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應景來個吸血鬼史蒂夫X狼人巴奇塗鴉加AU文XD

本來只有塗鴉但是在微博上放了之後看到有人留言說狼人的血對吸血鬼有催情作用一下子畫面就啪啪啪的湧出來了不寫對不起自己XDDD

純血吸血鬼貴族史蒂夫跟狼人的王族巴奇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兒時玩伴
過去兩小無猜(?)時巴奇曾經不小心被史蒂夫標記成眷屬
後來被兩方的長老?之類的強制解除後巴奇因為副作用的衝擊喪失記憶
而史蒂夫努力多年後成為類似首領般的存在,並正式跟巴奇求婚

一開頭就挖心表白(字面上意義)請注意

 

___

 

halloween1  

 ___

 

吸血鬼與狼人雖然自從幾百年前大戰一場死傷慘重之後殘存下來的生存者之間表面上一直相安無事沒有公開敵對,但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

然而今天有個吸血鬼率眾踏入狼族的森林中,那就是公開挑釁了。自從幾個月前父親過世後身為碩果僅存的狼人王族及家族領袖,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出於責任與義務也同樣率領了一群屬下前往會見上門來的吸血鬼。

金髮碧眼的吸血鬼是森林外一座華麗古老城堡的主人,即使在血族的吸血鬼中也是屬於純血中的純血,羅傑斯家的年輕領主,史蒂夫羅傑斯。

他們因為就在鄰近所以平常就多少有些接觸,而對方一直都待之有禮,甚至可以說史蒂夫對自己所抱持著的感情就算外人也看得出來,他壓根不認為史蒂夫會趁著前任狼王過世權力剛轉交至他身上時來找碴。

所以詹姆斯--史蒂夫都叫他巴奇--微蹙起眉看著眼前掛著淡淡笑容的史蒂夫,不懂他在這時候率眾過來有何企圖。

面對巴奇充滿疑問的眼神,史蒂夫只是走到巴奇面前,單膝跪了下來,在巴奇從疑問轉為驚訝的目光中,朗聲對著巴奇以及現場所有人說道:「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願將自身的心臟奉獻給你,只望換你與我訂結契約。」

說完,在眾目睽睽之中史蒂夫徒手挖出自己的心臟,捧著那顆血淋淋的鮮紅心臟微笑著遞到巴奇面前。

現場一片譁然,包括史蒂夫所帶來的人也在竊竊私語。雖然史蒂夫此舉早先已開過會議徵詢過所有同族人的同意,當然短期間內突然從瘦弱小伙崛起成為能力難以估計的強大吸血鬼的史蒂夫所提出的意見誰敢不同意?

克林特看著單膝下跪的史蒂夫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的嘟噥:「他是認真的?從來沒聽說過有吸血鬼把心臟獻給狼人的。」

「你現在看到了。」娜塔莎挑眉看了克林特一眼。

東尼聳聳肩,攤開雙手說道:「他如果不是認真的,就不會當著雙方所有族人面前把自己的心臟獻給對方了,他那與其說是要求訂結契約不如說是向其他人宣告那位狼人是屬於他的。」

純血吸血鬼的心臟可以再生,但不是無限次,一個吸血鬼一生中只能再生一次,所以就演變成一個吸血鬼如果要表達自己的真心,就會真實上演所謂「將心奉獻給某人」的場景,只不過畫面有點血腥。

而同樣身為吸血鬼的對方如果願意,會將那顆心臟吞下肚,同樣將自己的心臟反送回去。但是巴奇不是吸血鬼,而是心臟無法再生的狼人。就算他收下那顆心臟,他也無法回報同樣的禮。當然史蒂夫也知道,他不會要求他的心,他要的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他整個人。

巴奇有些茫然又有些驚訝,無視身旁朗姆洛的阻止下意識地伸手接過那顆心臟,感受掌心中跳動的溫熱,內心泛起一股奇妙的感情。

他知道眼前這個深情真摯的望著自己的男人是誰。史蒂夫羅傑斯,吸血鬼,是與自身不同族群的存在。但他卻總是用一雙炙熱的目光望著自己,不論是公開的場合還是私底下對方來找他。

他每次私下來找他一定都會叫他巴奇,然後微笑又歉然的望著他,從對方口中巴奇得知他們以前曾經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他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我不記得你。對你也沒有任何感情,這樣你仍然要把心給我?」巴奇低聲問道。

史蒂夫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落寞跟哀慟,但表情依然保持微笑,維持跪著的姿勢抬頭望進那雙藍眼睛,真摯的說道:「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你不收下扔了也可以,但我不會再給其他任何人。」

