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著農曆七月鬼門開時想開個(偽)幽靈巴奇新坑
在那之前要至少把一個坑填完
結果還是一個都還沒有完結(倒地)

不管了我要開...希望農曆七月鬼門關前能完結

(偽)幽靈巴奇注意

 

 ___

 

 

咆嘯突擊隊的成員們看著史蒂夫獨自坐在帳營前,拿出一本素描本描繪。

現在是晚飯後的休息時間,自從巴奇摔下火車後,史蒂夫就變得沉默寡言,平常的私人時間大都一個人待在他個的營帳裡,老半天不出現。偶爾出現在眾人面前時也都像失了神似的一直看著某個方向,像是那裡有著什麼存在似的。

大家體諒在眼前痛失摯友的史蒂夫,都看著史蒂夫的背影不去打擾他。

喝了幾杯的杜根走了過去,拍拍史蒂夫的背,史蒂夫回過頭來,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眼光瞄到史蒂夫方才正在畫的人像,杜根忍不住在心底升起一股同情心。素描本上畫著的正是微笑的巴奇巴恩斯,彎起的嘴角跟帶笑的眉眼維妙維肖。

「……隊長……」杜根張開口想說些什麼話來安慰,但是想了半天,最後只是又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巴奇的靈魂一定與你同在。」

是啊,你說的沒錯。

史蒂夫心底想著,但是表面上只是笑了笑,等到杜根遠離後,他才對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做著奇怪表情想逗笑自己的巴奇說道:「巴奇,別鬧,你難道不能坐好讓我畫你嗎?」

半透明的巴奇飄到史蒂夫上方像是受了委屈,嘟著嘴,「我又碰不到椅子,不管什麼都會穿過去。」

史蒂夫看不得巴奇這樣的表情,他只好嘆了口氣,半是無奈半是寵溺的說:「我只要求你不要亂飄,待在我前面就好。」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終於停下來,飄到史蒂夫面前,盯著他看,「你不能老是待在營帳裡跟我大眼瞪小眼,不出去跟其他人交流也不行。」

凝視著巴奇,史蒂夫才低聲說道:「……他們看不到你。」

「他們當然看不見,因為我是鬼。」巴奇笑了笑,刻意語帶輕鬆的說道。

他這句話讓史蒂夫眼神黯淡下來,但巴奇只是做了個搭住史蒂夫肩膀的姿勢,「只有你看得見我,而我只要你能看得見我,其他人我才管不著。」

「你是為了我而留在這裡。」史蒂夫伸出手掌想搭上巴奇的手,但只是劃過空氣,他臉上表情難過且陰鬱。

看了史蒂夫的表情巴奇反而做出更加明朗的表情與聲音安慰對方,「也不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我死了,張開眼就在你身邊了。」

巴奇說了謊,他並沒死,他的肉體只是被困在九頭蛇的冷凍櫃裡。現在在史蒂夫面前,只有史蒂夫能看得見的這個是他的靈魂。巴奇自己也不知道原理是什麼,怎麼發生的,又能維持多久。他只記得他被綁在椅子上,被可怕的機器罩住頭,電流灼燒著他的大腦,難以想像的劇痛侵襲著他,巴奇只想著夠了,讓他死,不要再折磨他了。

然後當他回過神來,他正看著自己的身體在機器折磨下昏厥,而他還沒來得及確認怎麼一回事時,他就被一股力量拉到了史蒂夫身邊。

當發現史蒂夫看得到自己時巴奇既驚又喜,至少還有史蒂夫,讓巴奇知道自己不是虛無飄渺的存在。

於是巴奇就這樣拋棄了自己的肉體,一直留在史蒂夫身邊。

他一點都不想去回想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什麼事,他也不想讓史蒂夫知道。知道了又怎麼樣?要史蒂夫去救他嗎?別開玩笑了!現在戰爭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不可能讓軍中的精神領袖、國家的超級英雄,美國隊長為了區區一名中士涉險。史蒂夫已經為他涉險過一次了,沒道理要再讓史蒂夫救他。

更何況巴奇根本不知道那個基地的所在,說了也只是徒增史蒂夫的煩惱。

「所以你根本不用在意,我說過了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就算只剩下靈魂,你也趕不走我。」

