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設定

Alpha!Harry/Omega!Eggsy

從這一話開始要加個生子警告
對不起,那麼晚才加警告,因為我一開始真的沒想到要寫到懷孕(掩面)
還有相信我不管中間怎麼樣絕對是HE!哈利絕對吐便當!

九千字有點長請慢慢看XD

 

___

 


「你又要去看他了?」

牽著伊格西托給自己的JB,蘿西問出了她早已知道答案的疑問。

對蘿西微笑,伊格西用點頭代替了回答,然後轉身往醫療室的方向走去。

蘿西看著伊格西的背影,不禁感到有些心疼。

加拉哈德--哈利哈特,同時也是伊格西安文的推薦者--因任務失敗而重傷昏迷這件事,考驗生中,除了伊格西之外,就只有蘿西知道。查理他們估計也沒有興趣吧,或許知道的話還會惡意的額手稱慶。

雖然她並不清楚伊格西跟哈利之間的關係以及詳細的狀況,但蘿西可以從伊格西身上感覺得出來哈利對伊格西的意義有多麼的重要。絕對不僅僅是推薦人那麼簡單。

自從哈利昏迷不醒後,伊格西就一改之前仍顯得有些輕挑的態度,對於所有的訓練跟考驗十分認真執行。彷彿這是他現在唯一的目標似的。

而伊格西幾乎是每天都去探望哈利,不管那一天進行了什麼樣的考驗,不管有多累,他都會在吃完晚飯,遛完JB後去醫療室探望哈利,即使哈利一直沒有醒來。

但伊格西從來沒有意志消沉,或是展現出任何負面情緒。至少在蘿西他們面前都沒有。他還是會開玩笑、跟梅林碎嘴抱怨、在考驗的時候表現優秀一挫查理他們那一夥人的銳氣時得意的笑。除了精神有些緊繃以外,他還是伊格西安文,那個無論何時都保持著嘻笑怒罵的大男孩。

也許蘿西的擔心是多餘的吧。不過她還是每天都會跟神祈禱,希望哈利能快點醒過來,讓伊格西可以真正的放鬆下來。

 

*** *** ***

 

跟醫療室內的人員打聲招呼後,伊格西就在病床邊幾乎成為了他專屬坐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一如往常的開始對著沉睡的哈利訴說著今天發生的事。

從早晨的天氣聊到訓練的狀況,再談到了JB,還有晚餐。

明知道不會有人回應他,伊格西還是帶著各種手勢跟表情生動的描述著。

說了一會,在今天發生的事已經通通被他說完後,伊格西沉默了下來。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哈利的睡臉。看著他臉上因沉睡多時沒有處理而無可避免雜亂生長的鬍鬚以及伸長的頭髮,內心一陣酸疼。

站起身,伊格西握住了哈利的手掌,輕輕按摩著。從手掌往上一直到肩膀,伊格西只是專心而溫柔地幫哈利按摩著,直到四肢的肌肉都按過之後,伊格西又望了哈利一會,才低聲說道:「晚安,哈利。我明天會再來看你。」

在關上門之前,伊格西又回頭深深望了哈利一眼,才轉身走出並關上門。

在回房間的路上,伊格西看見梅林朝他迎面走來,於是停下腳步,舉手打了聲招呼,「晚上好,梅林。」

「晚上好,伊格西。」手中夾著他的愛用平板電腦,不用從伊格西走來的方向判斷,就這一個月來伊格西每天都在這個時間去醫療室探望哈利的狀況來看,他不用問就能肯定伊格西是在剛探望完哈利回房的途中。

走過去拍了拍伊格西的肩膀,梅林鼓勵道:「你最近的表現非常好,繼續保持。讓哈利醒過來時為你而驚奇。」

「謝啦,我一定會!」笑著對梅林揮了揮手後,伊格西就繼續邁開步伐往房間走去。

他並不知道在自己背後梅林是用什麼樣憐憫的眼神在看著自己。

並不是同情,而是基於一種類似看著鄰居小孩故作堅強時會有的心情。伊格西最近的表現非常好,或許好得有些過頭了。就算他什麼都不說,但是他的壓力必然很大。

從他剛才遠遠走來時低垂的臉上不經意流露出的憔悴神情就可以感覺得出來。雖然那表情在發現梅林時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類似特意作出的笑容。

