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不論生死聚散,我都跟你訂下約定,牽起你的手,與你一起白頭到老

於嗟闊兮,不我活兮,於嗟洵兮,不我信兮。
可歎與你離別,至今未曾見面。可嘆相隔遙遠,無法實現你我的諾言

出自《詩經·邶風·擊鼓》篇

突然查到這一段有名的古詩真正的意思居然是戰友在戰場上的互相勉勵相互救助的盟約!
『不論生死離合,我都跟你訂下約定,牽起你的手,與你一起白頭到老』
讓我一下滿腦子充斥著妄想啊!這根本就是在講盾冬嘛!!

以下為基於此的腦補內容
整篇都是OOC,請小心服用
OOC的點:只要知道我筆下的史蒂夫超愛巴奇這樣就好XD

 


*** *** ***

 

「等等我,巴奇」

史蒂夫一邊鎖起房門,一邊喊著幾乎馬上就要衝出去的巴奇
巴奇停下腳步,笑著拉住史蒂夫的手

「走啦,史蒂夫!我們去打棒球!」

棕髮少年握住金髮少年的手,用力的前後晃動
兩人嘻笑的跑過街上穿過小巷,笑意堆滿兩個少年的臉龐

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布魯克林曾經的日常風景

 

*** *** ***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使命就是跟隨美國隊長在戰場上縱橫來去出生入死
彷彿與生俱來,很單純的,就是這麼順其自然

從孩童時代開始,巴奇‧巴恩斯跟史蒂夫‧羅傑斯就形影不離
就算是成長之後也總是如此
有巴奇的地方,一定會有史蒂夫,有史蒂夫的地方也一定會有巴奇

一直到巴奇被徵召入伍為止
那是他們兩人自從邂逅之後第一次分開那麼遠那麼久

既然巴奇‧巴恩斯在軍中,那麼史蒂夫‧羅傑斯理所當然的也該在軍中

除了史蒂夫與生俱來的正義感與愛國心之外
讓史帝夫不管多少次被刷下,寧可謊報身家資料也要參軍的理由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巴奇的存在

史蒂夫幾乎每晚都夢到自己的手中接過巴奇的陣亡通知
他害怕巴奇在自己不在身旁時出任何意外
他害怕從此再也見不到巴奇,那是他一生最大的恐懼
他什麼都沒有,他只有巴奇

所以當超級士兵的實驗找上史蒂夫時,他只是稍微考慮一下就點頭答應了
他當然還記得巴奇叫他不要犯傻,但是他不得不那麼做
為了報效國家,為了能夠早日到來的和平
還有…為了見到巴奇

實驗結果非常成功,也許太成功了
讓史蒂夫成為政府與軍隊的強力宣傳,根本沒上過真正的戰場
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表演,接待不完的軍官上層
更別提與巴奇見面,史蒂夫甚至連巴奇現在身在何處都搞不清楚

一直到巴奇他們被九頭蛇俘虜的消息傳來
占據史蒂夫腦袋裡的只有他必須去救巴奇的想法

當史蒂夫看見實驗台上被綁著的巴奇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
望著巴奇渙散的眼神,史蒂夫焦急的喊著

「是我,史蒂夫!」

「…史蒂夫?…史蒂夫!」

嘴裡念著史蒂夫的名字,與自己的目光相對
巴奇從迷惘的狀態恍然大悟的清醒過來
深深望著巴奇,史蒂夫內心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的實驗成功終於得到了最好的回報
他差點就會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情況下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
而現在他不用擔心了,他會一直陪在巴奇左右
以前是巴奇保護他,現在換他保護巴奇了

光榮歸隊後,巴奇就是史蒂夫的副手
戰場上,美國隊長的身邊一定有巴奇‧巴恩斯的存在
那似乎就像是與生俱來的使命

但是只有他們兩人自己知道
他們之間沒有分什麼隊長副手
他們就是一對並肩作戰的搭擋,一同出生一同入死

巴奇‧巴恩斯跟隨的不是美國隊長,他只是陪著史蒂夫‧羅傑斯
就如同小時候打的每一場架一樣,他就是會站在史蒂夫的身邊
他們彼此保護互相扶持,他們相信那會永遠持續下去即使戰爭終結和平到來
他們倆人也會永遠陪在彼此身邊,手牽手走過人生

