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七夕紀念短文

本來想寫惡搞歡樂向,不知怎地後面有點小虐…
說是七夕寫著寫著就變神秘不可解的大雜燴
七夕的要素只剩下拿衣服逼婚那裏…

童話?AU、OOC請小心閱讀

 

___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小漁村住著一位金髮碧眼大胸細腰的老先生,姓羅傑斯,名史蒂夫
由於他是全村里年紀最大,釣魚的技術特別佳,因此大家都叫他羅師傅
史蒂夫今年芳齡95,但是外表看起來只有27歲左右

史蒂夫至今依舊單身一人住在山腳下湖岸邊的一處小平房
史蒂夫保持凍齡的秘密跟年輕時的經歷眾說紛紜,有人說他曾經帶領老鷹、黑蜘蛛跟黑狗替村人擊退擾人的惡鬼
也有人說他曾經救過一隻獨眼的海龜,海龜帶他到海底的龍宮城參觀過
但是每當有人問起他總只是笑笑沒有回答

沒人知道他年輕時曾經有過一個論及婚嫁的青梅竹馬男朋友,姓巴恩斯,名詹姆斯
史蒂夫總愛暱稱他巴奇,美其名曰小鹿,因為他有雙愛說話、總是濕漉漉的大眼睛
在27歲那年,他們一起出海捕魚時遇到暴風雨,巴奇為了救他跳下波濤洶湧的海裡
奮力將史蒂夫拖上岸後自己卻力盡被海浪沖走,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傷心欲絕的史蒂夫遇到了行走江湖行醫的艾斯金博士,他看出史蒂夫的潛在能力
於是提議他可以試著吃吃看人魚肉,可以長生不老,他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尋找巴奇
但是對於體質不合的人來說人魚肉將是劇毒,而史蒂夫毫不猶豫的接受了

他的體質完全符合人魚肉的特效,人魚肉不只讓他長生不老,還強化了他的細胞
於是他利用獲得而來的能力,一邊尋找巴奇,一邊行俠仗義

但他踏遍了全國,依然找不著巴奇的蹤跡,眼看季節一年年的過去
巴奇就算還活著也早已垂垂老矣,惆悵的史蒂夫在90歲那年回到了小漁村
並無時無刻不思念著巴奇鬱鬱寡歡的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

奇蹟在96歲那年降臨在史蒂夫身上

某一天的午後,他來到湖岸邊,在一塊大石上看到了黑色的皮革衣物掛在上面,地下還放滿了一堆槍枝
他聽到水聲,好奇的躲在大石後方,偷偷探頭過去,映入眼簾的是讓他心跳不已的畫面
清澈如鏡的湖水裡,一個棕髮男子正浸浴在湖水裡,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湖水順著他身體的曲線流淌而下,陽光下彷彿閃閃發光,事實上他的左手的確正閃著銀灰色的光芒
史蒂夫驚訝的發現那是一條金屬手臂,而且上臂還畫著一個紅色的星形記號
棕色的及肩長髮濕漉漉的貼在他臉上,他雙手往後一撈,原本被頭髮遮住的臉蛋清楚的展示在史蒂夫面前
濃眉大眼,還有他的屁股下巴,雖然原本有點肉肉的大臉顯得精實與滄桑許多,但那確確實實是--…

「…巴奇!?」

史蒂夫難掩內心激動的探出頭大聲喊著他日思夜想的名字,幾乎就要衝過去抱住他
但被他叫做巴奇的男人立刻警戒的瞪視著史蒂夫,雙手做出防備的姿勢
他瞪了史蒂夫一會,吐出了一句話

「…誰是他媽的巴奇?」

從巴奇的眼神、表情還有語氣中察覺巴奇喪失記憶的史蒂夫雖然感到有些難過跟失落
但他知道那絕對是巴奇沒有錯,雖然不知道他發生過什麼事,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喪失記憶、有一隻金屬手臂、為什麼跟自己一樣那麼年輕
但是他都是巴奇,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愛人

「你是巴奇,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我未過門的媳婦!」

巴奇皺起眉,垂下頭像是在思索,但很快就抬起頭惡狠狠的說道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滾開,我要上去」

「不,我不會讓你離開」

史蒂夫望著巴奇,又看向掛在大石上的衣物,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他迅速的將巴奇的衣服全部撈到了懷中,當然還包括了滿地的槍
史蒂夫將槍全部丟到他隨身攜帶的盾牌裡,然後對著目瞪口呆的巴奇說道

「沒有衣服你就無法離開了」

巴奇瞪大了雙眼無法理解史帝夫的行為,有些驚慌有些迷惑的咬牙說道

「…把衣服還給我!」

「只要你答應跟我回家做我媳婦,我就把衣服還給你」

巴奇偏過頭想了想,雙眼中滿是疑惑的問道

「…什麼是媳婦?要怎麼做」

史蒂夫吞了吞口水,將全部的衣物都放到盾牌裡
伸出一隻手,對巴奇露出最善良無害的微笑

「…你跟我回家,我教你」

巴奇望著史蒂夫的笑容,他沒有記憶,但他覺得他可以信任眼前的男人
而且他本來就不想再回去那個冰冷的地方,不想再被利用來殺人
於是他沒有太多的猶豫,朝著史蒂夫走了過去,握住了他的手
巴奇困惑於金髮男人掌心的溫度與熟悉感,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是誰?」

