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蟻人彩蛋監禁梗

大盾試著努力過了所以上一回的答案是……

不管答對還是答錯都繼續吃肉XD

 

___

 

 

抽了抽鼻子,史蒂夫把手往自己發燙的雙眼上一抹,將濕熱的掌心覆在冬兵撫摸著自己臉頰的手背上,臉上浮現出微笑。

「對……我是史蒂夫……你是巴奇……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望著冬兵盯著自己那雙懷念的眼神,史蒂夫頓了一下,無比誠摯的說道:「過去是,只要你願意,現在跟未來,永遠都是……」

「……但是你想操我……而且已經操過了還不肯放我走,朋友會這樣做?」眨了眨眼,冬兵率直的問了個相當理所當然的疑問。

史蒂夫僵了一下,有些臉紅的苦笑,想起剛才自己保證過不會再碰他的話,於是將手從冬兵的手背離開。

「我說過我不會再碰你,而且會帶你回家,同時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離開……」史蒂夫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重新做出告白,「巴奇,我愛你,想佔有你的全部,但我仍然希望跟你永遠是朋友。」

「……你很貪心。」雖然停下撫摸的動作,但冬兵並沒收回放在史蒂夫臉上的手,只是望著他,把自己內心的感覺說了出口。

冬兵的話是無法反駁的事實,而且史蒂夫自己一直都明白,所以他只是眼神有些黯淡的小聲說道:「……是,巴奇……我很貪心……對於你,我從來未曾感到饜足……我想大概永遠都不會。」

冬兵垂下了眼,「……但,那是不對的……你不該浪費你的生命等我……」

「……巴奇?」

冬兵臉上所浮現出的表情跟當年拒絕自己告白的巴奇的表情幾乎一模一樣,史蒂夫感到心臟一痛,幾乎難以呼吸。

他不知道冬兵是不是想起了什麼,記起了多少,但史蒂夫突然非常不想聽到冬兵接下去會說出的話。

「如果你希望我們是朋友,那我會陪著你……我會跟你一起回家……」低聲說著,冬兵的嘴唇蠕動,眼看著似乎就要吐出跟當年一樣拒絕的話語,「但我……」

「別再說了,巴奇!」但史蒂夫厲聲阻止了冬兵繼續說下去,他往前跨了一步,壓抑著想抓住冬兵肩膀的衝動,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求你,至少現在別說!不然我……我不知道會對你作出什麼。」

從史蒂夫身上突然爆發而出的混合了悲傷的怒氣,引發出冬兵的戰鬥本能,迫使冬兵往後退了一步,剛才為止的笑容再度凍結為恐懼與警戒。

該死,他又讓冬兵感到害怕了。

望著冬兵對自己驚疑不安的眼神,史蒂夫緊咬著口腔內側的肉,對自己的魯莽感到憤怒與可悲。他到底要讓冬兵怕自己到什麼地步?

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平息激動的情緒之後,史蒂夫睜開眼睛,將手舉在胸前,做出類似投降的舉動,低聲說道:「……抱歉,巴奇,我真的不會傷害你,請不要怕我。」

凝視著盡可能的釋出善意的史蒂夫一會,冬兵才垂下了擺出反擊態勢的右手。

「……你餓了吧……這裡有山姆為我們準備的早餐。」

看著從紙袋裡拿出三明治的史蒂夫臉上那硬撐出來的笑容,不知怎地心臟有些刺痛的冬兵只是默默的點頭。

 

 

從史蒂夫的手中接過三明治跟牛奶後,冬兵坐在床墊上,史蒂夫也坐到了他身旁。看著大概只隔了一根食指距離的史蒂夫一眼,心裡想著,不知道他的保證能多久,冬兵咬了一口萵苣火腿蛋三明治。

由於真的餓了,兩人默默的吃著,沒一會功夫就把三明治給解決,就在冬兵仰頭要把最後一口牛奶喝下時,來自下身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突然皺起了眉,發出了奇妙的悶哼。

