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此愛你。

算是復四一週年紀念文(雖然遲到了(。

延續復四之後設定,一個不再是美國隊長,只是史蒂夫‧羅傑斯的男人;與一個不是冬兵也不是白狼,只是巴奇‧巴恩斯的男人,在布魯克林生活的日常,而今天也是如此,只是稍微有點不一樣。

七千字,有興趣可以搭配Don McLean的《And I Love You So》一起慢慢看,希望能讓看到這篇的人感到一點史蒂夫跟巴奇那溫暖的幸福。

 

 

 

 

___

 

 

 

 

 

  2024年4月24日凌晨4點24分。

  天將亮而未亮,無論是窗外還是家裡都是一片寂靜黑暗,唯有廚房亮著光並傳出低沉聲響。

  穿著暗紅色長版上衣跟深灰色短褲的巴奇坐在中島旁的高腳椅上,右手握著手機,另一手撐著下巴,歪著腦袋,任由自己及肩的長髮隨意披散。

  巴奇上方的燈將他的影子投射在桌面上,髮絲跟衣領間露出的白皙肌膚上,零星散布著細小的艷紅吻痕及,尚未呈現淤青的咬痕清晰可見,足見不久前的激情。

  在他背後,伴隨著加熱及風扇的轟轟聲,烤箱正散發出橘紅火光,紅通通的玻璃內可以看見裡頭正烤著兩大塊圓圓的蘋果派。

  聞到開始從烤箱內飄散而出的淡淡蘋果肉桂香,巴奇稍微轉過頭去,望了一眼烤箱中蘋果派的狀況,確認烘烤的狀況還不錯後,又將臉轉回手機上。

  手機停留在巴奇跟山姆的兩人對話的訊息畫面,巴奇發出的最後一條訊息時間是3點10分。

  跳出了通訊軟體,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現在時刻,巴奇打了一個呵欠,懶洋洋地趴到了桌面上,大拇指不斷往下滑動,隨意瀏覽手機內各種關於復仇者聯盟從薩諾斯手中救回一半生命的一週年相關報導。

  無論是政府公開紀念,還是民眾自主在推特、臉書等自媒體上,對超級英雄們的感謝,巴奇都一一看在眼裡。

  其中受到最多感謝與讚揚的,是在戰役中犧牲了生命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幻視,以及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

  極少數知情的老朋友以外,普羅大眾接收到的訊息是史蒂夫跟巴奇也在該場戰役中犧牲了生命,盡管事實上他們正一同隱居在布魯克林的某個角落裡。

  看著網路上不斷流動的訊息,巴奇內心泛起了難以言喻的感慨。

  一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但不變的是,那些英勇奮戰以至於犧牲了生命的英雄們,或是選擇了隱退的英雄們,依然活在人們的心中。

  雖然也有少數抱怨復仇者們將一半生命喚回的行為打亂了五年來倖存者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新秩序,但那終歸只是少數,絕大多數的民眾還是對復仇者們心懷感激。

  包括巴奇,也因史蒂夫與政府談好條件後的大力宣傳下,從九頭蛇的神秘殺手,大致還原回真實身分--一個經歷過身體被強行改造,長期洗腦折磨,甚至在脫離九頭蛇後還被恐怖分子利用來打擊復仇者聯盟,依然努力設法擺脫控制,回歸自由後,依然為世界抵抗入侵者而犧牲的二戰老兵。

  那當然很欣慰,不過對巴奇來說,外界怎麼評價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過去的事早已過去,最要緊的是活在當下。

  現在巴奇心中最重要的只有史蒂夫,而且他知道對史蒂夫來說也是如此,他們是彼此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正因如此,巴奇有時會忍不住想,想那五年間,史蒂夫的心情。

  巴奇點開了山姆四小時前傳給他的,民間的超英支援組織為復仇者們的勝利一周年所做的犧牲者紀念影片,隨著影片開始,響起了溫柔的低沉歌聲。


  And I love you so
  我是如此愛你
  The people ask me how
  那些人問我
  How I live till now
  我是怎麼活到現在
  I tell them I don't know
  我告訴他們,我也不知道


  一邊聽著歌,巴奇慢慢趴到了桌面上,將手機平放,眺望著裡頭流動著的復仇者們的映像。

  當看著畫面上出現了史蒂夫的身影,當看到寫著關於他在過去的五年間,是怎麼四處奔波,盡其所能幫助殘留下來的人們的感言字幕,巴奇的視線逐漸模糊。


  I guess they understand
  我想他們明白
  How lonely life has been
  人生有多麼寂寞
  But life began again
  但人生又重新開始
  The day you took my hand
  從你牽著我的手開始


