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Dub-con、半強制性注意

冬兵很軟……非常軟……

各種雷請慎入

 

___

 

 

冬兵的嘴唇是如此柔軟,溫熱。史蒂夫幾乎想就這樣更加深入的探求。

然而冬兵雖然主動吻了上來,但是他的嘴唇跟手都在顫抖,一點都不像是心甘情願的模樣。

由於冬兵欲迎還拒的舉動讓史蒂夫無法判定他的心中是怎麼想的,所以史蒂夫雖然心動,但還是決定先問清楚冬兵的想法。

「巴奇……?」

輕輕地推開冬兵,史蒂夫柔聲的呼喚著,並用手指輕輕抹去從冬兵臉上滑過的淚痕。

在史蒂夫的手碰觸到那有些冰冷的臉頰時,冬兵身軀微微一震,但並沒有像剛才那樣往後逃離,只是依然閉著眼睛。

冬兵的這副模樣讓史蒂夫心中既困惑又酸楚。

他明顯的還是在害怕自己。

「你……你不用勉強,我是說真的,」史蒂夫收回了手,有些消沉的說道:「我是……」

但冬兵打斷了他,簡單粗暴的問道:「你是不是想操我?」

「呃……是的……我想。」面對冬兵如此直白的話,史蒂夫臉不禁紅了起來,有些緊張的正直回答。

盯著史蒂夫一會後,舔了舔嘴唇,冬兵像是下定了決心,忽然脫下了自己的上衣,在史蒂夫愕然的注視下,冬兵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灰藍眼睛望著他,輕聲說道:「那就操我……現在。」

雖然大腦的某處警告著他,應該要問清楚冬兵的想法,但史蒂夫無法拒絕冬兵所說的話。

因為為了得到巴奇,史蒂夫已經等了太久、太久了。

在兩人交纏的視線中,史蒂夫近乎無意識的伸出了手將手滑過冬兵的腹肌,感受到對方的顫抖以及富有彈性的低溫,他放輕了力道溫柔地撫摸著冬兵的肌膚,從腹部一直游移至胸前,輕輕地揉捏著乳尖。

陌生的感受像是微弱的電流讓冬兵為之一震,隨著史蒂夫的玩弄而逐漸亂了氣息。

「嗯……嗯……啊……嗯嗯……」

未曾體會過的快感讓冬兵扭動著身體,發出了混雜著喘息的低吟,然後消失在史蒂夫的嘴唇間。

邊吻著冬兵,史蒂夫的手往下移,解開了冬兵的褲頭。冬兵抬起了腰,讓史蒂夫可以順利的脫下他的褲子。

期間史蒂夫一直不捨的愛撫著冬兵的左肩,那怵目驚心的斷面處。

「疼嗎?」

面對史蒂夫關懷的問句,冬兵只是搖了搖頭,將發燙的臉頰靠在史蒂夫的胸前。

冬兵現在全裸的坐在自己懷中這個像是美夢成真般的事實,讓史蒂夫像個思春期的少年般既興奮又緊張。但他依然用著為數不多的理性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裡有飲用水、麵包,但是並沒有可以當作潤滑劑的東西。他怎麼也沒想過會在這裡擁抱冬兵,所以根本沒有做任何準備。就在史蒂夫猶豫的時候,冬兵舔濕了自己的手指,然後毫不猶豫的刺進了自己的後穴裡。

撕裂般的感受讓冬兵皺起了眉發出一聲短促而痛苦的嘆息。

「巴奇!?」史蒂夫抓住了冬兵的手,大聲地阻止他,「你在做什麼?!」

「讓你可以進來的準備。」直白的回答後,冬兵有些疑惑跟不滿的瞪著史蒂夫。

「……讓我來,好嗎?」

怕冬兵會傷到自己,史蒂夫提出了要求,並在腦裡想著應該怎麼做最好。

於是他握住了冬兵的陰莖。

突如其來的感受讓冬兵全身一顫,忍不住開口發出「啊」的一聲呻吟。

史蒂夫一邊吻著冬兵顫抖的嘴唇,一邊用手掌磨擦著柱身。在史蒂夫笨拙但認真的愛撫下,冬兵的陰莖慢慢地硬挺,前端滲出了透明的液體。冬兵咬著下唇,在史蒂夫帶給他的粗暴快感中顫抖喘息。要就在指腹按上了鈴口處時,一陣抽搐冬兵忍不住低吟著射到了史蒂夫手中。

在脹紅了臉喘息的冬兵濕濕的眼角上吻了一下,史蒂夫輕輕的讓冬兵在床墊上躺平,將下身卡入他的雙腿間,抬高他的雙腿到自己的肩上,一手掰開臀瓣,一手的手指沾著冬兵的白濁,史蒂夫小心翼翼地在那緊密的皺褶處打轉。

