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在這裡

去年的萬聖節賀文今年續XD

這是一篇吸血鬼史蒂夫X狼人巴奇的AU,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明亮皎潔的月光下,全身赤裸的巴奇躺在冰涼的河水中,浮浮沉沉的望著空中即將從殘缺步向圓滿的缺口之月,漠然的感受著因即將到來的滿月而在內心中躁動著的狼性,以及岸邊金髮男人刺痛著他肌膚的強烈視線。

那是種宛如凝視著什麼神聖不可侵犯的寶物,卻又愛憐似的貪戀而執著的眼神,令巴奇即使浸浴在冷冽的河水中,也依然難以壓抑從身體內側一點一點湧上的顫慄與燥熱。

就算史蒂夫不這麼看著他,這一個月間,巴奇也都一直處於微熱的狀態。

自從他吞下了史蒂夫的心臟後,來自體內深處彷彿與其融合為一體的感受,讓巴奇陷入奇妙的亢奮,及些許的不安。有些關於史蒂夫--雖然大部分是個瘦弱的金髮少年,但巴奇就是曉得,那就是史蒂夫--的片段會突然毫無預警的浮現在巴奇的面前。

而困擾巴奇的是,他完全無法確認那究竟是真實發生過的,抑或是他吞食了史蒂夫的心臟後所產生的錯覺。

然而在巴奇根本還來不及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前,時間依然在走,轉眼間就來到了今晚--滿月的前一晚。

身為狼族領袖的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與吸血族的首領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結合的契約即將在明日的滿月之夜進行。

不過考慮到狼族沐浴在滿月之光下過久會引發出狼性,也就是將會無法維持人形,於是史蒂夫決定提前一天迎接他的未來伴侶至他的城堡,並在今夜盛大舉行公開宴會,邀請所有與他們有關係的雙方族群都到羅傑斯的城堡內,共同見證這件足以影響雙方後世發展的大事。

雖然在一個月前,史蒂夫已經當著雙方重要人士的面將自己的心臟獻給了巴奇,但今晚的宴會真正的意義是正式對外宣布兩人的結合,而兩人之間真正的儀式則是在明晚。

由於他們特殊的身分與地位,他們的結合是具有象徵意義的,非關愛情。

巴奇大致上也預想得到這一點,畢竟他雖然失去了兒時的記憶,但並不是失智,相反的,狼族的同胞們都一致認可失去記憶後的巴奇更加冷酷卻也更適合擔任領導者。

關於他與史蒂夫即將締結的契約,也並非完全因為對方獻出心臟而一時被感動沖昏頭,對於接受史蒂夫的要求,他是在進行了多方考量之下才做出的決定。他也認為史蒂夫會提出與自己締結契約絕不僅僅只是因為對自己有著特殊感情。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就在剛才史蒂夫居然隻身親自來到這裡,狼人一族地盤的中心地帶,只為了親自迎接巴奇。

雖然為了商討關於儀式的相關事宜,他跟史蒂夫幾乎每晚都會約在狼族的森林與吸血族生活範圍的界線,但今天還是史蒂夫第一次什麼人都沒帶,深入狼族的根據地內。

就算史蒂夫真的很厲害,(不然也不會短時間內成為吸血鬼一族的領導者了)但一個人來到曾經敵對的狼族領地深處,與身為首領的自己見面,要不是傻子、就是很有自信。

而這傢伙肯定是兩種都有。巴奇一邊想著,翻身從河水中站起,望向從頭到尾都在旁觀看淨身儀式的史蒂夫。

狼族的淨身儀式一般來說一生只有三次,出生、結婚與死亡,而這第二次的淨身是必須獨自進行的,但史蒂夫說,反正都是為了他們結合的儀式,他在旁邊看也是理所當然。巴奇也覺得沒什麼,於是盡管巴奇的直屬部下朗姆洛做出了抗議,但史蒂夫依然堅持要在一旁觀看巴奇的淨身儀式。並早早派人將所有受邀參與宴會的狼族都送到了他的城堡裡。