也許他鼓勵伊格西的話並不是非常正確的選擇,而梅林心知除非哈利醒過來不然一切都無解。所以他也只是望著伊格西逐漸消失在走廊另一頭的背影,扶了扶眼鏡後輕輕地搖頭嘆氣。

哈利啊哈利,快醒來對那孩子說些鼓勵的話吧。只有你的話才能真正安慰到那孩子內心深處。在心裡對著依舊昏迷不醒的老朋友喊話,梅林也繼續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伊格西回到房裡時,查理他們依然一如往常不懷好意的盯著他。而伊格西也像平常一樣無視他們的存在,逕直走向在他去看哈利的時候替他照顧JB的蘿西。

「謝謝妳,蘿西。」從蘿西手中接過JB,摸了摸牠的頭之後,伊格西對蘿西露出感激的笑容,「每次都麻煩妳了。」

「不用客氣,而且JB很乖,你教得很好。」

蘿西才剛說完,查理就故意大聲的對著他那一夥朋友說道:「那種只會跟主人搖尾巴除了傻笑喘氣什麼都不會的小狗當然好教。」

盧修斯跟著搭話:「沒錯,什麼人養什麼狗,像那種每天都去找主人摸頭的人養得當然會是那樣的狗。」

血猛地往頭上衝,伊格西滿臉怒氣地瞪向查理他們。

查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他們不知道哈利因為任務失敗而重傷昏迷。在他們眼中,最近伊格西每晚都去探望哈利的行為,就只是去找自己的推薦人,至於做什麼,用他們高貴的腦袋想得大概都是下流的思想。

但是蘿西輕輕握住了伊格西的手臂,搖了搖頭,「不要跟小學生計較。」

「妳說什麼!」

看著查理一臉受到羞辱的表情,伊格西忍不住揚起嘴角,「你說得對蘿西,成熟的大人不會跟幼稚的小孩計較。」

說完後,抱起JB坐回床上,不管查理他們再怎麼惡言相向,伊格西都不再看向查理他們。

像這種時候伊格西就會在心裡告訴自己,像他們那種人就是物以類聚,害怕與眾不同會被排擠,特別是像這種封閉的場合,更容易三五成群形成一個以相比之下更有自我意識更強勢的領導為中心。然後去尋找並欺辱跟他們不一樣的相對弱勢的存在,以便發洩壓力。

就像蘿西說的,伊格西才沒有那種狗屁時間去對付查理他們。他為了成為金士曼可是忙著充實與訓練自己,甚至連吃飯的時間都想省下。要是有更多的時間他寧可花在陪JB散步、探望哈利、與蘿西閒聊,甚至去跟梅林打屁也絕對勝過搭理查理那夥人。

不過伊格西並不了解,他越是對查理視若無睹,越是激發起查理對他的執著。

查理打從心眼裡瞧不起伊格西。雖然他不知道伊格西的出身,但是從外表的穿著打扮、氣質,再加上他的性別是一個平凡的Beta,居然有資格跟他們這些高貴的Alpha一同競爭,光是這一點就打擊到了查理高傲的自尊心。

而且伊格西的成績還相當的優秀,這簡直不能容忍。

不知何時伊格西就像是他心尖上的一根刺,只要看到伊格西,查理就會感到很不舒服,像是心臟被揪住的感覺,特別是當他去跟伊格西說話他卻無視自己的時候,當他總是往他的推薦人那裏跑的時候,當他只跟蘿西微笑交談的時候。查理發誓他一定要找出伊格西的弱點,他絕對要讓伊格西臣服於他。

總有一天。

 

*** *** ***

 

幾天後,晚餐時間的餐廳裡。

「嗚。」

才看到晚餐的主菜伊格西馬上就眉頭一皺,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以防止自己在餐桌上發出很沒禮貌的聲響。

「伊格西?」

「沒事。」

伊格西笑了笑,對蘿西投過來的關心表示沒問題。然後將視線移到眼前的晚餐。

看著一大盤子上放著的是淋上一大堆褐色醬汁的羊肉派跟馬鈴薯泥,伊格西感到自己的胃開始痙攣了起來。

望著難掩一臉嫌惡的瞪著盤子上的晚餐的伊格西,蘿西回想最近伊格西老是像這樣,吃東西沒什麼胃口,動不動就想吐的樣子,關心的問道:「……你最近的胃似乎不太好?」

「嗯……」伊格西無奈的戳了戳肉派,勉強的用叉子挖了一口,送到了嘴邊,還沒張口光是聞到濃濃的肉味就一陣反胃,趕緊放下叉子忍耐著喝下一口柳橙汁。酸酸甜甜的冰涼液體衝進喉嚨裡才讓他好受了些。

