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答應某個讀者2017第一篇文就來更這篇,說到就做到。高三生活還請加油喔~

奧創帶著巴奇一起到了蘇科維亞,而東尼跟布魯斯決定製作幻視,還沒能去找巴奇就必須先趕回來阻止的史蒂夫在各種情緒累積之下終於爆氣,怒氣值高到可以加入紅燈軍團(?

 

___

 

 

巴奇身處在一片白色的濃霧中。

眼前模糊的景象中,巴奇隱約看到了金色的身影蜷縮著他那高大的身形,顫抖著身軀似乎在哭泣。

雖然看不清楚,但巴奇不知怎地就是感覺得出來,那是史蒂夫--是史蒂夫正在哭泣。

巴奇心裡很難受,只想衝過去抱住他,但巴奇怎麼努力也無法接近史蒂夫,就好像有什麼沉重的鎖鏈讓他動彈不得,就算他想喊出史蒂夫的名字也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史蒂夫縮著身體顫抖。

就在焦躁的無力感以及對史蒂夫的心疼讓巴奇忍不住就要掉下淚來時,忽然間他的肚子裡猛地一陣抽痛。

當他因腹內的抽痛而滿頭大汗的睜開眼睛時,巴奇才發現剛才的畫面只是夢,自己正躺在冰冷的硬板床中,而四周似乎像是個監牢。

「……你醒來了,我希望你能說話,但我身邊也沒其他人了,我有些東西想讓你看看。」

還不用去回想,突然響起的帶著機械合成感的低沉男聲就讓巴奇想起來,他是怎麼為了救娜塔莎而從戰機上掉落,又被奧創抓走,並因為自己的不合作而被奧創利用九頭蛇在他腦中設下的洗腦程式弄昏。

「你應該記得這裡,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看著巴奇對自己充滿敵意的目光,奧創並不以為意,「或者我該叫你冬兵?還是巴奇?你喜歡哪一種?」

隔著冰冷的鐵條,奧創看著坐在牢房的硬板床上無言地瞪視著自己的巴奇,高傲的語氣中除了不屑也帶有幾分疑惑,以及好奇。

看樣子,奧創並沒有殺了他,只是把他帶到了……巴奇環顧了一下四周,有些訝異地發現自己的確對這裡有印象,所以,也就是說,這裡是……

巴奇表情的變化讓奧創像是滿意地微微點頭,「這裡是蘇科維亞,九頭蛇的東歐基地,也就是被復仇者聯盟所毀壞的史特拉克曾經的堡壘。」

雖然原本在這裡的九頭蛇人員都已被逮捕或逃逸無蹤,但建築物本身並沒有遭到太明顯的破壞,很多設施跟儀器都還能夠動作,包括製造出許多的奧創,所以在被馬克西莫夫雙胞胎背叛後,奧創也選擇這裡做為自己的最終基地。

巴奇所在的牢房,是九頭蛇當初用來關閉不聽命令的士兵,或是某些特殊人物的監牢,鐵窗隔起的小房裡,只有用鎖鏈架在牆邊的硬板床,而巴奇現在就坐在那個床上,隔著鐵窗與奧創對峙。

雙手覆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巴奇面容憔悴,大顆大顆的汗珠令他披散的長髮貼在臉上,緊皺著眉,盡管腹中不時抽動的疼令他臉色蒼白,但他依然警戒地盯著奧創,試圖保護自己跟肚子裡的雙胞胎。

知道巴奇本來就無法說話,所以奧創只是繼續,將一件驚人的事實輕描淡寫地說出口。

「他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跟你肚子裡的孩子都是史特拉克的一個復興九頭蛇的計畫?」

奧創淡然的話,就像驚天巨雷,讓巴奇愕然地瞪大了雙眼。

……這傢伙在說什麼?什麼計畫?史特拉克的……復興九頭蛇的計畫?

