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好,所以不用擔心。

算是《愛的禮物DIY》的後續,先警告有獵鷹與冬兵第三集的劇透,還沒看過的還請防雷。

關於巴奇在離開馬德里波前往拉脫維亞的飛機上趁兩人睡著時偷偷與史蒂夫互傳訊息報平安的極短篇,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_

 

 

 

持續著的飛機引擎聲中,忽然響起的細碎腳步聲讓斜躺在放下的飛機座椅上淺眠的巴奇瞬間睜開了眼。

當他往腳步聲響起的方位望去,發現是齊莫的老管家正在幫躺在平放座椅上的齊莫調整身上的毛毯,因防衛本能而緊蹦的身心才鬆懈了下來。

環顧了一下昏暗的機內,齊莫睡在巴奇右手邊,而山姆睡在巴奇右後方的座位上,看上去睡得正酣。

巴奇嘴角牽起了一個自嘲的苦笑,沒有史蒂夫在身邊陪在身邊,他連個覺都睡不安穩,即使只是一點老人的腳步聲都能讓他立刻驚醒過來。

唯一尚可稱幸的,大概是由於太淺眠,所以連做惡夢的機會都沒有。

與老管家對望了一眼,對方他行了行禮,在巴奇也點頭回禮後,老管家慢慢地轉身回到了駕駛艙。

看著老管家蹣跚的步履,以及白髮蒼蒼的背影,巴奇情不自禁想起了史蒂夫。

這時候巴奇跟山姆造訪柏林監獄與齊莫會面後齊莫就越獄的新聞應該傳得沸沸湯湯了吧。

前幾天巴奇看到美國政府擅自將盾牌交給一個叫做約翰‧沃克的小毛頭,為任命他新的美國隊長的新聞時,先是錯愕,接著憤怒逐漸湧上,並驅使著他找上山姆興師問罪。

沒想到現在他會跟齊莫,那個曾經陷害自己,以自己為導火線,最終造成復仇者聯盟決裂的罪犯一同行動,而且還在齊莫逃獄時幫了一把。

稍微將機窗遮光板往上拉,只見窗外除了機翼上閃爍的指示燈外一片漆黑,巴奇看了一眼機上的航程表,螢幕上顯示著他們現在正身處於西班牙上空,當地時間凌晨4:30。

巴奇又低頭看向自己手機上的時間,史蒂夫所在的布魯克林還在前一天的晚上22:30。

平常這個時間史蒂夫已經洗過澡,差不多要睡了,現在傳訊息過去不知會不會吵到他?

想了想,巴奇側了個身,背對著機內,將背彎起,以免手機的亮光會打擾到另外兩人後,輕輕用大拇指滑開了手機螢幕。

迅速滑過史蒂夫跟巴奇的合照,巴奇點開了通訊錄,食指放在第一個登記的名稱上。

Little Guy From Brooklyn--布魯克林來的小伙子。

由於史蒂夫目前是隱居的狀態,為了避免曝光的危機,巴奇在登錄史蒂夫名字時,並沒有用原名,而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帶著親暱與懷念的布魯克林來的小伙子。

另一方面,盡管巴奇抗議過,但史蒂夫的手機裡,巴奇的名稱被登記為:My Sweet White Pup--我的甜蜜小白汪。

想起了當時兩人互相爭奪彼此的手機想要改名稱,但最後還是沒作任何更改,甚至不知為何吻在一起的回憶,巴奇輕輕的嘆息中滿是藏不住的甜蜜。

出門前只跟史蒂夫說了聲他要去找山姆,之後巴奇只能趁山姆沒注意的時候用手機跟史蒂夫聯絡,現在又多了一個齊莫,機會更難找了,上一次連絡是從美國前往柏林的飛機上,也就是大約一天前。

由於巴奇目前身處的複雜狀況,為了避免前不久在馬德里波山姆遇到的情形發生,史蒂夫不會主動連絡,所以手機上巴奇與史蒂夫最後的訊息記錄停留在上一次,巴奇傳的【我也愛你】

