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後,胸口會充滿溫暖卻又有些酸澀的一集。

還是一樣先放不劇透的截圖跟感想。

擷取27.PNG

劇情來到第五集,經過了前幾集的震撼洗禮,這集在開頭的高潮過後開始收線,每個人物都走了一段自己的心路歷程,並各自得到了內心的答案,至於那個答案是否正確,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美國政府真的黑到不能黑了,再加上後面一段山姆的練功,害我腦內一直想起《Team America: The World Police》以及蒙太奇之歌XD

但是圍繞在山姆跟巴奇的氣氛相當安穩,看到巴奇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而且不只一次,對比第一集跟雷諾醫師心理諮詢時硬擠的笑容,真是備感欣慰。

看完後覺得很療癒,然而從結尾又可以看出後半段的平靜只是為了迎來更激烈的暴風雨。

這部影集真的是一集比一集還要精彩,而且每一集的結尾總是讓人無法不去期待下一集。

然後雖然大概也許有一點點小劇透,但我還是無法不激動,果然當初史蒂夫要將盾牌給山姆前有先向巴奇諮詢過了!證明了我之前在關於復四的心得就說過的!

還有這集也一樣給了好多盾冬糖!巴奇是盾冬糖果店的看板娘!史蒂夫是糖果師傅!!我要在店門口定居!!

接下來是有劇透的Repo感想,這次也一樣破萬字,而且後半段充滿著關於盾冬的妄想,基本上是以史蒂夫還活著,但只有巴奇知道的原則在思考,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前情提要跟漫威LOGO後,是接續上一集的最後一幕,眾目睽睽之下殺了碎旗者其中一名成員的約翰‧沃克逃離了廣場,獨自一人奔逃到某處杳無人煙的工廠,並陷入崩潰狀態,跪坐在地上,腦中不斷回想著萊瑪對自己的鼓勵與打氣。

‧巴奇跟山姆趕到了約翰面前,用複雜的表情望著他。

‧唉,雖然我一開始對約翰沒好感,現在也不算喜歡,但看到他在親密戰友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傷慟,還是無法不去同情他。

‧血清會加強性格與情感,所以失去後的悲痛也會更加強烈吧。

‧當然,這不是他在大街上公開殺人的好理由,就連九頭蛇都懂不能當街殺掉史蒂夫一夥人。

‧想當年巴奇摔火車時,史蒂夫也沒有衝去殺了佐拉。

‧雖然我嚴重懷疑史蒂夫是因為打擊太大整個人陷入當機狀態,完全無法行動,等回過神來時已經被其他隊員抬回基地,佐拉也被關了起來。

‧而且菲利浦將軍也用他害死了美國隊長最好的朋友這點威脅過佐拉,也就是說,史蒂夫當時的狀況應該是大螢幕上無法播出的程度吧。

‧再聯結到後來史蒂夫一心剿滅九頭蛇的入魔狀態……巴奇是唯一能動搖史蒂夫的存在這點是無庸置疑了。

‧嘴裡喃喃複述著回想中萊瑪的話語,約翰從沮喪中站起身,打算繼續工作。

‧感覺上現在的約翰只剩下萊瑪曾說過的話是唯一的指標。

‧山姆出聲阻止沃克,沃克氣急敗壞地吼道他必須那麼做,因為他殺了萊瑪。巴奇冷靜地回道萊瑪不是他殺的,並接著勸沃克及時收手,不要再錯下去。但沃克只是咬牙切齒地說我跟你不一樣。

‧就衝著他嗆巴奇這句話,我就喜歡不了他,我還是同情沃克啦,但跟我不喜歡他並不衝突(

‧雖然被嗆的巴奇不再說話,但山姆還是很有耐心地繼續勸沃克,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眼看沃克似乎開始被說服,但當山姆開口要他把盾牌交給自己時,沃克馬上變臉。

‧其實這裡我覺得山姆有點太心急了,以山姆曾經擔任退伍軍人心理輔導員的經驗,他應該知道此時要沃克把盾牌交出來只會刺激他(我想這是因為編劇要讓這三人當場打起來不得不為之XD)