「我記得他還煞有其事的命名為厄喀德那計畫,詹姆斯。你被留在那座金庫裡,你會被史蒂夫‧羅傑斯找到,你會懷上他的孩子,這一切全都是為了利用你肚子裡留有超級士兵血清的孩子做為復興九頭蛇的資產……就像汪達跟皮特洛。」

提到汪達時,奧創的聲音比平常更加低沉,甚至聽起來像是有些寂寞。

乍然聽到自己跟肚子裡孩子的存在原來是史特拉克計畫用來復興九頭蛇的資產,巴奇心裡受到了非常強烈的衝擊,緊接著,他立刻想到了史蒂夫。

史蒂夫……他知道這件事嗎?知道自己其實是九頭蛇的道具……被利用來從史蒂夫那裡取得超級士兵的種子,孕育擁有特殊能力的孩子,並從小交給九頭蛇培養?

但奧創無視巴奇內心的混亂跟痛苦,只是自顧自地說下去。

「我很失望,人類的思考竟是如此狹隘,只能想到這種無聊又可笑的計畫。」

奧創的知識來自於全球網路,其中當然包括九頭蛇跟神盾局中所有塵封的檔案紀錄,更不用說他曾經實際與史特拉克見面,奧創就是對於他當時提出的『厄喀德那計畫』感到無趣跟失望,才會乾脆殺了他。

「史特拉克的計畫很愚蠢,但有一點還不錯,你覺得是什麼?」奧創一揮雙手,「復興。」

彎下腰摀著肚子,巴奇咬著牙,抬頭看著奧創訴說著他那可怕的計畫,他的肚子一直不停抽痛,但更讓他冷汗直流的是奧創接下來所說的計畫。

「東尼‧史塔克希望拯救人類,那就需要復興,復興之前需要毀滅,我會利用這座城市,作為毀滅舊世界的隕石。」奧創抬頭仰望著空中,「大規模的毀滅將帶來新的重生,而新的重生需要由新的力量來重建,我就是那個新的力量。」

當初抓到巴奇的時候,奧創立刻就發現,眼前這個乍看之下相當普通,甚至狀況有些糟糕的Beta青年,就是史特拉克計畫中的關鍵人物,同時也是東尼史塔克所在的復仇者聯盟裡另一名成員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的伴侶--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同時,他腹中的胎兒,與那對背叛他的馬克西莫夫兄妹一樣,也是一對雙胞胎。

雖然要重建新的世界需要毀滅人類,但就像上帝選擇了諾亞製作方舟一樣,他也必須留下新的生命來做為自己重新創造世界的見證人。

既然史特拉克選擇巴奇做為復興計畫的道具,那麼奧創想,就當作是為了史特拉克取得權杖時在裡頭輸入了部分的能力做為回報,奧創決定讓巴奇跟他肚子裡的孩子活下來,親眼看著這個世界的死與新生。

「而你,以及你肚子裡的雙胞胎,將是新世界唯一的見證人。」

得意洋洋地說完後,奧創為了進行接下來的行動,在巴奇無言的瞪視下轉身離開了監牢。

聽著奧創離開的聲響,並確認四周安靜無聲後,巴奇將後腦勺靠在牆上,有些難受地撫著肚子喘著氣。

大概是完全不擔心懷了孕,又受了傷的巴奇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威脅,也不怕他會逃走,所以奧創沒有在這裡安排任何看守,只有巴奇一個人被關在這座杳無人煙的監牢中。

撫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巴奇眼神有些放空地望著前方,想著奧創所說的,那個自己被利用來做為復興九頭蛇的計畫。

也就是說,不管是自己,還是他跟史蒂夫的感情,包括肚子裡的孩子都被九頭蛇利用了,如果不是神盾局軟禁自己、史蒂夫他們捕捉了史特拉克、奧創又殺死了他,或許自己跟肚子裡的孩子現在都在九頭蛇的魔爪中。

