夫:謝謝,不用了,不用麻煩你們……但我想巴奇應該會很開心能看到你們。】

史蒂夫猶豫了一下,想到巴恩斯,最後還是補上了幾個字。

【娜塔莎:我知道了,明天中午前會過去。】

【克林特:我也會。】

【東尼:當然,還有小辣椒跟哈皮也會在。】

【布魯斯:我也會在的。】

【考森:我絕對會去送巴恩斯中士!】

【史蒂夫:謝謝各位……真的,非常感謝。】

傳出這個訊息後,看著大家紛紛表示不用謝,這是應該的,等等訊息,史蒂夫內心充斥著難以言喻的情感,滿滿地,幾乎就快要溢出來。

但他忍住了。史蒂夫仰起頭望著天花板做了幾個深呼吸,彷彿像是這樣可以阻止有什麼快要溢出來的東西從眼眶中落下。

等到巴恩斯寫完信走出來後,史蒂夫才將頭轉向巴恩斯。

看著巴恩斯將信放在餐桌上後,故意露出一副神祕兮兮的笑容,食指抵在嘴唇上,「在給未來的我看之前你可不能偷看。」的模樣,史蒂夫也跟著故意皺起眉做出不開心的表情,「我才不會。」

「很好。」巴恩斯笑得很開心。

眼見時間不早了,於是史蒂夫讓巴恩斯先去洗澡,在他洗完之後一如往常的幫換好睡衣的巴恩斯吹乾頭髮後,才進入浴室內。

聽到浴室內傳來沖水的聲音,看著浴室的門板,巴恩斯露出了壞笑的表情,躡手躡腳的走到書房從書桌的抽屜裡取出剛才自己藏起來的信後又小心翼翼的走回房間。

其實巴恩斯寫了兩封信,一封信就是剛剛託給史蒂夫,要給巴奇--也就是未來的自己--的信,另一封就是他現在手上這一封。

裡面除了寫給史蒂夫,或者該說,寫給未來的史蒂夫跟巴奇他們兩人的信以外,還有那張畫著未來自己半身裸體的素描。

幻想著未來的他們看到這封信時會有甚麼樣的表情,巴恩斯就暗自竊喜。

當史蒂夫洗完澡走出浴室時,巴恩斯已經把信塞到了自己的枕頭底下。

巴恩斯裝著拍鬆枕頭的樣子拍了拍枕頭,然後仰躺下來。看著史蒂夫把頭髮吹乾後,問了自己一聲,在自己的允諾之下,把電燈關上的一連串動作。

在感覺到史蒂夫躺到了自己身邊後,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的寧靜。

「晚安,史蒂夫。」

「晚安,巴奇。」

互道晚安後,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聽著史蒂夫的呼吸聲,巴恩斯有些期待跟不安地想著不知道還會經過多久戰爭才會結束,他們才能再度一起躺上這張床。

想著想著,巴恩斯忍不住張開眼睛開口呼喚著:「……史蒂夫。」

「怎麼了?巴奇。」史蒂夫馬上就出聲回應了巴恩斯,並稍微轉過頭看向巴恩斯的位置。即使是在黑暗中,史蒂夫望著巴恩斯的眼神依然彷彿閃爍著光芒,像是在看著什麼寶物似的。

巴恩斯的心突地跳動了一下,並加快了搏動的速度。還好現在已經關燈了,不然他臊熱脹紅的臉一定會被史蒂夫看得一清二楚。巴恩斯情不自禁地避開了史蒂夫的視線,在心裡暗自慶幸著。

他居然從沒注意過史蒂夫望著自己的眼神蘊含了那麼多又那麼深的感情。

沉默了一會,等到心跳平復之後巴恩斯才舔了舔嘴唇,緩緩地開口:「……雖然有時玩笑開過頭了些,不過鋼鐵人是個好傢伙。」出乎意料之外的話讓史蒂夫愣了一下,而巴恩斯只是望著天花板繼續往下說:「還有克林特,沒想到現在還有人可以把弓箭當作主要武器,還使用得如此出神入化,而且講話很有趣……娜塔莎的槍法跟格鬥技,對了,他們兩人是一對吧?」

