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也能當媽媽。

母親節!必須產出白狼媽媽!(雖然母親節已過了很久(。

ABO設定,盾冬雙A。獵鷹與冬兵第五集開頭,在跟巴奇合作從沃克那奪下盾牌後,山姆意外發現巴奇居然懷孕快五個月了,但他記得巴奇是Alpha,最重要的是……孩子的父親是誰?

(當然是史蒂夫的!)

警告:生子雷慎入。獵鷹與冬兵劇透有。大概也有一點汪達與幻視的劇透。

不怕雷再看看吧~

 

 

 

 

 

___

 

 

 

 

 

  經過一番奮戰,山姆與巴奇終於共同合作制服了沃克,但兩人也同時與沃克一同倒下,盾牌也掉落在一旁。

  雖然方才那一戰看似山姆與巴奇勝算較大,但沃克似乎也偷偷注射了超級血清,明顯體能比之前在齊莫的藏身處被瓦干達的皇室護衛隊打得落花流水相比好得太多。

  更何況山姆跟巴奇只想制止失控的沃克,並奪回盾牌,沒有打算取他性命,反觀沃克卻是發了瘋似地往死裡打,因此盡管巴奇身為超級士兵,又是二比一,兩人還是勝得頗為艱辛,一時之間只能躺在地上喘息。

  沉重的喘息聲中,第一個從地上爬起的人是巴奇,而渾身傷痛跟疲累的山姆只能躺在地上看著巴奇吃力地站起身,一手摀著腹部,步履蹣跚地來到盾牌前,跪坐在盾牌前。

  就在山姆以為巴奇會拿起盾牌時,巴奇突然發出一聲悶哼,無力跪坐在盾牌前。

  「巴奇?」山姆擔心之餘,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撐起身體來到巴奇身旁,問道,「你還好嗎?」

  「……我沒事。」左手依然摀著腹部,巴奇擺了擺手,試著向山姆表示他很好。

  但看著巴奇緊蹙的眉頭跟額上斗大的汗珠,山姆怎麼看都覺得巴奇的狀況很糟。

  剛才沃克將巴奇踢到了一根電器上,害他因左手遭受電擊而短暫昏厥過,或許在巴奇身上造成了什麼嚴重的傷害。

  一想到這,山姆趕緊在巴奇身旁蹲下,並扶著他的肩膀對他說:「你得去醫院一趟。」

  「不……比起我,這傢伙才應該去醫……嗚。」巴奇話才說一半,就捲縮著身軀,因痛楚而扭曲的臉也失去了血色,蒼白得可怕,摀著腹部的手也顫抖了起來。

  「巴奇!」從沒見過巴奇這副模樣的山姆,擔心得忍不住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就在此時,長槍敲擊地面的聲音從門口響起,山姆一驚,連忙扭頭看向聲音的方向,只見不久前才照過面甚至動過手的艾尤就站在門口。

  原本就一臉嚴肅的艾尤此時臉上表情分外嚴峻,開口向巴奇說了一句瓦干達語,並朝他跟山姆走來。

  面色慘白的巴奇依然摀著肚子,汗水流過他的眼角邊,毫無血色的嘴唇蠕動著,喃喃念道:「艾尤……」

  完全沒學過瓦干達語,只聽得懂艾尤剛才的話語中似乎有提到詹姆斯的山姆,見艾尤朝著他們走來,擔心她們因為讓齊莫逃跑而打算對巴奇不利的山姆連忙舉起地上的盾牌站起身,將巴奇護在自己身後。

  雖然大概知道巴奇與瓦干達的人相處不錯,但山姆前不久不僅親眼見識過艾尤率領著王室護衛隊前來捕捉逃獄的齊莫時氣勢洶洶的模樣,還親身體驗過,盡管沒有真正傷害巴奇,艾尤輕輕鬆鬆就將巴奇左手卸了下來。

  不管瓦干達再怎麼與巴奇友好--或者說,正是因為巴奇與瓦干達之間關係相當親密,他們才會更因巴奇為了碎旗者一事幫助與瓦干達有弒君之仇的齊莫逃獄而憤怒。

  就算艾尤再怎麼厲害,現在她只有獨自一人,山姆想,即使自己無法打贏她,至少希望能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好讓巴奇能盡快送醫。

