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在這裡

中元節發個應景文

關於(偽)幽靈巴奇跟唯一看得見他的史蒂夫的甜蜜(?)故事

 

___

 

 

半透明的巴奇飄在史蒂夫身邊,看著史蒂夫跟其它的復聯眾對話。

每當史蒂夫時不時的將眼神往自己飄過來時,巴奇就會朝著史蒂夫扮鬼臉,像是吐吐舌頭,或是眨眨眼、揮揮手。然後看著史蒂夫無奈的壓抑自己想要笑出來的表情,忍不住大笑。看到巴奇的笑容,史蒂夫也會跟著笑。

復聯眾都對史蒂夫總是朝著沒有人的地方微笑的詭異狀況見怪不怪,因為他們之前已經見識到了巴奇的存在。雖然並不是用肉眼見到。

自從靈體的巴奇跟著史蒂夫一起來到了這個全新的世界之後,巴奇與史蒂夫一同經歷了許多文化衝擊。雖然史蒂夫加入了一個叫做復仇者聯盟的怪胎組合,其中一個人還是霍華德的兒子,但是就像輩分上的差距,史蒂夫總是覺得跟他們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就像東尼‧史塔克愛說的老傢伙一樣。史蒂夫不只一次跟巴奇說,感謝有他陪在身邊,才讓他不會感到孤獨寂寞。

巴奇常常會心感謝上天的安排,在史蒂夫沉睡了七十多年後人事全非的世界裡,讓自己能夠陪在史蒂夫身邊。當然實際上巴奇並不能替他做些什麼--拜託他根本沒有實體好嗎?--但是他至少可以陪史蒂夫說說話,讓他不那麼的孤單。

而且復聯眾們雖然一個一個都很怪,但他們都抱持著各自的信念,將他們組合在一起最基本的中心概念就是鋤強扶弱。這點正是讓巴奇跟史蒂夫能夠產生認同與信賴的部分。

說起組成聯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發生了他們裡頭的一個成員索爾--就是那個北歐神話裡的雷神--的弟弟洛基--沒錯!又是北歐神話裡的神!--帶著一票外星人侵略紐約的事件,為了保護紐約市民並共同抵禦外星人的攻擊才湊在一起的。

雖然難免有些突兀感,但是巴奇得說,他覺得這個組織還挺酷的。而且身在復仇者聯盟裡或多或少也可以讓史蒂夫不那麼的格格不入--因為那裡面每一個都是怪人--史蒂夫相對之下簡直就是完美的存在。

當然這是出自於巴奇這個史蒂夫大親友眼中的感覺,但巴奇也相信只要是真正認識史蒂夫的人,都會了解他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人。巴奇可以就史蒂夫‧羅傑斯究竟有多美好而侃侃而談一整天。

巴奇還記得,當時解決完洛基之後,史蒂夫跟復仇者的其他人一起去吃沙威瑪,雖然沒有實體的巴奇不會餓也不需要吃東西,但看得其他人雖疲憊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他也很想吃吃看,可惜他連碰都沒辦法碰,只能好奇的問史蒂夫到底好吃嗎?然後看到史蒂夫有些傷感的微笑著說:「我真想讓你也吃吃看」時,巴奇又覺得沒吃到也無所謂了。

而復聯眾察覺到巴奇的存在(或者該說史蒂夫的怪異表現),就是從這時候開始。

巴奇應該發現的,當時其他的人在聽見,以及看見史蒂夫對著巴奇(在他們眼中只是空氣)說話時的表情說有多怪異就有多怪異。但是巴奇那時候只專注在關心史蒂夫的狀況上,所以他也忘了要提醒史蒂夫不要在其他人面前跟自己說話。

所以後來當史蒂夫又一次的在眾人面前不小心跟巴奇對話之後,眾人互望了一會,由最憋不過的東尼做出頭鳥,開口對史蒂夫問道:「你到底在跟誰說話?」

相對巴奇的緊張,史蒂夫只是稍微睜大了眼,看著巴奇,又將視線移往東尼他們身上,在巴奇因不好的預感而打算出聲阻止前,史蒂夫就開口,將巴奇的名字說了出口。

「……誰?」東尼挑起了單邊眉毛。

「巴奇。」斬釘截鐵的說完,史蒂夫再次看向了巴奇,面露微笑。

「……你啊……」望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抿著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臭小子居然就這麼說了出來,難道不怕被其他人當成神經病?

