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聖誕賀文。

就是無料小禮物的內容

希望都有順利寄到各位的手裡~

祝盾冬的大家聖誕快樂!

 

 

 

 

  有個只有冬兵才看得見的棕髮青年總是待在他身旁,毫不吝惜的與冬兵分享關於史蒂夫‧羅傑斯的一切。

  不管是史蒂夫的生日、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那個青年總是笑得既驕傲又得意的對冬兵訴說著。

  冬兵知道他是誰,他在史密森尼博物館的美國隊長特展上見過他。

  雖然史蒂夫都叫冬兵『巴奇』,但冬兵知道史蒂夫呼喚著的是眼前這個棕髮青年。他才是真正的巴奇‧巴恩斯--或者說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蒂夫真正所奢求的對象。

  冬兵剛開始曾試過跟史蒂夫解釋他不是巴奇,他的巴奇另有其人。但不久後,冬兵就不再跟他爭論了,因為他發現史蒂夫似乎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他也看不見巴奇的存在,每次冬兵看著史蒂夫微笑著,溫柔呼喚著自己時身邊巴奇的笑容,冬兵的胸口就揪起了不可思議的難受感。

  「他看不見你。」冬兵抬起頭對著漂浮在他面前的巴奇說。

  巴奇笑了笑,「沒關係,你看得見我啊。」

  「可是他想見的是你,只有你才會讓他開心。而且我沒有記憶,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

  「你想讓史蒂夫開心?為什麼?」

  望著巴奇睜大了他那雙清澈--跟自己的灰暗完全不同的--的藍眼道出的疑問,冬兵愣住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能喃喃自語的反問:「……為什麼?」

  他就只是想要看史蒂夫幸福快樂的笑著,為此他可以做任何事。

  低頭看著冬兵不知所措的模樣,巴奇瞇起雙眼,舉起了右手的食指,指向冬兵的左胸,「很簡單啊,因為你喜歡史蒂夫,所以才想讓他開心。」

  「……我喜歡史蒂夫?」

  「對,而且是非常喜歡。」

  不知道為什麼,巴奇像是自己的事般笑得很開心,那笑容是那麼的耀眼溫暖。

  「是嗎……原來我喜歡史蒂夫。」冬兵輕聲的說著,這個認知讓他的胸口暖洋洋的。

  「沒錯,你想要讓他開心的話,就聽我的,」巴奇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可以把能讓史蒂夫開心的事通通都教給你。」

  望著眼前那張炫目的笑容,冬兵不禁打從心底想,也許,那就是最能讓史蒂夫開心的事。

  如果他能跟巴奇交換,讓史蒂夫能夠看到這個他永遠都做不出來的笑容的話,史蒂夫一定會很開心的。

  可惜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巴奇換,所以冬兵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巴奇的話,學習怎麼做出能讓史蒂夫開心的事。

  之後,巴奇就如同他所宣言的那樣,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把所有關於史蒂夫‧羅傑斯的一切都說給了冬兵。

  比如說他教冬兵烤的蘋果派,史蒂夫特別喜歡,每次都會吃得一乾二淨。

  比如說他會跟冬兵說史蒂夫喜歡什麼樣的音樂、在什麼時候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還有撥起前髮的小習慣。

  比如說……

  巴奇所教給冬兵的所有關於史蒂夫‧羅傑斯的一切,不論大小,冬兵通通都記在了心中最重要的地方。

  他也清楚明白到一件事,那就是史蒂夫非常喜歡巴奇,大概跟自己喜歡史蒂夫的程度差不多,他知道史蒂夫總是對自己很好,那是因為他擁有巴奇的外表。

  『對不起,我不是巴奇。』

  每次看到史蒂夫對著自己笑時,冬兵總是悄悄撫摸著刺痛的心,無比歉疚的在心底對史蒂夫道歉。

 

 

  *** *** ***

 

 

  時間在戰鬥與平穩中交替緩緩的流逝,來到了下著雪的冬季。

  十二月的某一天,用完晚餐後,兩人一如往常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史蒂夫突然握住了多兵的手。