記憶中從未被他人碰觸過的私密部位所感受到的壓迫感讓冬兵心裡升起緊張與不安。穴口也因緊張而收縮著。

「放輕鬆,巴奇……」感覺得到冬兵的緊繃,史蒂夫柔聲安撫著,等到感到冬兵不那麼緊張之後,他才將手指一點點的破開了穴口。

「唔嗯……」陌生的異物感讓冬兵爬起雞皮疙瘩,他抿住了下唇,忍受著史蒂夫對自己內部的擴張。

史蒂夫很有耐心的擺動著手指開拓著冬兵緊窄濕熱的內壁,直到確認足以接納自己的碩大。

抽出手指後,史蒂夫將自己粗熱的硬物抵在冬兵的入口,慢慢地刺了進去。

而被侵入的冬兵只是仰起頭,像是缺氧的金魚般大口喘著氣。

又緊又熱的肉壁包裹著史蒂夫,任由他一寸一寸的深入。

他正在進入冬兵。他正在佔有巴奇。這個認知讓史蒂夫激動又興奮,他幾乎是一進去就開始了抽插。剛開始的緩慢律動沒多久就成了劇烈且快速的搖擺。

「巴奇……巴奇……」興奮的像個少年,史蒂夫一邊進出著冬兵一邊吻著他,大力挺動著腰不斷的將自身的慾望頂入那處銷魂的所在。

「啊!啊、嗚……哈啊……啊!」

在史蒂夫沒什麼技巧的衝撞下,只剩下一隻右手的冬兵一手抓著腦後的枕頭,忍受著腸道被不斷撐開、摩擦、碾壓所帶來的疼痛與快感。

他必須忍耐,忍到這個男人滿足為止。在激烈的讓他想吐的搖晃中,冬兵茫然的想著。

而並沒有察覺到冬兵的想法,第一次做愛,還是跟自己一直魂牽夢縈的唯一摯愛,史蒂夫的愉悅心情充塞著他的胸口,就像要爆炸一樣。

他只是順從本能的不停猛力將自己粗熱的慾望操進那個緊致濕熱的天堂內。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冬兵錯覺這一切似乎永不停歇的時候,史蒂夫忽然拔出了硬得發燙的陰莖,將冬兵的雙腿拉開至極限,然後猛地插入,幾乎將冬兵撞進了床墊裡。

強烈的衝擊冬兵張嘴發出了無聲的尖叫,當他回過神來時,羞恥的發現自己竟然射了出來。而史蒂夫也射進了他因高潮而不由自主收縮的腸道內,正趴在自己身上吻著自己。

感受著史蒂夫射在自己體內的濕熱,冬兵全身一陣戰慄,微蹙著眉喘了一會氣後,在史蒂夫吻著自己的空隙中,用右手臂遮著自己雙眼低聲問道:「……這樣,你願意放我離開了嗎?」

愣了一下,望著冬兵,史蒂夫的眼睛越瞪越大。當理解冬兵話中所隱含的意義時,史蒂夫就像是被雷神之錘打中腦袋一樣,感受到了難以想像的衝擊。

冬兵的意思等於是在說,他是在用自己的肉體跟史蒂夫交換條件,他讓他操,而代價是讓他離開這裡。

也就是說冬兵根本不是因為願意接受自己的愛,他是在做交易,剛才自己與冬兵所做的行為,並不是做愛,只是一場性交易。

史蒂夫面容扭曲的笑了起來,笑聲苦澀而酸楚。

「……不,」史蒂夫的聲音顫抖著,不知是因冬兵如此輕視自己的身體、不理解他的感情而憤怒還是悲痛,「我說過了,永遠都沒有人能再分開我們,我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的。」

冬兵張大了雙眼,不能理解的看著史蒂夫。他已經讓他操了,他還不滿意嗎?他還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但冬兵沒辦法再想下去,從史蒂夫平靜的語氣中,不經意散發出來的是極度的憤怒與心傷,甚至透過了兩人貼合的肌膚傳到了冬兵身上。還埋在體內的陰莖猛地增加了質量與熱能,被撐滿的感覺逼出了冬兵驚慌的呻吟。

