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

蟻人彩蛋監禁梗

已經標完結了睡覺的時候又讓我夢到梗只好寫成番外了XD

隊長吃史考特的醋梗,蟻人劇透有,慎入

相關塗鴉可以看這裡XD

 

___

 

 

屈起高大的身形,壓低帽緣,手中拎著塑膠袋,史蒂夫快步跟著山姆一同走在陰暗的小巷子裡。

他剛才為了與東尼‧史塔克以及尼克‧福瑞談論事情而跟山姆離開了這幾天來藏匿冬兵的地下密室。

為了不讓一直在搜尋冬兵的東尼起疑心--因為政府給他的不完整且充滿爭議的資料讓他認定自己父親的死亡跟冬兵有關--史蒂夫也裝成依然在尋找冬兵,雖然他早已找到並將他保護起來。

剛才的談論最後仍以不愉快的結果做為收場。史蒂夫心情很沉重。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願意與東尼以及尼克他們為敵,畢竟東尼是他過去朋友唯一的兒子,而且他們也是曾經共同並肩作戰的夥伴。

然而,不管史蒂夫如何主張並強調冬兵的無罪,他們都只是一口咬定那是史蒂夫的私心,並強調無論如何都得先捕捉到冬兵。

是,史蒂夫承認他是有私心,但他真心認為就算不管他與冬兵的過往情誼,或是他對冬兵的私人感情,單單以他所認定的正義來說,冬兵就是一個受害者。一個被九頭蛇操控的,連靈魂都被剝奪的受害者。

你能去制裁一把槍嗎?不,你只能制裁操控那把槍行殺戮之事的人。

但是,沒有用。所以史蒂夫結束了討論後,更加下定了絕對不能讓冬兵的行蹤曝光的決定。他不敢去想要是冬兵被東尼他們發現……或者該說,被隱藏在他們背後的政府發現的話,他們會對他做什麼。

史蒂夫正直但並不天真,他愛國,而不是愛政府。從洞見計畫之後,史蒂夫不會不去懷疑是否連政府高層都有九頭蛇涉入。而且從新同伴史考特‧朗恩--蟻人--所給予的情報來看,九頭蛇的黨羽依然生生不息。

在這種到處都有可能是敵人的狀態下,不得不離開冬兵讓史蒂夫非常的擔心,所以他在順道購入了必須日用品(最近必要的用品還多了保險套跟潤滑劑,由於他們用得很兇,所以史蒂夫一口氣買了十套12入自帶潤滑劑的)後就急著趕緊回去確認冬兵的狀況。

冬兵並不是單獨一個人,史考特跟他在一起。而這也是史蒂夫急著回到冬兵身邊的因素之一。

要做出讓史考特與冬兵單獨相處這個決定之前,史蒂夫不知道有多掙扎。然而他的理智也清楚的明白,當他必須離開冬兵跟山姆一同外出偵查狀況的時候,史考特是最適合留下來保護冬兵的人選。

然而,理性上明白不代表感情上也能如此清楚的區別。

基本上,史蒂夫現在已經不怕冬兵會主動從他身邊逃離。從這幾天來冬兵對自己明顯信賴的態度,以及即使自己對他做出親暱的行為他也不會抗拒,甚至還會自主的誘惑他,等種種方面來看,冬兵的身心都早已屬於他,只等冬兵開口說出答案而已。

但是對於冬兵,史蒂夫一向都是矛盾的。

就像他自己之前對冬兵說過的一樣,他既渴望將他的全部占為己有,卻又盼望他能自由自在的在陽光下歡笑。

換句話說,就是獨佔欲強又愛吃醋。

而且,除了史蒂夫以外對其他人(其實以目前冬兵的生活範圍來說,他能接觸到的生物也不過就史蒂夫、山姆以及史考特還有史考特帶來的螞蟻群而已)都愛理不理的冬兵不知道為什麼,對史考特並不那麼冷淡。

史蒂夫還聽到冬兵跟史考特聊起折斷山姆翅膀的共同經驗,冬兵甚至還微笑。對史蒂夫以外的人微笑。這讓史蒂夫感覺很不愉快。

但那只是史蒂夫無聊的獨佔欲而已,他不會為此而討厭史考特。事實上,他自己也不討厭史考特的風趣幽默。只要他不要太過靠近冬兵或與他有肢體接觸。

只不過說到要讓他倆獨處,史蒂夫還是不太樂意的。所以他目前只想盡快回去,回到冬兵身邊。

就在史蒂夫一邊小心注意沒有人跟蹤他們後,匆忙的走進隱藏在小巷弄內的地下室入口,並來到冬兵的房門口時,從裡頭傳出的對話聲讓史蒂夫全身僵直,一旁的山姆也愣在當場。

「……不……你的手要放在我的大腿上才行。」先是冬兵的聲音。

「像這樣?」然後是史考特,聲音有些緊張。

冬兵低聲的,像是在指導般的說道:「對……等會你要試著用力往兩旁拉開我的腳,我會絞緊你。」

「好……」接著是吞口水的咕嘟聲,大概來自於史考特。

「準備好了?」

當冬兵低聲的問完的瞬間,史蒂夫再也忍受不住內心的澎湃,碰的一聲用力撞開門。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從腹部湧上的怒氣讓他握緊了拳頭低聲怒吼,「……你們在做什麼?」