也就是說,現在在這座森林的中心地帶,只有史蒂夫跟巴奇兩個人。

當然,對於讓兩位異族領袖獨處,以及將狼族的重要人士都帶入吸血族城堡這兩件異常的事,讓以從巴奇出生後就一直貼身照護巴奇的朗姆洛為首的部分狼族忍不住提出了質疑。

萬一要是這些安排其實都是史蒂夫的計謀?要是他突然發難,或是在城堡內設下埋伏的話,那麼狼族就有可能因為一時的輕信而被毀滅。

「就像,八百多年前失敗的那一次契約一樣。我記得那一次也是你們的人所提出的,而最後的結果是他們兩人同歸於盡,一個化成灰一個心臟被貫穿。」

當朗姆洛壓低了聲音,忽然提起已近乎傳說的歷史時,史蒂夫跟巴奇都陷入了沉默。

朗姆洛所提起的是兩方流傳已久的過去。大約八百多年前,曾經有過一場差點讓兩邊同時陷入滅族危機的大戰,而大戰結束的原因是因為當時存活下來的一名吸血族的純血貴族,與當時狼王的長子提出締結契約的要求。

當時已經因雙方死傷慘重而開始厭惡戰爭的兩方都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於是雙方欣然舉行了儀式。然而就在儀式過後不到一個多月,就以雙方至今仍爭論不休究竟發生了何事的慘劇收場。造成之後幾百年來兩邊都以森林樹木生長的界線為交界,老死不相往來,一直到近幾年來仇恨才逐漸淡化。

雖然朗姆洛所說的也並不是全無道理,但史蒂夫說他願用用自己的性命做保證,而且巴奇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相信史蒂夫不可能那麼做。因為,從巴奇有記憶開始史蒂夫凝視著自己的眼神,就一直充滿著真切的情感,那不可能是虛假的。

所以巴奇選擇相信史蒂夫,讓朗姆洛他們先一步前往城堡,留史蒂夫下來在一旁安靜的觀看自己的淨身儀式。

在史蒂夫微笑的注視下,巴奇從河中走到岸上,在史蒂夫用手中的大毛巾輕輕包裹住全身濕透的巴奇時,巴奇抬頭望向他,嘴唇張開來似乎想要問什麼,但最後卻什麼也沒有問出口。

他想問史蒂夫,當他看到自己從左肩到肩頰骨一道相當細長而猙獰的舊傷疤,以及後頸處一處拇指大小的烙印時,他有何感想?但史蒂夫明明應該看到了,卻只是在眼神中閃過巴奇不太能讀出來的某種像是憤怒還是悲傷的情緒,什麼都沒有表示。

反正不重要,更何況巴奇自己也不記得這些傷是從哪裡來的了,要是史蒂夫問起來他還得煩惱該怎麼回答。一邊在心裡想著,巴奇在史蒂夫的幫忙下擦乾身體,並換上了史蒂夫帶來的用高級絲綢所製成的純白禮服,用白色的絲線將及肩的半濕長髮繫在腦後。

凝望著在月夜下像是在發光的巴奇,史蒂夫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著巴奇的臉頰,張開口,因感動而顫抖著的聲音,真誠的低語:「……你好美,巴奇……」

就在巴奇不知怎地紅了臉,困擾著該怎麼回答前,史蒂夫已經拉起了他的手,在手背上輕吻,深情的說道:「我不會再放手了,這麼美的你即將屬於我……永遠的。」

聆聽著耳邊陶醉般的低喃,巴奇注意到史蒂夫微笑著的嘴唇下,冒出的尖牙在月光反射下閃耀著森然白光。

一般來說吸血鬼平時是會把獠牙以及背後漆黑的蝠翼隱藏起來的,就像狼人會把毛茸茸的耳朵、四肢以及尾巴隱藏起來一樣,更別說在巴奇面前史蒂夫從來未曾展示過他本性的那一面,忍不住有些訝異的用手背輕輕抵在他的牙尖上。

不知是史蒂夫的牙太利還是巴奇的手撞得太用力,居然在巴奇的手背上刺破了一小個洞,細小的血珠滲出,史蒂夫全身都震了一下,雙眼發出了紅光,死死的盯著那處小小的傷口,突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接著又一下。

在嘴裡擴散開來的鮮甜血腥味讓史蒂夫有那麼一瞬間幾乎喪失理智,但巴奇有些痛苦的細碎呻吟讓他回過神來,巴奇手背上已經被沾染的滿是鮮血。

「對不起,巴奇!我太激動了!」在心跳加速的同時史蒂夫的心也揪了起來,壓抑著原始的吸血本能及隨之而來的性衝動,史蒂夫將手用力壓在巴奇的手背上,等他再度抬起手時,巴奇的傷口已經消失了。

