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了的秀太釉。千。的點文:
「請用下列這首歌Charice - "Louder"寫一篇至少500字的文章,出場角色、配對不限,結局不限。」

因為什麼都不限,我聽著歌曲思考了很久,最後我感覺歌詞很符合復聯2結局後的布魯斯,所以決定寫科學組

CP向不明顯(但我心向尼綠)

以下有復聯2結局劇透,請慎入

 

__

 

 

這裡很安靜。

太陽從空中逐漸往海洋靠近。原本蔚藍色的海洋與天空逐漸染成橘紅。

圍繞四周的只有浪潮拍打著沙灘、海風掠過耳際,自然的聲響。

布魯斯坐在沙灘上,望著夕陽染紅了海洋與天空的境界線。

他的上身半裸,全身上下到處沾滿了乾涸的鹽巴與沙粒。

從墬落至海裡的飛機中爬到這處小島上的海灘後沒多久,他就從浩克恢復成了布魯斯班納。

然後,他就一直坐在沙灘上,將意識放空,屏蔽了所有思考。就只是坐著,不吃不喝也不動的眺望眼前的景色。

看著太陽從空中落入海中,又從海中昇起。如此重覆了幾次,布魯斯也沒有去數。

反正他死不了,所以現在時間對他來說並沒有意義。

忽然間,他看見了一道紅色與金色的影子劃過天際朝著自己的方向快速飛來。

在夕陽下,鋼鐵人的裝甲幾乎要融於那一大片夕陽餘暉所形成的橘紅色中。

看著東尼從空中降落,布魯斯開始運轉空置多時的腦袋思考著。

對於東尼的出現布魯斯並不感到意外。

他知道,無論他逃到哪裡,他體內的監測系統都會讓Veronica--也就是東尼--輕易的就能找到他的蹤跡。只是他要不要找他而已。

東尼卸除了裝甲,走到布魯斯的身邊,招呼也沒打,就只是像平常那樣一邊說著「不介意也讓我一起逃避現實?」一邊坐了下來。

布魯斯沒有反駁也沒有拒絕,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他這麼作……在奧創--他跟東尼聯手製造出的麻煩--更不用說浩克之前還在大街上爆走大鬧了一場之後,就這麼獨自一人逃離的確是屬於逃避現實且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但是他很累、很累。而且內心混亂又悲傷。

他帶給了很多人傷害,即使不是他自願的。他甚至不能因此憤怒或悲傷,因為那會讓他的心跳速率超出危險標準,於是他只能刻意讓自己停止思考,以免讓自己陷入無能為力的憂鬱中。