‧在沃克說你們不會想這麼做的之後,一直保持沉默的巴奇堅定且帥氣地表示:「Yeah,we do.」

‧於是在巴奇先發制人後,山姆與巴奇共同對抗約翰的盾牌奪還大戰就此展開。

‧由於巴奇跟山姆的目的只是想搶回盾牌並阻止約翰繼續失控,因此處處留手,打得頗為艱辛。

‧其中有一幕巴奇被約翰用盾牌打倒在地,腰間的槍也因此掉落,也就是說巴奇明明有帶槍,卻一次都沒使用過。

‧明明巴奇最擅長的其實是狙擊能力,但整部影集裡直到目前為止,他一次都沒使用過。

‧而約翰卻是處處下重手,還把巴奇打飛害他撞到電器上,左手觸電戰時失去了意識。

‧要是史蒂夫知道約翰居然用盾牌把巴奇打成這樣,不知會有多憤怒。

‧如果說約翰打巴奇打得狠是因為巴奇是超級士兵,那他對付山姆這個普通人依然毫不留情,一邊低吼著「我是美國隊長」一邊將山姆的獵鷹裝翅膀撕了下來,甚至還打算像殺碎旗者成員的方式殺掉山姆。

‧史蒂夫從來不會強調自己是美國隊長。

‧幸好甦醒過來的巴奇在千鈞一髮之際趕了過來將約翰撲倒,兩人打在一起,可以發現巴奇基本上在攻擊約翰本人時都是用右手,只有在攻擊盾牌或是防禦時才會用到金屬左手。

‧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巴奇也盡可能不去傷害到他人了……

‧在巴奇與山姆的共同夾擊下,終於在打斷約翰的手並將他擊昏後將盾牌奪了回來。

‧雖然如果能像齊莫一樣果決,直接開槍崩掉約翰的頭,一切都會更輕鬆,但山姆跟巴奇是絕不可能那麼做的。

‧跪坐在盾牌上的巴奇有種莫名的色氣。

‧害我忍不住在腦海中描繪了好幾幅色色的畫面。

‧舉起盾牌佇立在陽光中的巴奇。

‧將染了血的盾牌扔到了山姆身旁後,巴奇望了山姆一眼,默默轉身離開了,被留下的山姆難過地擦拭著盾牌上的血跡。

‧盡管之前對山姆說過,要是他打算毀了盾牌,自己就會奪回來,但最後巴奇還是將盾牌交給了山姆。

‧在山姆沉痛的表情特寫之後,才出現了獵鷹與冬兵的標題。

‧事件告一段落,GRC全面追捕逃走的卡莉以及所有幫助過他們的人,巴奇見到托雷斯後不理會他關於袖子又長回來的問候,以及山姆問他是否打算去處理齊莫,只是再度默默轉身離開。

‧山姆在托雷斯表示目前美國政府已介入,卡莉也躲藏得更加隱匿,山姆雖然並沒放棄,卻也暫時無計可施,只能靜觀其變,於是將破損的獵鷹裝留給托雷斯後也跟著離開。

‧而約翰被美國政府免職,不只是美國隊長,包括他之前的所有職務,甚至被剝奪了退伍軍人所有應得的榮譽跟權力,而且還不給約翰任何解釋的機會。

‧幾次申辯約翰悲憤交加地對參議員嘶吼,說他這一生都都在執行政府的命令,他都做到了,而且他做得很好。但參議員只是冷冷地宣告他被剝奪的權力。

‧沮喪的約翰再次重申他是美國隊長,卻只是得到參議員冰冷的否定,以及要是他再詆毀國會的決定,就將他送去軍人懲戒所的威脅,還說他已經夠幸運了,並要他盡快歸還盾牌。

‧幸運個屁,這種幸運給你你要不要啊??