  溫厚的男聲溫柔地歌頌著巴奇第一次聽過的歌曲,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歌,就像他從未親眼見過史蒂夫活躍的這些片段,但耳邊低柔的歌聲彷彿唱出了巴奇的心聲。

  他曾被九頭蛇搞得一團亂的人生,因史蒂夫而重獲新生,但他卻沒有陪伴史蒂夫一同走過那難以想像的五年。

  對巴奇來說,一切像是才一眨眼,就瞬間跳過了五年的時間,但對史蒂夫來說卻是實際體會的煎熬歲月。

  他只能想像,想像一年前的史蒂夫是怎麼熬過那失落的五年。

  越想像,巴奇的心就越難受,讓他無法在床上安眠,才會在確認史蒂夫睡了以後偷偷爬起來,到廚房裡,打算做些什麼。

  平常這個時間巴奇應該已經跟史蒂夫一起睡在床上,或者正在作一些『激烈運動』,偶爾會有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影長片看到睡著的時候。

  不管前一晚他們做了什麼,又做了多久,大部分時候史蒂夫都是他們之中最早起床的那一個。

  通常早上6點左右史蒂夫就會睜開眼睛,他會在床上抱一會巴奇,然後才刷牙洗臉,拿本書在一旁閱讀,等到巴奇也起床後,兩人會一起吃早餐,再一起出門來個早晨散步。

  上午他們會待在家裡看看書、照顧一下家裡的植物、中午一起吃午餐、休息一下、下午出門散步、有時史蒂夫會坐在客廳畫畫,巴奇會用手機跟山姆等老友聊天打屁,偶爾老朋友或者鄰居來訪,他們都很歡迎。

  特殊情形下,山姆等人會請巴奇幫忙處理一些棘手的任務,至於外表年老的史蒂夫視狀況會利用自身經驗幫助他們判斷情勢,出面解決目前只會在巴奇陷入危機的時候,而那種狀況很少出現,一年來只出現兩次。

  晚餐大都在家裡吃,兩人誰做不一定,看當天誰比較想做,或者誰想吃誰作的;特殊日子或是心血來潮時也會外出用餐、叫中國菜或披薩外送。

  這就是史蒂夫跟巴奇在這一年中的日常生活。

  一年了,不知不覺巴奇在在這個家中與史蒂夫一起生活了一年。

  這短短的一年對多年來歷盡各種磨難苦痛的巴奇來說,是難以想像的平靜而安穩,若要將這一年的生活用一個詞來形容,巴奇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是--幸福。

  幸福得甚至讓他害怕,害怕這一切都只是他被九頭蛇冷凍時所做的一場夢,害怕史蒂夫的時間盡頭會比他更快到來,害怕所有一切會讓這份幸福戛然而止的可能性。

  但未來的事誰也無法得知,他能做的,就是把握當下,好好將這份得來不易的幸福緊握在手掌心中,讓他流失得慢些。

  雖然對史蒂夫年老的外表巴奇一點都不在意,他心中唯一的不安是關於史蒂夫的健康與壽命,但他盡可能不表現出來,因為他早已下定決心,不管將來史蒂夫的時間有多長,他要做的,就只是陪他走到盡頭。

  在這段路途上,巴奇只盼望史蒂夫跟自己都能過得開心點,就像在這個世界上,再沒有別的什麼能夠打擾他們的幸福生活。
 
  巴奇的眼睛因哭泣而酸澀,再加上睡意,讓他眼皮越來越沉重。

  今晚以山姆為首的復仇者老朋友們打算在紀念活動過後到他們家裡聚餐,所以做自己最拿手,以及史蒂夫最喜歡吃的蘋果派,是巴奇現在忍著睡意趴在廚房中島上的唯一理由。

  烤箱還在運轉,但他實在好睏,都怪史蒂夫昨晚執拗地擁抱他,雖然他其實也很喜歡。

  蘋果派的溫暖香氣越來越濃郁,趴在桌面上,巴奇的視線越來越模糊,眼皮像是千斤重,勉強掙扎著張開眼皮看向烤箱,上頭顯示還有十分鐘。

  重復播放的影片中的低柔歌聲像是搖籃曲,恍惚間,巴奇似乎看到史蒂夫向他走來,牽起了他的手輕輕將他帶往夢鄉。


  And you love me too
  而你也愛著我
  Your thoughts are just for me
  你所想的都是為了我
  You set my spirit free
  你釋放了我的靈魂
  I'm happy that you do
  我很高興你所做的


  闔上眼皮前,巴奇的視線不經意地移向窗外。

  拂曉時分的漆黑夜空已泛起了淺淺的橘紅,跟烤箱的燈光有些類似,彷彿一個巨大的烤箱,半夢半醒間,巴奇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奇妙的畫面。

