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1)(2)(3)(外傳)(4)(5)(6)

 

本來要送給花老虎當生日禮物,不好意思遲到了那麼久!雖然遲了好多天,還是祝你生日快樂!

從書生盾X小黑蛇精冬兒的偽聊齋風變成偽仙劍奇俠風的奇妙AU(咦),雙性軟冬,生子有,天雷慎入,還請注意避雷喔~ 

  

 

  

 

  

__

  

  

  

  

  

  隨著史傳奇的語聲落下,現場陷入一片死寂。

  端陽正午的熾熱陽光從上而下投射,在現場所有人的五官輪廓及身下地面映照出濃重的陰影。

  史傳奇將舉起的手慢慢垂至身側,不動聲色地轉動眼珠迅速掃視一圈,只見身為當事人的史蒂夫一臉愕然,似乎還不甚明白,而羅傑斯與巴奇表情毫無一絲意外,像是早已心知肚明。

  唯一表現出震驚與惶恐的,是被巴奇摟著肩膀,幾乎站不穩腳的冬兒。

  「……是因為我……」打破靜默的,是冬兒無力顫抖的聲音,「因為我是蛇妖,史蒂夫跟我在一起才會……」

  「不!不是你的錯,冬兒!」見冬兒臉色慘白,幾乎全身都在顫抖的可憐模樣,史蒂夫立即奔向他身旁,不顧禮節地將冬兒從巴奇手中搶進自己懷中,連聲安撫,「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好得很……」

  「將盡的是你的命數,與你的肉身健康與否無關。」

  冷靜回答後,史傳奇見史蒂夫錯愕的臉上,汗水從鬢邊的髮絲滑過臉龐,而在他雙臂中的冬兒蒼白的臉上,一對充滿自責與哀傷的綠眸中盈滿了淚水,雙雙滴落地面後即被吸收,連個痕跡都沒留下,不禁動了惻隱之心。

  「你不用自責,小黑蛇,」溫言安慰著面無血色、泫然欲泣的冬兒,史傳奇表情依然嚴肅,但語氣卻不再那麼冷漠,「盾兒的壽命與你關係不大,即使你們就這麼繼續在一起,倒也沒什麼太大影響……不如說有你陪伴在他身旁,反而讓他活至今日。」

  冬兒立刻充滿希望地抬起頭望向他,焦急地開口:「那……」

  「只是盾兒的壽盡與你無關,卻也依然因你而起。」

  從史傳奇口中繼續的話語讓冬兒再度受到打擊,自責地低垂下頭。

  比起自己的壽命長短,更加心疼冬兒的史蒂夫正想要求史傳奇別再說了,卻聽得他接下去說道:「更準確的說,與你父親的相遇才是造成史蒂夫壽命急速縮短的原因。」

  此言一出,史蒂夫跟冬兒的視線同時聚向羅傑斯。

  「爹……?」

  冷著一張臉,羅傑斯沒有開口做任何解釋,反倒是他身旁的巴奇,在用寬大袖子掩蓋住四條小蛇並施以法術讓他們睡去,以確定他們聽不見對話後,才垂下雙眼,低聲說道:「……他什麼都沒有做,一切皆是因我而起。」

  「娘……?」

  冬兒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跟同樣一臉迷惑的史蒂夫面面相覷。

  「若要追究,三百五十年前,執意要與紅骷髏爭奪權,卻又力有未逮鬥得兩敗俱傷,使得自己靈魂分裂成兩半,一半投生為人的金蛇羅傑斯,才是主因。」

  史傳奇的語氣不帶任何情緒,既非責備也不是調侃,只是單純敘述一件往事,卻還是刺激到羅傑斯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懊惱悔恨,而當眼角望見巴奇下意識地握緊了腰間的一塊玉佩,羅傑斯的臉色更加難看。