「如果是三明治什麼的都還好,但像是這種很明顯的肉,光聞到味道就不行了。」伊格西只能無奈的吞下馬鈴薯泥,皺著一張臉,抱怨道:「胃都不像是我的了。」

「然後喜歡吃酸的東西?」邊問,蘿西邊看著伊格西又起身去倒了一杯柳橙汁。

他從剛才已經喝了四杯了,她記得伊格西剛來時並沒有那麼喜歡喝柳橙汁的樣子。但是最近幾乎都當水在喝了。

想到這裡,蘿西靈光一閃,開玩笑道:「老天,伊格西,你的表現幾乎像是懷孕的初期症狀了。」

一聽到蘿西的話,伊格西整個人都愣住了。

蘿西順口說出的玩笑,像是青天霹靂般震撼著伊格西。

他在腦袋中快速地回想起他母親得知懷了他妹妹時的過程。

見鬼,還真的跟他現在的症狀幾乎都重疊。

伊格西嘴角抽蓄著,勉強想要保持冷靜,但依然掩不住顫抖的聲音,「……我怎麼可能懷孕?我可是Beta……」

伊格西的反應之大讓蘿西起了疑心,她詫異地看著伊格西,「雖然很困難但男性Beta也會懷孕,伊格西。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我當然知道……」伊格西難以抑制內心的動搖,嘴上小聲回著蘿西,內心裡卻正在大吼大叫。

蘿西凝視著伊格西,想了一下後,雖覺絕不可能還是開口問道:「……你該不會真的是……?」

伊格西像被電到一樣,胡亂揮舞著雙手,急急忙忙否定,「不!才不是!我又沒有做什麼,怎麼會懷孕!」

「那就好……如果我提到這點讓你不舒服我道歉。」蘿西雖然有些驚訝伊格西的激動,不過想想大概是自己無意中提到了伊格西身為Beta所在意的點吧。所以她不好意思的道了歉後,認真的提出可能性最大的解釋:「看你吃什麼吐什麼,應該是神經性胃炎吧。」

「神經性胃炎?」

「你雖然都說沒什麼,但是不可能沒有壓力,伊格西。而壓力會造成神經性胃炎。你可以去醫務室拿點胃藥什麼的。」

「啊、嗯……我會的。」

蠕動著嘴唇,完全失去了胃口的伊格西,有些失神地用叉子戳著盤子上的肉派。

直到最後他都沒再吃進一口。

 

*** *** ***

 

在大家都熄燈之後,偌大的房內只剩下盥洗區的燈光以及眾人此起彼落的睡眠呼吸聲。

伊格西閉著眼睛躺在床上,JB就趴在他的雙腿上,給他帶來了小小的溫暖。

其實自從哈利昏迷之後伊格西晚上就睡得不是很好。特別是在夜深人靜,像這樣躺在床上什麼事都不能做時,他會不由自主的開始胡思亂想。

他知道自己不該浪費寶貴的睡眠時間去做這種徒勞無功的事,他應該好好休息、好好儲備精力。但是他就是會去想。越是想著不應該去想腦袋中反而更加浮現出許多想法。無論好的壞的、有用的沒有的、重要的瑣碎的。

比如說哈利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醒來?他那樣不告而別後媽媽跟妹妹還好嗎?那個混蛋繼父有沒有對他媽媽施暴?JB還真的沒有長大,雖然這樣也很可愛啦、甚至連梅林的光頭是從小就這樣?……等等等等很沒營養又浪費時間的東西都在他的腦中不斷浮現。