‧還有政府不知道盾牌現在在山姆那嗎?大概是因為沃克什麼都來不及辯解,他們反正也不想聽吧。

‧想起美隊一時,艾斯金博士對史蒂夫的教誨:要做個好人,不要做好士兵。而這就是做一個好士兵的下場。

‧做一個人,得用自己的道德良心為準則去判斷去思考,什麼才是對的,什麼才是錯的,而士兵只需要遵從上級的命令,這就是人與兵最大的差別吧。

‧約翰也是可憐,他沒有那個能力去承擔盾牌的重量,又太過急於去表現,最終失去了親密的戰友以及身為一個盡責的軍人應當獲得的榮耀。

‧但我還是不喜歡他就是(一再強調(就像我同情碎旗者們曾受過的遭遇,但我無法苟同他們的行動,特別是卡莉所做出的選擇,就像齊莫說的,她已走向極端,無藥可救。

‧當然我也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支持他們,但我還是不(以下略

‧反正我就是對他用盾牌打巴奇不爽啦!(

‧回到劇情,憤憤離場的約翰在他老婆(應該是吧)的陪伴下頹喪地坐在走廊的長椅上,埋怨著他們都不懂做美國隊長需要付出多大的犧牲,他老婆在一旁安慰他,並勸他先去找萊瑪的父母談談,但這時一陣高跟鞋聲打斷了她。

‧迎面走來一名中年女性,自我介紹名叫瓦倫蒂娜‧阿萊格拉‧德‧封丹(Valentina Allegra de Fontaine)是位女伯爵,感覺言行舉止有點像東尼,特別是要約翰夫妻讓位給她坐時,讓我一下想起了美隊三東尼要小蜘蛛讓位給她坐。

‧她認同並鼓勵約翰所做的一切,注射了血清後約翰的價值在某些人眼中相當高,最後要約翰記得接她的電話,她會再跟他連絡。

‧最後的最後,瓦倫蒂娜悄悄向約翰透露出她知道盾牌並不在他那,並且盾牌並不屬於美國政府,政府宣示擁有主權其實是游走在法律邊緣。

‧沒錯,盾牌其實一開始就不屬於美國政府,應該算是私人財產,先是由霍華德打造後送給史蒂夫,再被史蒂夫還給東尼,又被東尼再次送給史蒂夫,最後由史蒂夫交付給山姆,只是後來山姆捐給博物館,才會導致這個影集的發生。

‧這位很有鋼鐵人跟福瑞局長風範的瓦倫蒂娜就是之前不斷強調的重要人物吧。

‧在原作中,瓦倫蒂娜曾經是神盾局的特工,跟尼克‧福瑞交往過,還曾擔任九頭蛇夫人,聽說她本來要先在黑寡婦的電影中登場,但因為種種原因,變成這這裡首次登場。

‧看樣子瓦倫蒂納以後會在MCU第四階段有不小的活躍吧。

‧畫面一轉,卡莉率領著碎旗者一行人回到了拉脫維亞的難民區,但是這裡已被GRC以藏匿罪犯為由搜索並關閉,所有人也都被帶走了。

‧卡莉拿起了遺留下來的玩偶,悲憤怒吼,認為GRC欺人太甚,逼迫他們為了生存下去只能抵抗到底。

‧關於卡莉我也沒什麼好說了,只能說我可以理解並同情她,但無法認同她的偏激作為。

‧在卡莉與碎旗者們離開畫面後,場景再度轉換,來到了曾經的蘇科維亞,如今只剩下紀念碑。

‧齊莫佇立在紀念碑前,大概正在想著死去的父親、老婆跟兒子。

‧面對突然出現在身旁的巴奇,齊莫也毫不意外,只是平靜地說:「我以為你會更早來,別擔心,我是不會殺你的。」

‧右手握著一把槍的巴奇回道:「那我還真是鬆了一口氣。」

‧這兩人面無表情的開玩笑耶XD

‧齊莫逮到機會想說服巴奇殺掉已走火入魔無可救藥的卡莉,他警告過山姆,但他跟史蒂夫一樣是個頑固的老好人,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曾被九頭蛇設定為殺人機器的巴奇。