但轉念一想,巴奇的眼神再度恢復了神采,現在不是想那些事的時候,更加迫在眉睫的是奧創打算利用蘇科維亞毀滅人類文明的計畫。

從剛才與奧創的對峙中,巴奇總覺得奧創跟東尼有點像,只是更加自大、傲慢、幼稚……而且,大概很害怕寂寞。

證據就是雖然奧創大可殺了巴奇,但他卻留下了巴奇一條命,並帶著他一起來到蘇科維亞,還一直對他侃侃而談關於他打算利用剩下的振金製作陸地合成器,拔起整個蘇科維亞升空,再將之撞擊地面毀滅人類的計畫。

他多話的程度甚至會讓巴奇忍不住想,或許,他把巴奇抓來這裡關著的原因,以及打算讓巴奇跟他肚子裡的孩子成為新世界的見證人只是很想找個人說說話。

當然奧創的心理問題並不是巴奇需要在乎的事,他必須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既然他目前是唯一一個知道奧創計畫的人,那麼他就必須想辦法阻止。

史蒂夫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尋找自己,所以巴奇也會想盡辦法讓史蒂夫他們能找到自己。他不會白白被抓來這裡的,至少,他也得替史蒂夫他們做出什麼貢獻。

忍著腹內越來越頻繁跟強烈的疼痛,巴奇一手撫摸著肚子,一手有節奏地敲擊著背後靠著的牆壁,在心裡祈禱史蒂夫他們能早點發現自己發出的摩斯密碼。

他相信史蒂夫他們一定會來這裡,不只是為了救自己,而是蘇科維亞的居民--以及整個世界。

 


*** *** ***

 


望著正在克林特跟娜塔莎方才千辛萬苦才運來的再生搖籃旁踱步的東尼,布魯斯面色相當凝重。

剛才他們才從得知消息,雖然他們帶回了再生搖籃,付出的代價卻是巴奇被奧創抓走了,現在克林特才回去接史蒂夫還沒來得及趕回來,娜塔莎正在想辦法探尋巴奇的蹤跡。

布魯斯很擔心巴奇的安危,而另一方面,不斷在再生搖籃旁踱步的東尼也很讓布魯斯擔心,擔心的是--東尼的想法。

「有詹姆斯的消息嗎?」

「還沒有……但詹姆斯應該還活著,不然奧創不會放過這個能打擊我們士氣的好機會。」

一邊探測著巴奇的行蹤,娜塔莎一邊回答並安慰著布魯斯。

「放心,布魯斯,詹姆斯也熟知如何使用諜報通訊,」回想起當初將巴奇帶離史蒂夫身邊時,他曾經利用摩斯密碼對自己表達出希望取得紙筆的意願,娜塔莎的希望相當高昂,「只要他還活著他一定有辦法跟我們取得連繫。」

「那就拜託妳仔細尋找了。」

在布魯斯切斷與娜塔莎的通話的同時,東尼也停止了踱步,並不知何時來到了布魯斯面前。

「……我知道有個方法,可以打敗奧創,救出巴奇。」

「不,東尼……」布魯斯輕輕嘆了一口氣,在東尼準備開口說出他的計畫前,說出他的拒絕,「不行。」

他太了解東尼,從剛才克林特帶著再生搖籃回來後,布魯斯就察覺到他眼中綻放的光芒,他立刻就知道東尼想到了什麼,因為他也想到了,只是他不肯做出那個選擇。

「你不相信我?」

「……我不相信我自己。」

看著低垂著頭的布魯斯,東尼一副受了傷的模樣,將手掌覆到左胸的位置上,「但我相信你,你是唯一一個能夠做得到那件事的人,布魯斯。」

低垂著頭,布魯斯有些乾笑地說道:「……我們就這樣不斷重覆自己做過的事,讓事情不斷惡化下去。」

「我保證,這次絕對不會!」東尼激動地從口袋裡掏出PDA,往空中一甩,「我找到了我們的盟友,就是那個從奧創手中保護軍方核武器密碼的人。」

在他們倆人的面前,緊接著在布魯斯驚訝的目光中,出現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藍色光球。