  「聽我說,不管妳要帶巴奇去哪裡,他都得先去醫院。」

  艾尤在兩人面前停下腳步,看了山姆一眼後,又望向巴奇,再次用山姆聽不懂的瓦干達語說了一句話。

  依然跪坐在地上的巴奇伸手拉了拉山姆的褲管,在他低頭看去時小聲地說:「……放心,山姆,她只是要帶我去機上接受治療。」

  「但是……」望著巴奇明顯咬牙忍痛卻依然想故作輕鬆的蒼白面容,山姆難掩擔憂。

  「沒錯,」艾尤再次開口,卻是改用英文,並對山姆扔下了一個震撼彈,「詹姆斯剛才的戰鬥已經讓他嚴重傷了胎氣。」

  猝不及防的巴奇急喊了一聲:「艾尤!」但已無法阻止她繼續往下說。

  「他若想保住腹中的胎兒,必須現在就立刻隨我上機,回瓦干達接受緊急醫療措施。」

  明明艾尤說的是英文,山姆卻彷彿一個字都沒聽懂,目瞪口呆地看著避開自己眼神,低垂著頭不發一語的巴奇。

  ……她剛才說了什麼?……胎氣?腹中胎兒……?巴奇……懷孕了?但……但他不是Alpha嗎?怎麼會懷孕?最重要的是……孩子的父親……讓巴奇懷孕的人是誰?

  山姆腦裡一堆疑問此起彼落,但外表卻只是像個傻子般張大了嘴,什麼都說不出口。

  也不理會已成當機狀態的山姆,艾尤越過茫然失措的山姆,彎下腰將手伸到巴奇面前,表情依然嚴酷,語氣卻不若剛才冷靜。

  「你左手的內部晶片顯示你已經開始有流血的徵象,快跟我走。」

  聽到艾尤的話,巴奇咬了咬下唇。

  不用艾尤警告,越來越加劇的腹痛,以及液體從內部緩緩流出的異樣感,都讓巴奇切身體會到情況真的不妙。

  為了腹中胎兒的安危,巴奇只好選擇接受艾尤的幫助。

  一手依然覆在腹上,另一手握住了艾尤的手,借她的力量站起身後,巴奇在艾尤的攙扶下往外頭走去。

  依然處於震驚狀態的山姆見巴奇就要跟著艾尤離開,想也沒想就叫道:「等……等一下,巴奇!」

  「別擔心我,山姆,」巴奇依然背對著山姆,只是努了努下巴,指向倒在地上失去意識的沃克,「你還有事得去處理。」

  的確,就像巴奇所說的,山姆現在應該要先跟美國政府報告這次事件的詳情,還有將昏迷受傷的沃克送醫。

  但對還沒完全消化巴奇懷孕這件驚人消息的山姆來說,跟著巴奇一起去,搞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顯然是更重要的。

  更何況山姆也很擔心巴奇的身體狀況,不管怎麼說,他看上去糟透了。

  於是,看了一眼沃克,山姆做了個深呼吸,再次看向巴奇,這次表情已冷靜許多。

  「不,我跟你一起去,這裡的事我會在路上將剛才發生的所有狀況跟沃克所在的地點通知軍方……除了你懷孕的事情以外。」

  巴奇終於回過頭,望向山姆堅定的眼神,再看向艾尤取得對方點頭同意後,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

 

 

 

 

 

  *

 

 

 

 

 

  「所以說,你們會派艾尤會特地離開瓦干達找巴奇,除了她擅自幫助齊莫逃獄之外,還因為她這幾天的行動讓肚子裡的胎兒狀況不穩定?」

  由於巴奇一上飛機就被艾尤強行安置在機內醫療艙中,而山姆也忙著利用手機跟政府等人連絡事情,所以直到抵達了瓦干達,並由舒莉親自檢查並治療,確認巴奇情況穩定後,山姆才終於有機會一探究竟。

  站在巴奇所躺著的醫療床畔的舒莉一邊盯著浮現在眼前的巴奇體能數據,一邊回答山姆:「是的,其實早在他剛開始跟你一起行動時胎象就已經有些不穩,所以我那時就已經透過通訊警告他,但他堅持要跟你一起行動,所以我只好派艾尤出馬。」

  這裡是舒莉廣闊的研究大樓內,一個專屬於巴奇的醫療室,自從來到瓦干達的第一天起巴奇就一直在這裡接受治療,冷凍睡眠前後也都是在這裡先做過檢查。

  關於巴奇在瓦干達時的生活狀況都是從史蒂夫那得來的山姆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東張西望了一會後,將視線移向舒莉的身旁已換上素白的長袍,躺在白淨的床上閉著雙眼的巴奇,以及他平坦的腹部。

  「沒想到連艾尤也難以抗拒巴奇的要求,還好及時趕回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就算聽到舒莉的話,山姆依然不敢相信。

  「巴奇真的已經懷孕四個多月了?肚子看起來也不像有懷孕……」

  盡管仔細一看,似乎能夠看出些許隆起的跡象,但要不是得知巴奇懷孕,山姆怎麼也不可能會想得到,巴奇居然已懷有四個多月的身孕。

  看了滿臉寫著懷疑的山姆一眼,舒莉調出了相當清晰的超層次超音波照片,那裡有個小小的胎兒。

  「因為巴奇本身體質因素,所以腹部看起來隆起還不明顯,但巴奇確實已經懷有四個多月的身孕,你瞧,第一性別也已看得出來了,」舒莉指著胎兒的下肢,笑道,「是個漂亮的女孩。」

