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來說就是一篇盾盾立著操冬冬的PwP

只不過是在眾人面前就是(咦

這裡的大盾是我平常PwP文中的大盾(懂的人就懂

 


___

 

 

在與突然侵襲紐約的一群外星戰士纏鬥後,挫敗的敵人暫時撤退,而時間也漸趨深夜,再加上突如其來的暴雨,於是以美國隊長為首的復聯眾們,就聚在離戰場最近一處辦公大樓的一樓大廳內,休息養傷以及商討等待天亮之後該如何擊退剩下的外星敵人。

由於這裡是辦公大樓,再加上之前的一場惡戰,斷垣殘壁的室內全部亂成一團,唯一勉強能讓人坐下的只有一組會客室內的長沙發,於是大夥一致將該沙發讓給復聯眾裡唯二的兩位女性,其他男性大部分都席地而坐。

大家都在閉目養神的時候,悶悶的呻吟及急促的呼吸聲不時的從角落響起。

因為現在是深夜,外頭正在下著傾盆大雨,大樓外的玻璃帷幕幾乎全因下午的大戰而碎裂,失去了遮閉屏障的大廳內雨聲相當吵雜,所以一開始都沒人注意到。

聲音的來源,史蒂夫跟巴奇兩個人佇立在遠離眾人有一段距離的牆角,史蒂夫靠著牆壁,巴奇則是被他抱在懷中,盾牌放在兩人面前當作支撐。

巴奇的尾椎骨因方才的戰鬥被撞擊至內傷,坐著或是躺著時會酸痛,所以史蒂夫從身後撐著他,讓他可以靠在自己的胸前,即使站著也能好好休息。

對於他倆的親密,早就司空見慣的復聯眾們並不以為意,就算聽到了來自巴奇斷斷續續的悶哼與呻吟,也都認為是受傷的緣故。

任誰都想像不到,巴奇的呻吟聲不只是因為尾椎骨的傷,還為了現在兩人相連著的下半身中,內壁不斷被頂弄開來的刺激而來。

巴奇的褲頭稍微被往下扯,而史蒂夫則是只拉下拉鍊,將陰莖擠進了巴奇只露出了一半的屁股裡,那處小小的洞口中。

也就是說,史蒂夫正在眾人面前,盾牌阻擋了眾人的視線,從巴奇身後站立著操他。

因為緊張、羞恥、興奮、擴張不足、尾椎骨又受了傷以及姿勢的不便,巴奇被塞得很痛,卻又很爽,狹小柔嫩的腸道緊得不可思議,溫熱的肉壁不住的收縮著,緊緊絞住了史蒂夫的肉棒。

史蒂夫一手抓著巴奇想要遮住自己嘴的右手,一手抓著盾牌,雙腳有力的撐著地面,只用腰臀的力道,慢條斯裡的抽插著。

「嗯……嗚……」

由於右手被史蒂夫抓著,左手又必須撐著史蒂夫的手臂以免自己因打戰的雙腿而軟倒,巴奇只能咬住顫抖的下唇,阻止自己因內部被粗熱撐開並碾壓著前列腺所帶來的酸脹快感而呻吟出聲。

即使內部攀升的快感告訴他這是事實,但巴奇依然難以置信史蒂夫居然會在這裡,在這種時候幹他。

說起來一開始也是自己犯蠢,居然會相信史蒂夫說的什麼這只是按摩、按摩一下腰部就會好多了,然後是蹭蹭就好,最後是我就進點頭而已。

巴奇早該想到,怎麼可能只進點頭,依照史蒂夫的個性,一旦開始做了不做到最後最好他是不會輕易結束的。

如果不是因為又累又痛的話巴奇應該會更有力氣跟理智去抗拒。然而,當史蒂夫陰莖在他的臀縫間摩擦時,將自己的屁股往後摩蹭用行動讓史蒂夫能夠順利挺進的卻也正是巴奇自己。所以現在這種在眾人面前被操的狀態也只能說是巴奇心甘情願的。