果不其然,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巴奇……」克林特有些遲疑的開口問道:「你是說……那個巴奇?你跟從小一起長大的那個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遲疑了一會,雖然有些怕觸動史蒂夫的傷痛,但克林特還是選擇開口,「呃……隊長?他已經……」

「……我知道,巴奇已經死了七十多年了……」慢慢的點了點頭,史蒂夫垂下了眼,一會後抬頭看向身旁一臉擔心的巴奇,笑了笑,「但是他的靈魂一直陪在我身邊……現在也是。」

眾人陷入了一陣沉默。因為沒有一個人相信他的話,大家都認為,那是史蒂夫的幻覺或是妄想。

看著大夥注視著史蒂夫的眼神,巴奇又氣又難過。

「……史蒂夫,我有一個僭越的提議……我覺得你或許需要跟專業的心理醫師談談……」

就在布魯斯也委婉的提議史蒂夫要他檢查一下精神狀況後,巴奇整個人都炸了。

「我不是史蒂夫的妄想!」巴奇非常憤怒的對著東尼他們大叫,比起自己的存在被否定,更讓巴奇氣憤的是他們把史蒂夫當成一個有妄想症的傢伙。

「我是真的存在的!」在他們四周又跳又叫,猛力的揮舞著雙手,但是除了安撫著他的史蒂夫以外,其他人都一臉憐憫的表情望著史蒂夫。

該死的!這樣下去不行,他必須做點什麼,不然他們真的會把史蒂夫當成精神病患!

巴奇焦急的東張西望,看到了桌上的琉璃擺飾,立刻衝上前去,伸手想要握住,但卻撲了個空,手就這麼穿過了琉璃擺飾。但這卻更加激發了巴奇的鬥志,他將全付精神都集中在雙手,心心念念的想著,他必須得要拿起這個鬼玩意,他必須得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存在,他必須--……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才不是史蒂夫的妄想!

「……哇喔……」

當東尼他們看到琉璃擺飾憑空從桌上漂浮起來時,眼睛睜得老大的模樣讓巴奇得意的哼哼直笑,將琉璃擺飾在雙手間拋過來拋過去。

「巴奇……」史蒂夫看著巴奇得意洋洋的模樣,雖想表現的嚴肅些但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羅傑斯……你有特異功能還是念力什麼的?」

「不好意思,」史蒂夫攤開雙手,回應了娜塔莎的質疑,「血清只加強了我的肉體能力,並沒有什麼超能力。」

扶了扶眼鏡,布魯斯面露不可思議的表情,低聲說道:「……真的是你所說的那個巴奇?」

但東尼馬上激動的否定,「世界上不可能有幽靈!」

「但是……」

看著在半空中被拋過來拋過去玻璃擺飾,再看著史蒂夫的笑容以及其他人半信半疑的模樣,東尼忍不住憤慨的指著巴奇的位置,大聲叫嚷:「好!我現在就來去做能偵測出靈魂的機器!就知道到底是史蒂夫的腦袋壞掉還是真有鬼!」

史蒂夫在跟巴奇互望了一眼後,才望向東尼聳了聳肩,「你高興就好。」

三天後。東尼熬夜完成了他口中所謂能夠偵測出等離子磁場--也就是靈魂--的機器,並找來大家一起觀測。

「如果真的有靈魂的話,就可以透過這個專門吸取等離子能量並形成音波振動的機器讓我們聽到聲音了!快!隊長!叫你說的巴奇出聲說話!」

在頂著黑眼圈的東尼激動的指著自己後,史蒂夫看了巴奇一眼。巴奇聳了聳肩,往機器的收音麥克風的位置飄了過去,然後張開嘴巴。

「……這鬼玩意真的管用?」

當抱著懷疑的陌生男性的聲音從機器的擴音器中傳出時,現場所有人都陷入驚愕的沉默。

史蒂夫跟巴奇是為了東尼居然真的能發明出跟靈魂通信的機器,而且還只花了三天。

東尼他們則是為了真的有靈魂的存在而震驚。

「……哇喔……」

「……所以,真的不是史蒂夫在妄想……巴奇的靈魂是真的存在?」

看著其他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模樣,出了一口氣的巴奇不禁得意洋洋的說道:「你們現在總知道了吧?快跟史蒂夫道歉。」

