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

蟻人彩蛋監禁梗

最後一盤是甜甜的紅燒肉,吃完之後要結帳了(?

來看看隊長的等待到底有沒有結果吧~

 

___

 


冬兵不只沒有拒絕史蒂夫的吻,他甚至還有些笨拙的模仿著史蒂夫之前所做的那樣,用自己的舌頭去跟史蒂夫的糾纏。

面對冬兵堪稱熱情的回應,史蒂夫又驚又喜的捧起冬兵的臉,更加熱情的吻著他,用自己舌頭去擁抱、愛撫他有些膽怯卻依然努力做出迎合的柔軟溫肉。

「唔……嗯……嗯……」

兩人纏綿的唇瓣之間不斷有唾液以及甜蜜的喘息隨著兩人舌與舌的共舞流洩而出,滑落兩人的下顎與頸項,滴落胸口與腹間、股間,混合了之前吐出的白濁,弄得兩人下身潮濕不堪。

一邊熱吻著,冬兵扭動著下身磨蹭著史蒂夫的股間,並伸出右手扶著那根才一眨眼間又再度硬挺的肉棒,臀部一個往下坐,一口氣將史蒂夫的陰莖再次吞入自己腹中。

「啊……哈……」

瞬間被撐開的酸疼脹痛與被填滿的充實感讓冬兵仰起脖子發出一聲混雜著疼痛與愉悅的低嘆。

高漲的欲望突然被濕熱的肉壁包裹住的感受讓史蒂夫爽得頭皮發麻,但更讓他驚愕的是冬兵主動獻身般的舉動,不禁瞪大了雙眼,望著身下顫抖著身體抿住下唇忍耐的冬兵,「巴奇?!」

史蒂夫驚愕的反應讓冬兵感到疑惑,他抬起頭,伸出被糾纏得有點發麻的舌頭舔了舔濕搭搭的嘴唇,低沉著充滿情慾的嗓音,「……你不想要?」

「……不……我……」想要,該死的,他當然想要!但是在那之前他更想要先搞清楚冬兵的想法。

嘴裡說著冷淡的拒絕話語,肉體卻又主動且熱情的接納他,史蒂夫都快被冬兵欲迎還拒的態度搞瘋了。

然而,史蒂夫還在猶豫,冬兵已經擺動著腰,用自己緊致的內部磨蹭著他,給他的陰莖帶來了強大的快感。史蒂夫忍不住望向冬兵,而對方只是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無辜大眼,紅唇微啟,吐出濕熱的氣息。

面對如此誘人的光景,什麼理性轉瞬間就被拋諸腦後,史蒂夫一咬牙,決定管他的先把身下這個玩火的傢伙好好的操哭出來再說,於是抓起冬兵不安於室的腰,在對方高亢的呻吟聲中,開始猛力的抽插。

「啊啊、啊……嗚……啊……」

雖然昨晚才破處,但短短一天內的集中學習,讓史蒂夫早已熟知冬兵的性感帶。每每針對冬兵的敏感點衝撞,攻勢凌厲,逼得冬兵在強烈的快感下只能用右手抓著他的肩膀,仰頭哭喊出一聲又一聲的淫靡呻吟。

半睜著因生理的淚水而模糊的視線,冬兵大口喘著氣,脹紅著臉望著自己臀瓣間那處不停吞吐著粗熱的赤黑肉棒的穴口處,紅嫩的肉瓣混著白濁、些許血絲以及半透明的體液不斷因抽出而被翻出又因插入而被塞回的畫面讓他感到既羞恥又興奮。

不要說史蒂夫搞不懂冬兵的態度,冬兵自己其實也不知道為何會那麼做,像個淫蕩的娼婦一樣大開雙腿,主動吞入男人的陰莖,並因體內被貫穿的快感喜悅而發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淫聲浪語。

然而,剛才史蒂夫在高潮前一刻拔出去而不是射在自己體內的舉動不知怎地讓他很不滿。所以他才會想也沒想的就將史蒂夫的陰莖再次吞入自己的後穴,他想……想要史蒂夫用他的精液灌滿自己的內部。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可怕的想法,但他現在決定暫時不去思考,只要順從欲望敞開身體承受史蒂夫對自己的侵略。