「你好,班納博士。」

雖然也才一天左右,但好像很久沒聽到的,賈維斯那一貫有禮的低軟嗓音讓布魯斯有點想哭。

「我會幫你,但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把賈維斯植入這玩意裡,再創造出一個沒有殺人個性的奧創,然後救出巴奇,打敗奧創、拯救世界。」

「東尼……」

「為了盡早救出巴恩斯先生,我認為老闆的計畫值得一試。」

賈維斯的聲音讓猶豫不決的布魯斯身體震了一下。

想起了自己被控制成浩克傷了巴奇時,史蒂夫充滿敵意的的眼神,以及滿身是血倒在史蒂夫懷中的巴奇,還有那些被自己傷害的無辜百姓,布魯斯內心很慌亂茫然。

「……你知道史蒂夫他們回來看到會怎麼說嗎?」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他們會怎麼說,管他的!我們都是怪物,布魯斯,」東尼搭著布魯斯的肩,將臉湊了上去,很有自信地歪起了嘴角,「你必須承認這一點,然後,去做得更像個怪物,讓那些傢伙大吃一驚,原來怪物也能拯救世界。」

直視著布魯斯,東尼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將原本就已經動搖的布魯斯完全擊潰。

「那是我們自己做出來的,我們必須自己解決這一切。」

布魯斯知道,他從來無法抗拒東尼的話語。

 


*** *** ***

 


如果說,史蒂夫還對東尼尚未完全失望,那麼現在目睹他們正在利用再生搖籃再一次的重蹈覆轍時,從他內心湧上的憤怒,更接近於一種不可思議的荒謬。

他剛才還對馬克西莫夫兄妹說,『史塔克並不是瘋子』,直到現在,眼前的事實證明,錯的是史蒂夫,史塔克就是個不擇手段的瘋子。

而他再一次失去了巴奇、再一次選擇放手,追根究柢,一切都要怪誰?

一切都是因為這個瘋子做出來的奧創所闖下的禍。

汪達所說的,『奧創無法分辨拯救世界跟毀滅世界的差別,你以為是誰遺傳給他的?』在史蒂夫的腦裡轟地炸開來。

「……我只說一次,史塔克。」

「別說行不?」

即使史蒂夫的低沉嗓音明顯帶著憤怒,但東尼跟布魯斯頭也不回,只是想辦法更加快了將賈維斯上傳到再生搖籃的動作。

「關掉它。」

舉起盾牌,史蒂夫的聲音有些壓抑過度的顫抖,但東尼依然輕挑的回應。

「不,想都別想。」

這一瞬間,史蒂夫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從來沒那麼憤怒過。

 

 

 

 

 

 

 

 

TBC

 

 


___

 

 

 

 

 

 

 

 

 

 

 

 

 

 

 

 

 

 

 

以下是關於個人對尼綠跟盾冬的一點碎念。

我覺得史蒂夫跟東尼其實有一點蠻像的,就是強大的自信以及無法被說服的固執,他們可以輕易說服別人,別人卻無法動搖他們。

而巴奇與史蒂夫擁有共同的理念,因為他們全般信任彼此,所以他們甚至不用說些什麼,就能讓彼此無條件站在自己這方。(當然,只不過在愛情方面就沒那麼簡單了,兩人都為對方想得太多,而且他們都經歷過太多,所以有時候反而會因太過重視對方而導致失常)

我個人認為尼綠之間的最大差別,就是一個擁有太多,直到失去後才懂得珍惜;一個失去太多,就算擁有也依然恐懼。

東尼不是不害怕失敗,他是不認為自己會失敗,(或者說,他認為就算失敗自己總有辦法可以彌補)而布魯斯很想那麼思考,但他沒辦法,因為就算事後可以彌補,之前造成的結果已經造成了,永遠無法改變。

但他還是想去相信,而東尼的話其實只是加強布魯斯的那份盼望--「不去試怎麼知道不會成功呢?」是東尼總能說服他的原因。

關於尼綠,其實有很多想寫的,因為這篇是盾冬,所以對於他們兩人以外的心理描寫無法放太多,等這個完結之後也許會開第二部,走雙CP路線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