「為什麼要道歉?」巴奇看著手上彷彿從未存在過傷口的手背,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反正,到時候你也還是會吸我的血,不是嗎?」

如果史蒂夫想要的話,他甚至可以直接在這裡佔有他,巴奇想,他應該不會拒絕。

然而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雙手,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似的皺緊了眉心。

「……不是現在,巴奇……如果不是在滿月,你最有能力的狀況下,我怕我會……」

用力握住了巴奇的手,史蒂夫閉上了雙眼將未完的話語吞下,再度張開來望向巴奇時,已經不再閃爍著妖異的紅光,而是清澈的湛藍。

在月光下展開了巨大的黑色翅膀,史蒂夫打橫抱起巴奇,微笑著望著他,「走吧,宴會都準備好了,只等著我們這兩個主角。」

沒有追問史蒂夫未完的話語是什麼,巴奇只是安靜而順從的被史蒂夫擁著,飛行在美麗的夜空中。一開始越過史蒂夫的肩膀,看著浮現在半空中月亮的巴奇,很快就因為史蒂夫炙熱的目光而忍不住將眼神與之相望。

在熱烈的眼神的糾纏下,巴奇感到有些像是發燒般的躁熱與暈眩,在史蒂夫低下頭,有些激動的吻著他的唇時,燒得更加厲害。他好像是第一次接吻這種事,被拋在遠遠的腦後,一直到飛抵城堡為止,史蒂夫都用唇舌愛撫著巴奇柔軟的唇瓣以及口腔內側濕熱的黏膜。

到了羅傑斯家的城堡後,從口內慢慢延燒至四肢的酥麻感讓巴奇還有些茫然,只能在史蒂夫的帶領下從抵達的二樓露臺,走進了城堡內。

當看到大廳內聚集的人潮時,巴奇才回復了正常(或者說,強自在心底喝另自己別像個被吻到軟腳的姑娘)正如史蒂夫所說的,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城堡大廳裡。

雖然吸血鬼跟狼人之間常會結合甚至還有混血兒,但巴恩斯家跟羅傑斯家的聯姻這是百年來第一次有如此高貴的階級公開結姻,邀請的賓客以外不請自來的也很多。有期待的、看熱鬧的、看好戲的、以及抱持敵意的。

但當他們看到兩人並肩站在一起時,大家都突然屏息失聲,傻愣著望著從大廳中央大型雕花樓梯上互相牽著手緩緩走下來的一對璧人。

不遜於巴奇一身俊秀素淨的純白,史蒂夫身上穿著高貴英挺的漆黑,與巴奇的成套,分別襯托出他們的髮色,看上去令人賞心悅目。

「非常感謝各位今日特地蒞臨,並撥空參與我們兩方--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以及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羅傑斯家族與巴恩斯家族的公開契約儀式,」在眾人的注視下,史蒂夫右手緊緊握著巴奇的左手,微笑著對著樓梯下方集中在大廳的賓客們朗聲說道:「我相信我與詹姆斯的結合將會締結並促進吸血族及狼族之間的友好與和平,而我希望那就能持續到永久。」

語畢,史蒂夫看向巴奇,巴奇點了點頭,接著史蒂夫的話,做出了宣誓。

「在此,我,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以生命立誓,將永遠與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共同分享所有一切,生死與共、禍福相依,絕不背叛。」

巴奇說完後,握住了史蒂夫的手,用事先用放在外套口袋的小刀,在他的掌心中輕輕的畫了一道十字。

「我,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願用一生,守護著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以及我們雙方族群的安全及和平,直到生命的盡頭。」

