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雖然想法有所出入兩人依舊希望能永遠陪在對方身邊,只不過……

後面有些許尼綠成分

 

___

 

史蒂夫跟冬兵用完午餐後,冬兵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看書,史蒂夫洗完餐盤後從冰箱裡取出冰牛奶倒在杯子裡,再拿起早就切好一塊放在小盤子上的胡蘿蔔蛋糕,走到客廳的沙發旁把手中的東西放在茶几上,在冬兵身邊坐下後,對著正在專心閱讀的冬兵說道:「巴奇,今天的點心。」

「謝謝。」冬兵抬起頭對史蒂夫道謝後,拿起盤子一口將一整塊切片的蛋糕丟進自己嘴裡咀嚼幾口後再舉起杯子一口飲下冰牛奶,又將視線移回書中。

看著冬兵豪邁的解決點心的行為,史蒂夫沒說什麼,只是從小茶几上抽出一張面紙幫冬兵把上唇上沾著的牛奶擦去。然後瞄了一眼冬兵手上的書,看到是安徒生童話時史蒂夫忍不住笑了。

那是史蒂夫前幾天透過線上購物所購買的所謂學齡前兒童適用讀物,孩子都還沒出生史蒂夫就迫不及待的買了一套,其中包括耳熟能詳的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對沒有記憶的冬兵來說那些書本都是新鮮又簡單的閱讀物,所以他閒著沒事時就會從中抽一本來看。

史蒂夫不打開電視也不拿書過來看或是像平常那樣拿起素描本描繪冬兵,他就只是坐在冬兵旁邊看著他,帶著笑容的臉上盡是柔情。

雖然知道史蒂夫一直盯著自己看,對於史蒂夫愛傻笑望著自己一事早已習以為常的冬兵還是繼續看著手上的書本。他知道史蒂夫是真的可以就這樣望著自己一整天什麼都不做,如果說冬兵不感到開心,那就是在說謊。

冬兵喜歡史蒂夫望著自己時那溫柔深情的眼神,從有記憶以來,這段時間是他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不用去殺人,不用被冰凍,沒有人會逼他去做什麼事,可以像現在這樣坐在沙發上看著書沉浸在愛人的視線中,也許對七十年前的自己,也就是巴奇巴恩斯來說這只是普通的日常生活,卻是過去的冬兵所無法想像的。

除了兩人的呼吸聲、心跳聲以及偶爾響起的翻頁聲以外,一切是如此安靜平穩,史蒂夫打從心底享受著並希望這樣的時間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就算什麼都不做,只要冬兵就待在他身旁他也覺得心滿意足。

自從兩人互相表白心跡之後,時間匆忙又再過了一個月,時序進入初秋。

不知道是因為美食之秋還是懷了一對雙胞胎的影響,冬兵的胃口大增,伙食費理所當然也跟著暴增,但史蒂夫一點都不在乎,他還怕冬兵吃得太少,所以冰箱裡都塞得滿滿的。每到用餐時間史蒂夫總是傻笑著在餐桌的對面一臉幸福的望著冬兵鼓脹著雙頰將食物一點都不剩的掃進肚子裡。

不過最重要且明顯的還是冬兵的個性越來越像巴奇,會賭氣、會撒嬌、會開玩笑,以及越來越深越來越多的笑容,每次看到冬兵笑,史蒂夫都會跟著笑,即使在內心裡懷抱著些許的不安。

經過洞見計劃造成的破壞之後已有數月之久,神盾局也逐漸建構起新秩序,已找到冬兵的史蒂夫自然會去幫忙,這也是他在冬兵一事與政府達成的秘密協定的條件之一。

關於冬兵懷了美國隊長的孩子這件事,史蒂夫並沒有想讓神盾局跟政府的人員知道。他完全可以想像那些人會怎麼去想,日日活在爾虞我詐世界中的人是不可能單純認為過去身為九頭蛇資產的冬兵懷上美國隊長孩子的事是一件基於舊日情誼的意外,他們只會認為這是九頭蛇的陰謀。

那些人壓根就不信任冬兵,沒有把冬兵抓走完全是史蒂夫全力去抗爭的結果。但即使他們將冬兵全權交與史蒂夫,每個月娜塔莎還是會代表神盾局的立場來探望冬兵,表面上說是關心巴恩斯中士的狀況,事實上他們雙方都很清楚這是監控,只要冬兵一有任何不對勁他們就會採取行動。