「……大家都還好嗎?」

終於,在與東尼相處時所不習慣的冗長沉默之後,布魯斯緩緩開口詢問。

「很好,特別是史蒂夫,他看上去對培育新人很樂在其中。」東尼看著布魯斯,像是想看出他內心裡的變化,「至於羅曼諾夫……」

布魯斯眼神依舊直視前方,但身軀很明顯的一震。

布魯斯的變化讓東尼嘴角勾起,「她也很好,只除了會常盯著牆壁發呆以外。」

「是嗎……」

既然娜塔莎很好,那就好。布魯斯心裡想著,即使她曾經傷了他的心,但她的確撫慰過他的心,也讓他動過心。只要知道娜塔莎過得好,那就好。

看到布魯斯臉上明顯放鬆的線條,東尼挑起眉,突然戳了布魯斯的臉頰。

「……東尼?」布魯斯忍不住看向他。

但東尼只是盯著他看,兩人互望很久,東尼才突然開口說道:「這裡是座無人島,我會買下這座小島,加裝淡水、發電設備,還會有一棟低調的住所。」

布魯斯瞪大了雙眼。而東尼只是繼續說道:「你高興在這裡待多久就待多久,前提是你不能離開這裡。」

「……這是神盾局對我的處置?」沉默了一會後,布魯斯才問道。

「不,我沒跟任何人說你在這裡。」東尼看著布魯斯,「這是我自己對一個欠了我幾億的傢伙下的命令。」

「命令……」布魯斯想起他在南非闖下的大禍,那時他所毀掉的建築、傷害的人命,所該賠償的全都由東尼二話不說的扛下來了。

他的確欠了他很多,大概好幾輩子都還不清。

「對,命令。」東尼歪起嘴角笑得像個反派,但眼神卻捉狹中帶著溫柔,「你一輩子都得幫我。幫我建立一個能夠絕對守衛地球的存在。」

布魯斯有些訝異,卻又不甚意外的看了東尼一會後才問道:「你還沒放棄走入另一個迴圈?」

「那不是迴圈,布魯斯。你也親眼看到了幻視的誕生,而且那是我們共同創造出來的。」東尼充滿自信的對著布魯斯說道:「奧創的確是失敗,但那是因為他自己本身的問題,我的理念並沒有錯。我們必須在事情會變得更糟前防範於未然,即使可能必須犧牲一些事物。」

「你想要用強大的防護網來保護地球,但是史蒂夫也說過了,那是錯誤的。」

「世界已經跟老頭子那個時代不一樣了,布魯斯。也許他那個時代的人心比較單純善良,即使如此,還是爆發了一次大戰、二次大戰。他堅持的理念保護了什麼?什麼都沒有!」東尼舉起手,對著布魯斯比了個手勢,「人類從歷史中學習到的永遠是:人類永遠學不到教訓。」

布魯斯嘆了口氣,「就像你。」

「總得去試,布魯斯!既然學不到教訓,那我們就必須讓教訓不會到來!」東尼激動了起來,但很快的就恢復了冷靜,對著布魯斯輕聲說道:「而且,當世界和平了,就再也不需要浩克,我們就可以認真來研究浩克的解藥。」

浩克的解藥?

布魯斯愣了一下。雖然明知道東尼這麼說是故意想要誘惑他,但是他還是動搖了。

東尼乘勝追擊似的將上身往布魯斯的方向靠過去,低沉著嗓音,「沒錯,就是我們之前一起提過的,可能性很高。只要世界完全和平,你就可以不需任何擔憂,變回你自己,變回普通的布魯斯班納,再也不需要到處逃跑躲藏。」

東尼的話像是裹著蜜糖的毒藥,一點一點的滲入布魯斯的心臟,讓他的心臟下意識的加速了鼓動。

「……我不知道……東尼……」布魯斯低下頭,看著腳邊的沙粒,小聲猶豫著。

「相信我,布魯斯。我不會再重蹈奧創的覆轍。如果有人必須因為真理而被眾人唾棄,那麼我很樂意去做。」東尼握住了布魯斯的手,用著真誠的表情說道:「而我需要你的幫忙,布魯斯。不是那個綠色的大個子,是你。布魯斯班納。」

在東尼略顯激動的說完的同時,太陽也完全落入了海平線。布魯斯的視界陷入一片黑暗,只有鋼鐵裝甲胸前的微型反應爐的幽幽藍光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光源。

彷彿就像是對現在的布魯斯來說的東尼一樣。

布魯斯突然笑了,他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高,不得不用理智來控制住。

他並不完全認同東尼的想法,就像他也不完全認同史蒂夫的想法一樣。

但如果非要選擇,他會站在東尼那一方。即使東尼心目中的理想國度是個冰冷鐵幕。但是布魯斯決定放任自己的內心,選擇與東尼站在一起。

或許東尼也只是用著花言巧語在利用他,但他還是願意成為東尼的共犯。

因為,東尼史塔克是唯一一位說他需要的是布魯斯班納而不是浩克的人。

對於布魯斯來說,這就夠了。

「好。」在黑暗中,布魯斯對著東尼露出了笑容,打從心底愉快的說道:「只要你需要,我隨時在這裡。」

 

 

 

 

 

文章標籤

尼綠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