  「巴奇……雖然這樣問有點突兀……」在冬兵轉過頭去望向他時,史蒂夫有些羞澀的抓了抓後腦勺,笑著對冬兵問道:「你喜歡什麼?」

  「你。」冬兵毫不猶豫的回道。

  史蒂夫愣了一下,整張臉紅了起來,接著垂下眼瞼,低沉著有些沙啞的嗓音,「……謝謝你,我很開心,巴奇……但我想問的是更具體一點的。」

  「具體?」冬兵歪著頭,重覆了一遍。

  不知道為什麼,史蒂夫的臉更紅了,而且臉上的表情接近於傻笑。

  但很快的,史蒂夫咳了一聲,收起笑容。

  「嗯,老實說就是聖誕節快到了。」說著,史蒂夫的眼神相當真誠的望著巴奇,「與其胡亂送什麼驚喜,我想,還是問清楚你喜歡什麼比較好。」

  望著史蒂夫誠摯認真的表情,冬兵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也從未想過喜歡史蒂夫以外的什麼,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或許是因為冬兵露出困惑不安的表情無言的望著他,史蒂夫趕緊開口說道:「沒關係,不急!離聖誕節還有半個多月,巴奇你慢慢想吧,想到的話隨時都可以跟我說,不管是什麼,我都會想辦法送給你。」

  雖然史蒂夫那麼說,但冬兵很煩惱。

  他完全不曉得自己喜歡什麼,就連喜歡史蒂夫這件事也是巴奇提醒他,他才發覺到的。

  冬兵絞盡了腦汁思考,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在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間後,對身旁的巴奇發出詢問:「你喜歡什麼?」

  巴奇睜大了眼睛,指著自己反問:「我?」

  冬兵點了點頭,無言的望著巴奇等待答案。

  他過去只要問巴奇史蒂夫的事情,巴奇總會笑著回答他,所以他以為這次也會很快得到答案,然後讓史蒂夫開心。

  然而這次巴奇卻沒有回答,只是面無表情的望著冬兵,一會後才浮現出無奈的苦笑,「……為什麼問我?史蒂夫問的是你喜歡什麼,不是我。」

  冬兵眨了眨眼,輕輕搖頭,「不,他問的是巴奇……他想問的是你……」

  「你就是巴奇。」打斷了冬兵忽視心臟內的刺痛對著自己所說的話,巴奇的聲音柔和中帶著撫慰般的溫暖,「你必須自己去好好思考你喜歡什麼……這已經不是我能幫你的了,我只能幫助你想起來史蒂夫喜歡什麼……」

  「……為什麼?」望著巴奇的笑容,冬兵有些混亂,「你才是巴奇……我……我只是……一個假冒品。」

  但巴奇只是笑著,伸出食指指著冬兵的心臟,低聲說道:「你是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因為你愛著史蒂夫‧羅傑斯,希望他能獲得最大的幸福,所以我才會出現。」

  巴奇的話讓冬兵更加迷惑了,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誰?我愛著史蒂夫……?是……我是……我是誰?」

  看著巴奇的笑容,冬兵驚慌的抓著頭,混亂的喃喃自語。

  「巴奇!」

  突然間有人打開門衝了進來,穿過巴奇,一把抱住冬兵。

  熟悉的氣息讓冬兵很快就察覺到抱著自己的人是史蒂夫。

  於是冬兵安心的放鬆了緊繃的身體與神經,靠在溫暖堅實的懷中聽著史蒂夫對他說:「你喜歡吃的蘋果派一定要放肉桂,但是咖啡又堅持不能放肉桂只能加糖跟牛奶!不喜歡苦的東西又不捨得浪費每次都苦著一張臉把菠菜吃完!喜歡可愛的東西,特別是泰迪熊之類的布偶,又不好意思承認!你喜歡在午後放爵士鋼琴的唱片!你總愛說下午不適合喝咖啡所以都是大吉嶺紅茶!還有雖然你總是說只要有焗烤奶油起司通心粉就夠了,但我知道要是加一些培根進去你會很開心!害羞的時候總是會斜著四十五度角抿著嘴唇看著我!還有跟別人談話時會舔嘴唇的小習慣!你不知道我每次都好想跟你說,除了我以外不要在別人面前這麼做!」

  一口氣猶如連珠炮的說了一大串,史蒂夫喘了一口氣後,雙手捧著冬兵的臉,一雙藍眼充滿著深情的凝視著他。

  「……我很欣慰你這些不經意的喜好及小習慣,即使是現在也依舊沒變,只是你沒自己發現到……巴奇,我知道你總是說自己不是巴奇……但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比誰都清楚,你就是巴奇,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愛的人。」

