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第二段是叉冬強制肉就不標Tag了,不喜歡就不要點了,謝謝

Bucky是Omega其他兩人都是Alpha

第一段是布魯克林兩小無猜的盾冬
第二段是身處九頭蛇中非自願的叉冬
第三段是現代苦盡甘來的盾冬

三段是有延續性的,就是關於巴奇與小盾兩小無猜的標記>被抓走後兩人之間的標記被解除>冬兵被叉骨強制標記>與大盾再會後被解除>兩人重新標記的過程

OOC、除了盾冬叉冬以外還有他人冬兵暗示(只是暗示)請注意

 

___

 

 

甜膩的笑聲帶著情慾與調情的意味伴隨著衣物摩擦的聲響迴盪在昏暗的房間內,室內的照明只有床頭的一盞小燈,橘黃的燈光映照著床上兩個赤條條的少年。

棕髮的Omega擁抱著比他瘦弱許多的金髮Alpha,兩人一邊嘻笑著一邊不斷在彼此的臉上、脖子上、胸前落下一個又一個親暱的吻。

即使在昏黃的燈光中也可以看出兩人下半身緊密結合的部位水光淋淋,剛剛在巴奇的引導下史蒂夫沒有費很大的力就進入了他的體內,沉浸被巴奇那緊致又柔軟的溫熱肉壁包裹著的極致享受中。

史蒂夫才剛滿17歲,而巴奇也才19,但他們很早就決定他們將來要成為彼此的伴侶。

「真的可以嗎……?讓我標記你……」然而到了這個地步史蒂夫居然還是有些猶豫,他當然渴望標記巴奇,但是像巴奇那麼美好甜蜜的Omega配他又窮又病的Alpha會不會太可惜了?

「你值得這個世界上最好的Alpha。」

「笨蛋史蒂夫,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Alpha。」巴奇嘆了口氣,捏了捏史蒂夫的臉頰,然後湊上前去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柔聲說道,「我只想成為你的Omega……不要任何人……只要你……」

「巴奇……」巴奇的告白帶給史蒂夫內心強烈的悸動。

他的巴奇是那麼的好,他想不出任何形容詞來形容,只是顫抖著心臟與嘴唇,感動的望著身下這個自願敞開身體將一切奉獻給他的Omega。

臉頰與身軀都泛著紅暈,巴奇笑得像朵盛開的玫瑰,紅艷而璀璨,細長精實的雙腿纏上了史蒂夫的腰,以便讓他能輕鬆的進入到自己的最深處。

「嗯……」在整根都進入之後被充實感脹滿的巴奇低吟了一聲,抬起眼望著史蒂夫,舔了舔紅嫩濕潤的嘴唇,沙啞著嗓音,「所以……別廢話了,快動,然後標記我。」

史蒂夫滿臉通紅點了點頭,抓著巴奇的腰,在他的Omega的幫忙下,開始搖晃身體在那柔軟濕熱的甬道內抽插。

雖然史蒂夫身體不好,無法進行激烈而快速的性愛,但由於兩人都是第一次,而且都被對方佔據著彼此的心,所以他們初次的性行為悠長而情深,緩慢而確實的逐漸攀上顛峰。

感覺到史蒂夫頂入了體內最深處那處私密的入口,陌生且強烈的刺激迫使巴奇仰起頭高聲尖叫,全身因疼痛與快感而緊繃著,眼淚從緊閉的眼角滑落。

「巴、巴奇,你還好嗎?」雖然自己也因為被痙攣的肉壁絞緊的快感而心跳快速得幾乎喘不過氣,但看到巴奇的眼淚史蒂夫還是緊張的擔心問道。

巴奇點了點頭,一下呼吸不過來,大口喘著氣。

「我很好……」巴奇吞了吞唾液,側過自己的脖子,岔開雙腿,將身為一個Omega全身上下最重要、最敏感、最脆弱的兩處部位毫不遮掩的展現在史蒂夫的面前。「咬、咬這裡……標記我……」