「巴奇……」

望著半透明的巴奇微笑著在螢火下微微搖晃,史蒂夫高興又難過的笑了。

 

*** *** ***

 

「不行!史蒂夫!你想自殺嗎!?」

巴奇焦急的想拉住史蒂夫,但沒有實體的他伸出的手只是穿過史蒂夫。

「你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史蒂夫一臉平靜的握著飛機的方向盤,堅定的朝著大海衝去。

「不!一定有什麼其他的方法可以想!你可以不用死的方法!」

「巴奇,聽我說……我很高興最後有你陪在我身邊……你為了我靈魂一直留在這裡,很快我們就可以一起去該去的地方。」

「不不不!」

巴奇急得快哭出來,他沒死,他還沒有死,他的肉體還在遙遠的彼方。史蒂夫死了的話,他就真的再也看不到他,獨自一人留在這個世界上。

但是一切都來得太快,飛機直衝入了冰洋,撞上了冰山,接著沉入冰冷的海水中。

「史蒂夫!!!」

當看到冰冷的海水淹沒史蒂夫時巴奇再也忍不住的哭喊出來。

他驚慌失措的看著極度低溫將史蒂夫的笑容凍結在臉上,他的肉體被冰凍在海洋裡,巴奇的手依舊碰觸不到史蒂夫,連正在襲擊他的冰冷都無法為之分擔。

「史蒂夫……」

巴奇流著淚恐懼的等待著接下來的場景,比如說史蒂夫的靈魂出現在眼前,被引導至天堂
而肉體依然存活著的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史蒂夫離去。

但是他等著,等了許久,什麼變化都沒有,只有一片無盡的深藍海水以及被冰凍的史蒂夫。

難道說……史蒂夫還活著?

想到這裡巴奇連忙貼到冰上,凝視著冰內的史蒂夫,雖然在冰中還是看得出他臉頰上的血色,巴奇趴在冰上看著在冰中沉睡的史蒂夫,眼淚一直流,但臉上卻是安心的笑容。

「安心睡吧,兄弟……我會一直在這裡陪你……」

於是,巴奇一直待在冬眠的史蒂夫身邊。

雖然偶爾會被拉回身體裡,但每次被拉回不久後他就會再次被洗腦,洗腦後靈魂又會離體,讓他回到史蒂夫身邊。

直到有一次他被拉回身體後,驚愕的發現到他站在大街上,手上抓著被扯下的車門,正彎著腰探頭看著倒在車子底部的人。那個男人雖然老了許多,但巴奇仍然看得出那是史塔克--霍華德‧史塔克--他跟史蒂夫的老朋友。

而自己右手正舉著槍瞄準對方的頭部,就像是正準備要殺死他一樣。

在斷斷續續的片段中,巴奇是知道自己被改造成九頭蛇的戰鬥武器,也知道他們叫他冬日士兵,平常沒在用時就被關到冷凍槽裡冰凍著,有需要他執行的任務時才會被放出來。一直以來巴奇都只有在回到身體內的短暫時間裡時才會從回憶中得知自己做過什麼。

但他幾乎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直視著自己的所作所為--他正在殺人,為了邪惡組織的野心,他正要謀殺他跟史蒂夫都認識的,他們過去的好朋友。

巴奇看著眼前震撼的場景,全身開始微微顫抖。

旁邊九頭蛇的其他傭兵發現了他的不對勁,湊過去要開口詢問的瞬間,巴奇突然將槍口掉轉方向對準自己的部下,在眾人反應前開槍崩掉了一人,然後又一人,在現場九頭蛇的全被自己射死後,他朝自己的胸口開槍。

但是他醒來時又回到了熟悉的手術台上,胸口的傷早已被處理,他沮喪的得知他還是沒死成。

他聽到九頭蛇的科學家們正在研究如何減低冬日士兵的危險性,這樣的場景讓巴奇不自覺得想起當初他是怎麼被綁在手術台上,左手是怎麼被改造。

這次的洗腦過後,巴奇就沒再被強制拉回到身體裡去過,巴奇知道九頭蛇成功的讓他的肉體不再需要他這個靈魂,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他不在乎,他一直待在冰冷的海洋之中,陪在史蒂夫身邊,直到史蒂夫被神盾局的人從冰裡發掘。

 

*** *** ***

 