  「夠了,史傳奇,」羅傑斯一手覆在巴奇握著玉佩的手上,怒目瞪視著史傳奇,沉聲道,「你此次下山就是為了挖別人創疤?」

  史傳奇搖了搖頭,望向史蒂夫,「我此次會下山回來這裡,是為了拯救盾兒。」

  事已至此,羅傑斯索性直言道:「你打算殺了我?」

  聽到殺了我這三個字,巴奇抬起頭,緊張地看向史傳奇。

  「不,你才是本體,現下這情況,若是殺了你只會讓他跟著死亡。」

  「……本體?」

  史蒂夫愕然地反芻著史傳奇跟羅傑斯的對話。

  本體是什麼意思?羅傑斯的死亡也會造成史蒂夫的死亡又是怎麼回事?太多的訊息將史蒂夫的腦袋塞得亂哄哄地,茫然地看向冬兒,他也是一副迷惘的表情。

  「別擔心,我另有方法。」

  史傳奇微一仰首,與一臉惶然跟驚愕的冬兒對上,語氣少了些冷硬淡漠。

  「小黑蛇,你可希望盾兒……史蒂夫能活下來?」

  史蒂夫懷中的冬兒幾乎是立即抬起了頭,大聲回道:「當然!」

  「即使那個代價需要付出你自己的半生修為?」

  閉上雙眼感受擁抱著自己的溫暖雙臂,冬兒毫不猶豫地說道:「即使是我的所有生命。」

  「冬兒!」

  史蒂夫既感動又不捨地喊著愛妻的名字,羅傑斯則是雙眉緊蹙、怒目圓睜,而巴奇跟史傳奇臉上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凝視著懷中的冬兒,史蒂夫心中充滿著難以形容的情感,一時之間竟想不出該說些什麼。

  「傻冬兒……我怎值得你如此犧牲?」

  「……從你救了我的那一天起,我就屬於你了……沒什麼值不值得。」輕輕說著,冬兒面容依然蒼白,雙頰卻隱約浮現起緋紅色澤。

  史蒂夫心都要化了,緊緊擁著冬兒,低聲喚著:「冬兒……」

  直到史傳奇咳了一聲,將他們的目光引至自己身上。

  「那麼,冬兒,請你跟史蒂夫跟我來一趟至聖山。」

  說完,史傳奇再度舉起雙手,一手畫圓,一道金色的光環立現畫出一道猶如一扇門扉大小的空間,另一端的景色明顯連結著不同的場所。

  羅傑斯跟巴奇對望了一眼,看向史傳奇,「……我跟巴奇也得一同前去。」

  史傳奇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比了個手勢後,自己率先往金色光環內走去,於是史蒂夫跟冬兒也互望了一眼後,牽著彼此的手,跟著史傳奇腳步,跨過金色光環。

  迎面而來的是一陣涼爽的清風,驅散了方才史家大院庭園內的炙熱,甚至有些寒意,史蒂夫忍不住瞇起了眼睛,握緊了冬兒的手。

  冬兒睜大了雙眼,抬頭仰望,只見雲海之上,一片朗朗青空下,一座莊嚴雄偉的道觀肅立在萬仞之頂。

  看清眼前的壯闊景象,史蒂夫內心忽地湧上了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他以前來過這裡似的,但他記憶中從未離開過居住的城鎮,這種奇妙的感受究竟從何而來?

  正當史蒂夫為內心莫名的鄉愁感到疑惑時,走在三人身後的羅傑斯與巴奇也跟著一前一後地穿過金色光環,就在兩人踏上了堅硬地面的下一刻,背後的金色光環迅速收縮消失,彷彿從來沒出現過。

  「這裡就是至聖山……」

  吹拂而來的強風中,聽著身旁的巴奇喃喃低語,羅傑斯眼中也流露出些許驚奇之情。

  他雖不是第一次見到史傳奇,卻是第一次來到至聖山。

  相傳西漢時期,修道成仙的古一曾經四處降妖除魔,幾乎將妖魔消滅殆盡,被稱為上古尊者、至尊法師,後來古一體悟到無論仙人、妖魔、精怪都只是森羅萬象的一部分後,就來到至聖山開創了至聖派,從此不再下山。