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凌厲殺氣,正在練習大腿絞殺的冬兵跟史考特同時驚愕的轉向門口。

修長的雙腳纏繞在史考特的脖子上,看到史蒂夫回來的冬兵一瞬間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但接著馬上感到了不對勁。

「……史蒂夫?」冬兵不明白史蒂夫為何會如此殺氣騰騰的瞪著自己,(其實史蒂夫瞪的是被冬兵雙腳纏繞著的史考特)心裡有些驚慌。

史蒂夫身上散發出的怒氣幾乎像是滿天鋼針般刺在現場每一個人的身上。

雖然很像小孩無理取鬧,但是史蒂夫現在心裡所想的除了冬兵居然讓自己以外的人碰觸他的股間以外,居然是--娜塔莎跟史考特都有被冬兵大腿絞殺,只有他沒有,這種極端無聊的不滿。

相較於還搞不太清楚狀況的冬兵,早已清楚史蒂夫跟冬兵之間不尋常的關係的史考特馬上就明白了史蒂夫的怒氣來自何種原因,於是他連忙陪笑並想要讓冬兵從他的身上下來,以免自己被盾牌削掉腦袋,「巴、巴奇,你先下來吧。」

冬兵看了自己股間抽搐著嘴角的史考特一眼,再看向臉色鐵青的史蒂夫跟他身旁一臉糟了的山姆,雖然充滿了疑惑與不安,還是輕巧的翻了個身,從史考特的身上跳了下來。

沐浴在史蒂夫足以殺人的目光下,史考特很後悔剛才跟冬兵提起了他跟荷普做格鬥技巧訓練時,總是敗在大腿絞殺下。他沒想到冬兵會主動提出要陪他練習。更加沒想到會被史蒂夫撞見。

自從史考特之前為了送試用的手臂給冬兵,而縮小跑進廁所裡不小心目擊了他們劇烈做愛的畫面之後,他就成了世界上唯二知道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有肉體關係的人了。(另一個當然就是山姆)他並不歧視同性戀(他在監獄裡看得可多了)所以他一直都是以平常心在與他們相處。

只是,當他被捲入一方吃醋的狀況,並成為憤怒的對象時,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史考特在冬兵跳下他的肩上後立刻反應很快的舉起了右手,飛快的一口氣毫不停歇的說道:「嗨山姆隊長你們回來啦那就沒我的事了吧我想到現在剛好是貝克太太的麵包出爐時間我女兒最愛吃那家的葡萄奶油派了我得去幫她買所以先失陪了有事情再找我啊!」

然後就縮小著身體跳上山姆的肩膀,「走吧山姆!」

「啥?我又不是你的……」山姆原本反射性的想要抱怨,但他馬上就反應過來史考特此舉的含意,於是他馬上點頭如搗蒜,並轉身走出門口,「喔,好吧真拿你沒辦法。」

於是才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現場只剩下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冬兵以及一個因吃醋而惱怒的史蒂夫。

冬兵遲疑了一下,走過去想要從史蒂夫的手中接過塑膠袋,但史蒂夫卻避開了他的手,轉過身不去看他。

史蒂夫的舉動讓冬兵很不解又難過。他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望著史蒂夫的背影,小聲的呢喃著,「史蒂夫……?」

冬兵語氣中的不安讓史蒂夫感到心疼,他幾乎是一轉身就後悔了,但他現在不能回頭看冬兵,即使理性明白這一切只是自己無聊的吃醋,但他就是無法抑止自己的怒氣,他怕會因而傷到冬兵。

茫然失措下,冬兵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史考特在聊起凱西--史考特的寶貝女兒。一個小女孩,可愛、天真,笑得很傻氣的小女孩。

冬兵還記得當他看到史考特對自己展示出凱西的照片時,忽然間,冬兵的眼前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影像,一個小小的身影,棕色的長髮綁成馬尾,紅紅的繩子隨著她的躍動而上下搖晃,正對著自己笑。可愛的小嘴在呼喚著一個名字,『詹姆斯』……?

在意識過來前,冬兵的嘴已經自行開口問道:「……那是誰?」

「凱西,我的女兒。」史考特以為冬兵是在問他照片中的女孩,於是他有些紅了臉,笑得很燦爛的回答:「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小寶貝。」

史考特時常會跟他分享凱西的事,比如說冬兵現在腦中所回想起的,「我永遠沒辦法對她真正的生氣,即使有時候會,但只要凱西過來撒嬌,我就什麼氣都消了。」

「……撒嬌?」冬兵還記得自己是那麼回問的。

「就像這樣,」說著,史考特滑動著手機點了幾下後,將螢幕擺到冬兵正前方,螢幕中是放大的凱西,正將臉湊上來,對著手機這一方--也就是當時正在錄影的史考特--的臉上獻上一吻,並且用小女孩甜甜的聲音說:『爸比,對不起啦~人家不是故意的,笑一個嘛。』