「巴奇。」但史蒂夫出聲勸阻了他,「沒關係的,只要他們現在知道了就好。」

「喔……羅傑斯,你就是人太好了……」

看到史蒂夫,巴奇雖嘴上似乎在抱怨,但充斥在他內心更多的是驕傲。

驚訝過後,大夥聽著巴奇的聲音,再望著史蒂夫的笑容,再次面面相覷,這次卻是為了他們的身後友情而感慨。

在那之後,東尼跟布魯斯問了巴奇不少問題,(由於史蒂夫在現場,所以他們避開了比較敏感的死亡時的情況)而巴奇也一一回覆,許久未曾與史蒂夫以外的人交談的巴奇心情其實很開心,而這些史蒂夫都看在眼裡,他也為巴奇而感到開心。

之後,巴奇跟著史蒂夫回到了家裡。

「今天真棒,能夠讓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在洗完澡躺在床上後,史蒂夫看著飄在他上方的巴奇,發自內心的微笑,「以後我終於可以不用顧慮到別人盡情跟你說話了。」

「史蒂夫……」凝視著黑暗中依然閃閃發光的蔚藍,巴奇想了一下,忍不住將一直放在內心裡的疑惑問了出口,「……你從未懷疑過我是否真的存在嗎?」

「因為你就在這裡,我為什麼要懷疑?」凝望著巴奇,史蒂夫臉上全是誠摯的表情,「我知道你就是你,不是妄想也不是幻覺。你只是……放心不下我,所以沒有去天堂,而是一直留在我身邊。」

垂下了眼,巴奇有些開心又些難過的顫抖著聲線,「……因為我答應過你了。」

巴奇一直沒有跟史蒂夫提起過,其實他的肉體還存在這個世界上,而且恐怕現在還在某處被九頭蛇給控制住。他一直在煩惱該不該跟史蒂夫說。

他知道要是說了,史蒂夫恐怕會不顧一切的尋找並將他的肉體救出。但史蒂夫已經夠忙了,神盾局、復仇者聯盟……還有政府高層的陰謀。巴奇覺得自己不應該再用自己的私事去麻煩史蒂夫。

所以當巴奇跟著史蒂夫一起看到冬兵時,他的內心起了相當大的動搖。

他幾乎是一眼看到就知道那是他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他自己拋棄、遺忘了的軀體。

但他不敢跟史蒂夫說,說那個冬兵就是他。現在這種狀況,要是讓史蒂夫知道了的話他絕對會大受影響,所以巴奇只能焦慮又緊張的的盯著史蒂夫與冬兵在大街上打鬥。

直到冬兵的面罩被史蒂夫掀開來,當史蒂夫對著冬兵叫出巴奇的那一瞬間,巴奇突然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硬是將他從史蒂夫身旁拉開,並吸去了冬兵的旁邊。

於是冬兵撤退的時候,巴奇只能身不由己的望著史蒂夫震驚的模樣,被拉離史蒂夫身邊。

 

*** *** ***

 

為了冬兵面罩下那張與巴奇酷似的面容而震驚不已的史蒂夫什麼都無法做,只能眼睜睜看著冬兵以及飄在他身旁的巴奇在他面前被帶走,

「……巴奇?」史蒂夫茫然地低聲喚著巴奇,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陷入迷惘而呆滯的跟著山姆及娜塔莎被關進車子裡押送後,史蒂夫快速的在腦袋裡以剛才衝擊的景象拼湊出最有可能的真相。

最後的結論很快的被他組織起來。

他大概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其實巴奇並沒有死,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靈魂跟肉體分離,而所以或許現在只是他的靈魂遇到了他原本的肉體,所以才會被牽引過去。

而他的肉體在他靈魂不在的時候,不知道被九頭蛇用什麼方法變成了傳說中的鬼魅殺手。

也就是說巴奇就是冬日士兵,冬日士兵就是巴奇。

史蒂夫越想心越沉、越痛,握緊了雙手,在內心對著現在不在他身旁的巴奇以及神發誓,他一定會找到冬兵,他一定會從九頭蛇手中救出巴奇。

 

*** *** ***

 

