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隊長跟巴奇在黑豹後跟復聯3之間的妄想,坐等黑豹跟復聯三後出來打我臉XD

簡單說就是一對長髮鬍子亂糟糟老夫夫牽手行遍天下的一小段溫情甜文

短短的鬍子肉有(。

 

___

 

 

 

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熱鬧城市街道上,沒有人會特別注意到史蒂夫跟巴奇正一前一後地牽著手走在群眾之間。

他們的腳步自然,不急不緩,服裝及外表算是整潔,遠說不上是蓬頭垢面,棒球帽下兩人皆是髮長及肩,只用了素色的髮圈隨意紮起,下巴蓄滿了鬍鬚,乍看之下就是到處可見的普通青年背包客。

由於他們頭上都戴著棒球帽,帽沿壓得極低,遮住了鼻梁以上,再加上他們的外表,特別是史蒂夫都與過去在大眾面前的形象相差甚劇,所以完全沒人認得出來在人群中緊握彼此掌心、身後揹著背包的青年就是一年前銷聲匿跡的美國隊長以及他的友人。

兩人來到了十字路口處,行人號誌燈剛從黃轉為紅燈,於是他們停下了腳步,一起並肩站在路口等待。

望了車流一會,史蒂夫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巴奇,正好與對方望向自己的灰綠相望,巴奇溫柔的微笑令史蒂夫內心一動,加強了握住巴奇手掌的力道,將頭轉回前方,壓低了帽沿,卻掩不住泛紅的臉及嘴角微揚的笑意。

盡管他們算是在四處流浪,但史蒂夫的心卻很輕鬆自在,甚至可以說是幸福了,透過掌心所感受到的巴奇的確切存在帶給史蒂夫的踏實安心感,是他已許久未曾感受到的溫暖。

半年前巴奇還睡在瓦干達特製的冬眠艙中,而史蒂夫在救出了山姆他們之後,就獨自一人四處尋找能幫巴奇解除腦中九頭蛇洗腦程式的方法,並不時關注著美國的狀況及世界各地的情勢。

當他接到訊息,瓦干達內部有針對帝查拉的反對勢力聯合軍火商試圖威脅帝查拉的王權而緊急趕回瓦干達時,原本應當沉睡著的巴奇已經意外在戰亂中被喚醒,並且在帝查拉的安排下安裝了特別量身訂製的全新仿生手臂。

於是在他們兩人聯手幫助下,帝查拉及他的部下很快就打倒了引起此次紛爭的亂黨。不過他們也得知了原來瓦干達早就有部分人士對於帝查拉幫助史蒂夫藏匿巴奇感到不滿,即使巴奇並不是真正親手殺害前任國王的兇手,但再怎麼說如果不是復仇者聯盟,他們敬愛的先王帝查卡就不會死亡。

所以許多瓦干達的臣民並不能理解為何帝查拉會幫助並保護不管以美國政府為首的聯合國機構還是以九頭蛇殘黨為首的地下邪惡組織都想捕捉的巴奇跟史蒂夫。

因此雖然帝查拉依然表示了好意,但為了避免將來會帶給帝查拉及其他同伴麻煩,史蒂夫跟巴奇在商量過後決定一同離開瓦干達,只給帝查拉留下了感謝信,至於未來要去哪裡,他們都沒跟任何人提起。

從瓦干達為起點出發,他們一路上彼此扶持,也曾在沙漠仰望毫無光害的璀璨星空,也曾騎馬越過中亞草原,最後他們輾轉回到了羅馬尼亞,當初史蒂夫與巴奇再會的城市。

行人號誌燈轉換成了綠燈,史蒂夫握著從未放開過的巴奇的手,兩人一起走在回他們在這座城市裡承租的公寓大樓的路上,一直到回到了他們的家中,並鎖上門後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了巴奇的手。

放下了並沒裝多少東西的背包後,史蒂夫取下了棒球帽,掛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巴奇也做著與史蒂夫同樣的動作,並順了順有些散亂的長髮,與看過來的史蒂夫相視而笑。

兩張滿是鬍渣的笑容雖有些疲倦,但更多的是安心帶來的輕鬆與愜意。

從放在地上的背包拿出剛才買來的麵包跟運動飲料,兩人往客廳走去並肩坐到了沙發上,開始享用有些遲了的午餐。

除了剛才買的麵包、水果、飲用水以外,背包裡頭還有他們必須隨身攜帶的必要生活用品以及現金,萬一發生什麼突發狀況,他們隨時可以背起背包逃亡。

在經歷了一段四海為家的流浪生活後,沒有人想得到史蒂夫跟巴奇會再次回到這裡,反而不用擔心會被找到,又可以暗中觀察各類消息,所以他們用沿途打各種零工所掙下的錢在老舊公寓大樓裡租了一間房,決定暫時在這裡定居下來。