碰的一聲悶響,巴奇落在冰冷的雪地上,因作用力而滾了幾圈後突然感到左手一陣撕扯般的劇痛。當他終於停下時,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眼自己的左手,不很意外的看見那從手肘以下被撕扯開來的斷面,鮮血泊泊地從斷口流出,將潔白的雪地沾染得紅了大片。

抬頭尋找了一會後,巴奇很快就發現被扯斷的左手臂就在不遠處自己剛才掉落的位置。巴奇掙扎著在雪地上爬行,最後實在太痛又無力而放棄。於是他費盡最後力氣讓自己仰躺,仰望著從天空高高聳立的軌道上疾駛而過的火車。

史蒂夫還留在那上面。

他剛從那上面摔了下來,從那見鬼的高度摔下雖然全身劇痛、少了一隻左手且動彈不得,但他顯然還活著,雖然大概很快就會因失血過多或什麼的而死。

一想起方才摔下時自己的慘叫聲他覺得有些丟臉,又對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

摔落前史蒂夫的表情浮現在巴奇眼前,讓巴奇顧不得自己渾身的傷痛,心臟刺刺的疼。

他雖然保護了史蒂夫的生命,但恐怕在史蒂夫心理留下了陰影。他不應該叫得像個娘們,還不就是摔火車嗎?怕什麼,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想到這裡,巴奇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越來越冷。

也許他很快就會死了,閉上雙眼在心底想著史蒂夫,巴奇頓時覺得死也沒那麼可怕。

他可以在天堂上等待著史蒂夫。

他應該會上天堂吧?他可沒做過什麼壞事,雖然他在戰場上殺過不少人,但那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正義、為了未來的和平,他還正在為國捐軀,天堂大門應該會為他開啟。

他不怕等待,他希望至少要等上七八十年,等到史蒂夫老得走不動了,他會在天堂等著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一聲:好久不見,我很想你,兄弟。

冷冽無聲的空氣中突然響起了軍靴踩踏過冰雪的聲響打斷了巴奇的思考。

不可能是救援,他才摔下沒多久,而且這裡不是美軍的領地,依照地點來看不是蘇聯就是九頭蛇。蘇聯雖然跟美國有競爭心理,但畢竟還是共同對抗軸心國的友軍,無論如何巴奇只希望來者不要是九頭蛇。

他還記得在注射了血清的史蒂夫從佐拉的實驗室裡救出自己之前他受過了怎麼樣的折磨,他寧可一死也不想再一次受到那樣可怕的經歷。巴奇抱著一絲希望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

在看見兩名身著蘇聯軍裝的士兵朝著自己走來時,巴奇感到一陣安心,但很快的,當蘇聯士兵靠近自己嘴上用俄語不知說些什麼時,突然兩聲突兀的槍響,巴奇驚愕的看著兩名蘇聯士兵應聲倒地,接著有更多的腳步聲朝自己而來。

當巴奇看見他們身上的九頭蛇標誌時,忍不住破口大罵以他的素養來說很髒的話,他還想罵更多,但他著實沒力氣,意識也逐漸模糊,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些該死的東西拉起他的衣領將他拖行在雪地上,拉出了一條血痕。

巴奇醒過來時,正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他看到有人在跟他說話,但他聽不懂,只聽得出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跟軍階。他也不知道那些身著白袍的傢伙們想對自己做什麼,或著說正在做什麼。他看到他們正在用著什麼東西切割自己左手臂的斷口處,但他並不覺得痛,他只是在清醒跟昏迷的境界線中感到單純的疑惑,他們像在修整自己的傷口斷面,但為何要這麼做?

當他再次醒來時,他嶄新的左手回答了自己的疑問。

那些傢伙像是很滿意自己的手術成果,還有人湊上前來像是在詢問巴奇的狀況,於是巴奇伸出左手掐住了對方的脖子代替回答,他真想殺了眼前這些混帳,但是他才暴動沒多久馬上就被闖進研究室內的重兵壓制住,用針筒注射了什麼東西到他的脖子上。

迷迷糊糊中巴奇聽到他們在討論什麼,當他被痛醒時他被困在一台機器上,難以想像的劇痛像烈焰般燒灼著巴奇的腦袋,他只能不停的慘叫,巨大的痛苦撕扯著他的肉體與靈魂,在無休無止的折磨下他只求能解脫。

突然之間,巴奇感受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從他的身體拉扯出去,他感覺自己被拋離到了空中懸浮著。

他飄在空中看著自己被困在那台可怕的機器上,失去了意識。

巴奇看到那些科學家湧上來檢查著自己的身體,但他卻以第三者的身分看著。

也許他死了,他希望他死了,但是巴奇看得很清楚,自己的身體胸口還在激烈起伏,他還在呼吸,那現在這個飄浮在空中的自己又是什麼?靈魂出竅?