  「……女孩……但……呃……」即使看到眼前如此清楚的胎兒,山姆依然難以置信,看看照片中的胎兒,又看向巴奇,「我記得巴奇應該是Alpha……」

  正常來說,雖然所有人與生俱來都擁有同樣一套生殖系統,但Alpha--特別是Alpha男性--要不就是先天缺失子宮,要不就是在分化後自體吸收而消失,生殖腔的入口更是幾乎完全不存在,懷孕的可能性接近於零。

  更何況,巴奇還不是一般的Alpha。

  舒莉晃了晃手指,揚起眉毛,剛好說出了山姆此時心裡想到的,「沒錯,還是注射了超級血清的超級Alpha士兵。」

  「所以才更不可思議了,……能讓巴奇那樣的超級Alpha懷孕的人……」想到這,山姆腦中頓時出現一個身影,愕然地問道:「難道是……史蒂夫?」

  「沒錯,當然是擁有艾斯金博士最完美血清的超級Alpha中的超級Alpha,史蒂夫‧羅傑斯囉。」

  山姆雖然的確感到驚愕,但一方面卻又覺得果然如此。

  畢竟除了史蒂夫以外,山姆還真想不到會有什麼人能讓巴奇願意懷上他的孩子。

  「好啦,現在巴奇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就讓他好好休息,我去跟我哥報告,」舒莉關閉了畫面後,對山姆問道,「你要先去休息室喝杯咖啡還是?」

  「不勞公主殿下費心,我只是要確認巴奇的狀況,等巴奇醒來我再跟他說幾句話就會離開,到時也不用麻煩,我自己會跟人連絡請他來接我。」

  「OK,那你隨意,想喝什麼休息室都有。」

  「多謝公主殿下。」

  「叫我舒莉就好。」舒莉微笑著朝山姆揮了揮手後離開了醫療室。

  目送舒莉離開後,山姆在巴奇床邊坐了下來,雙手抱胸,表情複雜地看著巴奇。

  雖然早就察覺到史蒂夫對巴奇的感情並非只是單純的友情那麼簡單,但真的知道他們是一對,巴奇還懷了孕……等等,也就是說,巴奇懷有四個多月的身孕,還跟著山姆四處追捕碎旗者?老天爺啊。

  「史蒂夫現在在哪?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待在巴奇身邊?怎麼會讓巴奇一個人……」

  剛才一直閉著雙眼休息的巴奇突然開口,回應了山姆的喃喃自語。

  「因為史蒂夫現在不在地球上。」

  「……啥?」

  山姆錯愕的看向躺在床上的巴奇。

  「你還記得四個多月前,因為汪達在西景鎮引發的事件,最後天劍局代理局長被逮捕,整個機構成員也跟著被大量撤換一事吧?」

  見山姆點了點頭,巴奇繼續往下說。

  「在那之後史蒂夫就被尼克叫到了宇宙上的天劍局基地幫忙,到現在還沒回來,我們只能利用特殊的通訊設備連絡。」

  山姆臉上錯愕之情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氣憤與難堪。

  自從史蒂夫將盾牌交給自己並跟巴奇一起離開後,山姆就一直聯繫不上史蒂夫跟巴奇,即使自己發出再多訊息,都沒得到回覆,這一次要不是巴奇主動找上門,以及之後一連串發生的事,或許山姆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些事。

  「……還有什麼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從山姆壓低的嗓音中聽出他的不滿跟憤慨,巴奇垂下了雙眉,輕輕向山姆道歉:

  「抱歉,山姆……但是有些事越多人知道越危險,而且我自己也是在一個月前才知道自己懷孕了。」

  望著一臉歉意的巴奇,山姆還是有些不爽,語氣也難掩不滿。
  
  「……你們從以前就在一起了嗎?」

  「……不……」巴奇輕輕搖頭,「雖然我從很早就察覺到我對史蒂夫的感情不只是……不只是普通朋友,但我跟他都是Alpha男性,所以我一直都沒有勇氣說出口……我跟他確認彼此心意是在來到瓦干達之後的事了……我們沒有要瞞著你,只是沒有機會告訴你。」

  望著巴奇泛著水光的綠眸,山姆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幾乎都要覺得巴奇是不是有什麼神奇的魔力,不然為什麼不管他做了什麼,只要用這樣委屈巴巴的眼神望過來,無論是誰都會忍不住原諒他。

