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夢境。

獵鷹與冬兵第五集,巴奇在山姆家中借宿時的一小段妄想片段。

主要是山姆眼中的盾冬,以及半夜潛入別人家中宣示主權安慰巴奇的大醋桶黑魔王史蒂夫(毆

(基本上我的設定裡史蒂夫還活著,但只有巴奇以及福瑞局長等極少數人知道,連山姆都不知情,還有山姆也不知道史蒂夫跟巴奇是一對)

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夕陽完全落入水平線的時候,在港口幫忙山姆修了一整天船的巴奇已經在山姆家中洗了舒舒服服的澡。

  「你的衣服有點緊。」

  穿著山姆拿給他的短袖藍綠色圓領衫來到客廳,巴奇拉了拉胸口繃得很緊的衣料,率直地說出了感想。

  坐在客廳沙發上陪外甥們一起看卡通的山姆扭頭看向因身上衣物太緊而身材曲線畢露的巴奇,笑了笑,「史蒂夫當年也說過一樣的話。」

  當年被神盾局通緝的史蒂夫跟娜塔莎找上門時,山姆也曾借過衣服給兩人,那時候史蒂夫跟現在的巴奇說了一樣的話。

  盡管自己的身材再怎麼鍛鍊也比不過注射過超級血清的史蒂夫跟巴奇,山姆倒也不會感到嫉妒,頂多就是想著自己應該要再加強訓練。

  就像當時史蒂夫將盾牌給自己時,他們從沒想過對於擁有黑色皮膚的自己來說,這塊盾牌有多沉重一樣,山姆很清楚他們這麼說完全沒有深意,只是單純說出感想而已,所以山姆也不多想。

  「好香啊。」巴奇動了動鼻子,看向香味的來源。

  只見山姆的姊姊莎拉正在廚房忙活,餐桌早已擺滿了許多食物,但看莎拉的模樣,似乎還有不少料理等著上桌。

  「為了感謝你遠到而來送禮又幫忙修船,我姊這頓可用心了,」山姆揮了揮手,「而且還不讓我進廚房幫忙。」

  巴奇抬起眉毛,「一會我可得好好品嘗。」

  坐到沙發上後,察覺到山姆兩個外甥雙眼發光地盯著自己左手看的巴奇,臉上自然而然地浮現起溫和的笑容。

  「想不想摸摸看?」

  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男孩有些緊張卻又難掩期待地問:「可以嗎?」

  巴奇將左手伸到孩子們面前,還故意弄出了機械聲,笑道:「當然。」

  於是山姆的外甥們興奮地對巴奇的金屬左手一哄而上,對巴奇的左手又碰又摸,還不斷問著各種問題,巴奇也很有耐心地一一回復,甚至還為孩子們表現了用左手的食指跟大姆指將螺絲釘捏成圓球的表演,直到站在餐桌旁的莎拉大聲招呼著大家吃晚飯。

  看著朝餐桌奔去的孩子們,巴奇一邊將手中原本是螺絲釘的圓球放到茶几上,一邊站起身。

  「……史蒂夫跟我說過你對孩子特別溫柔,原來是真的。」

  山姆有些意外的喃喃低語盡管小聲,但注射過超級血清的巴奇一字不漏全聽見了,回過頭,眼神中帶著些許不可思議的情感,望向山姆像是想說什麼,但最後只是輕輕一笑。

  看著巴奇的背影,山姆感到胸口莫名有些悶,讓他有股衝動想要與巴奇對談,或許是曾經為退伍軍人進行心理諮詢的經驗,他看得出來巴奇心裡鎖著很多創痛,不願透露給外人知曉。

  對於巴奇,山姆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只能從史蒂夫的嘴裡偶爾透露出的隻字片語去拼湊。

  早在巴奇被打下面具,史蒂夫認出冬兵就是巴奇時,山姆就能感受到巴奇對史蒂夫有多重要,重要到他能毫不猶豫地捨棄盾牌、甚至毫不惋惜自己的性命。

  當年他們因幫助被齊莫陷害的巴奇而被通緝時,山姆跟娜塔莎大部分時候都與史蒂夫一同潛藏於被戰火蹂躪的地區暗中幫助難民。

  那時候史蒂夫並不會主動談論關於巴奇的事。

  直到巴奇從冬眠中甦醒後,史蒂夫三不五時就會獨自一人回到瓦干達探望巴奇。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史蒂夫臉上的表情明顯開朗許多,也開始會跟山姆他們說起關於巴奇在瓦干達的一些瑣事,甚而是過去他們在布魯克林的事。

  而山姆只能依靠史蒂夫的話語,去勾勒詹姆斯‧巴奇‧巴恩斯的形象。

  由於跟山姆的認知相差甚遠,所以山姆曾經認為史蒂夫口中,那位溫柔體貼善良開朗風趣幽默,簡直如同聖母瑪利亞化身的巴奇,只是史蒂夫的私情所造成的錯覺。

  然而,自從史蒂夫銷聲匿跡後,山姆開始不再透過史蒂夫,而是親身與巴奇相處,尤其在經歷了這幾日短暫卻濃厚的共鬥,山姆逐漸發現,史蒂夫說的其實並沒有太離譜。

  包括巴奇輕柔笑容之中隱藏著深沉的悲傷與痛苦。

  巴奇內心的罪惡感比山姆想像得還要深切,也難怪史蒂夫常常會擔心巴奇一個人在瓦干達會睡不好,今晚讓巴奇睡客房似乎不太好,還是跟自己擠一張床?但是兩個大男人同睡一張床難免有些憋扭。