‧但巴奇拒絕了,他要跟山姆一起用別的方式來阻止卡莉。

‧齊莫苦笑,他就是害怕巴奇會這麼回答。

‧巴奇舉起手槍,放下擊錘,並將槍口對準了齊莫,而齊莫並不恐懼,甚至微笑著點了點頭。

‧但巴奇扣動板機,卻是空包彈,接著巴奇笑了笑,鬆開左手,看著巴奇左掌中的子彈往下掉落,齊莫心中若有所思。

‧這裡是代表巴奇再也不會殺人的決心吧,就像這把槍,以及他的金屬左手,他依然可以進行威嚇或防禦性攻擊,但不再裝備具有殺傷力的子彈。

‧然後,瓦干達的皇家護衛隊走到齊莫身後,看著身後的護衛隊,齊莫了然於心地點了點頭,並對巴奇說,他認為巴奇可以把小本本中自己的名字劃掉了,這是巴奇必須做的,他對巴奇沒有任何怨恨。

‧最後,齊莫平靜地向巴奇道別:「再見了,詹姆斯。」

‧齊莫線就在這裡收線了嗎?再也看不到奇妙三人組了嗎?因為我還蠻喜歡這三人奇妙的關係,一想到再也看不到不免有些感傷,希望有朝一日還能再度看到奇妙三人組的合作。

‧一起看著齊莫被帶走,艾尤對巴奇說他們這次將會把齊莫關押在木筏監獄,就是美隊三結尾隊長組被關起來的海上監獄,齊莫將會在那裡度過餘生。

‧雖然我覺得齊莫再登場的旗插得滿滿的XD

‧接著,艾尤又向巴奇告誡,要他最近這段時間暫時不要回瓦干達比較好,並在最後再次稱呼他白狼。

‧從這裡可以看出巴奇跟瓦干達大致和解了吧,至於為什麼要巴奇先別回去,我個人覺得不是因為巴奇擅自幫助齊莫逃跑,而是瓦干達出了什麼狀況,為了不讓已經很多煩心事的巴奇被捲入,才那麼說的吧。

‧因為從後面巴奇向艾尤提出的請求後,二話不說立刻幫巴奇完成,艾尤以及瓦干達對巴奇簡直有求必應,不能說寵上了天,也算是寵得沒有極限XD

‧沒辦法,誰叫巴奇這次可是一口氣使出了狗狗眼跟軟萌嗓音呢?試問天底下有誰能拒絕得了?

‧畫面再次一轉,山姆獨自一人帶著盾牌前去拜訪以賽亞,看到裝著盾牌的袋子,以賽亞表示不想看到有星條圖案的東西。

‧山姆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以賽亞變成這樣,他本來也是超級士兵,為什麼沒能成為第二任美隊。以賽亞反唇相譏,將對美國隊長或者說美國政府的厭惡之情溢於言表。

‧山姆忍不住反駁說不是史蒂夫將他送進監獄的,以賽亞望著他,將他迎入屋內,開始講述自己的過去。

‧關於以賽亞的過去有多悽慘以及美國政府有多爛到骨子裡這裡就不提了,總之重點在於五百多年來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以及以賽亞對山姆說的「他們不可能讓黑人擔任美國隊長。」

‧是說那時候的美國政府應該到處有九頭蛇滲透吧,大概最後又會將鍋丟到九頭蛇頭上,反正他有九個頭,砍完一個還會再生兩個,永遠不怕沒頭可以背鍋XD

‧走出以賽亞家後,山姆打了通電話給他的姊妹莎拉,跟他說他要回家了。

‧這裡我突然想起《禮記‧大學》裡的: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

‧簡單來說,山姆悟到了想要成為一個能維護世界和平的人,首先要做的是修身、再來齊家的至理。山姆身已經修了,接下來當然就是齊家了。你連自己家都搞不定哪還能治天下呢?

‧這點史蒂夫跟巴奇就沒問題,因為他們就是彼此的家!