 

*** *** ***

 

某個難得的休假,唱片中播放著前不久放映的電影主題曲,迴盪著整個空間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噢!『卡薩布蘭卡』裡的親吻依舊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但那吻已不成吻,當失去你的嘆息]

史蒂夫坐在床沿邊,手裡拿著畫本,畫筆勾勒著腦海中的影像

「你在畫什麼?史蒂夫」

頭上頂著毛巾的巴奇無視自己濕漉的頭走近史蒂夫
坐在史蒂夫身邊,歪著頭看向史蒂夫手中的畫本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請回到我身邊,在『卡薩布蘭卡』的時光裡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隨著時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愛你]

史蒂夫停下手裡的動作,合上畫本,然後遞給巴奇
自己則順勢拿起毛巾,用剛剛好的力道擦拭著巴奇的頭髮
即使裡面大部分都是巴奇,他也並不在乎被巴奇看到什麼

[I guess there'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我猜,在『卡薩布蘭卡』有很多破碎的心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你知道我從未真正到過那兒
So, I don't know
因此,我不明白]

「我都不知道自己也會這樣笑」

巴奇隨意翻閱,然後指了指一張自己笑的幸福的模樣
那是史蒂夫喜歡的巴奇各種表情中,最喜歡的一種

「那通常都是你的表情」

「我?」

聽見巴奇的話,史蒂夫停下手上的動作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那種表情
但那的確是巴奇會對自己展現的表情

巴奇抬頭望向史蒂夫,看見他濕漉的雙眼中孕育著什麼,史蒂夫心中一蕩
兩人之間遊蕩著歌曲,然後幾乎同時的,兩人雙唇交疊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我想,我倆的愛情故事絕對不會出現在銀幕上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但是我也感受到那股傷痛,當我不得不看著你離去]

兩人輕柔的吻,很快就轉變為激烈的相互掠奪
彼此的舌頭交纏著,時而露出幸福的嘆息

「…我猜,那是我們倆人的表情」

雖然因為激烈的吻而喘息,巴奇依舊笑嘻嘻的說
接著又一吻,這次只是飛快的啄了一下

「我們兩人在一起就所向無敵,對吧?」

史蒂夫宛如看著耀眼的事物一樣的瞇起了雙眼
他真的很喜歡巴奇現在的表情
他猜巴奇也是,因為巴奇笑得更開了

「你說了算」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隨著時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愛你]

音響兀自撥放著情歌,輕快的曲調藏著悲傷的歌詞
那時的他們並不能真正理解這首情歌中的心傷
史蒂夫左手溫柔的撫過巴奇的臉龐
一字一字輕聲地在巴奇耳邊呢喃著

I love you so much Bucky.

 

*** *** ***

 

他們曾經理所當然的認定
兩人的人生道路會永遠並肩走下去

然而,命運毫不留情的開了他們兩人一個大大的玩笑

巴奇的死來得如此突然
就在自己的眼前,慘叫著墬落於萬丈深谷中
而史蒂夫只能無能為力的望著一生最重要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曾經緊握著的手,彼此傳遞著溫暖的體溫
如今握起的掌心中,只有冰冷的空氣
曾經一轉頭,就在身邊笑著的那個人
如今轉頭過去,身邊什麼都沒有

所以當飛機墬落時,史蒂夫並不很意外自己對於即將來臨的死亡毫不畏懼
甚至,可以說是為了終於可以再見到巴奇而感到欣慰
他幻想著巴奇會對自己伸出雙手來個大大的擁抱
或是為了史蒂夫太早去而踹他兩腳
史蒂夫為自己的想像輕輕的笑了起來

嘿,至少他沒有去的太遲,對吧?