  「你明知自己懷孕還硬要跟我一起……」話說一半,山姆突然想到什麼,趕緊問道,「等等,你跟史蒂夫說過你懷了他的孩子了嗎?」

  「還沒。」

  果然。

  要不然史蒂夫不可能會讓懷有身孕的巴奇一個人跟著自己到處跑,更不用說這幾天發生的事,史蒂夫要是知道了一定會立刻飛奔回來。

  山姆想到這,再次問出明知答案會是什麼還是不得不問的問題。

  「為什麼不告訴他?」

  「我不想為了這點小事煩他。」

  「這不是什麼小事好嗎!」與自己預想完全一致的答案讓山姆激動地大喊,「我的老天啊巴克!要是史蒂夫知道你懷了他的孩子他會有多驚喜,一定馬上就……」

  「就是因為知道史蒂夫一定會急著趕回來我才不想告訴他,」巴奇掀開了被單,一手撐起了上身,「你也別因為我懷孕就把我當成什麼脆弱的生物,我還是能幫得上你的忙。」

  見巴奇說著說著打算從床上坐起身的態勢,山姆趕緊從椅上站起,伸手將巴奇壓回床上。

  「現在你乖乖地躺下,在瓦干達好好休息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忙了。」

  巴奇還想說些什麼,但山姆已經將被單蓋了上去,並輕拍著他的胸口。

  「我知道你很強壯,比我還壯,但是你就要當媽媽了……」說到這,山姆腦中突然回想起之前巴奇與碎旗者以及沃克等人打鬥的模樣,越想越後怕的山姆臉色變得很難看,「老天,你都懷孕四個多月了,剛才還跟沃克打得那麼激烈……」

  巴奇不太高興地扁了扁嘴,瞪著山姆,好一會後,才小聲咕噥:「……我一直以來都是個士兵,從來沒想過要成為一個母親。」

  「我想也是。」山姆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

  低垂著眼,沉默了一會後,巴奇低聲道出內心的不安,「……我也不知道史蒂夫會不會想要這個孩子。」

  「我知道,包括史蒂夫聽到你這句話心裡會有多難過,」馬上回答後,山姆再次嘆了口氣,一臉嚴肅地對巴奇說,「算我拜託你,詹姆斯,如果你真的很在乎史蒂夫,就為了他照顧好你自己,跟你肚子裡的寶寶。」

  就在這時候,一個溫柔中隱約帶著威嚴的低沉嗓音傳來。

  「沒錯,詹姆斯,你得好好照顧自己,不能我可沒法向史蒂夫交代。」

  山姆跟巴奇不約而同地朝向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瓦干達的年輕國王正站在門口,而舒莉站在他的身後。

  「陛下。」

  微微點頭回應山姆與巴奇的問候,搖手示意兩人不用起身後,帝查拉慢慢步行到巴奇的床邊,雙手背在身後,微笑著對巴奇說道:「史蒂夫離開時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好好照顧你。」

  一見到帝查拉,巴奇臉上充滿了愧疚,「……我很抱歉……陛下……我一定會想辦法找到齊莫。」

  「如果你真的覺得抱歉,這幾天就留在這好好休息,至於齊莫,可以等你身體狀況安定下來再說。」

  「陛下……」巴奇感動不已地望著帝查拉,充滿感激地說,「非常感謝你的寬容。」

  正當山姆在一旁為帝查拉的寬容與體貼感到敬佩時,帝查拉轉向了山姆:「不嫌棄的話,你也在這裡多待幾天吧,山姆。」

  「非常感謝你的好意,國王陛下,」山姆看了一眼氣色不錯的巴奇,「不過我得告辭了,既然巴奇在這裡能得到良善的照顧,就用不著我操心了,我還有些事必須處理,請送我回美國吧。」

  「唔……」

  意外的是,帝查拉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

  正當山姆疑惑時,舒莉替她的王兄解答--或者說,丟下了一個天大的消息。

  「其實呢,剛才約翰‧沃克在大街上用盾牌殺人的事已經變成全球的大新聞,就連待在宇宙的史蒂夫也收到消息了,」舒莉吐了吐舌頭,「然後在他跟我們聯繫的時候我不小心讓他也知道了巴奇懷孕的事情,所以史蒂夫現在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我們對你們美國那邊的事情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巴奇又必須好好休息,所以我們希望你能留在這裡跟他說明。」

  聽完舒莉的話,山姆看了一眼巴奇,見他又是驚喜又是慌亂,想想以巴奇的狀況,的確不適合向史蒂夫說明關於約翰‧沃克及碎旗者等事,畢竟他光是自己懷孕的事都還沒跟史蒂夫說呢。

  最後得出的結論只有自己留下來最好的山姆點了點頭。

  「……好吧,我留下來。」

 

 

 

 

 

 

 

 

 

 

TBC

 

 

 

 

 

___

 

 

 

 

 

對,我又挖了一個坑(毆

比起什麼新美國隊長或是碎旗者的問題,史蒂夫大概滿腦子都是:巴奇懷孕了!?天啊他受傷了?!我要宰了那個傷了他的人!!(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