不過今天他是真的多了一件足以煩惱許久的重要大事。

將手掌移到小腹上,伊格西在黑暗中睜開了雙眼,有些遲疑地望向自己的肚子。

那裡除了伊格西頗引以為傲的腹肌以外什麼都沒有。平坦而結實,一點都沒有懷孕的徵兆。

懷孕?他?怎麼可能……哈利不是說過非熱潮期不容易懷孕,而且通常第一次標記的時候很少懷孕。應該就像是蘿西所說的,是神經性胃炎吧。

……但是,如果真的懷孕的話?伊格西不自覺地升起一陣奇妙的顫慄。

他跟哈利的孩子?在他的肚子裡?伊格西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那種心中充滿了喜悅以及不安的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不管怎麼說,他只有一種方法可以確認。那就是驗孕。但是他不可能去跟梅林或是醫務室裡的人說,可以給我驗孕棒嗎?Omega抑止劑還可以說是Omega過敏症,驗孕棒?哈,伊格西自己都覺得可笑。

而且就算他還是可以用Beta的身分懷孕。但是懷孕不可能是一個人的事,他要怎麼跟其他人解釋他懷的是誰的孩子?在哈利昏迷不醒的現在,伊格西無法確定哈利是否願意讓他懷他的孩子這件事曝光。那會給哈利帶來困擾吧。

所以伊格西最後的選擇是等待,讓自己的一顆心懸在半空中,等待哈利醒過來,他才能跟哈利商量。

想著想著,在總算感到了睡意來臨時,伊格西連忙閉上眼睛任由睡魔將他帶入夢鄉。

 


沒有多久,好不容易睡著的伊格西突然被冰涼的水給驚醒。他立刻想起第一天時的考驗,驚慌失措的爬起用力撞開床頭的電燈開關,才看清查理那一夥人聚在自己床邊臉上掛著惡意的笑容,其中一人手上還拿著水桶。

看到被波及的JB跟自己一樣渾身濕淋淋,驚嚇的在床上打轉,反應過來的瞬間伊格西立刻氣炸了,這實在做得太過分了,他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衝上前去想要狠狠地往那群王八蛋臉上揍過去。

但馬上就被飛奔而來的蘿西給阻止了。

很好,伊格西做了幾個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沒錯,感謝蘿西。他沒必要浪費力氣在那群王八蛋身上,要是因為揍了他們一時解氣而被踢出去那可一點都不值得。

伊格西憤怒的瞪了查理他們一眼後,不再理會他們,只是抱起JB,往盥洗間走去。

聽到蘿西在罵查理他們,說著要去找梅林,伊格西抬起頭,對蘿西說道:「不用了,蘿西。」

如果蘿西去報告梅林,或許他們其中會有人因此失格,而伊格西認為對他們那種自以為優勢的貴族來說,最大的報復就是在成績上贏過他們,把他們一個一個淘汰,成為新任的蘭斯洛特,欣賞那群傢伙心有不甘的表情。

也許蘿西也察覺到了伊格西的想法,於是她也只是雙手叉腰不以為然的瞪著查理他們,又擔心的望向伊格西。

對蘿西笑了笑後,懶得理會依然冷嘲熱諷自己的查理一夥人,伊格西蹲下用毛巾默默地幫JB擦乾淨後,才處理自己。

在換好衣服後,伊格西才發現現場太過安靜,疑惑地抬起頭看過去。

其他人,包括蘿西都用著不可思議的表情東張西望。

其中一個人開口喃喃的問道:「好像有什麼甜甜的香味?」

……甜甜的香味?

不會吧……伊格西抱持著訝異的心情嗅了嗅空氣。

沒錯,剛才他太氣了所以沒發現的確有種像是茉莉花跟甜橘的香氣,雖然很淡但是越來越濃……就像是……從自己身上所散發出的味道。屬於Omega的信息素。

意識到這一點的瞬間,伊格西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了。

糟糕了,怎麼會?怎麼可能?但是他並沒有感受到熱潮期該有的感覺,諸如高溫或是難以抑止的心跳,通通都沒有,就只是莫名其妙的散發出信息素。

不過現在原因為何不是重點。

最重要的是他必須在他們還沒發現那味道是來自於自己前離開這裡。

雖然內心冷汗直流,但伊格西裝出冷靜的態度,抱起JB走到床邊,瞄了一眼濕透的床,「床濕成這樣,我看今晚是不能睡了,我去看有沒有別的床。」

像是解釋般的說完後,伊格西也不管其他人,抱著JB,慢慢走出門,然後在關上門的瞬間拔腿狂奔。

他的目的地是醫務室。

雖然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但是在哈利昏迷不醒的現在,伊格西只能依靠Omega抑止劑了。