雖然這個只有一房一衛一廳一廚的老式公寓比起史蒂夫當初剛從現代甦醒後,在神盾局的幫忙下住進的住屋要來得簡陋老舊許多,當然更是完全無法跟東尼那高科技機能的史塔克大樓,以及帝查拉所提供的豪華氣派居所相比。

但對史蒂夫來說,現在自己的身旁有巴奇存在的這個老舊套房,反倒更像個家--而且還附有完整的家具,讓他們終於能在流浪將近半年後,好好在浴室洗去一身的塵埃,躺在雖不那麼柔軟卻足已算得上是相當舒適的床上。

即使已經有時間可以處理,但史蒂夫並沒有剪去這半年來的流浪生活下長成的長髮及鬍鬚,一部分是為了多少可以掩蓋他的身分,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象徵了自己與巴奇同甘共苦的經歷。

這樣的逃亡生活,是巴奇在多年前就經歷過的,而那時的他只有獨自一人。

現在,他們有彼此。

只要身邊有著彼此的陪伴,就算嘴裡吃的是雜糧麵包,也遠比任何大餐都還要奢侈。

相對於品嘗著得來不易幸福的史蒂夫,巴奇的心情卻相當複雜。

咀嚼著黑麥麵包,望著史蒂夫長滿了落腮鬍,以及長髮隨意紮在腦後,比起過去粗曠許多的模樣,巴奇內心升起了奇妙的感受。

那是種悸動,像是酸疼、愧疚卻又像是喜悅的情愫,伴隨著不可思議的高熱慢慢地從心底深處湧上並擴散開來。

沉默著吃完了麵包後,巴奇舔了舔嘴唇,輕輕開口:「……史蒂夫。」

在巴奇低軟的呼喚下,也吃完了麵包的史蒂夫靜靜地看向巴奇,並朝著巴奇那張鬍子拉渣的臉伸出了手。

輕輕覆在史蒂夫伸過來撫摸自己臉頰的手背上,另一手摸上了近在眼前史蒂夫的落腮鬍,扎手的觸感讓巴奇內心一動,眼中水光閃爍。

過去,即使是在生病或是急行軍時,史蒂夫也都會想辦法刮鬍理髮,以便保持整潔乾淨的儀容,然而現在,卻因為維護自己而從美國象徵的超級英雄身分變成現在這樣四處流浪的模樣,這讓巴奇很是難受。

但另一方面,能夠像現在這樣陪伴著史蒂夫,巴奇卻也無法否認他感到非常的幸福,而越是覺得幸福,巴奇就越感到歉疚。

自責的幸福感中,巴奇的眼淚不知不覺湧出了眼眶,弄濕了史蒂夫放在他臉頰上的手,史蒂夫心中一揪,連忙捧起了巴奇的臉。

他比誰都明白巴奇內心的罪惡感有多深,當初如果不是史蒂夫說服巴奇讓自己跟著可以在他暴走時阻止他,或許巴奇就會為了不拖累史蒂夫而選擇一個人偷偷離開。

而他也知道就像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當年沒能抓住巴奇的手一樣,有些事無法遺忘、也不能回頭想,他們能做的就只有選擇正確的道路,然後握著彼此的手往前繼續走下去,無論將來會有什麼在前方等著他們。

「……我得謝謝你,巴奇,自從我以為你從那輛火車上掉下去之後,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平靜安詳,如果不是有你陪著我,我不會有這種感覺。」輕輕地抹去從巴奇睜大的雙眼鐘流出的淚水,史蒂夫用柔和的嗓音低聲對巴奇訴說著,「而且我們這一路上走過的路、遇過的人、見識過的所有東西,都是值得紀念的體驗。」