  巨大的烤箱中,有個圓圓的地球,史蒂夫跟自己漂浮在充滿了星星的宇宙中,兩人牽著手,一起咬下了大大的地球,裡頭充滿了酸甜可口的肉桂蘋果餡,他跟史蒂夫滿嘴蘋果泥,相視而笑。

  巴奇臉上浮現起孩子般的天真笑容,手中的手機掉落在桌面上,發出了清脆的敲擊聲後,巴奇終於完全閉上了雙眼,任由意識飛向童話般的夢境中。

 

 

 

 

 


  *

 

 

 

 

 


  玻璃杯碰撞金屬桌面的清脆聲響在寬廣的交誼廳內回盪。

  四面透明落地窗外一片黑暗,只有吧檯上方往下投射在桌面上的燈光,是唯一的光亮。

  坐在復仇者大樓交誼廳的酒吧前,五指抓著玻璃杯緣,滿臉鬍渣的史蒂夫看著在杯中微微晃動的紅酒,若有所思。

  忽然間,靜默被史蒂夫熟悉的低啞女聲打破。

  「告訴我,史蒂夫。」

  史蒂夫抬起頭,黯淡的眼神望向身旁從黑暗中現身的娜塔莎。
 
  「明知喝不醉還借酒澆愁是什麼感覺?」

  盯著娜塔莎略顯憔悴的臉龐,史蒂夫沒有回答,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開口。

  「昨天,一位有個女兒在面前消失的母親哭著對我說,她希望消失的是自己,卻又慶幸她女兒不用獨自面對這一切,而我……明知無論說什麼對她來說一點用也沒有,卻還是必須說些什麼。」

  說到這,史蒂夫嘴角往上揚,朝著娜塔莎舉起酒杯,低笑道:「……所以明知喝不醉,我還是必須喝。」

  史蒂夫喃喃低語的這些話,與其說是回答娜塔莎,不如說是自嘲。

  因為他心裡有一部分跟那位母親一樣,希望消失的是自己,而不是巴奇,卻又慶幸獨自留下來承受這一切的是自己,而不是巴奇。

  自從那一場噩夢般的敗戰後,已將近四年,史蒂夫沒有一天安眠,幾乎只要閉上雙眼,眼前就會浮現起巴奇化成灰的畫面,耳邊不時回盪著巴奇最後的那一聲呼喚。

  他無法忘記,也不想忘記,但他總得做些什麼,即使一切都毫無意義。

  看著娜塔莎在自己身旁坐下,史蒂夫問:「大家都還是老樣子?」

  娜塔莎點了點頭,從吧檯上取下一個玻璃酒杯,然後拿起史蒂夫面前的伏特加,倒入自己的杯子中。

  望著杯中透明清澈的液體,低垂著頭,娜塔莎娓娓道來她這些天來與復仇者們連絡的消息。

  「索爾還是一樣每天頹廢地待在新阿斯加德的家中,克林特……」娜塔莎梗住了喉嚨,仰起頭喝了一口伏特加,「……布魯斯就像你一樣……只要有人需要他幫忙,就一定會出現……除此之外,他都窩在自己的研究室中……」

  史蒂夫一邊聽著娜塔莎傳達復仇者們的近況,一邊在彼此的杯中注入新的伏特加。

  「東尼的退休生活過得挺好,前一陣子摩根--他跟小辣椒的女兒才剛在湖邊別墅開家庭派對慶祝四歲生日。」

  「……最後終於有個聽起來不錯的消息。」

  史蒂夫牽起了嘴角,無論如何,至少他所認識的同伴中,還有人過著相對幸福的生活。

  「……你有多久沒好好睡了,史蒂夫?」娜塔莎凝視了史蒂夫好一會後,低聲說,「你也該開始過自己的生活了。」

  史蒂夫看向娜塔莎消瘦的臉龐跟凹陷的眼眶,語氣嚴肅地回道:「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妳。」

  兩人互相凝視了一會後,史蒂夫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雙手用力地握住了酒杯,蹙眉低頭往下望,像是在注視杯裡透明的液體,其實什麼都沒在看。

  「……一切都是我的責任,娜塔莎,是我的錯誤判斷跟無能為力才導致這世界一半生命的毀滅,所以我有義務要讓這個世界重新走上軌道,我總是不斷思考,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變這一切,將失去一半的生命重新找回來。」