在冬兵被打掉面罩之後,巴奇的靈魂就像是被磁鐵吸住了般不由自主的被冬兵牽著跑。

他看著一臉茫然的冬兵被塞進了像是小型貨車的黑色廂型車後方,被命令坐在一個帶有拘束器的椅上後又被獨自一人關了起來。

看到九頭蛇是怎麼對待冬兵的,巴奇感到了憤怒與愧疚。

在車子開動之後,巴奇一直觀察著冬兵,直到冬兵突然抬起頭一雙空洞的灰藍望著他。

有些驚訝的回望著冬兵,巴奇開口問道:「……你看得見我?」

冬兵沒有回答,只是很小聲很小聲的問著:「……那個男人是誰?」

不確定冬兵是真的在問自己,還是自言自語,巴奇沉默了一會後,決定問他一個關於他自己的問題,「你知道你是誰嗎?」

冬兵沉默了一會。

就在巴奇快要判斷冬兵其實看不見他,剛才都是在自言自語的時候,冬兵露出了像是個迷路的孩子般的表情,看著巴奇。

「……我不知道……」,他說,聲音聽起來很迷惘,「他們有時會叫我資產。」

「不,你不是什麼他媽的資產!你是巴奇……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奇怒火中燒的大聲喊著,然後彎下腰貼近了冬兵的臉,「還有剛剛那個男人是……」

但巴奇還沒跟冬兵說完,運輸車就抵達了目的地。一群重裝兵湧進來,用槍口指著冬兵。

什麼都沒辦法做的巴奇只能咬著牙看著冬兵被異常警戒的包圍並運送銀行金庫。

當皮爾斯過來,質問冬兵、並給他灌輸九頭蛇的思想改造時,巴奇一直在旁邊對著冬兵大聲喊著:「別聽他的!他說的都是些狗屁!橋上的那個男人是史蒂夫!是你最好的朋友!」

當看到冬兵不理會皮爾斯的話,只是執著於史蒂夫時,巴奇才剛感到欣慰,就因為皮爾斯打在冬兵臉上的一巴掌而氣得忍不住破口大罵:「你這王八蛋!!」

接著皮爾斯準備讓冬兵接受的的殘忍處置讓巴奇又再度想起了那種痛苦。全身發抖,但不是為了恐懼而是憤怒。也就是說,在他不在這個身體裡的時候,一直都是冬兵在代替他受折磨。

「住手!!你這個該死的混蛋!!」巴奇再次大吼,但是沒有人聽得見他憤怒的聲音。

巴奇只能內心像是被揪住了般的自責,看著冬兵被壓倒在椅上,像是對自己求助般投過來的眼神。

冬兵那雙瞪大的雙眼中充滿恐懼,全身微微發抖,雖然那是自己的身體,但是看上去是那麼無助害怕。就像好多年以前巴奇被綁在機器上一樣,不同的是這次巴奇是以第三者的身分旁觀。

他眼睜睜看著那台機器覆蓋上冬日士兵的頭,緊接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彷彿也撕裂了巴奇。

「住手!放開他!!」

於是巴奇的憤怒達到了巔峰。他衝了過去,拼了命的想要破壞機器,他也差點做到了,然而,當冬兵在一陣激烈的抽搐之後全身癱軟在機器上失去意識的瞬間,巴奇又再度像之前那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

景色快速流動,一眨眼的工夫,史蒂夫就出現在他眼前。

「巴奇……?」

乍然重逢,史蒂夫臉上滿是驚喜的神色,緊接著他馬上轉成嚴厲又擔心的表情,沒時間沉溺在重逢的喜悅了,史蒂夫急著對著巴奇問道:「巴奇,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冬日士兵?」

無言的望著史蒂夫,巴奇點了點頭。

「那麼,首先最重要的是……你的身體現在在哪裡?」

巴奇沉默的望著史蒂夫臉上心疼又關切的表情。

對不起。巴奇在心底對另一個自己道歉。

他不敢想像冬兵受過怎麼樣的待遇,只因為他拋棄自己的軀殼,他等於代替逃離了痛苦折磨的巴奇承受本該屬於他所受的苦難,但他真的從沒想過有可能因而產生另一個靈魂人格,一切都是他的錯。

然而,雖然他真的很抱歉,也對冬兵的遭遇感同身受,但他還是不能說出冬兵的所在。

對不起。巴奇看著史蒂夫,在心底對現在極有可能還在受折磨的冬兵說,但我不能讓史蒂夫冒這個險。

他知道只要自己說出冬兵在哪裡,正在遭受怎麼樣的待遇,史蒂夫一定二話不說,不管有多艱難他都會去救出他,救出冬兵,救出巴奇。

所以巴奇更加不能說,更何況史蒂夫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現在說出來只會擾亂史蒂夫的心。

「……我不知道。」深呼吸之後,巴奇輕輕搖頭笑著回答史蒂夫的問題,「那是哪裡,我真的不知道。」

不論何時,不管發生了什麼,巴奇都會選擇史蒂夫。

他只會選擇史蒂夫。

 

 

 

 

 

 


TBC

 

___

 

甜吧?(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