  而在古一大師羽化後繼承至聖派當今掌門的史傳奇也依舊維持著古一大師晚年的教誨,大部分時候都待在至聖山上靜觀,偶爾遇到太過囂張跋扈的妖魔,才會出面降伏,以維持神仙、凡人、妖魔三界的平衡。

  但即使古一已羽化,大部分的妖魔依然懼怕古一的大名,乃至他創的至聖派,只要稍微有點修為的妖魔肯定都聽說過至聖山的大名,即使強大如一山之主的羅傑斯,也會心生敬畏。

  望著在史傳奇在風中飄舞著的紅色披風,都已經來到這裡後,史蒂夫才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擔心地問:「冬兒跟他爹娘來到這裡不會有危險嗎?」

  「不,除了為非作歹、濫殺無辜的妖魔外,一切妖魔精怪都只是世間萬物的一部分,我無意去傷害,」史傳奇看了一眼史蒂夫,又將眼神飄向道觀正門,「再說這裡目前只剩下我跟王師兄住在這,尚未有其他弟子,大部份時候王都待在藏書室,我也跟他提過會帶人來。」

  「……所以那個傳言是真的,」環視周圍一圈後,羅傑斯望向史傳奇,試探性地說,「十五年前,至聖派曾經差點被叛門弟子滅門。」

  史傳奇面無表情地看了羅傑斯一眼,轉向正面,說了一聲:「隨我來。」後,就邁起了步伐。

  在史傳奇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處茶室,在巴奇跟冬兒將四條小蛇安置在茶室旁一間客室內的臥鋪上後,再回到茶室內時,史傳奇已經將茶與茶點擺在各自的小桌上。

  坐在主位上的史傳奇平手行禮,「各位請坐,霍山黃芽搭配千層酥餅,不用客氣。」

  色澤碧黃的茶水中,飽滿尖細的葉片彷彿在茶裡舞動,而切成菱形的千層酥餅上一層淡淡焦褐,在畫著荷花的瓷盤中散發著誘人的酥香。

  史蒂夫睜大了雙眼,驚奇地盯著杯中黃綠色的茶水。

  霍山黃芽,四大名茶之一,別說唐朝時陸羽在茶經裡稱讚其為黃茶中最佳,早在西漢初年司馬遷撰寫的史記中就有記載過,現在更是上貢給皇上的貢茶,他只在書中看過名字,這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若是平常,史蒂夫一定會很認真品嘗,然而目前的情況實在不是什麼品茶的好時機,四人只是看著史傳奇喝了一口茶後,開始緩緩地訴說著來龍去脈。

  距今約五百年前,宋太祖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後,原本為軍官的史家棄武從文,改以行醫為主要家業,傳至史傳奇時,因緣際會下得古一相救並點化後,即離家前往至聖山修道,與塵世斷絕了聯繫。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修得正果的史傳奇為雲遊四方而再次下山時已物是人非。

  當他回到了河北保定九頭蛇山下,記憶中雖不能算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倒也是雕樑畫棟的史家大院竟是空無一人,雖說史傳奇已修煉多年,但看著原本種滿花草樹木的庭院蔓草叢生,還是不免有些惆悵。

  正當他打算離開時,卻在山腳處聽見了宏亮的哭聲,循著哭聲而去,在一棵松樹下發現一名金髮男嬰。

  史傳奇一抱起男嬰,便察覺到此嬰孩並非一般人類,雖擁有人類的肉身,但他的靈魂乃妖物所化,且非一般妖物,而是具有百年修為的大妖。

  但初生嬰孩尚未知善惡,毫無邪念,若要當場誅滅未免太過殘忍無情,望著他的藍眼睛,史傳奇思慮再三,決定暫時留在這扶養他,若能將之導向正途,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於是史傳奇將嬰孩取名為史蒂夫,取其『如果之蒂、仁夫之心』,之意,希冀他將來能成為一名能連結人與妖之間關係的仁者,並重新打理了史家大院,收留了孤女莎拉為徒,將醫術傳授給她,幫助自己一邊行醫,一邊照顧史蒂夫。