「唔……」

「怎麼了,巴奇?」察覺冬兵的不對勁,剛剛才吞入最後一口三明治的的史蒂夫趕緊喝了一口牛奶,急問道:「哪裡不舒服嗎?」

由於奇異的感覺,雙頰泛起了些許紅暈,冬兵像是埋怨的瞪了史蒂夫一眼,咬住下唇,小聲的抱怨:「……你剛才留在我身體裡的東西沒清乾淨……現在流出來了。」

愣了一下,當理解過來時,史蒂夫差點把口中的東西噴出來,有些嗆到的他咳了幾下,臉馬上紅了起來,驚慌的道歉:「抱、抱歉!巴奇……我……我太粗心了……」

剛才山姆還等在外頭,所以史蒂夫清理的有些匆忙,再加上他射的又多又深,所以還有不少精液留在冬兵的體內,看樣子應該是因為隨著時間而因為重力慢慢的往下流出了穴口。

「感覺很怪……」冬兵皺起臉,小聲說著,然後突然伸手脫下自己的褲子。

史蒂夫滿臉通紅的驚聲叫嚷著,「等?!等等等等一下巴奇!!你要做什麼?!」

「把它弄出來。」歪著頭,像是不懂為何史蒂夫反應那麼大的冬兵張著一雙無辜的眼神,平靜的說道

「在這裡?!」

「這裡只有我們。」說著,冬兵伸手進了自己的股間,但是卻被史蒂夫一把抓住。

「沒錯!」抓住了冬兵往自己下身探去的手,史蒂夫滿臉通紅的大聲吼叫,「就是因為只有我們!所以很危險!」

危險什麼?冬兵滿心疑惑的瞪著史蒂夫,這傢伙在臉紅慌張些什麼勁?明明昨晚跟剛才侵犯自己的時候是那麼霸道蠻橫。現在卻扭捏的像個姑娘家,真是個怪人。

「拜託你,巴奇!至少到廁所去!」一邊大叫著,臉紅得都快燒起來的史蒂夫焦急的拉著下身赤裸的冬兵快步走到角落的小廁所裡。

被史蒂夫粗魯的推進廁所裡的冬兵瞪著被大力關上的門,不爽的用力踹了一下,明知看不見還是朝著門板比了個中指。然後用力坐在馬桶上,打開自己的雙腳,像是發洩怒氣般毫不猶豫的把手指往自己股間的小洞裡捅了進去。

因精液的濕潤所以冬兵的腸道內並沒第一次被侵入時那麼乾澀,但即使昨晚含了史蒂夫的陰莖一整晚卻依然很緊,感受到了異物感跟撕扯所帶來的不適,冬兵不自覺得發出有些痛苦的呻吟。

「唔……」

站在門外等候的史蒂夫在聽到門內冬兵發出悶悶的痛哼後,仰天發出深深的嘆息,雖然真的很為難,但考慮了許久,為了避免冬兵傷到自己,史蒂夫還是決定轉身打開了門。

一進去就看見冬兵雙腳大開坐在馬桶上,有些痛苦的扭曲著臉一根手指插在自己後穴裡的模樣,忍不住再度嘆息。

「……我就知道你又什麼都不弄就直接進去。」

「你以為誰造成的?」

「……抱歉。」

看著冬兵眉心緊蹙一臉哀怨的瞪著自己,史蒂夫自責與心疼之餘也不免心動,但他壓抑了下來,在廁所內東張西望,看到了洗手台上的洗手乳。

雖然不是很適用,但這是目前這裡最適合的,於是他走過去拿起洗手乳又走到冬兵身邊遞給他,然後將視線從那處吞入冬兵自己手指的紅腫小洞移開。

將視線在史蒂夫手中的洗手乳、插在自己體內的自己的右手手指、自己空盪盪的左袖,以及史蒂夫的臉上來回,冬兵怒瞪史蒂夫,低吼著,「……你什麼意思?欺負我只有一隻手?」

史蒂夫簡直想掩面嘆息,但他咬牙忍住了,他想,這一定是上帝……不,是冬兵對他的考驗,考驗他的保證是不是真能做到。

既然如此,那他就欣然接受。

「……讓我來幫你。」

得到冬兵點頭允許之後,史蒂夫走了過去半蹲著拉開他的兩雙長腿,擠了些洗手乳到自己手中,用另一手的手指沾了些後貼著冬兵的手指,小心翼翼的伸進了小小的穴口內。

「啊……」

冬兵緊窄的濕熱內壁裡,他自己的手指跟史蒂夫的手指像是在共舞似的彼此碰撞、交纏,搔刮著內部的感觸引起冬兵身軀一顫一顫的抖動,閉起雙眼靠在史蒂夫的懷中低吟著。

這是考驗。史蒂夫在心底對著自己不斷重覆著,這是冬兵在考驗他,他必須忍耐。他只是在幫冬兵把自己灌入他體內的精液都弄出來,不是在為了進入他而擴張潤滑。

但冬兵急促的溫熱氣息以及壓抑的呻吟就噴在臉龐、響在耳邊,而自己的手指又緊貼著冬兵的手指被濕熱柔軟的肉壁緊緊包裹著,史蒂夫只感到所有的一切都像是點燃的火種,從小腹延燒至全身。