  直到史蒂夫用手掌抹去冬兵臉上的淚水,他才知道自己哭了。

  而眼前的巴奇也是一樣,只不過淚濕的臉上掛著的是笑容,並且舉起了右手,對他揮舞,就像是在道別。

  但冬兵沒有多餘的心思去仔細思考,因為冬兵還沒從剛才史蒂夫說他是他最愛的人中的震撼與驚喜中恢復,史蒂夫鬆開了他,將手放到了他的臉上,輕輕抬起,繼續對著他柔聲訴說:「巴奇,我一直希望你能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從不想勉強你做任何事,就算我知道你一直想盡辦法要對我好,就算我知道你……」

  頓了一下,史蒂夫的臉上表情瞬間閃過自責與哀傷,但很快的就轉化為對眼前人的愛憐。他將額頭貼上冬兵的額頭,聲音更加地溫柔而低沉。

  「但我無法忍受看到你的眼淚,看到你痛苦我也痛苦,巴奇……我只希望你明白,你就是巴奇,不需要懷疑……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比什麼都重要,不管你想做什麼,我會一直陪著你……就像你過去一直陪著我一樣。」

  史蒂夫輕輕的吻去從冬兵眼中不斷滾落的淚水,「這不是為了贖罪,或是歉疚,而是因為我愛你。」

  冬兵睜著紅通通的眼眸望著史蒂夫。然後,自然而然的,他們兩人的唇重疊在了一起。

  之後,他們做愛了。

  史蒂夫就像是冬兵是什麼珍貴易碎的寶物般地溫柔的吻著他、愛撫他全身每一吋肌膚,並不時訴說著柔聲的告白。

  過程中一直無聲流淚的冬兵在被史蒂夫擁抱、進入時,終於張開顫抖的嘴唇輕聲地,帶著哽咽與微笑的用我愛你回應著史蒂夫說的,我愛你、我愛你。

  幸福與滿足的眼淚幾乎要把他們兩人都淹沒在溫暖的泉水中。

  當冬兵在史蒂夫的懷抱中醒來,冬兵習慣性的看向了巴奇漂浮著的位置,但巴奇不知何時已不見了蹤影。

  而冬兵再也沒看過巴奇。

  他知道,那是因為,他就是巴奇。


 

  ___

 

 

   My Bucky I Love You

 


  聖誕夜,大家都處於年底年初的忙碌生活中,就連史蒂夫跟巴奇也不例外。然而雖忙,史蒂夫心中充滿著的幸福感讓他每天都過得很快樂。

  基於史蒂夫的身分,他不管是公關還是私交方面都忙著到處出席聖誕活動,而巴奇也跟著他到處團團轉,兩人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終於回到家,帶著外面買的烤火雞跟香檳,兩人就著燭火,享用了一頓聖誕大餐。

  看著巴奇帶著些許紅暈的臉上浮現著自然的笑容,史蒂夫打從內心裡感到開心。

  不只是因為他與巴奇終於相互表白,成為一對戀人,並幾乎每晚睡在一起。最讓史蒂夫開心的是,巴奇已經不再自言自語,而且他也不再總是自我貶低,認為自己只是巴奇的冒牌貨。

 

 

  *** *** ***

 

 

  「巴奇時常會對著空氣自言自語。」

  史蒂夫一臉憂鬱的那麼說著,向布魯斯班納博士求助是在半年前。

  剛開始巴奇回到史蒂夫身邊時,他的記憶是一片空白,雖然有對史蒂夫表現出信任與依賴,但平常狀態都是沉默不語。

  因為得知巴奇過去的遭遇,史蒂夫並不想要刺激他,所以他決定讓一切順其自然。不管巴奇恢復也好不恢復也罷,只要他平安的待在自己身邊,史蒂夫就心滿意足了。

  然而,雖然不知起因為何,但從某一天開始,巴奇忽然主動的對史蒂夫表現出積極的好意,他會作史蒂夫喜歡的食物,會準備他喜歡的家用品,會自己握住史蒂夫的手。

  幾乎從同個時期,巴奇開始會自言自語。

  總是關心著巴奇的史蒂夫很快就發現到,巴奇會在自己的房間內對著空氣說話,而且內容幾乎全是關於自己的事。

  不知該為此開心還是擔心的史蒂夫,在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擔憂,偷偷錄下了巴奇在房內自言自語的模樣,到史塔克大樓尋求幫助。