但他沒能想很多,就又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自己拉扯過去,幾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他有些困惑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快速流動,他聽到有人在呼喚他,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巴奇。」

那麼多天以來巴奇第一次感到興奮與開心,那是史蒂夫。

他看到史蒂夫了,史蒂夫正在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他看上去是那麼悲傷、那麼憔悴,就像失去了最重要的寶物。

雖然他不認為史蒂夫能聽見,因為現在的他……見鬼的巴奇自己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到底算是什麼東西,但他無法忍受看著史蒂夫如此哀傷的模樣,所以巴奇還是忍不住開口喊了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

但是史蒂夫全身震了一下,抬起頭望向巴奇。

「……巴奇……?」

見史蒂夫驚愕的瞪大雙眼,巴奇也很吃驚。

史蒂夫顫抖著朝巴奇伸出手,然後穿透而過。

兩人同時都震了一下,史蒂夫看著自己的手,巴奇則看著自己的雙手,訝異的看到了自己的左手是完整的,也許靈魂並不會完全反映肉體的變化。這樣也好,巴奇心裡暗自慶幸,至少不會讓史蒂夫擔心。

「巴奇……你……」史蒂夫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扭曲,幾乎要哭出來。

巴奇朝向史蒂夫行了個軍禮,笑著說:「……我回來了,隊長。」

「……歡迎回來,巴恩斯中士。」

 

*** *** ***

 

巴奇躺在冬眠於冰中的史蒂夫身邊,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

不知道時間到底經過了多久,自從上一次脫離肉體回歸史蒂夫身邊之後,巴奇就沒離開過這裡。他一直陪著史蒂夫待在幽藍的海底。

但是他感覺到今天跟以往不同,空氣中有粒子在振動,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

突然之間飛機大幅度的震動起來,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從海底撈起這台飛機,當震動停止,有陽光探了進來,這麼多年巴奇還是第一次看到陽光。但是他沒心情感嘆,因為他擔心史蒂夫,他緊張的看著一群人朝著飛機內部探索。

他們發現了那個盾牌,發現了史蒂夫羅傑斯,他們將他解凍,將他運送上飛機,然後巴奇跟著被發現的史蒂夫一起來到了全新的世界。

史蒂夫睜開眼睛後發現不對勁在大街上狂奔時,巴奇很怕,怕史蒂夫再也看不到他。

但是當史蒂夫冷靜下來時,他的視線移到了一直飄在身旁看著他的巴奇身上,先是瞪大雙眼,然後露出每次看到現在這個狀態的巴奇是都會出現的像笑又像哭的表情。

「巴奇……你一直陪著我?」

發現史蒂夫還看得到他的巴奇開心的點了點頭,飄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當然還是透了過去,但巴奇只是笑著說道:「哇!你睡得真的好久啊,兄弟。」

 

 

 

 

TBC

 

___

 

因為看到某條漫只有冬兵看得到吧唧太可憐了
就想要是只有史蒂夫看得到的話呢?
所以就寫寫看了...

但是復聯眾搞不好會以為隊長是打擊太大產生幻覺了XD
所以下一話大概就是復聯眾試圖說服隊長一切都是幻覺沒有巴奇
然後隊長說就算是幻覺他也要巴奇陪在身邊
心疼隊長被誤會的巴奇就暴走破壞了房內的擺設(活了(?)那麼多年總該有靈力吧XD)
驚訝的東尼馬上發明了能偵測出靈魂磁場的儀器
偵測出的確有反應,而且巴奇還透過儀器出聲抱怨XD
被刷新了三觀的復聯眾、鬧了一會心滿意足的巴奇、不用躲著跟巴奇互動而欣慰的隊長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