所以冬兵懷孕一事目前只有他們倆人以及布魯斯跟東尼知情而已,不是史蒂夫不信任娜塔莎,只是事情扯到了巴奇身上,史蒂夫不得不小心謹慎。

史蒂夫很感謝他們尊重他而沒有安裝竊聽器,至於周圍是否有潛伏特工人員,史蒂夫可不是傻子,當然知道這是極有可能的事,所以他盡可能不讓冬兵出門,如果非得出門不可--像是到史塔克大樓做檢查時--史蒂夫會想辦法。

但是,那越來越難了。

望著冬兵靠著椅背悠閒的坐在沙發上看書,史蒂夫露出了笑容,但當他的視線移到那已經很明顯遮也遮不住的肚子時,內心不覺升起擔憂。

懷孕五個月的冬兵肚子已經到了就算穿寬鬆的衣服也擋不住的程度。而距離每個月一次娜塔莎來看冬兵的日子還剩幾天,他必須想到如何遮掩冬兵懷孕的事實的方法。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是--史蒂夫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快要下午兩點,他們跟布魯斯約好的時間就要到了。

今天是每兩個禮拜帶冬兵去史塔克大樓那裡作檢查的日子。雖然布魯斯並不是專業的醫生,但是目前冬兵懷孕的消息除了史蒂夫以外只有布魯斯跟東尼知道,所以冬兵的健康也只能麻煩他們幫忙。

「巴奇,我們該出門了。」

一邊出聲提醒冬兵,史蒂夫望進冬兵的臉,見他面色凝重的皺著眉,像是隱約帶著忿忿不平的神色,不像是看童話時該有的表情,忍不住好奇的開口問道:「巴奇?你看什麼看得面色那麼凝重?」

「野天鵝。」冬兵頭也不抬的回道。

「野天鵝?是那個為了救十一個被變成天鵝的哥哥,用蕁麻編織長袖披甲的公主的故事?」史蒂夫問著,在看到冬兵點頭後突然想起過去他好像跟巴奇有過類似的對話。

那時巴奇好像也是看了野天鵝後很生氣的跑來跟他說--

「我無法接受結局。」冬兵指著書上的一幅女性被綁在火柱上的插圖,面上表情帶著嫌惡感,「那個國王根本不信任公主,真的愛她就不會讓她獨自接受審判,最終還被送去火刑場。但是最後證明公主是清白之後國王只是出來道歉公主就原諒他了。」

將頁面翻到最終結局,冬兵冷哼了一聲。

「那個公主應該丟下那個國王跟他的哥哥們回去自己國家才對。」說完,冬兵抬起頭看見史蒂夫一臉怪異的表情望著自己,不禁一愣,他說錯什麼了嗎?但他不覺得自己有錯,雖然只是童話故事,卻讓冬兵產生了奇妙的憤慨與同理心。

他就是為那個公主感到不值與氣憤,因為不能說話,所以即使被誤會,就要被活活燒死,在前往囚車的路途上她也只是默默的編織著,任由蕁麻紮的滿手都是鮮血。

但最讓冬兵氣憤的是她的丈夫,年輕國王不相信她。之前還口口聲聲說「我只是希望能讓妳得到幸福」但當他看見公主為了取得蕁麻而半夜潛進墓地時,卻只是轉身不願探究真相,丟下一句「讓眾人來審判她吧。」

冬兵相信那句話肯定比任何刑罰都讓公主傷痛。想到這裡,冬兵見史蒂夫像是笑又像是想哭的表情望著自己,不禁感到不可思議的喊了一聲:「史蒂夫?」

凝視著巴奇,史蒂夫心情複雜的開口說道:「巴奇……你過去小的時候就看過野天鵝了,而且還跟我說過一模一樣的感想……」

「我……?」

冬兵瞪大雙眼,他跟巴奇說過一樣的話?

點了點頭,史蒂夫面露感慨與懷念的瞇著雙眼,低聲說道:「……果然就算失去記憶,你還是你。」

但史蒂夫看似開心的模樣卻讓冬兵心裡一沉。

史蒂夫為了自己跟巴奇一樣而開心,冬兵知道自己不應該因此而難過,但他就是沒辦法。

萬一……他相信史蒂夫不可能那麼做,但如果他也像這個故事中的國王一樣,對他感到失望了呢?等他發現他的巴奇永遠回不來了,他也會像那個國王一樣說出「讓眾人來審判他」嗎?甚至放他一個人獨自接受刑罰?