史蒂夫心跳得幾乎快要心臟病發作,他聽從巴奇跟自身本能的指示,俯身覆蓋在巴奇的身上,先是輕吻,然後舔拭,接著張嘴咬了下去。

「對……啊……就是這樣……」刺痛,以及瞬間從身體流竄而過的酥麻感讓巴奇顫抖著身軀,發出了呻吟,但他依然不忘出聲鼓勵史蒂夫。

史蒂夫又動了幾下腰,然後停了下來,一股一股的將精液灌注在Omega器官裡。

感受到了體內深處被炙熱給填滿,巴奇心滿意足的笑了。

這樣一來他就屬於他了,永遠,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

「巴奇……」史蒂夫低聲呼喚著他的Omega。

「……嗯?」巴奇也輕聲回應著他的Alpha。

史蒂夫望著那一雙閃耀著水光的藍眼睛,將所有激盪的情感融為簡單的一句話,「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雖然疲累,但巴奇笑得很開心,伸手撥開史蒂夫汗濕的前髮,在他額上輕輕一吻。

在等待結消退的安穩時間裡兩人擁抱並互相接吻,史蒂夫看著巴奇後頸上還在滲血的傷口,伸出手撫摸著,有些心疼的問道:「會痛嗎?」

巴奇摸著自己沾滿了濕黏液體的小腹,半開玩笑的說道:「還比不上裡面的疼。」在看到史蒂夫愧疚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起來,「別擔心,你不是也上過課?第一次會痛是正常的。」

「我知道……但是……」史蒂夫的話被巴奇伸出的手掌給堵在了嘴裡。

「……更何況,」巴奇垂下眼,雙頰泛起紅暈,將手掌抽回,然後撫上後頸那處傷口,低聲呢喃:「這是一種象徵。」

「象徵?」

「對,這個是你留給我的幸福的象徵。」

巴奇幸福的笑容,如同巴奇身上那焦糖蘋果般的甜美香氣,是那麼的甜蜜。史蒂夫看著巴奇的笑容也跟著笑了起來,內心被巨大的幸福感充塞著。

他沒來由的充滿著自信,他跟巴奇可以永遠守在一起。

在多年之後,他深刻的體會到自己有多不自量力,有多無能為力。

 

 

*** *** ***

 

 

「趴下,抬高你的屁股。」

冬兵面無表情的聽從命令捲曲著四肢趴在床上,只高高的抬起臀部,以便讓身後這個黑髮Alpha能夠順利的侵入。

黑髮的Alpha,布洛克朗姆洛心情複雜的盯著冬兵赤裸的白皙身軀,看上去是那麼純潔而禁慾,但他清楚的知道這具看似無暇的美麗肉體曾經接受過多少Alpha的侵犯。

他並不是冬兵的第一個Alpha。事實上,在冬兵的檔案裡,早在他還沒成為冬日士兵前他就有過第一個Alpha,還是那個早已死去多年的美國隊長。

而朗姆洛也知道,他恐怕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只要冬兵還在被繼續使用,到了朗姆洛退休或者死去的那一天,上層一定會馬上尋找合適的,新的Alpha去標記冬兵,就像現在自己被賦予的任務一樣。

所以他根本不用在乎什麼,他只需要聽令行事,什麼感情都不需要。想到這裡,朗姆洛粗暴的伸出雙手掰開冬兵近乎雪白的臀瓣,露出臀縫間那出流著水的殷紅小洞,毫不客氣的直接將自己整根沒入冬兵體內。

被一口氣貫穿的疼痛與衝擊讓冬兵發出了短暫的一聲悶哼,隨即被他自己壓抑下來。他不應該有任何反應,他只是遵從命令而已。

朗姆洛緊抓著冬兵的臀肉,猛力的衝撞、抽插,那原本雪白的皮膚一下就紅了起來,而小穴更是在不停的抽插中越發紅腫,甚而泛出血絲,隨著半透明的液體一同被擠出又塞回。

冬兵的體內又緊又熱,再加上從後穴流出的血液,簡直就像是在操一個處子,但他平靜冷淡的反應感覺更像在操一個機器。

朗姆洛歪起嘴角在心理嘲弄的想,反正也差不多。雖然身體是滾燙的但冬兵依然冰冷。

Alpha的粗暴侵入讓Omega的身體出於本能的分泌出體液舒緩被硬生生刺穿的傷痛,並潤滑緊窄乾澀的腸道,以便讓Alpha能順利的進出。

朗姆洛猛力的衝撞著冬兵,一下又一下的用力頂入,而冬兵只是將頭埋在床單裡忍受著近乎暴力的性行為,對於冬兵的安靜,朗姆洛難以掩飾內心的煩躁,於是毫不憐惜,只是更加用力的進出。

沒多久,感覺到體內那根粗硬的東西又更大了,並且一點一點的撞進體內深處的私密洞口,就像是極端敏感的部位被炙熱的鐵棒燒灼而過,冬兵咬著牙,忍耐著在疼痛與快感邊緣游走的衝擊。

突然間,在一陣快速且激烈的抽插之後他身後的Alpha停了下來,腸道被撐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極限。

這個Alpha在他體內成結了。

他就要被標記了。

……被---以外的Alpha標記?

