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續了……不過跟上篇比氣氛比較輕鬆

看了蟻人之後所產生的關於史考特要怎麼幫忙救出吧唧的腦洞

由於有外人在所以隊長是正常的,不過等山姆他們離開後……(咦

有蟻人出現所以當然有蟻人劇透

各種雷還請慎入

 


___

 

史蒂夫一直吻著冬兵,就只是吻著他,吻得冬兵頭昏眼花、氣息紊亂。

直到他超乎常人四倍的聽覺聽到山姆的腳步聲接近之後,才終於放開那被吻得發燙的身體。

當山姆帶著救兵回來時,現場的畫面是史蒂夫站在冬兵身邊望著他,而冬兵低頭望著地面,肩膀激烈起伏著。

由於燈光昏暗,山姆也沒有佩戴獵鷹的裝備,因此他並沒發現冬兵的嘴唇跟眼眶都紅紅腫腫的,還閃著水光。他只是想大概冬兵很痛才一直喘氣吧,必須盡快把他救出。

於是山姆快步走了進來並向史蒂夫作出報告,「蟻人來了。」

然而史蒂夫看過去,只看到山姆一個人的身影。

「人在哪……」史蒂夫還沒問完,就聽見一個興奮的陌生男性聲音憑空傳來。正確來說,是從山姆的肩膀上傳來。

「哇喔!天哪,真的是美國隊長!然後另一個就是現在大家都在尋找的冬日士兵吧!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他在這裡的事說出去的!」

打斷了陌生聲音興奮不已的滔滔不絕後,山姆雙手抱胸,看向自己的肩膀,「好了,你該下來向隊長做個自我介紹了吧。」

下一瞬間,史蒂夫驚訝地看著一個穿著奇妙裝備的男人憑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

「史考特‧朗恩。」雖然冷靜了下來,但史考特依然有些緊張興奮的朝著史蒂夫伸出了手。

史蒂夫走了過去回握後對著笑容滿面的史考特輕輕點頭微笑,「史蒂夫‧羅傑斯。」

「老天!我跟美國隊長握手了……」

「等一下再要簽名吧,」山姆打斷了望著自己的手掌沉浸於感動中的史考特,「我找你來是為了……」

「這位是巴奇‧巴恩斯。」史蒂夫截去了山姆的話,「我想,你如果清楚我們的事,那麼你應該知道巴奇。如你所見,他的左手現在正卡在這座機械裡,雖然我並不清楚你的能力以及來由,不過我相信山姆找你,必定是相當信任你……既然他信任你,那麼我也信任你。」

在史考特開心地朝山姆看過去時對方只是繃住了嘴,點了點頭。

「那麼,事不宜遲,我希望你能盡快幫忙巴奇脫離這台機械。」

「是!美國隊長。」

只見史考特雙腳併攏,行了個軍禮後,朝著依然低著頭坐在椅上的冬兵走了過去。

原本一直沉默地望著地面的冬兵在史考特靠近時動了一下,接著緩緩地抬起頭,看著他的眼裡帶著好奇與警戒。

「巴奇,別擔心,你剛才應該都有聽到吧,他是史考特,是來幫你的。」

冬兵將視線移到了不知何時已站到自己身邊,並將雙手搭在自己肩上的史蒂夫,很輕很輕地點了點頭後,又再度將頭垂下,繼續盯著地面。

山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如此乖順的冬兵。

剛才他離開再回來的中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然冬兵怎麼突然變得如此聽史蒂夫的話?

史考特按下了雙手手套上的按鈕後,縮小成螞蟻大小。

不只史蒂夫連原本低頭望著地面的冬兵都抬起了頭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著剛才發生的事。

「……所以才叫做蟻人嗎?」雖然剛才已經見識過一次,史蒂夫依然由衷佩服的喃喃自語。

冬兵像是個好奇的小孩般盯著蟻人跳上了自己的左手臂,在上面邊走邊觀察的的模樣,而史蒂夫則是凝視著臉上表情難得不那麼陰沉的冬兵,臉上不自覺的露出微笑。

「讓我檢查一下內部。」說完史考特就鑽進了冬兵的金屬手臂裡。

史蒂夫的表情有些複雜跟僵硬,像是在擔心又像是壓抑什麼似的。

直到史考特從冬兵左手臂中出來之後史蒂夫才像是鬆了一口氣般的放鬆了緊握的拳頭。

「嗯,我剛才大致檢查過,大概有兩種解決方式……一個是卸下手臂,一個是打開機械……」史考特站在冬兵的手肘上,微一沉吟後,抬頭對他們說道:「我想不管是哪種方法他的這條手臂應該都會廢掉,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先想辦法卸下這條手臂讓他自由,之後我再把手臂從機械中分開,對他的負擔會比較小。」

「會對巴奇造成什麼傷害嗎?」

「由於連著神經,我會很小心的處理,但解除時電流也許依然會刺激到他的大腦。不過放心吧,他應該只會暫時性的昏厥而已。」

「這……」史蒂夫非常猶豫看著巴奇,在內心考慮著危險性。

「隊長,請你放心,我絕對會非常慎重的進行作業,盡可能不會讓他感覺到痛苦。」

從史蒂夫看著冬兵的表情,史考特知道他一定對史蒂夫很重要,用生命也要去保護的存在。就像凱西對他的重要性一樣。

「……我可以。」冬兵突然主動的開口,然後看向史蒂夫,再次重覆了一次,「我可以。」

史蒂夫雖然依舊擔心,但既然冬兵自己說可以,而且事實上,他理性也知道這應該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

