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角色死亡注意。極短。非典型HE。萬千世界中也許有這麼一種結局。

能接受再看吧

 

 

___

 

 

 

 

「你來了……」坐在冰冷的長條鐵椅上,雙手雙腳都銬著腳鐐的巴奇平靜的看著無視門口的帶槍獄警,獨自一人穿著便服走進了死囚房裡的史蒂夫,垂下了頭,「你不應該來的。」

史蒂夫什麼都沒說,只是微微一笑,走到巴奇身邊坐了下來,右手放到他的頭上,溫柔地揉了揉。

手掌上的溫度讓巴奇忍不住鼻酸,抬頭望向那雙凝視著自己的藍眼中永恆不變的溫柔與堅毅。

「……我把事情都處理好了,該交代的也都交代了,所有身為美國隊長該負的責任我都做到了,他們才願意讓我見一見老朋友最後一面,」史蒂夫舉起他帶來的紅酒,巴奇出生那一年所生產的,以及兩杯玻璃酒杯,「願意陪我喝一杯嗎?……至少最後讓我以史蒂夫羅傑斯的身分送你。」

說著,史蒂夫將玻璃酒杯遞給巴奇,給他們兩人都倒了。

「……你很固執,我早知道。」

「是的……你一直比任何人都了解我。」

「……我只擔心一件事……我不在了,誰來陪著你……」

輕聲的說著,巴奇有些擔憂的笑了笑,然後在史蒂夫的注視下,仰頭喝下了如血般的紅酒。

沒多久,巴奇突然覺得眼皮很重,他眨了眨眼睛,還來不及感到疑惑就往前軟倒。

史蒂夫接住了失去了意識的巴奇,輕輕將手覆在巴奇的背上溫柔的撫摸著,直到他不再起伏。

「……沒關係的,你不用擔心,巴奇……」看著巴奇在自己懷裡停止呼吸,史蒂夫一口氣將自己杯中的酒飲盡,緊緊摟住了巴奇還溫暖柔軟的身體,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你不在了,史蒂夫羅傑斯也不會存在。」

 

 

*** *** ***

 

 

盡管纏訟多年,政府對冬兵的最終判決是死刑定讞。

史蒂夫在旁聽席上異常的平靜,他只是一直望著巴奇,而巴奇也望著他,對自己的處置毫無反應。

後來史蒂夫為了探望巴奇最後一眼,透過了各種方法,直到政府終於破例讓他進了關著冬兵的單人房。

在那之後對於在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過各種揣測及輿論,但沒有人知道真相。

他們只知道當他們因為時間過太久而進去找人時,只有兩具相擁的冰冷軀體躺在地上,還有地上翻倒的兩杯酒杯。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