‧回到老家的山姆從外甥們口中得知原本要買他們家漁船的買家因為覺得船太破不想買了,於是在與姊妹商量後,決定動用父母之前留下的人情,收集材料自行修理。

‧從這裡也可以側面了解山姆是在怎麼樣溫暖的家庭下成長的,難怪會養成這樣善良的性格。

‧來到港口的山姆從父母的老朋友們那裡收下船的巨大零件,正煩惱該怎麼從貨車上運下來時,突然有個人獨自扛起了零件,正是我們的白狼宅急便送貨員巴奇。

‧巴奇拿出一個瓦干達行李箱要他簽收,簽收完就走,他這一趟是專程將他委託瓦干達的東西送到山姆手中。

‧正巧船上的蒸氣管突然壞掉,不斷噴出蒸汽,在姊妹的催促下山姆跑去修,卻不知怎麼弄,看不下去的巴奇在跟山姆的姊妹打聲招呼後就過去幫忙,三兩下就修好了。

‧山姆問他為什麼不用你的金屬手臂,巴奇說因為左手只是輔助他習慣用右手。

‧而且我覺得巴奇不想用那條手,除了是右撇子外,那條手臂的存在對巴奇來說應該相當複雜吧,畢竟不是真的手臂,再加上前不久才發現居然有自己都不知道的功能,所以能不用就不太想用。

‧在誇獎船是條好船後,巴奇主動問山姆需不需要幫忙,山姆也不客氣地說要。

‧然後巴奇向山姆的姊妹搭訕,在得知對方名叫莎拉後,巴奇那個笑容之燦爛,絕對是因為想起了史蒂夫的母親以及史蒂夫。

‧美隊三裡,史蒂夫問巴奇我要怎麼知道你現在是哪個巴奇時,巴奇的第一個回答就是「你的媽媽是莎拉。」可見莎拉媽媽在巴奇心目中相當重要。

‧所以山姆的姊妹光是叫做莎拉這點就在巴奇心中加了很大的分數吧。

‧當然啦,巴奇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就是史蒂夫啦!

‧接下來就是山姆跟巴奇兩人分工合作共同修理船的一些片段。

‧巴奇還摸了個魚坐在那把玩螺絲起子XD

‧在山姆死命想撬開金屬板時,過去輕鬆秀了一把的巴奇真是可可愛愛!

‧兩人一邊修船一邊談起了卡莉,巴奇轉述齊莫的話,山姆陷入沉思。

‧夕陽西下,暫時告一段落的兩人坐在甲板上喝酒休息,巴奇站起身,用酒瓶敲了一下山姆的酒瓶後,告知山姆他明天要趕飛機,今晚得找間旅館住下過夜,山姆苦笑地表示您這套路我懂,不就是打算讓我主動開口要你留宿嗎?

‧巴奇還是有些猶豫,不太好意思打擾山姆的家人,但山姆說這裡的人是全世界最友好的人他們才不在意你穿小號的衣服,於是盛情難卻之下巴奇接受了山姆的好意。

‧笑了笑後,山姆收起笑容,警告巴奇別想跟他姊妹調情,要是敢他就把巴奇剁碎了扔到海裡餵魚,巴奇連忙搖頭表示絕對不會XD

‧看到這裡巴奇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實在無法說出我的內心有多激動嗚嗚嗚,只能拼命截圖收藏了。(咦

‧接在氣氛歡樂祥和的兩人之後,突然切入萊瑪跟約翰的合照,以及到萊瑪家慰問的約翰與萊瑪家人之間沉重無比的空氣。

‧這一對比簡直想泡三溫暖一樣刺激啊,好你個漫威。

‧萊瑪的父親問約翰當街殺的那個傢伙是否就是殺害他們寶貝兒子的兇手,約翰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是,並接著表達自己絕不會讓殺害萊瑪的兇手逍遙法外的想法。

‧雖然這裡約翰說了謊,但後面的話也是代表,無論如何他都會想辦法殺死真正的兇手卡莉為萊瑪復仇吧。

‧萊瑪的母親將萊瑪跟約翰的合照遞給約翰,約翰睹物思人,回憶起這張照片是他們第一次結訓後拍攝的,並低聲說沒人能像萊瑪一樣。

‧萊瑪的母親強忍悲痛安慰約翰,說要是萊瑪得知你為他復仇他在天之靈一定可以安息,又提起了當美國政府選擇約翰擔任美國隊長時萊瑪有多以他為榮,每天萊瑪都會跟家人說,能成為約翰的搭擋他有多自豪,並擁抱了約翰。