史蒂夫劇烈的進出著冬兵,體內深處讓冬兵感到舒服的場所不斷的被頂撞、推擠、摩擦,快感即將攀至巔峰。但他只剩下一隻手,又必須在如此猛烈的搖晃下穩住身體,無法撫慰自己前方被夾在兩人之間隨著激烈的律動而晃動的陰莖,所以他哽咽著對史蒂夫提出要求,「前……前面……我快……幫我……」

「……不,」然而史蒂夫卻只是一邊猛力撞入冬兵的身體裡,一邊無情的拒絕了他的要求,「我要你就這樣被我操到射出來……」

「你!你這……」冬兵又羞又急的怒吼了一聲,然而史蒂夫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淺淺的抽出再重重的頂入,被頂得頭昏眼花的冬兵只能無力的搖頭哭喊,「啊、不!這太……嗚……啊、啊啊!」

即使冬兵想要忍耐,但當史蒂夫突然撞入最深處的時候,猛烈襲來的高潮還是讓他忍不住尖叫著繃緊了身體,仰起頭全身弓成一條美麗的弧線,未得到任何撫慰的陰莖就這麼抖動著將白濁噴灑在兩人的小腹上。

「嗚……啊、啊、啊……」

因高潮而痙攣的濕熱肉壁絞緊了史蒂夫,難以想像的舒適感受迫使他為了尋求更高一層的快感而低吼了一聲,更加劇烈快速的衝撞著冬兵因高潮而不由自主抽搐顫抖的身體。

高潮中的身體是那麼的敏感,連一點點的律動都會引發難以想像的酥麻感,更何況史蒂夫還是強力的抽插,即使冬兵還處在高潮中,但馬上又是一波高潮,而且一波接一波。不停被難以承受的極致快感掩蓋而過的冬兵只能張大嘴巴,無力的任由唾液及淚水流淌而下。

浮沉在舒服的酥麻快感的浪潮間,冬兵忽然感到那根不斷貫穿自己的凶器又突地脹大,從前幾次的經驗中他知道史蒂夫就要高潮了。生怕他又要射在外面,當史蒂夫往後退時,雖然有些失神但冬兵依然用雙腳緊緊纏住了他的腰臀,哭著搖頭,低低的哀聲要求:「不……不要出去……射進來……給我……滿滿的……」

史蒂夫怎麼可能有辦法拒絕冬兵如此可愛的要求?

他連忙吞了一口口水,胡亂點了點頭,緊緊抓著冬兵的腰,挺動著腰臀一下,又一下重重的頂入,在哭喊轉為啜泣的同時用自身滾燙的精液滿足了冬兵的哀求。

在高潮的空白過後,史蒂夫終於開始拾回理性,低頭望著全身癱軟並不時輕輕抽搐的冬兵,希望與喜悅逐漸脹滿他的胸懷。

冬兵剛才的舉動明顯的是在向自己求歡,而且是主動且心甘情願的,這代表了他有希望,而且還不小。

「巴奇……」史蒂夫抱起因淚水、汗水及唾液而滿臉濕淋淋的冬兵,用自己的上衣溫柔的擦拭乾淨,然後雙手捧著他的臉,凝視著那雙有些渙散與濕潤的灰藍。

「不要管過去,或是什麼見鬼的該不該。巴奇,我只想問你一句話……而且我希望你用你心裡所想的答案來回答我。」史蒂夫凝視著冬兵,伸出手指點在冬兵的左胸上有些緊張又期待的問道:「你……現在的你……愛不愛我?」

……愛?他愛他嗎?冬兵望著眼前這個有些緊張的微笑著的金髮男人,在內心思考著。

他怕他望著自己的眼神。但是他喜歡他的笑容、他溫暖的體溫、吻著他、擁抱他的感覺,他內心深處渴望著被他貫穿、被他灌滿,還有像現在這樣埋在他體內……但,那是愛嗎?……什麼是愛?

望著史蒂夫許久,冬兵低下頭輕輕搖了搖,小聲說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愛是什麼……所以……我沒辦法給你你想要的答案。」

但史蒂夫只是為冬兵話中的含意感到心疼,他一點都不覺得這是拒絕,冬兵只是不了解愛是什麼,不代表他不愛他,所以他反而有些開心的道歉,「對不起,巴奇……我沒注意到……」

更何況對於冬兵史蒂夫一向都是非常執著的,執著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所以他毫不氣餒的繼續問道:「那我換個方式問你……你對我是怎麼想的?我知道你有點……怕我……但是你討厭我嗎?會不想跟我在一起嗎?」