「史蒂夫……」緩緩眨了眨濕潤的眼眸,巴奇輕喚著史蒂夫,這個令他內心充滿感激及溫暖的名字。

他才得謝謝史蒂夫這一路上陪著他,讓他度過了最安穩幸福的半年,沒有冰冷的命令、沒有無情的殺戮,只有史蒂夫的溫暖笑容,以及從裡到外填滿自己每一處空虛的火熱情感。

在這半年間形影不離的朝夕相處中,他們自然有了肉體上的關係,彷彿為了彌補這麼多年來的分離,他們很快就從近乎家人兄弟的摯友昇華為親密愛侶。

兩人的結合不僅在於追求欲望的解放,還為了彼此更深一層的聯繫。每次做愛時,史蒂夫總是很溫柔地親吻他、細膩地愛撫他,並在狂野地貫穿他的同時在他耳邊深情告白。

回想著被史蒂夫佔有的充實感,巴奇輕輕閉上了眼睛,等著史蒂夫俯首吻上自己的唇。

「嗯……」

鬍鬚相觸的麻癢感讓巴奇有些想笑,但他開口發出的卻是顫抖著的近乎哽咽的嘆息,心臟因史蒂夫的溫柔輕吻而顫動。

伸長的雙手順勢環繞上了史蒂夫的頸肩,撥亂了他的金色長髮,而史蒂夫也將手指插入巴奇的棕色髮絲間,一邊親吻一邊輕輕按摩著巴奇的頭皮,酥麻感令巴奇全身顫慄。

隨著史蒂夫加深的吻,巴奇慢慢往後倒下,躺在沙發椅上,體溫也升高了起來。

窗外透進的陽光下,史蒂夫跟巴奇熱情地在沙發上擁吻,兩人濕熱的舌頭互相糾纏著,將唾液從唇齒間推擠而出,沾濕了鬍鬚。

史蒂夫想再更進一步,但勉強能坐下他們兩人的沙發恐怕無法讓兩個身形高大健壯的青年在上頭進行激烈運動,因此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巴奇的唇,兩人低喘著氣望著彼此因情動而泛著紅潮的臉龐。

「雖然現在還是下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史蒂夫拉起了巴奇的手,一雙因情慾而深沉的藍眸凝視著他,「我想要在床上好好愛你……」

史蒂夫這句低語掀起了巴奇體內本就蠢蠢欲動的情潮,讓他身軀一陣顫慄嘆出了甜蜜的低吟,順從著史蒂夫的牽引,來到了床邊。

他們過去半年,雖然親密的接觸很常有,但可以說幾乎沒在床上做過愛,就連所謂的初夜,也是一時情緒激盪而在夜晚無人的沙漠綠洲裡度過的。

由於是第一次,史蒂夫激動之下還不小心弄傷了巴奇,即使巴奇不以為意,甚至還笑著安慰史蒂夫說第一次總會流點血,但史蒂夫自己從那次之後每次做愛都會很小心對待巴奇。

只是畢竟他們四處流浪的狀況下,每次做愛時別說保險套了,就連潤滑劑幾乎都很難取得,為了盡量不再傷到巴奇,史蒂夫就慢慢學會了耐心進行前戲,並一點一點地開發巴奇的性感帶。

到了現在,史蒂夫甚至比巴奇還清楚他自己的身體各部位,而巴奇的內部更是變得敏感得不可思議,不再需要額外的潤滑劑,只需要史蒂夫的愛撫刺激,那裡就能輕易變為彷彿本就該是專門接納史蒂夫的性器般的柔軟濕熱。

就好像現在,巴奇的身軀只因為史蒂夫剛才的吻跟低語就燥熱難當,下體除了陰莖脹得難受外,後方的小穴不住收縮著,竟已流出了些許溫熱的體液,只想快點讓史蒂夫進入自己,好填滿這份難以言喻的空虛。