史蒂夫緊緊握著巴奇的手,滿心歡喜的笑道

「史蒂夫,史蒂夫羅傑斯!」

「…史蒂夫?」

巴奇遲疑的輕喚著他的名字,對史蒂夫來說無異於天籟

「嗯,巴奇!」

史蒂夫帶著全裸的巴奇回到了家裡,幸好他本就住的偏僻,一路上都沒遇到其他人
他先把巴奇的衣服跟槍枝藏在秘密的地方,然後拿出自己的衣服給巴奇穿

「你不是說要還我衣服?」

「等你做了我媳婦之後,我就還給你」

「所以要怎麼做?」

「…等到了晚上,我會在床上教你」

 

到了晚上

「先脫光衣服…」

巴奇依照史蒂夫的指示脫下了衣服,史蒂夫再繼續下指示

「然後再躺在床上…對,放鬆身體,之後就交給我」

躺好之後,史蒂夫也跟著爬上床,俯身壓在巴奇身上
巴奇眨眨眼,仰頭望著史蒂夫不解的問

「…我只要躺著就好?」

史蒂夫用吻代替了回答

 

跟史蒂夫過了一夜之後的早晨,巴奇邊想著『原來做人家媳婦是那麼痛又那麼舒服的事』邊咬了一口史蒂夫炸的魚
就算自己乖乖的做了他媳婦,史蒂夫也還是沒把衣服還給他,他自己原本的衣服跟槍不知道被史蒂夫藏到什麼地方去
所以巴奇也回不去,反正他也不想回去,他覺得他跟史蒂夫在一起時比什麼都安心
所以第二天開始巴奇就沒再問過衣服的所在,察覺巴奇內心想法的史蒂夫歡喜極了
他們恩恩愛愛的過著日子,村裡的人知道羅師傅討了個媳婦也替他感到高興

 

*** *** ***

 

日子匆匆過去,後知後覺發現冬兵失去聯繫的九頭蛇終於開始尋找冬兵
九頭蛇是個暗中活躍的祕密組織,冬兵是他們的重要資產,他們利用他來抹殺不合作的人
冬兵是他們從海裡撈起,餵食人魚肉後唯一一個沒死的人,做了無數次改造後才堪稱成功
如此重要的資產,怎能放著他往外跑,於是老闆皮爾斯就派了一群屬下去尋找冬兵

最初當然是搜尋冬兵最後有聯絡的地方周遭,他們沒找很久,就發現了冬兵的所在地
他們很訝異冬兵居然待在一個安逸的小漁村裡,闖進去的時候冬兵還正在替史蒂夫刮除魚身上的鱗片
史蒂夫跟巴奇奮力抵抗,兩個不死人的戰鬥很強大,直到有人丟出炸彈把他們連同住家一起炸爛
史蒂夫因為護著巴奇傷勢相當嚴重,無法及時回復,巴奇不想再看到史蒂夫受到傷害,跟領隊的叉骨說

「我跟你們走,不要傷害他」

於是史蒂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巴奇被一群黑衣的男人們帶著走
巴奇他們離開之後史蒂夫等到傷勢恢復到能站起來就立刻離開家裡趕往海邊
他對著海裡大喊著通關密語,不久就有一個海龜形狀的潛水艇浮了上來

原來史蒂夫在這幾年的遊歷裡,認識了另一個專門伸張正義維護和平的神祕組織神盾局
他們跟九頭蛇一向是水火不容,史蒂夫其實當初從巴奇手臂跟衣服上的標誌就知道巴奇是隸屬於九頭蛇
他大概可以揣測巴奇失去記憶後應該是被九頭蛇抓了去
但他什麼都沒說,他只想當個平凡的小漁夫跟巴奇平平靜靜的過下半輩子

如今九頭蛇找上門來並把巴奇帶走,那就是私人恩怨了
史蒂夫連夜帶著獵鷹、黑寡婦前往九頭蛇的秘密基地宣戰
他勢如破竹的一路攻破直搗黃龍,皮爾斯不得不採取某些卑鄙的手段
他命令被洗腦過的冬兵對抗史蒂夫,然後在冬兵的後腦勺安上一個小圓形的儀器跟史蒂夫說

「只要你打贏他,或試圖喚回他的記憶,冬兵後腦勺的這顆東西就會把毒針射進他的大腦裡,融化他的腦細胞,就算是不死人也會失去意識好幾十年,畢竟大腦要完全修復需要很長的時間」