凝視著在自己的最後一通訊息上方,史蒂夫的【注意安全,我愛你。】,巴奇嘴角往上揚,將食指點在聊天框上,開始打字。

【一切都好,不用擔心,你的小白汪】

輸入簡單幾個字後,巴奇按下了傳送,不到幾分鐘後,就看到史蒂夫回傳了訊息。

【我這裡也很好,你有好好吃飯休息嗎?】

明明只是簡短幾個字,卻讓巴奇的胸口充滿著暖意,臉上自然浮現起微笑。

【正在齊莫的私人飛機上,蘇科維亞口味的玉米粥還不算我吃過的食物中最難吃的】

【天啊,巴克,等你回來想吃什麼我都給你準備。】

巴奇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身後依然熟睡的兩人,聽著轟轟的飛機引擎聲,在手機上打下:【你猜我現在最想吃什麼?】

不到一分鐘,下方馬上出現史蒂夫的回應:【我的老二?】

巴奇不禁會心一笑,【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真了解我】

【等你回來就讓你吃個夠。】

【可我現在就想吃】傳出直白的渴望後,巴奇又繼續打:【我好想一邊吃你的老二一邊被你摸摸頭,說我是好士兵】

就好像只有這麼做,巴奇才能相信自己做得是對的。

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這條汎金屬手臂,是瓦干達送給巴奇的,裡頭安裝有發信系統,不管巴奇到哪,瓦干達的人都找得到他。

他現在幫助齊莫越獄,又跟他一起行動,要是瓦干達知道了……不,瓦干達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了,他們一定會認為自己是背叛者。

不只是自己,欠瓦干達諸多恩情的還有史蒂夫,自己被當作背叛者就算了,但要是因此連累史蒂夫也必須一同承擔,一想到這,巴奇內心沉重的罪惡感更是壓得他難以喘息。

或許是察覺到巴奇內心的煎熬,史蒂夫很就快回傳了訊息。

【帝查拉有跟我連絡,我跟他說了,我不會干涉你的行動,你想怎麼做盡管去做,從那一天開始,你就是自由的。】

即使不在身旁,巴奇也好似感受到了史蒂夫一邊溫柔說著,一邊輕拍著他的背。

【巴克,不管誰跟你說了什麼,你一直都是最好的。】

看著史蒂夫堅定的文字,巴奇握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

即使並非自願,但他的雙手依舊沾染了太多的鮮血,只有史蒂夫是唯一一個打從一開始就堅信自己,甚至為此不惜與復仇者的同伴決裂的人。

即使現在巴奇與當時的罪魁禍首一同行動,史蒂夫還是願意說,你一直是最好的。

盯著手機螢幕看了一會,轉頭往身後看去,只見山姆跟齊莫依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呼呼大睡,想了想,巴奇將身體縮得更小,將此刻的感謝及盼望慢慢打在聊天框中。

【謝謝你,史蒂夫,希望如此】

按下傳送鍵,巴奇彷彿祈求似地輕輕閉上了濕潤的雙眼,但很快地,史蒂夫回傳的訊息讓巴奇驚訝得瞪大雙眼。

【別擔心,我的真老二會跟我的假老二都會乖乖待在家裡等你回來用上下嘴一起吃。】

在這段訊息下方,史蒂夫傳了一張照片,是史蒂夫拿著巴奇沒帶出門的擬真老二跟自己的真正老二並排放在一起的照片。

啞然失笑後,知道史蒂夫想要讓自己開心,才會用這樣不合時宜的方法,巴奇心裡暖得有點疼,眼眶再度濕熱,趕緊用右手臂擦了擦眼睛,然後低頭打字:【我很期待】

 

 

 


 

 

 


齊莫闔上書本的聲響讓巴奇睜開了眼睛。

明亮的陽光從機窗投射而入,巴奇抬起頭,窗外一整片藍天白。

看到巴奇睡醒,齊莫望向他,微笑著問:「昨晚睡得好嗎,詹姆斯?」

齊莫表面上看似單純的問候卻讓昨晚跟史蒂夫偷傳訊息的巴奇面無表情地驚了一下,沉默了一會,才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睡過比這還糟的地方。」

點了點頭,齊莫像是認同巴奇的話,朝他舉起酒杯。

「願你我都不會再體會。」

一旁的山姆站起身來,拍了拍巴奇的肩膀。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