要是有別人在場,大概會吐槽說隊長你這根本就是誘導詢問吧?但是現場只有他們兩人。而冬兵的腦袋還沒清晰到足以分辨史蒂夫的問句其實很狡詐。他明知道如果冬兵討厭他剛才就不會說他願意跟他一起回家、不會在他向自己索吻的時候熱情做出回應、更不會要求他射在自己體內。

所以冬兵想了一下,正直的回道:「我不討厭你……我只是不喜歡你看我的眼神。」

「……什麼樣的眼神?」

「就像現在這樣……好像要把我吞進去……占為己有……」

望著那雙充滿深深情欲的藍眸,冬兵心臟突地加快了速度,一股燥熱從小腹內湧上全身,染紅了雙頰,內壁也不由自主的收縮,被本就緊緊包覆著的溫肉突然絞緊的快感,引起史蒂夫的一聲悶哼。

「唔。」

兩人同時顫抖了一下,感受到體內突增的質量與熱度,冬兵有些緊張不安的看向咬牙忍耐著性的本能的史蒂夫。

「……沒事,巴奇……」史蒂夫笑了笑,改為跪在地上,就著插入的體位將冬兵從馬桶上抱入自己懷中,輕拍著他因更加深入的感受而顫抖的腰,安撫冬兵,「我現在不會動,只是換個姿勢,不用擔心。」

在還沒得到完整的答案前,史蒂夫不會再衝動的任由自己的慾望傷了冬兵。

雖然只要先拔出來就可以好好的談話,但是冬兵是沒想到,史蒂夫則是雖然想到了但捨不得離開這個溫柔鄉。

所以他們就維持著正面座位插入的狀態,一臉嚴肅(而且還是在廁所裡,靠在馬桶邊)的談論著關於愛還是不愛的問題。

「讓你害怕的話我很抱歉……但我是真的很想把你吞進肚子裡,把你占為己有……讓你永遠只屬於我……但同時我也想看你自由快樂的在陽光下歡笑。」

冬兵望著史蒂夫那張笑臉,沉默了一會後,低聲嘆息,「……你真的很貪心。」

「對,而且我相信,我兩邊都做得到。」但史蒂夫的笑容只是更深。

「……你很有自信。」冬兵望著史蒂夫笑容的眼中不斷有各種情緒起伏,最後他選擇低下頭,避開那雙執著且充滿著溫柔深情的眼神,小聲的說道:「但我的自由不是你一個人能決定的……是那些在外頭想要追捕我的人……還有那些被我所殺害的生命……」

「不,是我,你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然而史蒂夫堅定的打破了冬兵負面的思考,捧起冬兵低垂的臉,直視著那雙有些驚慌的灰藍,無比認真的說道:「就像你說的,我很貪心,所以你的全部我都想要,包括你所做過的任何事。」

那些殺戮並不是出於冬兵真正的內心。沒有任何人可以對一個非自主狀態下被迫做他清醒狀態下時絕對不願意的罪行的受害者定罪。更何況史蒂夫比任何人都了解巴奇巴恩斯是個怎麼樣的男人。良心的譴責會跟著他一輩子,永遠抹滅不掉。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當年他沒能伸手抓住他的手,所以史蒂夫早就決定跟著冬兵一同承擔下來。巴奇巴恩斯的一切,無論是他的罪惡、他的靈魂、他的心、還是他的肉體,全部都是屬於史蒂夫羅傑斯的。

「而且我也很有自信,你的自由與否由我來決定,其他任何人想對你做什麼都必須先與我為敵,即使是全世界。」史蒂夫的笑容就像正午的陽光,即使是千年的冰霜也會被融解般的燦爛,「我愛你,永遠不會離開你,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

「……你不只很貪心、很有自信,還很固執……很霸道……很傻。」情不自禁的牽起嘴角小聲的嘟噥後,冬兵的眼中突然落下大滴的水珠。

「巴奇……?」

心一疼,史蒂夫有些不知所措的伸手想要抹去,但冬兵只是伸出右手擋在自己眼前,然後搖了搖頭。

那不是冬兵的眼淚,而是心底深處的那個過去的巴奇,因歡喜、自責、感傷與驕傲而落下的眼淚。

看啊,他的小豆芽永遠都是那麼的強大。就像他自己說過的一樣,他是那麼的固執,即使冬兵已不再是巴奇,史蒂夫的愛也永恆不變。

其實冬兵也愛著史蒂夫,早在他還是巴奇的時候,早在史蒂夫還是根小豆芽的時候,巴奇巴恩斯就愛著史蒂夫羅傑斯了。

但是現在還不行……冬兵不想給史蒂夫一個不完整的自己,他必須好好的思考、回憶,然後將真正完整的巴奇巴恩斯交給史蒂夫才行。

抬頭望向史蒂夫,流著眼淚臉上卻微笑著,顫抖著嘴唇輕聲說道:「……再等我一下……我需要一點時間……等我把記憶整理清楚了,我會用我自己的心情告訴你……我對你的感情。」