巴奇不記得自己沒關係,他記得就好。望著那對藍眼睛,雖然已沒有當年熟悉的笑意,但當中的溫暖依舊存在,讓史蒂夫不禁回想起過去他們一起相處的時光。

巴奇從小就是個健壯俊美的狼人,而史蒂夫因為父母都是純血,血太純,甫一出生就體弱多病。要不是地位跟血緣的關係像他那麼弱的吸血鬼早就化成灰,不知飄到哪去了。

他還記得他跟巴奇相識是在狼族的森林深處,巴奇救起誤墬湍急的河流中的史蒂夫,當時史蒂夫嚴重失溫,是巴奇將他擁在自己溫暖柔軟的毛皮中才讓史蒂夫活了下來。史蒂夫無法形容當他睜開眼看見那雙帶笑的灰藍色眼睛望著自己時他的內心是怎麼樣的感受。

「你是吸血鬼?」巴奇好奇的打量他,在他身上聞了聞。見史蒂夫點頭,巴奇又問:「你為什麼會來這裡,這是我們狼人的地盤。」

「這座森林明明那麼美為什麼我不能來?」史蒂夫認真的說道:「只要不侵犯到對方的私領域就算是吸血鬼也能踏進森林吧。」

「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巴奇一愣,接著大笑:「你好蠢!」

笑了一會後,搭在史蒂夫的肩上,用他毛毛手掌的肉球拍了拍史蒂夫的頭,微微一笑。

「但是我喜歡,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史蒂夫胸口暖暖的,像被太陽烘烤過一樣,雖然他從沒曬過太陽,但他覺得巴奇的笑容就算在月光下也不遜於傳說中的陽光般燦爛。

後來他們就成了莫逆之交,史蒂夫常會到狼人的森林,而巴奇也會到羅傑斯家的城堡去找他。吸血鬼跟狼人除了中世紀曾經有過幾次血戰,但事隔幾百年雙方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平衡狀態,更何況史蒂夫跟巴奇都是孩子且都屬於貴族,對於他們的友情眾人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直到那一天為止。

 

*** *** ***

 

___

 

halloween  

___

 

那一天史蒂夫又一如往常跑到森林深處他們兩人的秘密基地去找巴奇,剛好巴奇正在獵捕晚飯,他看到史蒂夫的身影只是用爪子抵在嘴邊對史蒂夫噓了一聲,將全付精神都放在草叢裡的兔子身上。壓低上身抬高臀部,毛茸茸的尾巴豎得老高小幅度的搖晃,接著史蒂夫只見到長長的狼耳動了一下,一道灰色的身影快速的撲向前,一眨眼的工夫那隻兔子已經被巴奇抓在爪中,脖子被扭斷瞬間斃命。

看著巴奇得意的抓起兔子搖晃著尾巴,史蒂夫也跟著露出笑容。不管看幾次他都覺得巴奇狩獵時的模樣很可愛,雖說是狼人更像隻大型犬。

巴奇走向史蒂夫在他身邊坐下,史蒂夫習慣性的伸出手去摸巴奇的尾巴,巴奇喜歡被史蒂夫摸,所以他輕輕的搖著尾巴,任由史蒂夫撫摸他。

本來張開嘴要一口咬下兔子,但是他突然注意到史蒂夫纖瘦的手腕,心裡莫名的一緊,忍不住將兔子放到史蒂夫面前問道:「你老是那麼瘦弱是不是吃太少?多吃一點兔子吧,很好吃喔!」

「呃……巴奇,謝謝你……你的心意我很高興但是我只吸血的。」

史蒂夫看著那隻兔子,一想到巴奇願意分獵物給他內心很感動,但是他不吃肉只喝血,所以他笑著婉拒了。

巴奇凝視著史蒂夫,突然開口問道:「那我的血呢?」

「……啊?」史蒂夫愣住,張嘴發出奇怪的聲音,原本輕柔的撫摸著巴奇尾巴的手也停了下來。

巴奇單純好奇的望著史蒂夫,咬著兔子繼續問:「吸血鬼可以吸狼人的血嗎?」

「……我不知道。」搖搖頭,史蒂夫是真不知道,沒人教過他狼人的血能不能喝,他翻過的書也只教怎麼殺狼人,沒有提到他們的血是否可以喝。

巴奇歪著頭想了一下,開口問道:「要不要試試看?」邊說邊側著脖子,將他的要害毫不保留的展示在史蒂夫面前。

史蒂夫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巴奇居然如此輕易的將自己的生命放到他面前,嘴一張一合,支支吾吾半天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我……你想死嗎?」