冬兵想像那個畫面,突然感到心臟一陣刺痛,摀住了自己的左胸。光是想像就那麼痛了,
他知道自己無法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他不是無法說話的公主,他一定會搶先一步,搶在史蒂夫說出那句話之前自己先說出口。

「巴奇?!」原本陷入回憶的史蒂夫看到冬兵摀住自己的胸口,連忙抱住他焦急的問道:「你怎麼了?」

但冬兵只是搖了搖頭,看著史蒂夫擔心自己的模樣,他覺得心痛減緩了許多。

也許一切都是他自己在自尋煩惱,無論如何冬兵就是巴奇,巴奇就是冬兵。史蒂夫愛的是他或是巴奇都無所謂,現在待在史蒂夫身邊的是冬兵,他關心的也是他,只要這樣就夠了。

「你不舒服的話先休息一下?我跟布魯斯他們說一聲改明天……」

「我很好。」冬兵抓住急急忙忙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想要連絡布魯斯的史蒂夫的手,搖了搖頭,「我們出門吧。」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又會胡思亂想。

「……真的沒事?」史蒂夫望著冬兵,毫不掩飾語氣中的擔心,「……好,但是巴奇,你如果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我會跟你說。」說著,冬兵放開了抓著史蒂夫手臂的手,笑了笑,「放心吧,我一定會。」

得到冬兵的承諾,史蒂夫才鬆了一口氣,從沙發上站起身牽起冬兵的手往門口走去。

緊緊握住史蒂夫的手,感受著那份溫暖,冬兵在心底不斷告訴自己,史蒂夫是愛自己的。就算那是因為他是巴奇,但那又如何?至少史蒂夫從來沒說過想用冬兵換回巴奇,所以,一切都很好。

在史蒂夫忙著把冬兵用大衣跟外套包得像粽子時,冬兵只是望著史蒂夫,露出淡淡的微笑。

只要能待在史蒂夫身邊,一切都很好。

 

*** *** ***

 

東尼一臉快要受不了的表情,半睜眼看著正在與布魯斯談話的冬兵以及雙手搭在冬兵肩膀上笑得像個傻瓜般的美國隊長,那種滿身上下散發出『我現在很幸福』的氛圍簡直讓人不敢直視。

負責替冬兵維修金屬手臂的東尼在例行檢查確認一切都很正常沒問題後,就沒事幹了,但他也不離開--因為布魯斯在這裡--只是無趣的撐著下巴觀察著眼前這一對橫看豎看都處於熱戀期的情侶。

他是不知道史蒂夫跟冬兵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很明顯的肯定是對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一定有了很大的進展,而且還是相當良好的。

不管是史蒂夫還是冬兵的變化都可以輕易的看得出來,特別是冬兵,

他的話越來越多了,之前只是陰沉的盯著人看,說話都要史蒂夫代言的冬兵,如今會主動開口問候,雖然不是很拿手,還是會微笑,特別是看著史蒂夫的時候。

看樣子他們兩個很快就會結婚了吧,東尼撇撇嘴,他不是羨慕,真的!只是布魯斯可是已經連續拒絕他的求婚五十一次了。

就在冬兵跟布魯斯談到關於照射超音波的話題時,史蒂夫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拿起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來電,與冬兵帶有詢問意思的眼神相望,笑著表示沒事,將眼神移到布魯斯身上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然後拍了拍冬兵的肩膀,聲音很溫柔的說道:「我很快就回來你在這裡等我。」

在看到冬兵點頭後史蒂夫才拿著手機走到門口外,直走到走廊盡頭才將手機放到耳旁,「請問有什麼事嗎,娜塔莎?」

「羅傑斯,」手機裡傳來娜塔莎沙啞的嗓音,「又帶巴恩斯到史塔克大樓?」

史蒂夫略帶著警戒心的回道:「是,怎麼了?妳要過來的日子應該是後天。」他不能透露出巴奇常到史塔克大樓的真正原因。

娜塔莎也不囉嗦,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有兩件關於巴恩斯的事,你想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也許先聽聽壞消息?」史蒂夫挑起眉。

娜塔莎馬上開口:「有一部分狂熱的九頭蛇殘黨正為了重建九頭蛇而在暗中尋找冬日士兵,有些甚至還出沒在你們住處周圍,應該是知道冬兵的真實身分與你是舊識,想從你那裡取得線索,目前還不確定他們是否已經得知冬兵正與你同居。」