看著史蒂夫點頭,巴恩斯得意的哼哼笑著:「我就知道!從他們倆人的相處我就感覺得出來了!嗯,對了!還有考森,他特地來陪我玩遊戲,還帶了一堆我們的照片來給我簽名,看樣子他是你跟我的大粉絲。……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看到他們?」

「我想應該會。」史蒂夫點了點頭後小聲說道。

「那太好了!對了,我還想跟布魯斯、哈皮、小辣椒……還有一個我只聽過聲音的……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說一聲我要回去啦。不過我想我以後一定會遇到他們的吧,而且看我們的年齡大概不出幾年。」

「……嗯。」

巴恩斯樂觀的猜想宛如石頭般梗在史蒂夫的喉嚨、卡在他的胸口,讓他幾乎說不出任何話來。

史蒂夫說不出巴恩斯一旦回去後,他們都將會花上七十多年的光陰,才能再見到彼此。而且比起就只是在冰中沉眠的自己,巴恩斯即將遭遇到的,是他所無法想像的殘酷。而那只剩一天,他就會--……

「史蒂夫?」

聽出史蒂夫的呼吸聲越來越粗重紊亂,巴恩斯訝異地反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擔心地低聲問道:「你還好嗎?氣喘又發作了?」

「……對不起,巴奇……我……」感受到手臂上巴恩斯的溫度,又聽到他關心的聲音,史蒂夫差點就要哽咽出聲。但他深呼吸了幾下,終於勉強平復了內心的激盪情緒。

「我只是想到一些事……」

聽出史蒂夫話中隱藏著的是恐懼,巴恩斯沉默了一會後,悄聲問道:「……跟我的左手有關?」

見史蒂夫突然僵直不語,凝視著史蒂夫,巴恩斯想了一下,輕輕拍撫著史蒂夫的手臂,柔聲說道:「就像未來的我說過的,不論何時我都相信你。雖然我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但我想一定沒問題的,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

巴恩斯安慰的話像是溫暖的劇毒,侵蝕著史蒂夫的內心。

但是,巴奇。在你遭受著斷肢的痛苦、被迫違抗你的信念執行你所不願的任務、被冰凍、被折磨、被洗腦時,我都沒能陪在你身邊。史蒂夫無比自責的後悔著。

他不能說……他真的一點都不能說嗎?只要一句話。只要他現在跟巴恩斯說,要他回去之後千萬不要跟著過去的自己進火車,留在高處專心做狙擊。那麼一切都不會發生,一切都……

史蒂夫用力咬住口腔內側,直到咬出血來,以便阻止自己。無論如何他不能自私地隨意破壞歷史。就像東尼他們所說的,就算因此巴奇得救了,會不會因而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他們都不清楚。最嚴重的話甚至有可能影響到戰爭的結果。

史蒂夫不能冒這個險。即使他真的很想、很想為了巴奇不顧一切的改變那個該死的過去。但他沒有辦法違背自己的良心。戰爭的影響太過巨大,只要一點點的波動就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他無法用千萬人的性命去賭。巴奇跟千萬人,他無法自私的只選擇巴奇。

在內心掙扎到最後,史蒂夫只能無視被自己咬破的血如同彷彿被狠狠割開來的心臟的血般在口腔內蔓延開來,對著巴恩斯微微一笑,「……謝謝你巴奇,我一定會永遠陪著你。」

「嗯,直到時間的盡頭。」

巴恩斯笑開來的臉,即使在黑暗中也彷彿閃閃發光。

刺得史蒂夫眼睛酸澀。

 

 

*** *** ***

 

 

-1944-


在一旁眺望著巴奇跟咆哮突擊隊的同伴們邊吃晚飯邊聊著天,羅傑斯不再像昨天那樣帶著酸溜溜的心情了。他臉上掛著溫暖的微笑--或者,從旁人的眼光來說是幸福的傻笑--自信且從容的看著他們的互動。