於是他決定讓史考特卸除冬兵的左手臂。

不久後,在冬兵痛苦的呻吟聲中,史蒂夫只感到自己的心都要撕裂了。

雖然史考特已經盡量非常細心的在處理,但由於連著神經,又是高端的精密機械,電流不斷刺激著冬兵,讓他全身都在抽搐。

「巴奇!很痛吧,忍耐一下,我在這裡……」

史蒂夫像是自己被電擊般的紅了眼眶,緊緊地將全身因電流而不由自主的痙攣的冬兵擁在懷中,由於坐著,冬兵的頭大概在史蒂夫胸腹之間的位置,冬兵的右手下意識地揪住了史蒂夫的衣物,發出痛苦而壓抑的叫喊聲。

喀擦一聲,刺耳的金屬聲後,一股最強的電流襲擊了冬兵,他全身一陣極大的抽搐,緊接著,在史考特的一聲「好了!」的大喊中,冬兵鬆開了手,攤軟了身體,昏倒在史蒂夫的懷中。

「巴奇!!」

史蒂夫心臟幾乎要停了,他立刻焦急的確認了冬兵的呼吸與心跳,雖微弱但依然有在跳動。而冬兵的左手的斷面處是怵目驚心的舊傷疤,但幸好並沒有血。

「這樣他就不會再被這條手臂困住了。」說著,史考特將注意力轉而移到了衝壓器上。

而史蒂夫一心只在冬兵身上,他讓喪失意識的巴奇舒適地靠在自己的胸前,一臉自責與心疼的看著冬兵左肩的斷面,所以他並沒有看到史考特是怎麼把金屬手臂從衝壓器中移開的。

史考特跳下了桌子,恢復成正常大小後,從衝壓器中拿起了剛才被他卸除下的手臂,盯著看了一會後,表情認真的說道:「我知道一個人,他應該可以幫忙修復這個玩意,而且好消息是他很討厭史塔克父子,我想他會願意無條件幫助你們。」

「後面那條其實並不算是好消息。」史蒂夫露出有些無奈的表情,「不過,還是謝謝你。」

「那麼,這玩意我帶走了,我想他只要好好睡一下,醒來就沒問題了。」說著,史考特帶著那條金屬手臂縮小成螞蟻大小後,跳上山姆的肩膀,「走吧,山姆。」

「你不要每次懶得走路就把我當成運輸工具。」

「我沒有,我只是把你當成我的助手。我真的覺得你很適合安東尼這個名字,有沒有興趣改名啊?」

「你再叫我安東尼我就叫你萊利。」

在史考特與山姆一邊鬥嘴一邊走出門後,史蒂夫扶起了昏厥的巴奇,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回了他這些天將巴奇保護在裡頭的一間小房間內。

鎖已經被破壞掉了,應該是巴奇為了逃離這裡而破壞掉的吧。不過已經無所謂了,因為史蒂夫已經決定不會再離開巴奇一步,所以有沒有鎖都不會有影響。

史蒂夫坐在冬兵身邊,深情的凝視著他,並溫柔梳理著那頭微捲的及肩棕髮。

不知過了多久,冬兵緩緩地張開了眼睛。

「巴奇?」

在史蒂夫的呼喚聲中慢慢坐起身,冬兵看著自己空蕩蕩的左袖,臉上表情充滿著茫然與不安。

「不用擔心,巴奇。你的左手因為損傷太嚴重,我請史考特他們幫忙,看是修復還是製作一條全新的,過幾天等好了就會重新幫你安裝了。」

邊說著,史蒂夫伸手過去想要安撫他,但當史蒂夫碰觸到冬兵的瞬間,他就像是驚弓之鳥般的全身一震,並迅速的往後退。

冬兵激烈的反應讓史蒂夫愣了一下,緊接著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他沒想到冬兵會如此害怕他的碰觸。

「……巴奇,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如果你是為了剛才我吻了你的事……我道歉。我不會強迫你……雖然我很想要擁抱你,但我願意等你心甘情願接受我的那一天。」

逐漸地,冬兵停止了顫抖,一雙流轉著莫名情緒的灰藍從散落的髮絲縫隙間凝視著史蒂夫。

忽然間,他伸出了右手,揪住了史蒂夫的衣領。

「巴……」史蒂夫才剛想開口詢問,接下去的所有話、思考、呼吸以及心跳都因一雙抵在自己唇瓣上顫抖著的柔軟而硬生生的停止。

史蒂夫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雙近在眼前的灰藍。

冬兵半垂的睫毛顫動著,盈滿了水珠。

史蒂夫不解又心疼的看著透明的水珠從冬兵閉上的睫毛間滑過臉頰,落進了兩人交疊的唇間,帶來了淡淡的鹹味。

 

 

 

 

 

TBC?

 


___

 

肥肉突然自己主動送上門,大盾是吃還是不吃?

冬冬的內心戲大概是:完了完了!這傢伙剛剛強吻了我而我的左手臂現在又沒了只留下我們孤男寡男共處一室……他一定會對我這樣又這樣那樣又那樣……

然後緊張過頭理智線就斷了,與其像隻待宰的羔羊般等待,不如乾脆來個痛快!之類的(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