一邊沉溺在緊窄的內部被碩大的粗熱貫穿所產生的苦悶快樂中,巴奇在被舒服的白霧壟罩著的腦袋中飄飄然的想,這種異常的興奮一定是因受傷所帶來的生殖本能以及戰鬥過後的腎上腺素激增,絕不是因為他們兩人本身就是變態,絕對不是。

然而這種不知在對誰辯解的思緒很快的就被身後的史蒂夫衝撞的支離破碎。

總之現在巴奇的身心都因羞恥跟快感而興奮的發抖,除了在史蒂夫的頂撞及抽插下全力壓抑呻吟之外,沒有別的選擇。

史蒂夫的陰莖埋在巴奇的腸道內,緩緩的前後律動,並重重的在巴奇體內的敏感點碾壓摩擦,所帶來的刺癢酥麻,結合了巴奇本來腰間因撞傷而產生的酸痛,讓巴奇腰部以下麻得不可思議,大腿肌肉不住抽搐痙攣,顫抖得幾乎都快要站不住腳,隨著吞嚥不及的唾液一同流洩而出的呻吟也越來越大聲。

「哈……啊……嗯……嗯……」

雖然明明知道他聲音再大下去一定會引起別人注意,但巴奇真的無法忍耐,史蒂夫帶給他的刺激與感受實在太疼太舒服,而且就算他想用手遮住自己的嘴,也被身後的史蒂夫阻止,所以巴奇唯一能做的只有盡可能的抿住顫抖的雙唇,短促地吐出濕熱的細碎呻吟。

「啊……嗚……啊……啊啊……!」

史蒂夫的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幾乎要把巴奇頂離地面,快感一波一波的隨著內部被衝撞拍打著巴奇,迫使他仰起頭將難耐的快感從口中宣洩而出。

終於,雨聲再大也蓋不住的淫蕩呻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巴奇還好嗎?」背靠著牆壁坐在牆邊的克林特忍不住張開眼睛看向他們,開口問道:「是不是腰很痛?」

巴奇全身大幅震了一下,閉上了嘴,左手僵硬的抓著史蒂夫的左臂,像是想要阻止他在自己體內的律動,然而史蒂夫並沒停止抽插,只是放輕了動作。

「……我想應該沒事,」史蒂夫露出微笑,用著老實的表情說著天大的謊言,「我正在幫他按摩腰背,如果吵到你們的話不好意思。」

說著,史蒂夫將嘴湊到巴奇泛紅的耳邊,低笑著問道:「是吧,巴奇?」

「……嗯……」

史蒂夫一邊浮現著聖人般的笑容在他耳邊低聲詢問,一邊用硬梆梆的粗熱摩擦著巴奇的柔軟的腸道,還惡意按壓著前列腺,弄得巴奇都快因強烈的羞恥跟快感而哭出來了,巴奇緊閉著濕潤的雙眼,低下頭試圖用搖曳的前髮遮住通紅的臉,不敢面對眾人的目光,只能拼命壓抑著哽咽,點頭做出回應。

「喔……」

克林特依然有些擔心的喔了一聲後,娜塔莎也接著開口關心。

「如果詹姆斯痛得無法休息,我這裡有麻醉劑,雖然是拿來對付敵人用的……」

然而娜塔莎還沒說完,史蒂夫突然猛地頂入深處,巴奇全身一震,再也忍受不了的發出一聲高亢的驚呼。

「啊、嗯……!」

史蒂夫的肉棒猛力的在柔軟的肉壁內摩擦所帶來的強烈電流,順著尾椎骨刺激著巴奇的全身迫使巴奇下意識的咬著自己的右手,想將呻吟堵了起來。然而史蒂夫無情的抓著他的右手腕,操得巴奇終於忍不住落下淚來。