這個認知閃過腦海的瞬間,冬兵突然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就算是身為兵器所接受命令並身處於熱潮的快感中,冬兵依舊拼了命地搖著頭,下意識的想要捲曲著身軀用雙手護著自己的後頸。

即使沒有記憶,就算被身體本能所驅使,冬兵內心的某個地方依然保留著某種近乎烙印的概念。他不願意接受被別人標記,被控制。

不行,他不能被別的Alpha標記,他不能成為別人的Omega,因為他是……他是屬於---的。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他心甘情願的將身心完全交付的只有一個人,雖然他已經完全想不起來那個人究竟是誰,就算他與那個人之間的連結早已被強制截斷,即使現在正深入佔據著這具Omega肉體的是陌生的Alpha,冬兵依然為了那個他已經不記得是誰的男人像發瘋了似的拼命反抗著。

然而冬兵最後的反抗還是被朗姆洛無情的解除。他嘖了一聲,不耐煩的用力抓住冬兵兩手的手腕,拉到他臉的兩旁,壓在床單上,接著挺腰用力往前一頂,毫不容情的破開冬兵體內的那處小洞直至最深。

冬兵仰頭發出無聲的尖叫,比起肉體上的疼痛,私密處被撕扯開的感覺更讓冬兵驚慌失措,他的本能讓他察覺到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而那是他最害怕的。

貫穿冬兵的同時,朗姆洛俯身張嘴對準後頸上的腺體用力咬了下去。

「不!」感覺到頸後那處腺體被咬破的刺痛,之前不管是被如何凌辱、侵犯都不曾發出一點聲音的冬兵終於張開被自己咬出血的嘴唇,近乎哀求的哭喊著,「求、求求你……不要標記……不要!啊……啊啊啊……」

一切只是徒勞無功,冬兵絕望的感受著體內深處被滾燙的液體灌滿,有種感覺從脖子上那處被咬破的傷口慢慢的侵蝕著他,明明身體內外都在發熱,冬兵只覺得很冷,很冷。

眼前浮現起一個金色的模糊身影,帶著溫暖的微笑,冬兵想伸手去觸摸,但他自知沒有資格,因為那已經不再屬於他的了。

在朗姆洛離去後,被一個人丟棄在房內的冬兵無力的躺在被浸的濕黏的床上,任由體內的液體從紅腫的小穴內緩緩流出,他張著渙散的眼神看著蒼白的牆壁,顫抖著右手摸上後頸那兀自流著血的一小處傷口。

迷迷糊糊之間,冬兵耳邊彷彿響起笑聲,他聽見有人在笑著說,「對,這個是你留給我的幸福的象徵。」

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滴透明的水珠從冬兵的眼角滑落。

 

 

*** *** ***

 

 

在黑暗的臥室內猛地睜開眼睛,心臟跳動飛快的巴奇聽著身旁熟睡的史蒂夫平穩的呼吸聲,抓著自己的胸口試圖壓抑自己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以及從小腹裡逐漸蔓延致全身的躁熱感,煩惱著該不該開口叫醒史蒂夫。

巴奇跟史蒂夫重逢後已經過了半年。這半年以來巴奇一直被長久以來因冰凍,以及各種實驗與藥物控制所造成的後遺症所影響,在布魯斯的幫忙下,他與朗姆洛的連結被截斷,但他也沒有因此而跟史蒂夫再次結合。

因為他的身心狀況不允許。巴奇曾經嘗試著要求史蒂夫標記他,但是當他硬是要吞入史蒂夫的陰莖的瞬間,那種撕裂般的疼痛引發了過去被強行標記的閃回記憶,使得巴奇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失控得抱頭痛哭。