史蒂夫當然也欲火焚身,恨不得立刻就將硬得發疼的自身埋入巴奇溫熱銷魂的內裡,於是兩人迫不及待地脫去著彼此身上的衣物,並一邊擁吻著,一邊坐到了床上。

將手順著巴奇的鎖骨往下滑過胸膛,史蒂夫愛撫著他看似堅硬實則相當柔軟又富有彈性的胸肌,兩側原本粉嫩平坦的乳頭被按揉得有些紅腫,隨著史蒂夫手指的揉捏而鼓脹、顫抖。

快樂的酥麻感讓巴奇渾身顫慄,伸出雙手想要遮住自己通紅的臉及呻吟,卻被史蒂夫一把拉開。

「別遮……巴奇……讓我看看你的臉……」

低聲說著,一手將巴奇的雙手壓制在他的頭上,另一手從胸前順著胸腹滑向了雙腿間,握住了挺立的分身,逼出了巴奇高亢的驚呼。

在史蒂夫熟練的套弄下,雙手被壓制著的巴奇只能難耐地扭動著身軀,用因快感而顫抖的聲音彷彿撒嬌似的抗議著:「啊……大鬍子的糙男人……嗯、啊……有什麼……好看的……」

看著巴奇噘起了嘴唇,只覺得可愛的史蒂夫忍不住失笑,輕輕吻上他嘟起的唇尖,才反問:「我也是大鬍子的糙男人,你覺得我很醜嗎?」

沒想到史蒂夫會那麼問的巴奇先是一愣,接著本就紅通通的臉更是紅得似乎要滴出血,望著史蒂夫的眼神深情而認真地回道:「怎麼會……你這樣多好看……我的史蒂夫不管變成什麼模樣,永遠都是那麼好看……」

「……你也好看得不得了……巴奇……」被愛人由衷讚揚的喜悅下,史蒂夫很難不激動,放開了巴奇的手,捧住了他的臉,一臉沉醉地望著他,「別遮,我想看你高潮時的表情……」

「混蛋臭豆芽……」嘴裡罵歸罵,巴奇的雙手卻也沒再遮住自己的臉,轉而抱住了史蒂夫,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眸,似笑非笑地望著他,「好吧,你想看就看得夠吧……嗯……」

於是史蒂夫再次吻上了巴奇的唇,並開始了進一步的行動。

史蒂夫的前戲總是相當仔細又漫長,而此刻,他們終於能在舒適安穩的床上,史蒂夫更是賣力地用手指在巴奇體內抽送、擴張。

即使他們都不習慣使用潤滑劑,但巴奇的肉體早就因這半年來的性事而被徹底改變,溫軟的肉穴甚至不需任何潤滑,就能在史蒂夫的進出下吐露著溫熱的甜美汁液,並在手指的操弄下收縮抽搐。

當史蒂夫終於結束了漫長的前戲,抽出了手指,改用自身粗熱堅挺的肉棒貫穿巴奇時,雖然剛開始仍有一些酸脹感,但在史蒂夫不斷頂弄著那處總是能帶給巴奇極致快樂的地方後,就只剩下了酥酥麻麻的快感,並且隨著史蒂夫越發快速的抽插而更加強烈。

「啊……哈啊……史蒂夫……嗚……啊……!」

「巴奇……巴奇……!」

互相叫喚著對方的名字,兩人沉溺在對彼此的激情中,追尋著愉悅的巔峰。

抓著巴奇的腰,史蒂夫猛力地撞擊著巴奇,兩具健美的肉體互相激烈碰撞,快感一下一下地從被頂弄的內部沿著尾椎骨往上竄,讓巴奇咬著唇也無法停止歡喜的呻吟。

高潮來的猛烈,濕熱緊實的肉壁痙攣著,而巴奇的雙腳也夾緊了史蒂夫,像是渴望著能讓他將精液射入自己體內,欣賞著巴奇高潮中的臉龐,在不可思議的快速衝刺後史蒂夫發出了近似猛獸的低鳴,重重地頂入了巴奇的最深處,將精液全數注入了巴奇體內。

難以形容的滿足感中,兩人急促喘息著,直到餘韻散去,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巴奇,扶著他一起來到了浴室裡。

扭開水龍頭,任由溫熱的水花撒在彼此依然發燙的身上,史蒂夫替巴奇清理了自己留在他內部的精液,然後擁住了他,兩人在蒸氣瀰漫的浴室內沖著熱水安靜地擁抱了一會。

肉體的激情帶來了心靈上的滿足,幸福透過他們貼合的溫熱肌膚彼此交流。

握緊了巴奇的手,將頭靠在巴奇的肩上,回想著這半年來一同走過的地方,史蒂夫緩緩開口,低聲在巴奇耳邊低語:「我們可以自由選擇每一條道路,無論未來前方究竟多麼艱辛,漫長也好、短暫也罷……只要有你、有我,一切就無所畏懼。」

「……沒錯,史蒂夫……我們是自由的……」緊緊回握著史蒂夫的手,巴奇閉上了雙眼,聽著水聲,宛如祈求般地低語,「哪裡都可以去……只要我們在一起。」

 

 

 

 

 

 

 

 

 

 

 


___

 

 

 

無論如何史蒂夫總會往前走,不管發生什麼事巴奇總會陪著他,直到時間盡頭

 

 

 

 

順說標題來自於華仔的歌名《長途伴侶》

盾冬就是彼此的長途伴侶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