「皮爾斯!!!」

聞言史蒂夫面孔扭曲的瞪著皮爾斯,如果可以他真想用手上的盾牌削掉他的腦袋
但是冬兵已經毫不容情的朝著他攻擊而來,皮爾斯的話讓史蒂夫不敢去呼喚巴奇的名字,也不敢出手反擊
他只能奮力抵禦,而冬兵的攻擊卻越來越慢,越來越遲疑
終於,在左手正面拳頭擊中史蒂夫的鼻子的瞬間前冬兵突然停住
他瞧著史蒂夫的臉,臉上滿是懷念與迷惘。露出了笑容低聲喚了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

下一瞬間馬上昏迷過去往前倒下,史蒂夫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巴奇癱軟的身子
有血從巴奇的耳裡流了出來,史蒂夫痛苦而憤怒的知道那枚毒針終究還是刺進了巴奇的大腦裡
只因為他想起了自己,沒有任何來由,他就是記起了他,這本該是令史蒂夫欣喜的事
現在卻成了讓他心痛憤恨的結果,史蒂夫輕輕將巴奇放在地上,溫柔的在他蒼白無血色的臉上印上一吻

「巴奇,沒事了,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家」

然後史蒂夫慢慢的站起身,轉向令他生平第一遭痛恨到想千刀萬剮的男人,面無表情的撲上前去

 

*** *** ***

 

時光匆匆,從史蒂夫帶著昏睡不起的巴奇回到了小漁村後又過了8年
這8年來巴奇一直睡在床上,由史蒂夫細心照料著
史蒂夫每天都對著巴奇講話,聊過去的事、現在的事、未來的事

他不知道巴奇還要多久才會醒來,他就只是等待,很有耐心的等待
他不知道大腦修復需要多久的時間,他那時如果夠有理智他就會記得要留下九頭蛇的研究員
但是當時的史蒂夫只是一頭野獸,一頭為了愛侶受重傷而爆走的猛獸

「你何不試試看吻他呢?說不一定他就這麼醒過來?」

來探望他們情況的獵鷹半是開玩笑的說道,黑寡婦也點頭附議

「你們都那麼戲劇化了,再多一點奇蹟也不奇怪」

雖然當時史蒂夫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
但等到他們回去後他凝視著巴奇的睡臉仔細思考

然後彎下腰,溫柔的吻住巴奇的雙唇

史蒂夫看到巴奇的睫毛顫動,連忙退了開來,屏住氣息盯著巴奇的變化
巴奇睜開眼,一雙深邃的灰藍望向史蒂夫,然後眨了眨,又眨了眨

「…史蒂夫?」

許久未曾開口的嗓音是那麼的乾澀沙啞,但聽在史蒂夫耳裡就像是天使的歌唱

「…早,巴奇」

史蒂夫難以克制內心的激盪,顫抖著聲音,試圖露出微笑,卻比哭還難看
他撲上前去緊緊抱著還一臉茫然疑惑的巴奇,將頭埋在巴奇的頸項間,低聲說道

「你睡了好久好久…」

有些不知所措的巴奇只是將手環上了史蒂夫的背,輕輕的拍打

「你怎麼變那麼大…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史蒂夫刷的一聲,往後退開,詫異的望著巴奇

「…巴、巴奇?」

「嗯,正確來說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幹嘛那個表情」

「你都想起了?全部?」

「嗯…包括在九頭蛇的時候」

看到史蒂夫瞬間黯淡的表情,巴奇想了一下然後露出壞壞的笑容說

「還有你用我的衣服逼我做你媳婦的時候」

史蒂夫臉上一紅,但還是保持著冷靜的解釋

「我不是逼,我們本來就有婚約,我只是要求履行夫妻義務」

巴奇故意用鼻子哼哼笑著,湊上前去抓著史蒂夫的臉頰說道

「我當時沒有記憶,你等於是欺騙」

「可是你不討厭我,那時我就知道即使沒有記憶你也一定會再度愛上我」

史蒂夫充滿自信的話讓巴奇張大雙眼,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生氣

「…你那麼有自信?」

「事實證明我是對的」

「…可惡」

巴奇自己最清楚史蒂夫的話是對的,他就算失去記憶,也還是愛上了史蒂夫
所以他明知道史蒂夫騙他還是留了下來,明知道回去會受到什麼待遇還是為了史蒂夫放棄了逃跑
就算洗腦過還是想起了史蒂夫,即使腦後有根毒針,他也還是認出他來,不肯對他下殺手
想到這裡巴奇咬著下唇,帶點不甘心的說道

「我一定上輩子欠你的」

史蒂夫深情的握著巴奇的手

「那我一定也欠你,這輩子也欠你,所以下輩子我們還會在一起」

但只換來巴奇翻了翻白眼

「什麼下輩子,我們不是都不會死嗎?」

史蒂夫愣了一下,然後笑開來

「對,我們都不會死,不會有下輩子,這一生永遠都在一起」

 


兩個不老不死的夫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永遠

 

 


___

 

說好的七夕每年一會呢?
最後變成睡美人結尾是怎麼回事?
我管不住我的手…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