「當然不想,」巴奇睜大眼睛看向史蒂夫,大聲笑道:「拜託,狼人不像人類那麼脆弱,被吸一點血死不了的。」

說著,巴奇拍了拍自己的脖子,皎潔的月光中,青色的血管浮現在他光滑的肌膚之下,就像一道鮮美的美食擺在眼前,深深的吸引著史蒂夫。

雙眼直盯著巴奇頸側的血管,史蒂夫吞了吞口水,喉頭上下滾動,嘴裡還在問著:「……真的?」但他的手已經從巴奇的尾巴伸到他的脖子上,在不斷跳動的血管上方輕輕撫摩。

「等一下。」巴奇笑了笑,一口把剩下的兔子吞進肚子裡,然後轉過頭抱住史蒂夫的後腦勺,輕聲說道:「要是不好吃可別生氣。」

湊上巴奇的頸項間,史蒂夫可以嗅到從巴奇皮膚上散發出來的香甜氣息,不斷誘惑著他,他內心其實一直都有想要吸巴奇血的衝動,史蒂夫只是用理智壓抑下來,而如今巴奇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他何必再多堅持?

史蒂夫輕吻著巴奇的脖子,喃喃的低聲道:「怎麼可能不好吃……那麼香……」

「真的?我很香?」巴奇紅著臉,盡是開心的表情。

史蒂夫點點頭,低頭埋首舔了幾下,然後突然用力咬破巴奇的血管。

「唔……」猝不及防之下。巴奇發出低低的一聲痛哼,但很快的在吸血鬼唾液中特有的麻醉作用影響下,剛開始的些微刺痛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慢慢湧現的陌生快感。

巴奇的血透過史蒂夫的牙慢慢湧進並填滿了他的舌與喉嚨,史蒂夫只覺得飄飄然,他打從心底覺得巴奇的血是他所嚐過的血中最美味的,他從一開始的遲疑到後來接近貪婪的吸吮著。

「嗯……好怪的感覺……」巴奇的聲音軟綿綿的,有氣無力的喘著。

「會痛嗎?」被喚回理性的史蒂夫擔心的詢問巴奇的狀況。雖然一般來說吸血鬼的唾液含有麻醉效用所以被吸血的人應該不會痛,但是巴奇是狼人,他不清楚會有什麼問題。

但巴奇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小聲說道:「不會……就是很奇怪……身體好熱……好像癢癢的……又疼……」

吸血鬼的唾液中除了含有麻醉成分外,也有提高性慾的功能。另一方面,其實狼人的血對吸血鬼也同樣有催情作用,於是他們兩人現在等於陷入了情慾的漩渦中。史蒂夫跟巴奇雖然活了一百多歲,但就他們兩人的族群而言都還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對於這種感覺相當陌生,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性衝動。

「史蒂夫……怎麼辦……我好熱……好難受……」

巴奇越說臉越紅,不安的躁動起來,看到巴奇的模樣,史蒂夫只覺得一股從未體會過的熱透過他咬住巴奇的牙、吸吮著的美味鮮血,一路傳達至下身。讓他忍不住壓制住不斷扭動的巴奇,咬得更用力。

巴奇悶哼一聲,身體不由自主的癱軟,從被咬住吸血的傷口處力氣不斷流失,瀰漫全身的感覺不知道該說舒服還是難受的疼,他渴望著被安撫的激昂情緒讓他身體微微的打顫,艱難的抬起腰用下身去磨蹭史蒂夫,終於忍不住小聲的開口求道:「你摸我……摸我這裡好不好?」

同樣處於激昂狀態的史蒂夫點了點頭,將手伸到巴奇的跨下,輕輕撫上巴奇抬頭的欲望,在聽到巴奇的嘆息後握住,此舉讓巴奇全身都震了一下,但是沒多久就鬆懈下來,輕輕抓著史蒂夫的背。

「更多一點……史蒂夫……啊啊……」

唾液中含有的催情效用,以及初次體會到的刺激感受讓巴奇即使在史蒂夫笨拙生疏的摩擦下也很快就抽蓄著釋放在他手中。巴奇的雙頰潮紅,喘著氣用那一雙泛著水光的濕漉眼神望著史蒂夫。

之後發生的事,不要說日後喪失記憶的巴奇,就連史蒂夫自己也記不太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被侵略的本能控制了身體,當史蒂夫遵循本能抓著巴奇的腰分開他的雙腿進入那溫熱的身體裡時,巴奇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了,他只是悶悶的低喘著任由吸血鬼在自己的體內外肆意的進出。