  山姆一邊在內心煩惱,一邊在餐桌前坐了下來,看著自家姊姊莎拉熱情地招呼巴奇,讓他飽餐了一頓很南方漁港風格的家常晚餐--一大盤炭烤鮮蝦、一大盤水煮小龍蝦,小龍蝦濃湯燴飯,以及生蠔,甜點是充滿著威士忌香氣的麵包布丁。

  盡管很多,但巴奇本就食量大,再加上莎拉烹調海鮮的手法相當精湛,海鮮本身也相當新鮮,巴奇配著精釀啤酒,一邊跟山姆莎拉聊天,一邊品嘗著美味的佳餚,沒一會工夫就把所有食物吃個盤裡朝天。

  「這還是我第一次吃那麼多海鮮,」喝光最後一瓶酒,巴奇下了評語,「特別是小龍蝦,多得讓我覺得這一頓幾乎吃了自己一生份量的小龍蝦。」

  見莎拉作勢要起身收拾,剛剛還在跟孩子們說話的巴奇立刻站起來,搶先一步將所有盤子堆起後用單手拿起,帶點滄桑的俊俏臉龐浮現起笑容,魅力十足。

  「謝謝妳,莎拉,今晚的每一道料裡都很美味。」

  說完,巴奇對莎拉眨了眨眼,帶著盤子走進廚房水槽。

  看了一眼自己笑容滿面的姊姊,山姆跟在巴奇身後,嘴裡叼念道:「我說過了,別對我的姊姊調情。」

  「啊?拜託,山姆,我剛才說的連調情的調字都沾不上邊,」手裡忙著清洗碗盤的巴奇一臉意外地抬起雙眉,「而且你姊姊做的這頓晚飯真的很好吃。」

  「這我得同意。」點了點頭,山姆從巴奇手中接過盤子放回架上。

  兩人洗完碗時,莎拉已經帶孩子們回房睡覺了,山姆正想開口問巴奇,巴奇就先一步說道:「我睡客廳的沙發就好。」

  「事到如今還客氣什麼,就算你不想跟我一起睡好了,我家又不是沒客房。」

  但巴奇搖了搖頭,走到沙發上坐下來,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後,拍了拍沙發,「我睡這裡就可以了。」

  山姆也走到巴奇身旁,雙手插腰,堅持道:「你既然在我家做客,我怎麼能讓你睡沙發?」

  巴奇抬頭望著山姆,眼眸中各種複雜情感流轉,好一會後,才低下頭低聲說道:「……我沒辦法,山姆……要是沒有開著電視,我睡不著。」

  山姆睜大了雙眼,先是為巴奇內心的陰影比自己想像得更加沉重龐大而難受,接著,又為了巴奇願意將這一點對自己透露出來而感到驚喜。

  望著巴奇低垂著的頭頂,山姆彷彿幻視到一對垂下的狗狗耳--或者,以巴奇曾說過他是白狼來看,一對垂下甚至有些顫抖的狼耳。

  壓抑著想要伸手摸上去安慰他的衝動,山姆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去拿被單跟枕頭來。」

  從臥室回到客廳後,山姆將一套被單跟枕頭扔到了斜躺在沙發上的巴奇身上。

  「怎麼有兩套?」

  「一套是我的,你睡沙發,我睡地板」山姆一邊回應著,一邊就躺到了沙發跟茶几間的地板上。

  「山姆……」巴奇喃喃地念著山姆的名字,睜大了雙眸。

  山姆只是揮了揮手,然後將手放到後腦勺下,以體育頻道上的足球賽事作為背景音,閉上了雙眼。

  「明早我還得繼續修理船,先祝你有個好夢。」

  不知過了多久,山姆才聽到巴奇非常輕的一聲:「……你也是。」

 

 

 

 

 

  *

 

 

 

 

 


  「……巴奇現在還是會夢到冬兵時的過去。」

  山姆躺在單人床上,看著坐在對面另一張單人床上的史蒂夫。

  「明明是該死的九頭蛇俘虜了他,折磨他、洗腦他、控制他、利用他,為什麼卻是他必須承受不應該由他背負的罪?」

  史蒂夫低著頭,低聲說著巴奇的事。

  「但巴奇太過善良、太過溫柔,無論我再怎麼跟他說,他根本不需要償還不屬於他的罪,他總是會露出悲傷的笑容,輕輕對我說:但是下手的是我。」

  史蒂夫低垂的前額垂下的金色前髮讓山姆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得保護他,從這個世界的所有惡意中,為了不讓他再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我可以犧牲一切,包括我自己的生命。」