‧約翰低聲回道我也一樣。

‧雖然萊瑪的母親那麼說是想安慰約翰,但每一句都像在挖約翰的傷疤吧。

‧在向萊瑪的家人道歉後,約翰走出了萊瑪家,看著街邊美國隊長回歸的海報,物是人非,表情愴然。

‧鏡頭又一切,出現在螢幕上的是法國浪漫主義畫家西奧多·傑利柯的畫作《梅杜莎之筏》

‧這裡會刻意採用這副畫肯定有其涵意,但這裡就不多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去查查這副畫的背景故事,大概跟安地斯的奇蹟差不多,只不過一個是空難一個是船難。

‧這副畫目前的主人正是盜竊藝術品賺錢的雪倫,她正用手機跟不知道什麼人交談,從對話的內容看起來,似乎是雪倫曾幫助過的某個罪犯,她打給他是為了給他一份工作。

‧雪倫到底是真黑還是臥底?下一集會揭曉嗎?

‧場景再次切回山姆的老家,睡在沙發上的巴奇在小孩子們的嬉鬧聲中睜開眼睛。

‧巴奇看向拿著盾牌打鬧的孩子們,舉起右手打了個招呼,孩子們趕緊將盾牌匆忙收起,慌慌張張地逃走。

‧目送孩子們離去的巴奇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喜歡小孩的巴奇媽媽!

‧望著從沒收好的袋子中露出臉的盾牌,巴奇收起了笑容,望著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巴奇來到日出後的海邊繼續幫山姆修船,沒想到卻被莎拉嫌棄,說他們根本搞錯問題所在,讓他們別再亂搞,交給專業的來。

‧截一張開心與莎拉打招呼的可愛巴奇。

‧被莎拉趕走的兩人只能將被罵的責任互相推來推去。

‧回到山姆的家裡,巴奇陪著山姆練習拋接盾牌,在山姆說出他覺得這面盾牌上頭有很多複雜的問題後,巴奇向山姆道歉,表示當初史蒂夫告訴他的打算時,他倆並不明白讓一位黑人接手盾牌會是什麼感覺。

‧雖然我一開始就說過了,但我這裡還要再說一次!果然史蒂夫在考慮盾牌的去向前就先跟巴奇商量過了!!也就是說,搞不好真的就像我以前寫過的一樣,史蒂夫離開去取回盾牌什麼的巴奇全都事先就知情!只是出了意外導致史蒂夫變老是巴奇跟史蒂夫都沒有料到的!

‧還有一件事,史蒂夫跟巴奇沒有想到盾牌給黑人會有什麼問題,是因為他們本身完全沒有任何種族歧視,才會壓根就沒想到吧。

‧然後巴奇在這裡提到『我跟史蒂夫都沒有』感覺上像是巴奇才剛跟史蒂夫談過關於以賽亞的事,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昨晚山姆有跟巴奇轉述過以賽亞的事,而巴奇又趁山姆睡著後,在沙發上偷偷跟史蒂夫談起這件事,兩人都覺得很抱歉。

‧還有一個我之前也提過的可能,那就是史蒂夫心裡很清楚盾牌有多沉重,所以為了保護巴奇,他選擇將盾牌交付給山姆,而不是早已背負許多的巴奇。

‧而且還為了不增加巴奇的罪惡感,刻意不對巴奇說明。

‧就像後面巴奇對山姆所說的,對巴奇來說那面盾牌就像是他僅存的家人,所以當山姆拿走時,盡管事先已從史蒂夫口中得知,而自己也同意,但巴奇心底還是會感到失落。

‧但是現在巴奇明白了,也了解史蒂夫的用意,以及他有多愛他,因此更對山姆感到抱歉,一邊向山姆道歉,一邊將盾牌交給他的巴奇終於向山姆透露出之前之所以會對山姆那麼衝的原因。

‧巴奇拿出史蒂夫送的小本本,從巴奇的話語中,可以察覺到這個小本本應該是巴奇主動向史蒂夫索取的?

