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1)(2)(3)(4)(5)

生子梗注意

真‧神助攻娜塔莎登場

 

___

 

 

『隊長!』

透過耳理的通訊器所傳來的大聲呼喚,讓史蒂夫停下了正要往前奔跑的腳步。

在發聲之後稍遲些,從宛如霓虹燈般的夜空中反射著亮光的金紅色從天而降。

「史塔克!怎麼樣?」

『我已經盡我所能的搜索過了,但北側這裡並沒有巴奇的蹤跡。』

史塔克的話讓史蒂夫感到稍微有些氣餒。巴奇是曾經被稱為傳說的前殺手,雖然很清楚不會那麼容易被找到,但被那麼直接告知的話果然還是會感到沮喪。

『賈維斯,監視攝影機如何?』

『現階段並沒有任何發現,雖然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巴恩斯先生似乎是巧喵的避開了在曼哈頓島上將近一萬台監視攝影機。』

『唉,真不愧是活的傳說。』

「那麼DNA探知呢?」

無法只是聽著東尼與賈維斯之間的對話,史蒂夫忍不住開口。

『DNA也無法探知,恐怕是移動到了地面下。』

「在地面下的話就無法進行探知了嗎?」

『由於是與民間的衛星系統做聯結,因此能探知的部分僅限於地面上。非常抱歉。』

也就是說,跟2年前所發生過的那次事件中,神盾局的天空母艦相同的機制吧。

『只要巴恩斯先生出了地面的瞬間就能馬上感知。』

『很好、要是他從地洞裡出來的話就馬上通知我。』

『了解。』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隊長,除了搜索你沒找過的區域以外沒有別的手段了。』

「能否利用民間的映像或是情報?」

在聽到史蒂夫那麼說之後,史塔克明顯的展示出非常吃驚的態度。

『你是說利用一般人的手機或是移動式電腦的情報?你是從哪學到那麼邪惡的手法的啊?隊長?』

史塔克就是個即使這種狀況也不忘調侃別人的男人。

「做得到嗎?」

『不,不可能。那種手法需要用到像神盾局所擁有的龐大的網路駭客系統才能做得到。』

「是嗎……」

在史蒂夫與嘆息一起吐出了這句話後,史塔克歪著頭像是盯著史蒂夫般的說道:『嘿,隊長,要不要試著請求支援?』

在搜尋的過程中史蒂夫也並非沒有思考過這個可能性,也多次想要向福瑞或是考森取得連繫。

然而祈禱著巴奇以及他腹中胎兒的平穩的心情阻止了史蒂夫做出向神盾局求助的決定。

身為男性卻懷有孩子的巴奇,以及神所賜與兩人的孩子,對神盾局的科學者來說肯定是非常有興趣的存在吧。

他絕不能讓深愛的兩人成為神盾局的實驗材料。

「不,我們不找神盾局幫忙。」

『你真頑固耶,雖然我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情啦……那我就繼續從空中搜索。』

「嗯,麻煩你了,不好意思。」

就在舉起單手做為回應的史塔克飛行而去的同時,史蒂夫也再度起步奔跑。

這附近總的來說縱橫交錯的小路跟死角特別多,要是一一都停下腳步確認四周的話,將會相當耗時。

要是能夠像史塔克那樣一邊與賈維斯的認證系統聯結一邊從上空中搜尋的話效率一定會更高吧,可惜史蒂夫身上並沒有那樣的手段以及能力。

確實的一步一步用著自己的眼睛以及腳步前進,當史蒂夫又再到達了一處新的交叉口時,不巧的交通號誌正好變換成紅燈,大量迅速奔馳而過的車輛遮住了史蒂夫前進的道路。

目前為止幾乎都是奔跑而來的,即使是超人也不禁有些喘過氣,一邊調整氣息,史蒂夫也不忘張望著道路的前方及後方。

忽然間,史蒂夫察覺到有個熟悉的身影正佇立在在流動的車輛的另一邊,像是從眼前延伸而去的兩條線切開來的人行步道上。

一身黑色的騎士夾克、緊身牛仔褲還有長靴,以及比起什麼都還要來得引人注目的鮮豔橘紅色長髮,微微的勾起嘴角,看著史蒂夫微笑的人是……

「……娜塔莎。」

在信號燈變為綠色後,史蒂夫走在了斑馬線上,而娜塔莎只是一動也不動,浮現著笑容的佇立著,彷彿是在等待著史蒂夫的到達。

「好久不見。」就在史蒂夫走到了可以聽見聲音的距離時,娜塔莎一邊壓著被風吹撫著的長髮,一邊說道

「娜塔莎,你為什麼在這裡?」

「結束了遠方的任務剛回來的,你發生了很嚴重的意外呢,隊長。」

娜塔莎的口氣就像是完全知曉史蒂夫的狀況。

「你指得是什麼?」

史蒂夫的態度不由得嚴厲了起來,娜塔莎到底掌握到了多少情報?