「什麼?」史蒂夫心一跳驚愕的回了一聲。

「別太緊張,好消息是神盾局有替巴恩斯準備一處秘密的個所,只要巴恩斯待在那裏一定不會有人找得到他,而且還有神盾局最頂尖的防護……」

「不。」史蒂夫不等娜塔莎把話說完就板起面孔嚴肅婉拒,「非常謝謝你們的好意,但我拒絕。」

這根本不是什麼好消息,史蒂夫不相信他們純粹只是為了保護冬兵,這是一種試探,而史蒂夫不會讓他們有任何機會。

手機那方沉默了一會,像是嘆氣又像是輕笑的說道:「我早就知道你會拒絕,我跟他們說過了,巴恩斯對你來說不是普通朋友那麼簡單。」

「他是我僅有的一切。」史蒂夫斬釘截鐵的說道。

「真熱情,我幾乎都要以為你們是情侶了。」笑了笑,娜塔莎語帶揶揄,「千萬不要是,不然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你知道,間諜最常採用的手段之一就是色誘。」

史蒂夫內心一懍,他當然知道,這就是他之所以不讓娜塔莎他們知道冬兵懷孕的原因之一,他完全可以想像那些人會怎麼去想冬兵,所以史蒂夫只是開口否定娜塔莎的話,「巴奇不會那麼做。」

娜塔莎沒有針對史蒂夫說的做出回應,只是突然壓低音量:「剛剛說的都是我個人私下透露給你的,關於巴恩斯的處置都還在研討階段,只要他繼續保持現在的狀況下去,那些都不會成真。」

「謝謝妳,娜塔莎。」

「不用謝,後天見,希望一切如常。」

「再見。」

結束通話後,史蒂夫盯著手機螢幕陷入了思考。看樣子他不該再讓冬兵出門了,但是檢查的時候該怎麼辦?

邊思考著,史蒂夫往回走,在經過客廳時剛好出來倒咖啡的東尼從裡面走出來,對他舉起了右手,唷了一聲,「通話結束了?」

「對。」

「官方指示?」

「私人關心。」史蒂夫微微一笑。

東尼聳聳肩,伸出了姆指指向走廊另一邊布魯斯跟冬兵所在的房間,「說到私人關心,我看巴奇那個肚子快要遮不住啦,在生孩子之前是不是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史蒂夫有那麼一瞬間臉紅了起來,但稍縱即逝,眼神黯淡的垂下望著地面,「……不,我不會跟巴奇求婚……至少現在還不行。」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東尼備感意外的張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問道:「我以為你愛他。」

史蒂夫看向東尼,毫不猶豫的開口:「我是愛他,從我還不是美國隊長之前、還只是史蒂夫羅傑斯的時候就愛著巴奇巴恩斯了。」

「那你為什麼……」

「我不能乘人之危。」史蒂夫雙手交握著,垂下眼小聲的說道:「當然我之前的行為……讓巴奇在非他意願的情況下懷了我的孩子已經是很卑鄙的行為了,他願意生下來已經是很大的讓步,我怎能再去要求更多?」

史蒂夫其實一直有在考慮,而且他怎麼想都覺得冬兵一定會答應他,不管他心底是否真的願意,但那只有一方愛情的婚姻只是將冬兵綁在他身邊,當然孩子也是,無論如何現在都不是適合跟巴奇求婚的時機。

「我只能慶幸巴奇他是Beta,所以我無法標記他……」雖然冬兵說他喜歡自己,也回應了史蒂夫的愛。但他並沒有巴奇的記憶,史蒂夫不敢想像萬一他將來有一天想起了所有一切,包括自己原來並不愛史蒂夫,但他卻趁著巴奇失去記憶的時候讓他生了他的孩子,還用合法的婚姻契約困住了他,巴奇會怎麼想?

所以他不行在冬兵沒有記憶時跟他結婚,「在巴奇還沒有完全恢復記憶之前,我不會跟他求婚。」即使他很想。

「……我說,有些時候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先結了再說,不然你要讓肚子裡的小孩成為私生子?」東尼張嘴訝異了半天才吐出感想。

「……就算沒有法律上的依據,血緣上他們還是我跟巴奇的孩子,這不影響什麼。」

「老天……你知道巴奇如果聽到你這麼說他可能會有什麼想法嗎?」

「這是我個人自私的想法,我不會讓巴奇知道。」史蒂夫停了一下,低聲說道:「他不需要為此煩惱。」他不會硬要冬兵想起什麼,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決意而已。

他們都沒注意到轉角處,出來尋找史蒂夫的冬兵將所有的一切都聽了進去。

 

 

 

 

 


TBC

 

___

 

包得像粽子的示意圖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