「……巴奇,別怕,」史蒂夫輕輕地笑了起來,低下頭溫柔地在冬兵的耳邊深情傾訴,「你大概不曉得,我有多愛你吧?」

說著,史蒂夫將手放到了冬兵的腋下,輕輕地抱起了不知所措的他,很溫柔很溫柔地,輕撫著他的背,接著,一口氣猛地貫穿了他。

「啊啊!」

強烈的衝擊使得冬兵弓起背,張大的嘴顫抖著發出慘烈的痛呼,淚水從睜大的雙眼中落下。史蒂夫舔去了滑下的液體,緊抓著冬兵的腰,毫不容情的開始了猛力的抽插。

冬兵不知所措的哭泣著。

他被緊緊囚禁在史蒂夫的懷抱中,承受著來自身下,不斷破開自己脆弱內部的凶猛攻擊。金髮的男人正用著難以想像的力道貫穿他脆弱體內的最深處。

他想要逃、但怎麼掙扎都徒勞無功,史蒂夫只是抓著他一心不亂的從下而上猛烈頂撞著。

在史蒂夫的激烈攻勢下,冬兵的哭喊很快地成了低吟與啜泣,並逐漸淪落為低啞的喘息。

「……嗚……嗯、嗯……」

近乎麻木的疼痛與過於強烈的快感交織,冬兵一開始為了忍耐而緊咬著下唇,但咬破之後被史蒂夫發現後,他的嘴裡就被史蒂夫修長的手指插入,在柔軟的黏膜內蠢動,於是冬兵唯一能自己做的只剩下用右手緊緊遮著自己的哭得紅腫的雙眼而已。

他無法看向那雙盯著自己的深沉蔚藍,充滿著怒氣、悲傷以及不只肉體就連靈魂都想要全部吞入的執著與瘋狂。

他好怕這個男人,但他沒有人可以求助……不,有一個人,一個他已經記不清的金色身影。

「……史……史蒂……史蒂夫……嗚嗚……史蒂夫……」

在被激烈的擺弄下,冬兵近乎無意識的,嗚咽著浮現在他腦中的名字。

冬兵的呼喚終於使得史蒂夫停下了侵略的動作,雙眼圓睜,無比震驚的看著泣訴著自己名字的冬兵。

這是自從史蒂夫相隔七十多年後第一次聽到冬兵呼喚他的名字。他的確期待過,但他從未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在他對冬兵做出近乎強暴行為的時候,更沒想過會是混在冬兵淒慘的嗚咽聲中。

但很快地,史蒂夫就察覺到冬兵不是在呼喚自己,他只是閉著眼睛,任由眼淚不斷從遮蓋著的右手臂下滑落緋紅的臉頰。冬兵喊的是無意識的求救,對著的是浮現在冬兵腦海中過去的史蒂夫,而不是現在這個凶狠侵犯他的男人。

冬兵哭得像個孩子般,抽抽搭搭的哽咽著,「……我……我想……嗚……我想回……回家……史蒂……史蒂夫……」

史蒂夫幾乎說不出任何話來。

記憶中史蒂夫只看過一次巴奇像那樣哭得慘兮兮的模樣,那是在他們小時候,某年冬季的夜晚。

那一年大家到處都在說關於雙子座流星雨的話題,原本就對於觀星很有興趣的巴奇力邀史蒂夫一起到中央公園去看雙子座流星雨。

兩個人當時都只是十幾歲的布魯克林男孩,對他們來說,半夜偷溜出去騎著腳踏車到中央公園就是非常大的冒險了。

流星雨應該很壯觀,然而史蒂夫記得最清楚的影像卻是星空下晃動著的巴奇的後腦勺。隆冬午夜的中央公園對病弱體質的史蒂夫來說幾乎是死刑場。

『史……史蒂夫,你不會死的,我們回家,我帶你回家……』背著氣息微弱的史蒂夫,巴奇一邊哭一邊鼓勵著史蒂夫,焦急的在夜晚的森林中赤腳狂奔。

那是史蒂夫模模糊糊間不斷聽到的聲音。

後來巴奇被他的父母罵得很慘。但他只為了史蒂夫安然無恙而開心的笑著,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而現在,因為史蒂夫對他做出的侵犯行為所感受到的痛苦超出了冬兵的情感負載,讓他失去了控制。現在這個在史蒂夫身下哭得全身不由自主的痙攣的男人並不是冬日士兵,只是一個因疼痛與恐懼而不斷抽泣著的孩子。

望著心愛之人被自己傷害得如此之深,史蒂夫忍不住落下眼淚。

他的心臟被後悔、自責以及憐惜的感情用力揪緊,疼得他幾乎無法呼吸。

他知道了,他知道冬兵為什麼一直想逃離,他只是想要回家。就跟現在的自己一樣,就跟當年在滿天的流星雨下背著病懨懨的好友的孩子一樣。

而史蒂夫對冬兵做了什麼?他狠狠地傷害了他。不管是心靈還是肉體。

「天啊巴奇!對不起!……對不起!」史蒂夫緊緊擁抱著冬兵,激動的對著哭得不成樣子的冬兵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一起哭。直到冬兵的哭聲越來越小,最後沉沉睡去為止。

 

 

 

 


TBC

 

 

___

 


道歉歸道歉,史蒂夫還插著喔
山姆隔天來看到肯定嚇死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