他當然自信而從容了。因為他知道了巴奇的男朋友是未來的他。更何況他剛剛才跟巴恩斯互相告白,才剛發現未來的他們也的確在交往,現在心情正愉快。他想就算現在天塌下來他都會大笑著去扛。

看著羅傑斯擋也擋不住的笑容,杜根忍不住開口半調侃的問道:「……隊長啊……你笑得那麼開心,顯然對後天的突襲很有把握囉?」

「啊?喔,對!」說到這個,羅傑斯又更加愉悅了,但他還是嚴肅的收斂起笑容,對他的隊員展示出領袖風範,「我相信依照我們原訂的計畫,一切都會很順利。而且有你們在,後天的突襲絕對會成功。」

而且巴恩斯就要回來了。只要有巴恩斯在身邊,他覺得他就所向無敵。

羅傑斯想起剛才從霍華德那裡聽到的好消息,內心不勝喜悅。

他還記得霍華德充滿自信的對著巴奇說道:「明天。一定會讓你們交換回來。」的畫面。

他就快要能與巴恩斯再會了,他可以擁抱著他,看著他的笑容,牽著他的手,親吻他的唇……想著,羅傑斯不覺有些飄飄然。

「史蒂夫。」直到巴奇的聲音以及近在眼前的臉打斷了他的思考。

巴奇微蹙起眉,看著羅傑斯,低聲問道:「你在想什麼,大家都吃完走了。」

「巴、巴奇……」

直到剛才為只腦中都充滿著難以啟齒的妄想,羅傑斯的臉紅得就像煮熟的波士頓龍蝦,眼神慌亂的游移著無法直視巴奇的臉。

「……你還好嗎?」巴奇面露關心的望著羅傑斯。

貼近得幾乎可以感受巴奇呼吸的氣息,羅傑斯有些緊張的大聲回道:「我很好!」

羅傑斯太過明顯的反應讓巴奇在心裡覺得有些好笑,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點了點頭後,站了起身,轉頭就邁開了步伐「那我們也該回去了,不知道明天到底什麼時候會叫我們,還是先早點休息比較好。」

羅傑斯跟著巴奇的腳步,走在他身旁。兩人越過軍區,在回到羅傑斯的營帳那半長不短的路途上走了一會後,感到巴奇的腳步越來越慢,羅傑斯心下有些疑惑,好奇地抬頭望著巴奇的側臉,卻被深深地震攝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漫步在月光下,巴奇瞇起了雙眼,眺望著軍營。

為什麼望著軍營風景的巴奇,臉上會浮現出某種像是懷念卻又放棄了什麼的表情?就像是望著什麼自己不可得的耀眼事物的感覺。但那不該是會出現在巴奇臉上的表情,那讓羅傑斯的內心像是被揪住了一樣,很難受。

「巴奇……」羅傑斯忍不住出聲呼喚著巴奇。

「什麼事?」巴奇回過頭來,溫柔地笑著。由於那個笑容是那麼的溫柔,以至於羅傑斯什麼都說不出口,只是傻傻的盯著看了一會後,低下頭。

然後下定決心,抬起頭,伸出手牽住了巴奇的左手。在握住的瞬間,兩人都同時震了一下。一個是因為冰冷,一個是因為溫熱。互相傳達的體溫,在金屬與肉身的接觸面上交流著。

像是一開口就會破壞什麼似地,所以兩人什麼都沒說,就這麼一路默默牽著手,走回了營帳裡。

跟巴奇說了一聲後,羅傑斯坐在桌前,點著煤油燈,在昏暗搖曳的燈光中,用軍中配給的信紙跟信封(原本是提供給上前線的軍人寫給家屬用的,但是由於史蒂夫沒有家人,唯一的親友巴恩斯跟他待在同一個部隊裡,他也不需要寫信,於是就一直留著。)寫著信。