  就在史蒂夫正要抬起頭的瞬間,一股異樣的恐懼讓山姆從夢中驚醒,窗外依然一片漆黑,只有電視的光照亮客廳。

  正當山姆望著天花板想著剛才的夢是怎麼一回事時,寒毛忽然直豎了起來,因為他赫然察覺到,這裡有除了他們兩人以外的人在,而且那個人就站在沙發旁。

  山姆的眼角餘光可以看到電視的光照在那個人的側臉上,盡管還是一頭白髮,但他的臉比起記憶中最後見到的模樣還要年輕,但是怎麼可能?那個人--史蒂夫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陷入混亂的山姆甚至忘了要起身,他只是將眼球轉了過去,呆愣望著史蒂夫彎下腰,雙手輕輕覆著巴奇的臉龐,充滿愛憐地端詳著,然後,幾乎要貼在一起似地湊了上去。

  史蒂夫的唇在巴奇的唇角上輕點,接著是鼻尖、鼻梁、眼角,隨著史蒂夫的吻來到眼瞼上,巴奇的睫毛也微微顫抖。

  撫摸著巴奇的短髮,並在額頭上落下一吻後,史蒂夫的手來到巴奇的後頸,在耳後與頸項間溫柔撫摸,使得巴奇全身微微顫抖,而當巴奇從微敞的唇瓣間地發出嘆息般的細膩低吟時,史蒂夫的唇又回到了巴奇的唇上,這次卻不只是最初的輕啄,而是伸出舌頭,長驅直入,在他的口腔內肆意進出。

  「唔……嗯……」

  在史蒂夫熱烈濃密的親吻下,雙眼緊閉著,似乎仍在睡夢中的巴奇卻順從地回應著史蒂夫,紅紅的舌尖沾染了唾液,黑暗中顯得格外濕亮紅潤,斷斷續續地發出混著水聲的低軟喘息。

  而山姆只是呆若木雞地望著眼前這奇異又煽情的一幕。

  將唇離開巴奇,史蒂夫用食指跟中指勾起了巴奇脖子上的軍籍牌,將牌面抵在自己唇上,閉上了雙眼,然後突然睜開來,一雙晶亮的藍眸看向山姆,嘴角往上揚。

  瞬間,山姆梗住了呼吸,心臟幾乎要停止了,猛地一下從地上坐起身,卻發現天已經亮了,而史蒂夫也不見蹤影。

  眨了眨眼,山姆看向沙發上,巴奇睡得正熟,看上去一臉純真而無辜,一時之間,山姆無法確定昨晚的是夢、幻覺、幽靈,還是真的發生過。

  但是有一點山姆是確定的,那就是夢中史蒂夫的那段話,因為他記得那是六年多前,他們在中東某處戰火頻仍的地區潛伏時,史蒂夫的確曾經說過的。

  如今回想起,山姆頓覺一切豁然開朗。

  史蒂夫所說的犧牲一切,或許包括了如今的混亂情勢。

  由於自己跟巴奇一樣都是化灰消失的那一半,所以山姆並不真的很清楚那五年間發生了什麼,但從卡莉等殘留者的話語中,山姆可以推測,雖然經歷了莫大的哀慟,卻剩下的那一半人也已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

  史蒂夫不可能沒想過,在全世界的生命消失了五年後又突然回歸,會產生怎麼樣的混亂局面,但他還是決定要將一半的生命喚回。

  最大的原因極有可能在於,消失的一半生命中包含了巴奇。

  而當薩諾斯事件結束後,史蒂夫選擇將盾牌交給自己也是為了巴奇。

  巴奇或許可以說是單純不懂身為一個黑人的山姆背負起盾牌會有多麼艱辛,但山姆相信史蒂夫是明瞭的,並且在明瞭的同時卻仍然選擇將盾牌留給自己而不是巴奇。

  原因很簡單--為了保護巴奇遠離現在這一切亂七八糟的狀況。

  史蒂夫唯一沒料想到的,大概是巴奇對於盾牌--或者說史蒂夫的執著也不亞於他對巴奇的執著。

  想到這,山姆不免有些氣憤,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巴奇肉乎乎的臉頰。

  但他手都舉起了,卻還是放了下來,看向一旁放在牆邊的盾牌,深深地嘆了口氣。

  算了,山姆想,既然如此,他也不在乎史蒂夫是怎麼想的了,從現在開始,他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肩負起美國隊長這個職責。

  煩惱一掃而空的山姆心中一片明朗,站起身,往浴室走了幾步,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巴奇。

  還有,他會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巴奇。

  想著,山姆的臉上浮現起自信的笑容。

 

 

 

 

 

 

 

 

 

 

 

___

 

 

 

 

 

 

所以後來才會有山姆練習扔盾牌,以及向巴奇強調史蒂夫已經不在,他必須靠自己去戰勝心魔等一系列對話。

個人覺得,對於如何治療巴奇近乎自虐的贖罪心理,山姆跟史蒂夫的處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間單來說一個是築牆保護一個是指點道路。

順說這是這篇故事裡我覺得山姆會有的想法,並不是我的想法(好繞口(我人偏向史蒂夫的想法,也就是巴奇本身是沒有罪的,一切都是九頭蛇的錯!(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