史蒂夫立刻強制中斷行為,不管是為了什麼他都不願去傷害到巴奇,更何況巴奇哭得那麼悲慘,他從來沒見過巴奇哭成那個樣子,那幾乎撕裂了他的心。

「沒事的,巴奇,不要怕……就算沒有標記我也還是你的Alpha,你完全不用強迫自己去做你不願意做的事。」史蒂夫心疼的抱著哭得像要壞掉的巴奇,不停的安慰他,直到巴奇平復下來為止。

巴奇很感激也很懊惱史蒂夫的溫柔,他如果當時選擇強行不顧一切先標記自己,或許忍耐一下就過去了,但是巴奇比誰都了解史蒂夫不是那樣的人,所以巴奇只好先去接受心理治療,與史蒂夫重新建立連結一事只能等待日後的機會。

然而現在,巴奇很突兀地進入了與史蒂夫重逢後的第一個熱潮期。

全身燥熱的巴奇心跳加速,不安的粗喘著氣,從股間流淌出濕黏的液體讓他很不舒服,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他睡得那麼安穩,他忍不下心叫醒他,於是巴奇咬牙鞭策自己發軟的身體,站起身想要走到浴室裏去想辦法自行解決。

但是一隻手抓住了他。

巴奇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抓回去壓在床上。

「……巴奇?」雙手抵著床板覆蓋著巴奇,史蒂夫的眼神還有些朦朧,像是還處在半夢半醒之間。

看著史蒂夫眼中只有濃濃的情慾,巴奇心動又不安的開口輕聲喚道:「史蒂夫……?」

將頭靠近巴奇的肩頸處,史蒂夫抽動鼻子貪婪的吸著Omega所散發而出的甜蜜信息素,帶著濃厚睡意卻又像是沙啞著情慾的嗓音低聲呢喃:「好香……」

然後他突然一口咬住了巴奇的肩膀,瞬間的痛楚過後,巴奇感覺到了像是有螞蟻爬過的麻癢感,讓他忍不住低吟一聲,羞恥的感覺到身後的小洞內分泌而出的水似乎更多了,不知所措的抬起手像是要推開史蒂夫。

而這個無意中的舉動刺激到了史蒂夫,即使還在半夢半醒的狀態,身為Alpha的本能驅動著史蒂夫,讓他只想佔有眼前這個明明正在發情卻還想反抗自己的Omega。

金髮Alpha強硬的拉開棕髮Omega的大腿將自己卡入了他的雙腿中間,撕開巴奇的睡褲,粗魯的將自己的褲頭拉下,高高聳起的巨物跳了出來。

看著史蒂夫的碩大,巴奇有些害怕,一想到這根東西就要進入自己的體內,在感到心跳加速的同時那種即將被剝奪自主權的恐懼又再次壟罩著巴奇。

但現在的史蒂夫完全沒有理性,他只是遵循著Alpha的本能,一心一意只想占有眼前這個散發著誘惑著自已的甜香,瑟瑟發抖的Omega。

將手移到巴奇的膝蓋窩下,抬高他的雙腿,對準了濕淋淋的穴口,沒做任何事先擴張,史蒂夫就這麼一個挺身進入了巴奇。

「啊……!」像似被火熱的鐵棒所刺穿的痛楚讓巴奇發出一聲高而短促的慘叫,雖然已有自身的體液潤滑,但沒做過擴張而且史蒂夫的又相當粗大,被撕裂開來的瞬間,過去被侵犯的記憶也隨之甦醒。

巴奇幾乎又要陷入恐慌,但他馬上緊緊咬住下唇,把被強行捅開的痛楚與恐懼全部咬在牙關裡。

巴奇強迫自己張大雙眼望著史蒂夫,在內心不斷告訴自己,這是史蒂夫,現在在自己身體裡的是史蒂夫,不是別人,不會再有別人了。所以沒什麼好怕的,他可以信任他可以將自己全部交付給他。

史蒂夫在循著本能的探入巴奇體內那道隱密的入口處後,被緊緻而溫熱的肉壁包裹住的強烈快感讓他不顧一切的挺動著腰猛力的在柔軟又富有彈性的恿道內抽插。

還好巴奇處於熱潮中的Omega器官會自動分泌出體液緩和不適,讓史蒂夫可以順利的進入,直接插進最深處,進行激烈的抽插。

一會之後,疼痛逐漸減輕,取而代之的是越發強烈的快感。痛,但是又很舒服,交織而成的浪潮一波一波的襲擊著巴奇,讓他只能張嘴不斷的喘著氣,感受史蒂夫帶給他的所有感官刺激。