  然而才一年多,史蒂夫才剛學會站立行走,史傳奇就收到了通知,他的師兄莫度對師父古一從誅滅妖魔轉為容忍妖魔的態度感到極度不滿,竟企圖反叛,於是史傳奇匆匆忙忙間只能將史蒂夫交付給莎拉,立即趕回至聖山。

  當他解決了一切,並承繼了古一的衣缽,正式成為至聖派掌門,終於有空再次回到史家大院時,已是三十多年後。

  當年離開時還只是一歲嬰孩的史蒂夫已長大成人,並從已故的莎拉那兒習得精湛的醫術,在城裡開了醫館,身旁還多了一名喚巴奇的棕髮青年。

  以史傳奇的功力,自然一眼就看穿棕髮青年的真身乃黑蛇精,但從他們之間朝夕相處的模樣,以及平時對其他人的態度,史傳奇判斷黑蛇精巴奇不至於危害史蒂夫與百姓,也就不打算介入,只是默默地手在人群外關心他們,並四處探察相關訊息。

  沒多久,史傳奇就探尋到巴奇的真身,以及他與史蒂夫之間的來龍去脈,但等他再次回來時,卻發生了史蒂夫跟巴奇在山上遭遇了紅骷髏的殘黨,巴奇為保護史蒂夫受了重傷被打回原形並重度昏迷的事件。

  原本一直選擇靜觀的史傳奇在某一天的深夜,從史蒂夫的舉止察覺到他打算犧牲自己時,終究還是忍不住按下史蒂夫正算吞服劇毒藥湯的手,出聲阻止了他。

  「且慢,史蒂夫。」

  面對突然於黑暗中現身的不速之客,史蒂夫一臉意外地抬頭望著史傳奇,問道:「你是……?」

  「我是史傳奇,在至聖山上修行的道士,你我有不淺之緣,我可以幫助你。」

  凝視了史傳奇好一會,史蒂夫再次開口,卻是問道:「你可以治好巴奇嗎?」

  「很遺憾。」

  見史傳奇搖頭,史蒂夫笑了笑,「那,你能幫我什麼?」

  看了躺在床上的巨大黑蛇一眼,史傳奇問史蒂夫,「你可知這條黑蛇妖什麼來歷?」

  「我知道……我的前世……或者說半身是金蛇妖,當年為了與紅骷髏爭奪九頭蛇山的霸權,雖消滅了他,自己卻也受了重傷,導致靈魂一分為二,巴奇是為了找回我這一半的靈魂而來。」

  「是了,你雖與那金蛇妖本為一體,卻是獨立的生命,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回至聖山修行,成為仙人。」

  然而史蒂夫只是搖了搖頭,撫摸著昏迷的黑蛇,溫柔深情地低語:「只有我死了,靈魂合而為一,才能救巴奇。」

  「……這條黑蛇值得如此犧牲嗎?」

  沒有正面回答,史蒂夫只是微微一笑,對史傳奇說:「既然你我有緣,我想拜託你一件事,請你別為難巴奇,如果可以……幫我跟他說一聲,不要難過,我只是回到了本體,我會在他的靈魂裡,繼續愛著你。」

  聽著史傳奇敘述著三百多年前,從史蒂夫中說過的深情話語,透明的液體從巴奇紅紅的眼眶中滑落。

  「史蒂夫……」

  喃喃念著史蒂夫的名,冬兒臉上滿是感動與傷懷,羅傑斯表情異樣而複雜,史蒂夫則一臉茫然。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現在的我……是誰?」

  望著史蒂夫迷惘的臉,史傳奇靜靜地往下說:「不知為何,史蒂夫死後,靈魂回歸羅傑斯,留下的肉體中殘留有半魂一魄,我一時動念,將那半魂一魄收進自己腰間一塊盾型的玉牌中,帶回至聖山,一同放入鼎爐中煉化,一百七十四年後化為嬰孩。」