即使冬兵只是個無關係的外人都覺得這個小女孩很可愛,更不用說身為她父親的史考特了,效果強大到即使過了一段時間,拿著手機展示出當時畫面的史考特的臉上笑容簡直可以用開花來形容。

雖然冬兵無論任誰來看都是個健壯且高大的男人,而史蒂夫也不是冬兵的父親,但是冬兵情急之下,也只能憑直覺採取這個目前腦中唯一可用的方法。

幸運的是,這種方法,唯一需要的條件只有被撒嬌者對於撒嬌者所抱持著的感情多寡。而剛巧史蒂夫對冬兵的愛大概深到足以突破地心達到地表另一端。

而且雖然冬兵是個精壯的大男人,而史蒂夫也不是冬兵的父親,但他深愛著他的程度並不比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還要差。

雖然史蒂夫對冬兵的感情不單單只有純粹的愛情與保護欲那麼簡單。就扭曲度跟黑暗面來說,還好冬兵願意接受史蒂夫的愛,不然兩人之間有得折磨了。

所以,當冬兵小心翼翼的走到背對著自己生悶氣的史蒂夫,伸出右手搭在緊繃的肩上,模仿著凱西對史考特所做的那樣,將唇貼到了史蒂夫的臉頰上的瞬間,史蒂夫只覺得耳邊轟的一聲,彷彿全身的血液霎時間都沸騰了起來。

「……史蒂夫……對不起……」因為冬兵實在不知道史蒂夫是在生什麼氣,所以他想了一下,決定跳過,直接說出訴求,「……笑一個,好嗎?」

聽到冬兵試著用甜甜的軟言溫語向自己示好時,史蒂夫不禁打從心底覺得,不管冬兵做了什麼,就算在他身上用手槍轟了七八個洞、用小刀刺了無數個窟窿、用左手把他的臉打得粉碎性骨折,他都可以發自內心笑著原諒他。甚至讓他多戳幾下都無所謂,更不用說史蒂夫本來就只是沒來由的喝飛醋而已。

所以火氣全消的史蒂夫連忙轉過身,雖然由於必須盡全力壓抑撲倒冬兵的衝動,所以導致他的笑容顯得有些詭異,但他安撫著冬兵的語氣依然溫柔,「沒事……我沒有在生氣。」

「……真的?」

「真的。」

冬兵語氣中從緊張變為安心的變化讓史蒂夫心下有些慚愧,將手抵在冬兵搭著自己肩膀的手背上,接著轉過身,反手握住冬兵濕涼的手,低聲道:「該說抱歉的是我……讓你感到不安了。」

「……我不喜歡你生氣。」凝視著史蒂夫一會後,冬兵微微噘起嘴唇,像是有些委屈般的小聲的說道。

「嗯……」一邊輕聲回應,史蒂夫情不自禁的將唇輕輕點在那雙無論何時都那麼紅潤的唇上。

在史蒂夫的唇移開後,冬兵繼續說道:「我想看你笑……」

「嗯……嗯……我知道,巴奇……」邊加重並加深了親吻,史蒂夫邊做出近似要求的保證:「我會的……只要你陪著我,我就可以一直笑著……」

「唔……」

幾乎就在史蒂夫語音剛落的同時,冬兵突然紅了臉,並短促的喘了一聲。

因為史蒂夫的手指正深入上衣內並揉捏著他的乳尖。

史蒂夫最近熱衷於開發冬兵的性感帶。

當沒有事,只有他們兩人獨處時,他會將冬兵擁入懷中、或著壓倒在床上四處探索,用舌頭、用手指,撫摸探尋著冬兵每一片肌膚。

比如說他現在正在玩弄著的敏感的乳尖,或是舔吻著的冬兵鎖骨偏左方的一處小小的舊傷疤、左手的斷面處。每當他愛撫著那些部位時,冬兵的身體都會一陣一陣的震顫,並吐露出甜美的呻吟。讓史蒂夫欲罷不能。

史蒂夫溫熱濕軟的舌頭侵入了冬兵的口腔內,蹂躪著柔嫩的黏膜所產生的黏膩水聲侵犯著他的耳膜,使得冬兵全身都因快感以及羞恥而顫抖。幾乎要站不住腳。

然而不管史蒂夫怎麼碰觸自己,冬兵都毫不抵抗,只是顫抖著身軀順從的接受史蒂夫所帶給他的一切感官刺激。

雖然冬兵還是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愛情,但他明白,不論史蒂夫對他做什麼,他都無法離開他,也不願離開他。

只要史蒂夫想要,他就會敞開雙腿,迎入那總是帶給他酸疼快感的火熱欲望,放任他搖晃他、擺弄他、灌滿他體內每一處。

只因為這個溫柔又霸道的男人是他現在的唯一,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朦朧的想著,沉溺在因史蒂夫致拗的愛撫所產生的酥麻快感中,冬兵輕輕閉上了眼睛,一滴眼淚滑落了他微揚的嘴角。

 

 

 

 

 

___

 

如果這都不算愛……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