「……你在寫什麼?」凝視著羅傑斯認真的側臉一會,巴奇開口輕聲詢問。

「……寫給未來的我……還有你,」羅傑斯停了一下,看了巴奇一眼後,繼續寫著信,「我跟巴奇……就是過去的你,提到了,想要寫一封信給未來的自己,所以……」

巴奇有些驚訝的看了羅傑斯背光的側臉,然後笑了起來,「嗯,我很期待。」

在將所有內心複雜的心情都一股腦的宣洩在信中之後,羅傑斯心情有些放鬆了,他將信只放進信封內封了起來,轉身,正對上一雙溫暖的眼神。

那就是巴恩斯總是看著自己的眼神。於是羅傑斯也跟著笑了。

將信封交給了巴奇後,羅傑斯說道:「那就麻煩你把信交到未來的我手上了。」

「小事一樁。」朝著羅傑斯戲謔地眨了眨眼,巴奇將信收到了腰間口袋裡。

看著不知何時,(大概是趁著羅傑斯寫信的時候吧)已經穿上了自己從未來穿來的那一身漆黑的皮衣的巴奇,羅傑斯忍不住問道:「你要穿這樣睡?」

巴奇點點頭,往床上躺倒後挪了個位置給羅傑斯,「這樣隨時都可以動身……睡吧。」

從巴奇輕描淡寫的態度,羅傑斯看得出巴奇很習慣這麼做,於是也就不再說什麼,只是點頭後,熄掉桌上的煤油燈,跟著躺到了床上。

雖然巴奇已經盡量不讓羅傑斯碰到,但由於床鋪窄小,所以兩人依然無法不緊貼著彼此。感受到右手上巴奇左手的冰冷,羅傑斯心裡又是一緊。

到底,未來的巴奇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他真的不能去預防嗎?只要一想到巴恩斯將來會失去一隻手臂,羅傑斯就感到驚慌。雖然說未來不能改變,但是,難道就不能--?

於是他思考了很久,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巴奇。」

巴奇轉過身看向了他,在黑暗中,兩人的視線毫無遮掩的交流著。

「你的手,究竟是……」

但在羅傑斯問完前,巴奇就斬釘截鐵的回道:「我不會回答你。」

「巴奇……」

盯著羅傑斯寫滿著擔心的臉,巴奇的表情和緩了下來,他握住了羅傑斯的手,用兩隻手。然後低聲說道:「……不要緊的,史蒂夫。你不用為我擔心。你只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相信你。」

是的,不管發生什麼事。即使他被改造成冰冷無情的殺人兵器,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他依然相信史蒂夫。那個橋上的男人。

史蒂夫是巴奇在無盡黑暗中唯一仰仗的光芒。他把他從冰冷的無意識中解救出來,他陪著他一起來到了全新的世界,他給了他居所、同伴,給了他全新的生命與希望。七十年間他被當成武器利用、殘殺了許多不應該喪失的生命。讓曾經想用死來贖罪的巴奇想通,讓他能夠一步一步的走來,全部都是史蒂夫陪著他的緣故。

如果過去已然不能改變的話,那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餘生去贖罪,而不是去怨天怨地。如今要說什麼可以改變的話,就是羅傑斯的心。在史蒂夫心底已經留下了無可抹滅的傷疤之前,他只能盡可能的先對他說明,不論有怎麼樣的未來在等著他們,無論如何那都是巴奇巴恩斯已決定好的宿命。絕對不是史蒂夫羅傑斯的錯。