脖子上被咬住吸血、體內被插入佔滿,身上最脆弱的部位都被史蒂夫侵犯的巴奇只是用自己毛茸茸的手去擁抱史蒂夫,隨著史蒂夫的律動搖晃著身體,不斷的在被撞進深處時發出一聲聲呻吟。

當他們清醒過來時,史蒂夫已經用自己的血跟精液充滿了巴奇的體內,他們剛才締結的契約讓巴奇成為了他的眷屬,他的伴侶。

「對不起,巴奇……」史蒂夫縮成一團,臉上滿是歉疚,雖然他的內心正為了得到最棒的伴侶而感到至上的滿足感。

「嗯……反正已經發生了……而且我不討厭……」巴奇表情微妙的用手覆住自己脖子上的咬痕,手伸到自己剛才被侵入的下身一摸,手上全是黏稠的液體,看了一眼後表情更加微妙,乾笑了幾聲,嘆了口氣說道:「只是我爸一定會氣死……」

「我跟你一起去道歉……」史蒂夫的話被巴奇打斷,他笑著避開爪子用肉球捏了史蒂夫的臉頰,搖頭說道:「別笨了,你現在去只會被我爸拆了,過幾天等我爸冷靜了我再帶你一起去。」

那是史蒂夫最後一次看到巴奇的笑容。

 

*** *** ***

 

史蒂夫至今仍後悔自己當時為什麼就那麼讓巴奇回去,他可以陪著他一塊去的,至少他可以知道巴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史蒂夫不清楚巴奇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當他再次見到巴奇時他不只喪失記憶,根本可以說完全變了個人。他唯一知道的線索只有巴奇身上沒有了他們的契約。

解除綁定的契約具體上做什麼當時的他們都不知道,應該說他們也都沒有想要解除兩人之間契約的意圖。要解除綁定的契約,需要雙方本人的意願,被標記的眷屬單方面想要解除契約,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雖然是衝動造成的結果,但他們兩人心底卻都認為這早該如此,因此罔顧巴奇的意願所做出的肯定是相當殘酷的方法,甚至讓他完全像是變了個人。

所以史蒂夫相當自責,每次看到巴奇他就心痛。他不敢太接近巴奇怕又再次害他受到傷害。但幾個月前巴奇的父親老狼王過世,現在巴奇是實質的領導者,沒有人有辦法再傷害到巴奇。於是史蒂夫花了一段時間說服了同族的人,讓他與巴奇--雙方的領導者--締結誓約是能夠帶給兩方族群真正的和平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虛無飄渺的平靜。

而現在只要巴奇願意點頭答應,他將會獲得畢生最大的幸福--

「你的心我收下了,以我自己做為回報,我答應與你遞結契約。」巴奇淡淡的話,卻如驚天劇雷打斷了史蒂夫的回憶,史蒂夫愣了一會,緊接著露出驚喜的笑容。

「巴奇……!」

「喂!詹姆斯!」朗姆洛拉住巴奇驚訝的喊道:「你瘋了?對方是吸血鬼!」

「但是他把心臟給了我。」巴奇捧起手掌中淌著血的溫熱心臟,似乎仍在兀自跳動著,然後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了進去。

史蒂夫滿臉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巴奇吞下了他的心臟,他是屬於他的了。

四周其他的旁觀者包括狼人們都對史蒂夫當眾獻心給巴奇的舉動頗有好感,史蒂夫現在的身分幾乎等同於吸血鬼們的領袖人物,而那樣的人物居然願意屈膝下跪挖出自己的心臟獻給一個狼人,不管是誰都會被感動。

這一招真的很陰險,朗姆洛咬牙在心底罵。

同樣身為純血吸血鬼貴族的東尼瞄了朗姆洛一眼,說道:「你有什麼反對的理由?我們少數僅存的純血跟你們狼人王族僅有的血脈兩邊結合可以帶來龐大的政治利益。更何況他們不會誕下後代,純血不會因此被汙染。」

朗姆洛撇撇嘴,沒再說話。的確,出於政治方面這是一向相當誘人的交易,而既然雙方都有那個意願,事情很快就可以談好。在巴奇跟史蒂夫,還有他們親近的下屬與友人的相談之下,結合的契約儀式將在下一個滿月之夜舉行,那是雙方能力最頂尖的時期也是最血氣方剛的時候。可以保證儀式能順利舉行。

史蒂夫離去時依依不捨的望著巴奇,而他知道這次不會再有人能解除他們之間的聯結了,只要再十幾天,巴奇就將屬於他的,永遠。

 

 

 

 

TBC

 

___

 

本來是一發完的小腦洞……誰知一寫就一發不可收拾……
儀式肉一定要的!為了寫好先斷在這裡(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