「嗚、別……求……求你……慢點……」

「嗯,抱歉巴奇。」史蒂夫嘴上那麼說,但他的抽插卻反而更加激烈。

巴奇脹紅了臉低喘啜泣的反應讓娜塔莎皺起了眉,盯著兩人看了一會後,低聲發出疑問:「……真的沒事?」

「沒事,大概是我按摩的力道太大了,我已經放鬆力道了,」史蒂夫平靜的微笑著,被盾牌遮住了的下身卻在巴奇的甬道內進行非常快速激烈的小幅度抽插,「我想,等我幫他按摩完畢,巴奇就會好很多了。」

說完,史蒂夫又故意湊到低泣著的巴奇耳邊,輕笑著問道:「巴奇,你說是吧?」

無法說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話的巴奇只能無力的點頭。

他感覺得出來史蒂夫的行為是因為吃醋,他本來就是個大醋桶,而且巴奇這次之所以會受傷,就是為了保護娜塔莎,史蒂夫理性上明白巴奇保護娜塔莎是很自然的出於同伴意識,然而理智上明白不代表感情上能釋然,所以娜塔莎一開口,原本緩慢的律動就成了狂野的衝撞,並且越來越快,毫不留情。

因此巴奇只能順從的任由史蒂夫掠奪。

史蒂夫的侵略是那麼劇烈卻又輕巧,沒有人看出破綻,更何況就算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美國隊長會在公開的場合,在眾人面前如此大膽狂妄的對冬兵做出性的行為,所以大家也就不再追問下去,各自閉上了雙眼休息。

然而巴奇無法放鬆,雖然大家都不再看向他們,但依然無法改變自己現在正在公開場合下被史蒂夫以站立的體位從身後猛力操幹,猛烈羞恥心以及同等的強烈興奮感讓巴奇幾乎要被滅頂的快感吞沒。

很快的,雙腳被頂得不住顫抖的巴奇在史蒂夫一次重重的頂在前列腺上按壓的衝擊下,咬緊牙關射了出來,高潮的空白擴散在腦中,巴奇全身抽搐痙攣著,然後頭一歪,失去了意識。

「巴奇?!」

在史蒂夫驚慌的叫聲中,自己居然在外頭,在眾人面前被史蒂夫插到高潮的心理打擊讓巴奇就這樣昏了過去。

當巴奇醒過來時,他依然待在史蒂夫的懷中,外頭天已經開始亮了,而大夥還在睡。

「早,巴奇睡得好嗎?」

聽到身後的人那麼問,巴奇轉頭看向史蒂夫,緩緩的眨了眨眼,對方臉上正浮現著微笑。

巴奇動了一下,緊接著皺起了眉,發出細微的悶哼。

雖然一直折磨他的火熱凶器已經拔了出去,而且褲子也被穿了起來,但充滿在腸道內的濕熱黏稠感,讓他知道史蒂夫在他昏過去後,還是繼續操他,甚至還射進了他身體裡。

「你這……」巴奇才剛低吼著開口想要罵些什麼,但全被史蒂夫堵在了嘴裡。

「嗯嗯!」

在史蒂夫將他嘴裡全都舔過一遍後,才放開被吻得氣喘吁吁的巴奇,關心的問道:「你的腰還痛嗎?」

「廢話,他媽更痛了你知道嗎?」巴奇滿臉通紅的低喘著咒罵,但手卻伸到了史蒂夫的後腦勺上,按下史蒂夫的頭,不甘示弱的回吻他。

 

 

 

 

 

___

 

 

 

「放開我!你這臭豆芽!!」

「我不是豆芽了,巴克。」

之後的戰鬥,不管巴奇怎麼抗議怎麼掙扎,全程史蒂夫都笑著抱住巴奇的腰不放。

除了早就見怪不怪的復聯眾以外,外星戰士個個都目瞪口呆,於是一個接一個被惱羞成怒的巴奇爆頭。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