在愣了一下後,史蒂夫大力將冬兵緊緊擁入懷中,狂喜的大喊,「沒問題巴奇!我等你,不論多久我都會等下去!」

任由史蒂夫像是一隻大型黃金獵犬般蹭著自己,第一次,冬兵的臉上浮現出了安心與幸福的微笑。

 

 

 

 

 

 

End

 

___

 

 


完結撒花~XD

雖然還得繼續等待,不過隊長現在的心理狀態大概是考試時所有的題目都會,只差放榜,然後別人來問就謙虛的表示還算是有把握的那種感覺吧XD

反正人都到手了(毆

如果還要寫的話大概就是剩下一隻手的冬冬跟大盾在密室裡相處的點點滴滴
那就太歹戲拖棚了,所以就完結吧~(更何況本來一開始就只是一發文XD)

 

 

___

 

 

>>>以下是泡在肉湯裡的彩蛋>>>

 

 


兩人磨磨蹭蹭一會後,冬兵感到體內那根又熱又硬的玩意,忍不住扭動了一下臀部,

「……巴奇?」

「你到底有多喜歡我裡面?」伸長右手拉過史蒂夫的後腦,冬兵揚起下巴,語帶挑釁的低笑,「舒服?」

「……還不是因為你含著不放?」史蒂夫調笑著抱起冬兵,在他耳邊低聲問著:「敢不敢試著自己動動看?」

冬兵紅著臉瞪了他一眼,然後用右手捏了一下那張笑得一點都不正直的臉,哼了一聲,「誰不敢?」

接著,冬兵將右手移到史蒂夫的肩膀上,借力撐起自己的臀部,再往下坐,然而因為這一天來短短幾次的激烈性愛,力氣早被榨乾的冬兵才幾下就有些痠軟無力的趴在史蒂夫身上,粗喘著氣,瞪著泛紅的淚眼不甘心的怒罵:「可惡……都是你……」

「對……都是我……」輕笑著不是很有誠心的道歉後,史蒂夫在冬兵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小聲問道:「投降?」

「才不……我沒輸……」冬兵搖了搖頭咬著牙,抬起顫抖的腰還想要繼續努力,然而史蒂夫卻壞心的將手放到他的大腿上,緊接著用力往下一壓,再猛地往上一頂。

「啊啊啊!!」

強烈的衝擊讓冬兵仰起頭發出混著快感的尖叫,還來不及抱怨,史蒂夫就抓著他的大腿,猛力的抽插。於是這個一整天都在被這個可惡的金髮男人操幹的可憐士兵只能繼續著被操弄的命運,瞪著一雙委屈的淚眼在激烈的上下搖晃間一邊喘息一邊呻吟。

「啊、哈啊……啊……史蒂夫……」

一時之間,肉體撞擊聲、抽插時所帶來的水聲、濃重的呻吟及喘息響徹著整間小小的廁所。

「啊、啊……啊!」

「巴奇……!」

就在兩人嘶吼著再次雙雙達到高潮之後沒多久,氣息才稍稍平息,門外突然傳來有些遲疑的敲門聲。

兩人同時全身一震,看向那片薄薄的廁所門板。

「呃……隊長……你們應該好了吧?」山姆尷尬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我是來通知你一聲史考特帶著巴奇的試用手臂來讓他試用看看……然後他……你們知道他會縮小成螞蟻大小吧?」

在山姆的聲音落下後緊接著是史考特像是混亂又興奮的聲音。

「哇!我是說哇喔!我都不知道原來……哇!我是說……這可是天大的秘密對吧?」

「反正我是通知了……史考特……我們先離開一下……」

「…………」

在聽到腳步聲逐漸遠離後冬兵跟史蒂夫對望了一眼。

「……我的褲子還在外面。」在沉默了一會後,冬兵有些脫線的回答讓史蒂夫忍不住笑了起來,低頭吻了他微微噘起的唇。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