  「不全是你的錯這句話我已經說了好多年了,史蒂夫。」

  娜塔莎面露無奈的笑容,看向落地窗外一片漆黑的夜景。

  這裡曾是紐約最繁榮的中心地帶,即使深夜也是燈火通明,而這座復仇者大樓裡,曾經充滿了胡扯嬉鬧的笑語。

  如今,四周只有寂靜的黑夜。

  史蒂夫站起身,走到窗邊,一手抵在玻璃窗上,低頭俯視窗外一片黑暗的紐約市。

  「……說來奇怪,我跟巴奇在瓦干達的大草原上度過好幾個沒有電沒有燈的夜晚,也獨自一人潛伏於恐怖分子的基地中,但我從未像此刻這般,感到夜是如此的黑暗。」

  「……天總會亮的,史蒂夫,」良久的靜默後,娜塔莎仰起頭,「再黑暗的夜,也會迎來黎明,我們只是還要再花上一點時間。」

  「娜塔莎……」

  望著娜塔莎,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帶著些許疲累,以及再度湧起的希望。

  他絕不能就此放棄,也不會就這麼放棄一切,即使黑夜漫長,也會有盡頭,他要做的只是怎麼走下去。

  「妳說的對,娜塔莎。」

  史蒂夫身後,地平線的遠方,漆黑的夜空逐漸染上一層紫紅,而破曉的曙光照進了史蒂夫的眼眸中,燦爛光輝令他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當他再度睜開了雙眼,卻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還有些迷茫的史蒂夫花了一點時間,才確認自己正躺在他跟巴奇兩人的臥房內的加大雙人床上。

  轉過頭去,沒見到巴奇的身影,史蒂夫心臟彷彿墜入無底冰窖,立刻從床上跳了下來,慌亂搜尋巴奇的身影。

  直到望見廚房的一抹光明,看見趴在中島上長髮披散著,背部緩緩起伏的巴奇,史蒂夫才安下心來。

  等待狂亂的心跳平靜下來後,史蒂夫聽到了輕柔的男聲在唱著歌,音源來自巴奇的方向。


  The book of life is brief
  生命之書短暫
  And once a page is read
  書頁一旦讀完
  All but love is dead
  除了愛,一切都會消逝
  That is my belief
  那是我所深信的


  為了不吵醒巴奇,史蒂夫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來到他身旁,低頭看向歌聲來源。

  手機上正撥放著影片,史蒂夫才看了一會,就察覺到那是紀念一年前在對抗薩諾斯時犧牲的復仇者們紀念影片。

  一切彷彿就在昨天前,卻已過了一年。

  這個感慨浮上心頭的同時,方才夢中與娜塔莎一同在復仇者大樓喝酒的場景又再次清晰--雖然與其說是夢,不如說是回憶更加妥當。

  他記得那是在薩諾斯彈指,全宇宙生命消失一半後的第一千三百八四天。

  盡管他們在卡蘿的幫助下找到了薩諾斯,但除了砍下他的腦袋聊以洩憤外,什麼都無法挽回。

  之後的日子,對史蒂夫來說每一天都像是行屍走肉,直到史考特意外從量子世界中回到現實,前來向他們提出回到過去收集無限寶石的方法,他們才在眾人的努力下,用娜塔莎跟東尼兩人的犧牲,換回全世界一半的生命。

  史蒂夫也不是未曾想過,這份犧牲是值得的嗎?硬是要將已消失的人在五年後換回來,是否是正確的?

  但此刻,當他聞著酸甜的肉桂蘋果香,當他聽著低柔的歌聲,當他望著窗外朝陽灑在巴奇熟睡的安穩臉龐上。

  史蒂夫知道,他胸口的這份溫暖幸福告訴了他,眼前就是唯一的答案。


  And yes I know how lonely life can be
  沒錯,我明白人生能有多孤寂
  The shadows follow me
  陰影如影隨形
  And the night won't set me free
  就連夜晚也不放過我
  But I don't let the evening get me down
  但我不會讓黑夜擊垮我


  史蒂夫坐到了巴奇身旁,一手擱在自己下巴上,溫柔地望著他。

  不知過了多久,巴奇從睡夢中醒來,朝他睜開了那對他最心愛的湖水綠,有些迷濛的眼眸,在看到史蒂夫後化成似水柔情。

  「……史蒂夫?」

  輕輕地,巴奇用低軟的嗓音呼喚著史蒂夫的名,聽在史蒂夫耳中,猶如天籟般美妙。

  去年的今天,他們費盡千辛萬苦,甚至以娜塔莎跟東尼的生命做為代價,才終於從薩諾斯手中救回了全宇宙一半的生命。

  即使重要同袍及友人的犧牲令史蒂夫難掩心中的悲痛,但任何事物都無法取代的巴奇--史蒂夫的光,史蒂夫的太陽,回到了他身邊。

  他的天終於亮了。
 
  「……早,巴奇。」

  伸手摟住了巴奇,在令人鼻酸的幸福感中,歷經了漫長黑夜,將太陽緊緊擁在懷中,史蒂夫終於迎來了破曉的曙光。

 

 

 

 

 

 

 

 

 

 

 

 

 

 

 

 

  ___

 

 

 


  Now that you're around me
  因為,此刻有你在我身旁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