衝進醫務室,伊格西就馬上將JB放下後焦急地在藥櫃翻箱倒櫃的尋找著。由於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尋找抑止劑上,所以當他終於找到抑止劑轉過身來看到梅林就佇立在身後時,他的心臟簡直要嚇停了。

只差那麼一點伊格西就會驚叫出聲。

「……梅、梅林……」

但他忍住了。吞了吞口水,伊格西將手中的東西藏到身後,但梅林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而且從頭看到尾。

「你以為你們房間不會有監視器嗎?半夜引發那樣的騷動,你以為我不會注意到?」

伊格西安靜地聽著梅林的話。他現在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一心只祈禱梅林不要發現,然而事與願違。

「……伊格西。」梅林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近乎確信的問道:「老實告訴我,你是……Omega,而哈利是你的Alpha,對吧。」

伊格西全身震了一下,抬頭看了梅林一眼,眼神中搖曳著恐慌,然後低下了頭。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盯著伊格西的頭頂,梅林沒有斥責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說道:「……還好他們都沒發現你是Omega……嚴格來說,他們應該要受到處罰。」

聽出梅林似乎並沒有要趕走他或是因為他是Omega而瞧不起他的意思,伊格西抬起了頭,意外的望著梅林,然後轉成堅毅的表情,「不……我要用自己的力量讓他們好看。」

梅林露出了笑容,「……好,我拭目以待。」

看著梅林明顯帶著讚許意思的點了點頭,伊格西膽子也大了些,想了一下後開口問道:「梅林……為什麼我會突然散發出信息素?而且應該不是熱潮期……」

梅林扶了扶眼鏡,幫伊格西解惑,「在不是熱潮期的狀態下,Omega會無意識地自動散發出信息素有兩種原因。一種是為了本能的尋求強悍的Alpha,大膽的展現自己是Omega。你應該不是那一種。」

看著伊格西點頭,梅林繼續往下解說:「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性。懷孕時,為了保護母體跟胎兒的狀況下,會向自己的Alpha或是對自己有威脅的Alpha發出信息素。以尋求幫助。」

望著一臉震驚的伊格西,梅林沉默了一會後,說出了最合理的揣測:「也就是說……你懷孕了,伊格西。而且想必是哈利的。」

「我……」震驚過後,伊格西面露困惑,不太確定的開口,邊想邊說:「我不知道……梅林……我是說,對,我是Omega,哈利是我的Alpha……但我們只在標記的時候做過一次……那會懷孕嗎?」

「當然會,小子。」梅林一副你傻了嗎的表情搖搖頭嘆了口氣,「就算戴套子都不能百分之百避孕了,即使機率不高還是有可能。……等明天,我會幫你驗血,到時候就確定你到底有沒有懷孕了。」

「喔……」伊格西小聲地回應。握著抑止劑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緊。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看著伊格西不安又緊張的模樣,梅林溫和的出聲安撫後,又嚴厲的表示,「不過我要你記住,不管你是不是Omega,或是有沒有懷孕,這並不影響你所表現出的好成績。同時我也不會因為你是懷孕的Omega就特別放水,懂了嗎?伊格西。」

「當然!我才不需要放水!」驚喜地大聲喊著,感覺得出梅林對自己的善意,伊格西終於如釋重負的笑了,「謝謝你,梅林。」

「很好。」梅林板起一張臉,眼鏡下的眼神卻相當溫柔。

一般來說,Omega的信息素會讓Alpha本能的升起性欲、保護欲以及佔有慾。不過梅林是受過專業訓練的Alpha,他可是有著跟哈利一樣保持著就算處在十個發情的Omega之中也能全身而退的優良成績。對他來說,他對現在的伊格西保持著的只有單純的長輩擔心晚輩的心情。

他靠了過去,從伊格西手中取回抑止劑,「聽著,從現在開始別吃Omega抑止劑,這個對懷孕初期的Omega母體很傷。」

「咦?那……」伊格西慌張的瞪大了雙眼。

如果不能吃抑止劑那他身上的信息素該怎麼處理?