當冬兵的手臂無意中抵到了史蒂夫下身腫脹的欲望並來回磨蹭時,史蒂夫的自制力來到了限界的突破點。

史蒂夫只覺得自己要爆炸了。他忍不住抬頭望下低垂著臉的冬兵,長而捲的睫毛不時顫動著,一雙半閉著的迷濛淚眼及微啟的紅潤雙唇從搖動著的凌亂髮絲間若隱若現。

「啊……嗯……史蒂夫……」

就在冬兵因難耐的感受而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並低嘆出史蒂夫的名字時,狹小的廁所間彷彿響起了某種類似理智線斷線的聲響。

史蒂夫突地插入第二根手指,並直接沒入深處,在經過了昨晚跟今早兩次行為後所記憶的敏感點上戳刺。

聽見耳邊響起了冬兵的驚叫,史蒂夫像是很抱歉的垂著雙眉,抽出自己的手指並抓住冬兵的手,快速的解開自己的褲頭,露出雄偉的分身,然後在顫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抱歉巴奇……我沒辦法通過你的考驗。」

與其說是道歉,那充滿著欲望的低沉嗓音更像是來自史蒂夫殘存理性所作出的最後警告。

「你……啊啊!?」

冬兵還來不及感到驚慌或其他任何反應,就被猛力往下拉,瞬間又硬又粗的熱棒破開並整根沒入窄小洞內的衝擊讓他忍不住睜大了雙眼,仰起頭,繃緊身體發出了堪稱慘叫的痛呼。

體內被迫吞入的火熱凶器硬生生的撐開了他柔軟的肉壁,撕裂開的劇痛讓冬兵疼得眼淚直流,全身都在發抖,但依然咬牙罵道:「你……你這騙子。」

「對不起。」史蒂夫吻去從冬兵緊閉的眼角滲出的淚水,充滿歉意與心疼的道歉,「忍耐一下……我很……」

「你他媽再說很快就好我就咬斷你的舌頭。」冬兵惡狠狠的瞪著史蒂夫恨恨說道。

雙眼通紅的冬兵看上去委屈極了,凶狠之餘,更多的是我見猶憐的神態,再加上他威脅的話語帶著顫抖,只惹得史蒂夫心疼不已。

史蒂夫只好閉上嘴。

等到冬兵的身體不再緊繃之後,史蒂夫才開始了緩慢的律動。

「嗚嗚……」

在緩慢的搖晃及摩擦所帶來的鈍痛與模糊的快感下,冬兵抿著唇,發出低低的嗚咽,緊緊抓著史蒂夫的肩膀,幾乎要掐出血來。

史蒂夫並不在意,而且掐出來也好,看著冬兵的後穴裡隨著抽插所擠出的混著血絲的液體,他打從心底感到抱歉。

帶著歉意跟愛欲,史蒂夫一邊重點式的頂撞著冬兵的性感帶,一邊像是安撫般的不停吻著冬兵的額頭、泛淚的眼角、發燙的臉頰、微微出汗的鼻尖、緊抿的嘴唇。並伸手握住了冬兵的陰莖溫柔的撫慰著。

「嗯……啊……哈啊……」在史蒂夫的努力下,被撕扯的痛苦逐漸遠去,被填滿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席捲而來,冬兵情不自禁的發出帶著情慾的甜美呻吟。

當冬兵痙攣著身體射出來後,史蒂夫才放開了握著冬兵陰莖的手,轉到他的腰間,開始全力衝刺。

不停的被猛力衝撞,強烈的酥麻感讓冬兵只能癱軟了身體,任由史蒂夫抓著自己的大腿一下又一下的撞開他柔嫩的內部、貫穿他、蹂躪他。

「啊、啊、啊!」

即將抵達高潮前,史蒂夫用最後一絲理性,在爆發前依依不捨的從冬兵不住收縮的濕熱肉壁內抽身,將精液射在了他的股間。

沉浸在空白的舒適感中,大口的喘息著,冬兵將右手伸到自己的股間,用手沾染了兩人混雜在一起的濃厚白濁,舉到自己面前凝視了一會後,非常、非常小聲的嘟噥,「……我又沒說不可以射進來……」

「……巴奇……」

史蒂夫完全搞不懂冬兵的想法,要說他接受自己的愛,但剛才又明明是要拒絕的模樣,說拒絕,卻又處處都像是在誘惑自己。

望著因高潮而眼神渙散的冬兵,史蒂夫思考了一會後俯身吻住冬兵的唇。

而這次冬兵並沒有拒絕。

 

 

 

 

 


TBC

 

___

 

給撐了一小時的大盾鼓掌(毆

冬兵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真的沒有要誘惑大盾的意思
他只是太天然(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