  喝了一口茶,史傳奇看向史蒂夫,「那名嬰孩就是你。」

  在史蒂夫震驚的目光中,史傳奇繼續說:「你原本一直待在這裡隨我修行,然而在你十五歲時,莫度又再度率領弟子來襲,由於莫度相當厭惡妖魔,要是讓他知道你的前生乃金蛇妖,勢必會被誅殺,故為了保你性命,我只能消去你在至聖山的記憶,將你送回史家大院,謊稱自己是你伯父,偶爾回去看你。」

  突然得知了驚人的真相,史蒂夫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只是傻望著史傳奇。

  「也就是說,雖然現在的你,已不是三百五十年前的史蒂夫,但最初的半魂一魄,至今依然影響著你。」

  對史蒂夫說完後,史傳奇又轉向冬兒。

  「冬兒,你的雙親皆為即將修至千年的蛇妖,只要渡過最後的天雷劫,即可化龍昇天,然而這最後一次的天雷劫卻也最困難驚險,史蒂夫肉身殘留的羅傑斯的靈魂碎片非常微小,但要渡此最大的劫難,即使只是缺少一小塊,都可能導致渡劫失敗,灰飛煙滅。」

  聽到灰飛煙滅,巴奇全身一震,憟然看向羅傑斯。

  「只要一直沒遇到羅傑斯,史蒂夫理應得以安享天年,但是,畢竟羅傑斯才是本體,一旦相遇,靈魂就會為了維持本體的生存,本能地選擇回歸,除非本體自身拒絕並切斷聯繫。」

  「……哼。」漫長的沉默後,羅傑斯冷笑了一聲。

  「羅傑斯……」

  「爹……」

  「岳父大人……」
 
  「誰准你叫我岳父了!」激動地吼了史蒂夫後,羅傑斯傲然地仰起頭,「你不是那個三百多年前的史蒂夫,更不是我,更何況這幾百年來我的修為更加提升,根本不需要你那半魂一魄,也能渡過天雷劫。」

  巴奇伸手過去,拉住了史蒂夫的手,輕聲低語:「史蒂夫……」

  是的,那個愛著巴奇的史蒂夫已經回到了羅傑斯之中,並始終不變地愛著他直到現在。而眼前的這個史蒂夫愛著是冬兒,即使過去曾經是同一個靈魂,但早已是不同個體,巴奇可以感覺得到,與史蒂夫雙手緊握的冬兒也是一樣。

  見眼前倆倆相望,情深意重的四人,史傳奇表情稍微柔和了些,咳了一聲,將四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面上來。

  「既然掙得了羅傑斯同意,那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切斷聯繫後,如何延長史蒂夫的壽命。」

  終於說到了冬兒最關心的部分,冬兒立即打直了身體,仔細聆聽。

  將眼神在史蒂夫跟冬兒緊張的臉上交互,史傳奇冷靜而沉穩地張開了嘴。

  「盾兒、冬兒,你們兩個必須盡可能多交合,最好能交而不泄,次數越多時間越長持續越久,效果越好。」

  

  

  

 

  

  

  

   

  

  

TBC

  

  

  

  

  

___

  

  

  

  

這下可以理直氣壯幹個爽了(。

  

  

  

  

  

順帶再說個中二裡設定。

羅傑斯與巴奇前身實為上古神祇伏羲女媧的後裔,原本就是人首龍身,與他們的先祖一樣,既是兄弟也是夫夫((說起來史蒂夫跟冬兒也算是兄弟(大概是宿命吧(咦)

但在幫助大禹斬殺九首巨蛇相柳時,同時被噴濺而出的劇毒至黑血肉侵蝕汙染,才雙雙轉化降生為蛇妖(相當於被九頭蛇洗腦成九頭蛇隊長(

由於時代太久遠了,上古神明早已消逝,就連他倆自己都不復記憶,因此本篇的時間點裡已無人知曉,只能在這裡補充說明。

然後因為只要度過天雷劫就能化龍,所以雷公索爾就是本篇最大的BOSS(咦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