  看著螢幕中巴奇望著空氣自問自答的畫面,布魯斯班納博士將筆抵在下唇上思考了一會,審慎地開口:「基於他自言自語的內容,再加上他的腦部受創嚴重,我想他可能是產生了思覺失調症。」

  「思覺失調症?」

  「從他平常的言行舉止來看,他似乎不認為自己真的是詹姆斯巴恩斯,但是他潛意識中希望自己是,因為他……」布魯斯看了史蒂夫一眼,「強烈的希望想要跟你在一起。」

  「但……巴奇就是巴奇,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而且……」雖然臉紅得像番茄,史蒂夫的表情及眼神卻相當堅定,「我也強烈的希望能跟他在一起。」

  「是的……但是他本人並不那麼認為……」布魯斯推了一下眼鏡,斟酌著用詞,「我想恐怕是他的大腦自行產生了一個幻覺,把他自身屬於詹姆斯巴恩斯的記憶與形象抽離,藉由與之對話,取得過去的記憶。」

  「他為什麼……」史蒂夫說了一半,想起巴奇自從被帶回他身邊之後一直到最近這些日子以來近乎是想要討好自己的各種舉動,一陣愕然。

  看著臉上掛著驚愕表情的史蒂夫,布魯斯垂下眼,臉上浮現著溫和的笑容,輕聲說道:「我想……詹姆斯是真的很喜歡你。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就算自己沒有記憶他也想著要如何讓你開心。」

  「……我知道……從以前開始……他就一直都是如此。」史蒂夫低頭盯著自己的手,聲音有些顫抖。

  他比誰都清楚,巴奇對自己有多麼的好,他用一輩子也還不了。

  將眼神從史蒂夫顫抖的拳頭上移開,布魯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這種狀況旁人說什麼都沒有用,只能等他自己察覺那是幻覺,並確知自己就是詹姆斯巴恩斯,一切才有可能好轉。」

  所以史蒂夫只能選擇什麼都不做。

  即使心裡很難受,他也只能一直默默在旁看著巴奇。看著他自言自語,看著他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

  聖誕節前關於禮物的問答,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史蒂夫想要為巴奇做些什麼,至少,送個什麼他喜歡的東西給他。

  史蒂夫並沒想到那麼單純的疑問,會讓巴奇陷入那麼大的煩惱。

  當他聽到了巴奇自言自語的內容,當他看到巴奇不知所措的抱頭流淚時,史蒂夫再也忍不住,衝過去抱住了他,將他所觀察到的巴奇的喜歡的事物一口氣通通說出口。

  太過激動的結果,史蒂夫最後連自己內心深處對巴奇隱藏著的愛情都情不自禁的表白了出來。

  他一直愛著巴奇,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而且他知道,巴奇同樣也愛著他。甚至,也許很早以前,巴奇就比史蒂夫先自覺到這一點了。

  然而當史蒂夫察覺到隱藏在自己內心裡的感情時,已經是在他失去了巴奇之後。

  幸好,巴奇回到了他身邊,雖然受盡了折磨,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依舊保持著不變的完美無暇。

  史蒂夫也再一次的察覺到他是那麼的愛著他,就像他也愛著他,那麼深切、那麼久遠,從過去到現在,以及無盡的未來。

  「……你怎麼了?一直看著我都不說話?」右手舉著香檳酒杯,巴奇挑起了眉對史蒂夫問道。

  「……我在想,你還沒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我該準備什麼禮物。」

  史蒂夫微笑著,站起身,走過去將好奇的望著自己的巴奇輕輕拉起並擁入懷中,鼻尖抵上及肩的棕髮內,嗅聞著巴奇的香氣。

  將頭輕輕靠在史蒂夫胸前,巴奇小聲的說道:「……我說過了,我喜歡你。」

  「那麼,我是不是該把我送給你?」史蒂夫笑了起來,在巴奇紅紅的耳邊低訴著:「可是已經是你的東西了該怎麼送?」

  巴奇抬起頭,環住史蒂夫的腰,用吻代替了回答。

  輕柔的吻很快就如火焰般燃燒,熱潮席捲了兩人的身軀。

  屬於戀人的聖誕夜才剛剛開始。

 

 

 

  ___

 

 

kisss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