 

*** *** ***

 

然而他還是沒能見到巴奇

70年後,史蒂夫‧羅傑斯在嶄新的時代裡醒來
面對著一波接一波的衝擊,新的環境、新的友人、新的敵人
所有的一切幾乎讓史蒂夫招架不住,但是他挺過去了
接收了新的知識,認識了新的朋友,打倒了新的敵人
忙碌的生活讓他幾乎沒時間去仔細思考內心深處巨大的空洞來自什麼

某個寧靜的夜晚,唱片中撥著屬於他那個時代的老歌,迴盪著整個空間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噢!『卡薩布蘭卡』裡的親吻依舊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但那吻已不成吻,當失去你的嘆息]

史蒂夫坐在音響旁的沙發上,手裡拿著畫本
他喜歡繪畫的興趣依舊沒變,有些事情過了多少年都不會變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請回到我身邊,在『卡薩布蘭卡』的時光裡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隨著時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愛你]

翻開畫本,史蒂夫手中的筆滑過畫紙
幾乎是無意識的一筆一畫的勾勒出輪廓
回過神來,畫紙裡朝著自己露出熟悉笑容的,是70年不見的摯友
那是史蒂夫喜歡的巴奇各種表情中,最喜歡的一種

[I guess there'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我猜,在『卡薩布蘭卡』有很多破碎的心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你知道我從未真正到過那兒
So, I don't know
因此,我不明白]

就在那一瞬間,所有深埋在史蒂夫心中關於巴奇的回憶湧現眼前

他曾經以為他忘記了他擁有過什麼
但是在史蒂夫的內心深處,他從未遺忘過
他只是刻意不去想起他失去了什麼
因為那傷太深,失去的是史蒂夫永遠無法彌補的

他曾經什麼都沒有,但他有巴奇
他現在什麼都有了,但沒有巴奇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巴奇,美國隊長一輩子最忠實的戰友,史蒂夫羅傑斯一生最愛的摯友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我想,我倆的愛情故事絕對不會出現在銀幕上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但是我也感受到那股傷痛,當我不得不看著你離去]

史蒂夫捲起身軀,想是要守護什麼珍寶似的緊緊環抱著手中的畫本
伸出微微顫抖的手,史蒂夫輕柔的撫過畫紙上的笑容

「巴奇…我只願你現在能站在我的身邊…」

他凝視著畫紙上的巴奇,他以為他會哭,但是沒有
他的身旁再沒有那個會拍著自己肩膀安撫自己情緒的手
所以沒有眼淚,什麼都沒有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隨著時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愛你]

音響兀自撥放著老歌,輕快的曲調藏著悲傷的歌詞
他現在終於能真正感受到歌詞中的心傷

史蒂夫左手握著筆桿用力的幾乎要折斷
一筆一字的在巴奇畫像的角落寫下

I miss you so much Bucky.

 

*** *** ***

 

「…巴奇?」

「誰是他媽的巴奇!」

深深映入史帝夫眼裡那熟悉又陌生的輪廓
一瞬間撞入他的腦與他的心
周遭的一切吵雜混亂突然間靜止下來

冬日士兵最後離去的眼神佔據史蒂夫滿腦子的思考
疑惑、憤怒、自責、哀傷,萬般情緒,以及充斥他胸口的狂喜

那是巴奇,巴奇,是巴奇!!
他們該死的都對巴奇做了什麼!
對不起,抱歉,一切都是我的錯
但是巴奇還活著,他還活著!

史蒂夫感覺得到自己胸口劇烈的跳動
每一次跳動都在填補內心的空洞
那是一種使命感、責任心、或者說,強烈的愛戀

他找回他失去的東西了
他不會再讓巴奇受苦了
他發誓就算要付出任何代價,他會把他找回來的

 

*** *** ***

 

「等等我,巴奇」

史蒂夫一邊鎖起房門,一邊喊著正準備跨出樓梯往下走的巴奇
巴奇停下腳步,將眼光移向史帝夫
皺眉看著史帝夫朝自己伸出的手再往上瞄向那滿臉的笑容
巴奇嘴唇動了一下,但最後什麼都沒說,只是轉身讓出位置
騰出自己的右手,任由史帝夫用力的握住

「走吧,巴奇,我們去買東西」

金髮的青年握住棕髮青年的手,輕輕的前後晃動
兩人緩緩的走在街道上,帽緣下壓著淡淡的笑意

在很久很久以後
那是紐約一個小小角落裡的日常風景

 


Fin

 


好吧,太久沒寫文都找不回手感了
思想跳躍式的寫著
我會說這其實是我的第三篇盾冬文嗎?
前兩篇呢?

我只想說巴奇萌的我一臉血啊
你們一定要幸福啊!!!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