說完,史蒂夫從巴奇手中接過小刀,也在對方掌心中畫了小小的十字,然後兩人將流淌著鮮血的掌心緊緊相疊在一起,象徵著兩人的血從此融合在一起,再也無法分離。

於是公開的儀式,在兩人輕觸的吻及眾人的鼓掌聲中完美的完成,接著是期待已久的美食及飲酒的盛大宴會。

一邊接受祝福,史蒂夫跟巴奇忙著互相介紹自己的親戚友人,直到熱鬧的宴會結束後,賓客各自散去,只留下這座城堡的主人以及未來的另一個主人,他們才終於有時間獨處。

「辛苦你了,累了吧?我帶你回房休息。」

溫柔的微笑著,史蒂夫牽著因不習慣與太多人交際應酬而顯得有些疲累的巴奇的手,領著他來到城堡二樓走廊盡頭的房間。

「這裡是整座城堡唯一有窗戶的地方,而且是大片落地窗,你可以在這裡好好休息。」

史蒂夫打開門讓巴奇觀看裡頭偌大的空間及高級的傢俱擺飾,然而巴奇的注意力都被外側房門上方一副相當巨大的油畫吸引過去,他抬起頭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這是……?」

畫中的兩名男性,坐在椅上雖然嘴角掛著笑容眼神卻有些冷漠的棕髮男性跟一手搭在椅背上露出玩世不恭笑容的金髮男性根本就是巴奇跟史蒂夫。

只是先不說自己,畫中的史蒂夫的表情是巴奇印象中從未看過他展現出的,像是個獲得了心愛玩具的大男孩般,笑得很開心,對比畫中巴奇,兩人身上散發出的氛圍彷彿是夏日與冬夜。

「我們的畫像?」

但他失憶時還沒有像畫中那樣的成熟,史蒂夫也應該還是瘦弱的小豆芽。

「不是,這是……」果然,史蒂夫搖搖頭,稍微想了想,「你還記得朗姆洛稍早前提過的,關於我們之前曾經有一對試圖締結契約的吸血族與狼族嗎?」

巴奇愣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失聲道:「難道說……」

「是的,這就是差點締結吸血族跟狼族永久和平的,傳說中的強尼跟傑克。」

「長得跟我們很像對吧?」望著巴奇驚訝的表情,史蒂夫笑了笑,「我剛看到畫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後來我翻查了部分殘留下的文獻,他們應該算是你跟我的叔伯,所以才會那麼像吧。」

巴奇無言的凝視著畫中的兩人。

「所以……最後他們還是互相殺死了對方……因為吸血族跟狼族最終還是無法理解……」

「……我不清楚狼族那邊流傳的是怎麼樣的傳說,我們這裡的歷史是,他們倆人被發現的時候,強尼已經在陽光下化成灰,只剩下衣物,而化回狼形的傑克則是胸口插著一把銀質的小刀,已然斷氣。」說著,史蒂夫看了一眼畫中的兩人,再看向巴奇,嚴肅而認真的開口,「但沒有證據,也沒有目擊者能證明他們是互相殺害對方。」

在兩人沉默的互相凝視著一會後,史蒂夫放柔了表情。

「而且……這個房間的窗戶,就是當初強尼為了傑克所建造的,還有這副畫……如果真的一開始就是為了殺死對方,他並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

「……如果不是,那麼會是什麼?」仔細看著畫中兩人對比鮮明的表情,巴奇問道,不帶太多感情的望向史蒂夫,「有什麼人為了破壞兩方和平而動了什麼手腳?」

「也許……」史蒂夫略約沉吟,握住了巴奇的手,「但無論真相是什麼,巴奇……那都已經是過去很久的事了,那不會是我們的結局。」

看著巴奇,史蒂夫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我相信,過了明晚,我們的結合將會持續到永遠,並給你我的族群帶來真正的和平。」

沉默的回望著史蒂夫一會後,巴奇回以微笑,「……我很期待明晚的儀式。」

「我也是,巴奇。」滿心歡喜的將巴奇擁入懷中,史蒂夫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低聲說道:「儀式將在我房裡舉行,在太陽下山之後,滿月升起之前,我會來這裡迎接你,希望你能夠放輕鬆,在這裡等我。」

巴奇輕輕點頭,與史蒂夫道別後,在被目送著進入房內前,忍不住又瞄了一眼上方的畫,才在史蒂夫熱切的眼神中關上房門。

 

 

 

 

 

 

TBC

 

 

___

 

 

萬聖節快樂~偷偷塞了火王子(雖然BE了(毆爛)
雖然卡肉了,但放心吧,我不會說明年萬聖節見的,所以別打我(咦

只因為這幾天有些私事,會比較少接觸電腦,只要有時間就會盡量爭取更新
(什麼?根本沒人會在意我有沒有更新?好啦只是我自己想產出(掩面)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