「啊!」突然間一股來自體內最深處的強力電流衝擊著巴奇的全身與大腦。

他知道這感覺來自於史蒂夫闖入了Omega器官的隱密入口。

被體內那根火熱的肉棒強行捅開並狠狠的刺穿最深處的小洞,巴奇疼得直發抖,但同時難以形容的酥麻快感也在剎那間從內部擴散至他的全身,讓他抽蓄著達到高潮,白濁的液體射在兩人的小腹間。

但Alpha還在繼續頂撞,深入又淺出的折磨著那處柔嫩的肉洞,不斷撐開極度敏感的器官。

太過強烈的感官體驗讓巴奇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再也忍不住的顫抖著被自己咬得紅腫滲血的嘴唇發出哽咽的啜泣,在激烈的搖晃中巴奇近乎哀求的低喚著史蒂夫的名字,「嗚……啊……史蒂夫……史蒂夫……」

巴奇的呼喚鑽進了的史蒂夫的耳裡,刺進了他的心臟,打醒了他。

「巴奇?」停下所有的動作,史蒂夫緩慢的眨了眨眼,不可思議的低下頭望向在自己身下低聲啜泣的巴奇,在剛醒過來的腦袋中分析著目前的情況。

發生什麼事了?

巴奇為什麼哭?

……他正在對巴奇做什麼?

「---!!」當史蒂夫意會過來自己做了什麼之後,就像是被雷擊中一樣,臉色一下變得慘白,整顆心都沉了下去,自責又驚慌的喊道:「對不起!巴奇!我……我剛才……我馬上出去,你忍耐一下!」

但是巴奇卻抓住了他的手,並用雙腳環住了史蒂夫的腰阻止他的抽出。

在史蒂夫不解的注視下巴奇輕輕搖了搖頭,張著一雙濕漉漉的藍眼睛望著眼前的Alpha,身體明明在顫抖著,眼神中卻充滿著情慾與渴望,「不,不要出去……」

側過臉,巴奇將脖子上的腺體展現在史蒂夫面前,用帶著哭腔的鼻音小聲但堅定的說道:「咬下去,標記我。」

「……巴奇……」面對巴奇的要求,史蒂夫卻依然猶豫不決。

巴奇之前被太多的人控制過,他不希望巴奇再被任何人控制,更何況是讓自己成為那個剝奪巴奇自由的人,雖然那實在是個巨大的誘惑。

而且,巴奇正在他身下哭著求他標記他。

「求你了,史蒂夫……」在巴奇低聲哀求的同時,透明的液體不斷地從巴奇紅腫的眼睛中掉落,「我只想成為你的Omega……不要任何人……只要你……」

巴奇的這句話像是木樁一般撞擊在史蒂夫的心臟上,他至今依然沒有遺忘,巴奇曾經跟他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在他們都認為未來是充滿著希望與理想的少年時期。

「巴奇……」史蒂夫拋去所有的念頭,難掩激動的情緒俯身覆蓋住巴奇,挺身進入更深處的同時牙齒用力的咬住並刺破巴奇脖子上的皮膚將自己飽含著Alpha的唾液注入Omega的腺體中。

然後史蒂夫又前後快速的在那最深處的小洞裡猛地抽插了幾下後將自身解放在他最愛的Omega的體內。

「啊……嗯嗯……」

上下都被史蒂夫強烈的Alpha氣息包圍,巴奇全身不停顫抖著,發出嗚咽與啜泣,沉浸在被佔有的幸福感中,久久不能平息。

他無比希望史蒂夫是他的第一個Alpha,也會是最後一個。

「……這個是你留給我的……幸福的象徵……」在史蒂夫的擁抱中,巴奇摸上自己的後頸,止不住顫抖的聲音喃喃的說著。

「是的,巴奇……」史蒂夫吻去巴奇眼角的淚水,低聲在他耳邊道出誓言,「我這次一定會讓這句話成真。」

他知道巴奇永遠都會是他一生唯一的一個Omega。

今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們都會攜手走下去,一輩子。

 

 

 

__

 

我還是寫不出那種水淋淋的肉……(掩面)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