‧也就是說,當時的狀況應該是史蒂夫跟巴奇提起想在還寶石時順便拿走新的盾牌,然後交給山姆,兩人一同回瓦干達隱居去,但是巴奇覺得自己應該要留下來贖罪,想要史蒂夫的小本本來幫助自己,因為既然史蒂夫當初能用這本小本本重新生活,那麼自己應該也能做到。

‧說到這,想起了史蒂夫的巴奇開始哽咽。

‧山姆表示他明白,但史蒂夫已經不在了。

‧這裡的不在有很多可能,我以私情選擇了自己更喜歡的一個,就是史蒂夫還活著並跟巴奇同居,但山姆並不知情。

‧所以聽到山姆那麼說之後巴奇的微妙表情,在我眼裡,更像是:『對喔,差點忘了山姆不曉得史蒂夫跟我同居呢,可別讓他看出來。』XD

‧特別是當山姆向巴奇表示史蒂夫怎麼想的並不重要時巴奇的表情。

‧山姆開解巴奇,要他別等別人告訴他他是誰。

‧這句台詞好迪士尼公主XD

‧山姆問巴奇,你還會作噩夢嗎?巴奇回:「All the time.」並且表示,這代表冬兵一直存在他內心深處。

‧嗚嗚嗚,雖然片名叫獵鷹與冬兵,但整齣戲裡巴奇一直在否定跟抗拒冬兵,雖然我能理解,但還是忍不住覺得冬兵有點可憐。

‧山姆真誠地對巴奇說,要他靠著自己的力量從地獄爬起來,巴奇說他一直都在贖罪,但山姆搖了搖頭,說巴奇不是在贖罪而是在復仇,他去找到那些人,並向他們道歉,是因為這樣會讓自己內心好過一些。

‧話說他們的組織叫什麼來著?復仇者聯盟?

‧但巴奇應該要做的是找到那些人,並幫助他們,那本小本子上一定有一兩個需要巴奇幫助的人,巴奇說有很多,山姆聳聳肩,那也行,只要先從第一個開始。

‧盡管我不太喜歡山姆否定巴奇之前努力贖罪的方法,但無論如何這也是一種心理治療吧。

‧巴奇笑了笑,讚許山姆很會說話(有史蒂夫之風)

‧兩人雙手交握,山姆再度提起卡莉的事,巴奇表示,只要打給我我一定會趕到,然後山姆送準備離開去搭飛機的巴奇一程,兩人並肩而行,論議起兩人之間的關係該何以名之,最終結論是一對『a couple of guys』XD

‧在與巴奇道謝及分別後,山姆得知莎拉並不打算賣掉船了很是高興,接著兩人說了開來,山姆認為莎拉覺得自己在逃避,莎拉說她沒有,並勸山姆別被以賽亞的負面思考影響。

‧山姆表示他能理解以賽亞為何會那麼想,但是他必須站起來面對一切。

‧然後在一大段蒙太奇式練功法後,鏡頭再次回倒卡莉身上,迎來新同夥的卡莉決心全力出擊,對正在開會決議是否要將難民遣返回國的國會進行恐攻。

‧結尾,山姆打開了巴奇委託瓦干達的箱子,但裡頭裝了什麼就只能等待下一集了。

‧片尾後有個約翰敲著鎚子獨自製作盾牌的彩蛋,第五集就這樣在不安中嘎然而止。

‧目前為止這部影集一點都沒讓我失望,每一次更新的一集看完後還會再回去一看再看,時間真的過得好快,既希望能趕快看到最後一集,又有點害怕,不知最後的三方混戰會有什麼結果。

‧無論如何,在我腦海裡已經認定史蒂夫跟巴奇復四後是在布魯克林同居了,無論結局是什麼,他們都會好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下一集就是最終話了,讓我們一起期待最後一集!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