還好,梅林的話馬上就讓他安心了下來,「不用擔心,你是突發的意外狀況,休息一晚應該就好了。你今晚就別回去了,到哈利房間睡吧。」

「喔……」一顆心放下來後,伊格西點了點頭,猶豫了一會,輕聲問道:「我可以去看看哈利嗎?」

果然再怎麼堅強遇到那個大的事還是會感到不安吧。梅林望著伊格西臉上疲累的神情在心底想著,他身上自主散發出的信息素,就是最好的證據。那比起什麼都還要反映出伊格西的內心。而懷孕的Omega最需要的就是他的Alpha的陪伴。即使是沉睡不醒的狀態,也還是好的。所以他當然沒理由反對。

「好,我陪你一起去。順便給你抽點血做檢驗。」

伊格西挑起眉,驚訝的望著梅林,「你連抽血都會?」

梅林理所當然般地回道:「不用驚訝,以後你也會學到。」

與梅林的對話跟平常一樣,梅林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性別而改變對自己的態度這點讓伊格西感到開心。忍不住笑了。

在梅林的陪同下,伊格西抱著JB來到了不久前才來過的醫療室。在幫伊格西抽完血後,梅林走去另一邊處理剛抽好的血,也算是留伊格西跟哈利獨處。

JB乖乖地趴在坐在椅上的伊格西腳邊,似乎累壞了,昏昏欲睡。

握住哈利的手,伊格西望著哈利沉睡的臉龐,原本緊張不安的內心不可思議的慢慢放鬆了下來。

今天發生的事真的太多了。他還真有些招架不住。幸好,梅林跟蘿西都是好人。他真的很感激他們。

……如果他真的懷孕了,哈利會怎麼想?他會開心嗎?還是會為難?而且,他甚至還沒跟哈利說過,他喜歡他。等到哈利醒過來時他應該先說哪一樣?是他喜歡哈利?還是他懷了哈利的孩子?……該不會直到生出來哈利都沒有醒來吧?

就在伊格西認真的望著哈利在煩惱時,他突然愣住了。因為他似乎看到了哈利的睫毛在顫動。

伊格西張大了眼睛,整個人貼了過去,屏住氣息一瞬不瞬的看著哈利的睫毛不只顫動還拍打著。然後宛如奇蹟,哈利緩緩地張開了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哈利?」

太過突然的展開,讓伊格西忍不住呆愣著,張開嘴低聲呼喚著他的Alpha。

彷彿呼應著他的呼喚,一雙褐色的瞳孔同時看向伊格西。

伊格西心臟悸動得像要破裂開來,萬分驚喜的與哈利的眼神相對。

「伊格西。」

當他看到哈利張開了多時未曾開口的乾澀嘴唇,沙啞著喉嚨,低喚著自己時,伊格西幾乎要哭了出來。

「哈利!太好了!你醒了!」但伊格西馬上忍了下來,他想要對哈利笑,卻又像是哭泣般,一會才驚醒過來般地喊著,「等我,我、我馬上叫醫生來!」

接著伊格西猛地站起身,對著聽見騷動而衝過來的梅林大叫著:「嘿!梅林!哈利醒過來了!快叫人過來看看!」

梅林也驚喜的看了哈利一眼後,馬上按下通知鈴。

「哈利!你還好嗎?等一下醫生就來了……」

就在伊格西轉過頭來的瞬間,哈利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哈利?」

「我愛你,伊格西。」望著伊格西詫異的眼神,哈利微笑著低聲說道:「你是我的驕傲。」

哈利突如其來的告白像是咒語般定住了伊格西,讓他只能像是傻了似地望著哈利的笑容。

直到醫療人員衝過來為了檢查哈利的狀況將他們分開為止,他們就只是互相凝視著彼此。

等到確定哈利情況穩定,在哈利說出先讓伊格西休息,而被梅林帶出醫療室後,伊格西才慢慢地感到血流快速的流竄全身,強烈的熱潮讓他整個人從頭紅到腳底。

而梅林什麼都沒說,只是送伊格西跟JB到哈利房間後,道了聲晚安就離開了。

天哪,今天真的發生太多事了。

碰的一聲躺在哈利的床上,撫摸著跳上床的JB,伊格西滿臉都是掩不住的笑容,飄飄然的想,簡直就像是乘坐雲霄飛車般的感受。

不過,無論如何在哈利醒過來,並跟他告白之後,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這一天就是這幾個月來最棒的一天了。

嗅著床上屬於哈利的氣味,伊格西心情很好的閉上了雙眼。

躺在哈利的床上,伊格西終於能夠睡上這幾個月來最安穩的一覺。

 

 

 

 

 

 

TBC

 

 

 

    文章標籤

    哈蛋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