巴奇寧可相信,這是為了讓他們兩人可以彼此扶持著在艱辛的未來活下去的代價。如果這是罪與罰那巴奇甘之如飴。不論那是如蜜糖般的砒霜。亦或是如玻璃碎片般的糖。

望著巴奇溫柔的眼神,羅傑斯像是反芻般的回問著:「……相信我?」

「對……同樣的你也要相信我。」巴奇握緊了羅傑斯的手,「相信我說過的,我會陪你直到最後。」

就算是被冰凍著,我的靈魂也在你身上,你不是孤單一人被留在遙遠的未來,相信我,我會一直陪著你,就像你義無反顧的陪著我一樣。

巴奇在心底宛如祈禱般地默念著。

「巴奇……」

羅傑斯幾乎要哭了出來。哽咽了一會,才擠出一句話:「謝謝你……」

但巴奇只是笑了笑,拍了拍羅傑斯的頭,「謝什麼。」。

「……很多很多。」吸了吸鼻子,羅傑斯也回以笑容。

這就是巴奇巴恩斯,全世界最溫暖美好的男人,他最要好的親友……他的愛人。老天爺把那麼美好的人賜給他,他必定不會辜負。他會愛著他、保護他、永遠陪著他。羅傑斯在內心裡暗自發誓。

然後兩人再度躺好,感受著手臂緊貼著的溫度,閉上了雙眼。

「晚安,巴奇。」

「晚安,史蒂夫。」

在兩人小聲地互道晚安後,營帳內只剩下平穩的呼吸聲。

 

 

*** *** ***

 

 

第二天。

一直到中午,東尼才發出訊息通知他們兩人。

「我們走吧。」巴恩斯笑著說道,迫不及待地牽過了史蒂夫的手。

史蒂夫也笑著。他想要在巴恩斯看到他的時候盡可能的保持笑容。這並不容易,但是他還是做到了。

他們到了史塔克大樓。

看著已經在等著他們的大家。

看著他們跟巴恩斯擁抱、道別。

看著東尼再次問起他們是否要先用午餐。

看著巴恩斯拒絕。

看著自己與巴恩斯走進了那處放著儀器的研究室內

看著東尼操作著儀器。

史蒂夫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做夢般的不真實。

一直到,他看到了巴奇。

笑著的巴奇。

雖然剪去了長髮的外表乍看之下幾乎就是巴恩斯,但史蒂夫就是知道,眼前一身漆黑的裝扮,金屬的左手,臉上帶著多年磨耗而來的滄桑與冷峻,眼神卻依舊溫暖的男人,是他的巴奇。

「我回來了。」

巴奇輕輕的一句話,卻有著難以想像的分量,震撼著史蒂夫的心臟。

他只能像是個傻瓜一樣,望著巴奇微笑著,朝自己走過來。

一步又一步,直到他伸出了手。

就在巴奇擁抱住他的一瞬間,彷彿是被巴奇身上的體溫所融化了一般,從史蒂夫的眼眶中落下了透明的液體,一滴、兩滴……接著就像潰堤了一樣久久無法停歇。

他終於不用再壓抑自身真正的感情了。

在巴奇面前,他不再是美國隊長。他只是一個因為對親友即將面對的遭遇袖手旁觀而愧疚痛苦、卻又因為愛人回到身邊而歡喜、並同時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無比自責的普通男人。

「……對不起,巴奇……我沒辦法……我很想……可是……」史蒂夫像是懺悔似地斷斷續續說著。

而巴奇只是輕輕拍著史蒂夫的背,溫柔地低語:「沒事……史蒂夫……我知道……我都知道……」

望著兩個大男人擁抱在一起,其中一方哭泣,另一方輕拍著對方的背柔聲安慰的場景,縱然心裡有很多想要問他們的事,但東尼只是默默轉過身,很識趣的留給了他們兩人獨處的時間與空間。

在東尼離去之後,房裡只剩下了巴奇跟史蒂夫,兩人一直待在裡面,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TBC

 


___

 

 

對不起,本來上一篇說這一話要完結的

其實一直在掙扎結局要不要讓巴恩斯摔火車
然後跟某人商量之後(他一直叫我不要說出他是誰我就不說了XD)
決定還是......嗯.....

所以我決定多加一話,巴恩斯跟羅傑斯的結局就留在下一話吧
我想讓巴恩斯跟羅傑斯至少談一天的戀愛
下一話真的真的會完結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