「你在尋找很重要的東西對吧?總共兩樣。」

「………」

「還是應該說兩人比較好?恭喜你了爸爸。」

史蒂夫忍下了幾乎就要發出的嘆息,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皺起的眉間。

「要是你以為神盾局會放著這兩個星期以來處在興奮狀態的你而不調查的話,你就真的很不適合這份工作。」

「只有這件事,我絕不會讓神盾局出手。」

即使是史蒂夫那就像是要打斷那塔莎的話尾般強勢出口的話,也無法讓身為一流特工的娜塔莎表情產生任何變化。

「不用那麼激動,雖然我們掌握了這件情報,但我們並沒有出手不是嗎?」

「即使只是知道,也有可能成為威脅。」

「當然了,這就是所謂的情報工作。」

「然後?妳是為了什麼過來?」

「你真是意外的性急呢。」

像是心情很愉悅的說著,娜塔莎從牛仔褲中取出手機,快速的做了一番操作後,輕巧的翻過手,將展示出某種畫面的液晶朝向史蒂夫。

畫面上呈現著的是混著英數字的文字行列。

「……這是?」

「巴恩斯所在的街道。」

娜塔莎理所當然般所說出的話,由於太過於突然,史蒂夫一瞬間無法理解內容。

「你說什麼!?」

「被路人的手機所拍下的,大概是在20分鐘前左右。」

維持著將畫面朝向史蒂夫,娜塔莎用纖細的手指操作著按鈕。

緊接著出現的正是巴奇的身影。

朝向畫面左方的側臉,雖然陰暗又不鮮明,但的確是他本人。

從稍低位置所拍攝的照片,大概是因為手機的主人當時正坐著吧。

不過,若是巴奇在地面上的話為何賈維斯的DNA探知並沒有發現到他?

「賈維斯,巴奇現在似乎就在外面,你有辦法找到嗎?」

過了一會後,從通信器中傳來了柔和的電子聲音。

『我這裡並無法探知,或許有可能是被高度的干擾系統所妨害。』

為何會受到那樣的妨害?是有什麼人在介入想要阻礙他們找到巴奇嗎?

死盯著畫面,史蒂夫突然察覺到有什麼人站在巴奇的身邊。

由於被巴奇的影子所遮蔽,僅只能看到一點點,但感覺上像是與巴奇往同一個方向同行。

只是一般的路人嗎?或者說巴奇是在跟誰共同行動?

「討厭,你的那種表情。難道你在懷疑你太太有外遇?」

「別用那種說法,我才不會懷疑巴奇……!」

一瞬間的確在腦海中閃過了疑惑的史蒂夫,沒注意到自己氣憤的態度就等於代表了肯定。

「嫉妒心強的男人是會被討厭的喔?」

「嫉妒什麼的……」

「你有想過,為什麼巴恩斯會選擇消失嗎?」

聽到娜塔莎那麼說,史蒂夫才突然察覺到,他一直只注意到『巴奇不見了』的事實而拼命的搜索著,對於巴奇為何要消失的想法頂多也只是漠然的想著大概是被什麼事件卷入而躲藏起來的吧。

然而,就剛才娜塔莎展示給他看的畫像看來,巴奇並不像是在被什麼人追趕。

「選擇消失的……理由……」

「真是的……你啊,連當個戀人也不適合吧?」

雖然娜塔莎的話很毒,不過真的就像她所說的,所以史蒂夫連一句話都無法回。

「當你得知你們之間有了寶寶時你是怎麼想的?」

「我當然是打從心底感到喜悅!非常的開心!」

光只是回想起那時候的感動史蒂夫就覺得自己又要掉淚。

「那麼他呢?是什麼樣子?」

「咦,那當然是……」

當巴奇告訴自己他懷孕的時候………。

自從重逢之後巴奇的表情就極度的貧乏,要是不仔細注意的話,就會錯過他些許的感情變化。

那時候的自己是否有仔細的去探索巴奇的心理狀態?

看著為了思考而望著空中之後突然停止動作的史蒂夫,娜塔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我幾乎都可以看得見事情的發展了,反正你呀,一定是用著強勢的態度跟你那完美的說服力把他拉得團團轉吧。」

「什……!」

「你有好好跟他談過嗎?有好好的與他分擔他內心所懷抱著的不安?」

「懷抱著的不安……」

「巴恩斯跟你一樣都是男性喔?」

妳在說什麼,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雖然史蒂夫反射性的為了那樣回話而深吸了一口氣,但娜塔莎開口的速度更快。

「會感到困惑和煩惱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那就像是被索爾的雷所擊中般的衝擊。

在這兩個星期間的巴奇的模樣接連不斷的在史蒂夫的腦海裡浮現出來。

消沉的表情、比起過去還要灰暗的眼眸,垂著眼像是在思考什麼的時候也很多。

當一起躺在床上時,巴奇總是用著欲言又止的神情望著自己,然而自己那時候做了些什麼?

「懷孕這種事可不是說什麼『喔,太好了』就可以生出來的東西……即使女性也是會煩惱的。」

史蒂夫情不自禁的緊咬牙關,為了自己的膚淺而感到眼眶濕熱。

「娜塔莎……」

「什麼?」

「……我好想哭。」

「你啊,遇到巴恩斯的事情就會陷入盲目的一頭熱,所以以後還是注意點比較好。」

現在的史蒂夫心中已經不只一開始的單純的焦急,對自己的氣憤以及對巴奇的抱歉及愛戀等等各種感情爆發性的湧上心頭,整個人愧疚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想他應該還待在我剛才給你看得那個地點,還不快去找他?」

史蒂夫反射性的踏出了步伐。

因為史蒂夫從身旁飛奔而過所起的風搖動凝視著前方的娜塔莎的長髮。

「娜塔莎!謝謝妳!!」

在奔跑了幾步之後,史蒂夫轉過頭道了謝。而娜塔莎只是微笑著輕輕的舉起了手。

他必須找到巴奇,找到、抱著他跟他道歉,然後說出感謝。

巴奇、巴奇……!

抹去眼角滲出的淚水,史蒂夫毫不減緩速度的持續往前奔跑著。

 

 

 

 

 

TBC

 

___

 

在娜塔莎大人的教導下隊長終於發現自己做錯了什麼啦!

還不快去找你家太太跪盾!(毆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