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的時候一個人自嗨的一些妄想塗鴉

說到端午節就想到白蛇傳,然後就忍不住畫了蛇精吧唧了(毆)

端午節004  

本來不敢貼出來的(自覺太有病)想一想還是放上來了(因為畫都畫了嘛....)

中國古代背景AU,吧唧是黑蛇精(雖說是蛇精但真身只有下半身是蛇,所以其實應該算是女媧一族?XD),大盾是普通人

警告:完全就是個蛇精病的妄想,能接受蛇身跟有病的腦洞的勇者再點圖吧

 

 snake001  __

snake002  __

snake004  __

snake003  __

snake005  __

 

以下大概是設定XD

 

話說從前從前有一隻小黑蛇精名叫詹吧唧,他過去修煉法力時,曾經遇上劫難,被一位正好路過的小牧童羅小盾所救。但小牧童卻因此而死亡。

由於愧疚再加上為了報恩,吧唧決定化為人形尋找小盾的轉世,用自己全部的能力去幫助他。

於是吧唧在算好的日子裡於橋上等待著羅小盾的轉世羅大盾。

等著等著,忽然下起了雨,雨勢很快的變大,但吧唧生怕離開之後錯過這次機會就再也見不到恩公,於是他冒著大雨在橋上等待著。

「......不介意的話,請到傘下一同避雨吧。」

回過頭的一瞬間,吧唧立刻就知道,眼前這個微笑著向他伸出了紙傘的金髮男子,就是他所要等待的人了。

經過這次相會之後,他們一見鍾情如故,兩人很快的結為義兄弟,大盾為兄吧唧為弟。為了幫助大盾的理想,吧唧用著自己多年修行以及對藥物的知識,陪著大盾一起到處行醫助人。

兩人感情和睦、形影不離,甚至同榻而眠,但一直以禮相待。雖然隱約感到彼此之間有超越結義兄弟的感情,然而幾次大盾稍有表示,吧唧便予以回拒。

時間來到了端午節。

大盾準備了酒及小菜,兩人一同慶祝佳節。沒想到吧唧喝下了之後才發現是雄黃酒,雄黃可以鎮邪,於是吧唧不得不在大盾的面前現出真身。

一切都結束了,吧唧在心裡暗自神傷。大盾知道了自己一直欺騙他,他並不是人類,而是一條蛇。他沒辦法再跟他在一起了。

「你不用害怕,我並沒有想傷害你的意思.....」吧唧低聲的將他為何會成為人的目的一點一點的說給大盾聽,然後垂下頭,「你不用擔心,我會離開。」

然而出乎意料的,大盾雖然驚訝卻一點都不害怕。他抱起了吧唧深情款款的表示蛇我也可以說:「不,巴奇,請不要離開我。我不在乎你是什麼,我知道你是真心對我,不管你是人也好是蛇也罷,我都愛你。」

然後大盾把驚喜不已的吧唧抱上床,「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

證明的過程請自行想像

於是從此一人一蛇過著幸福快樂的甜蜜生活。

 

 

 

 

 

試寫一小段證明的過程。

 

巴奇雙手緊抓著史蒂夫的衣物,彷彿是被高熱的鐵棒釘著的下半身濕滑卻又緊致的纏繞著男人的身體,尾端不由自主的抽搐扭動。

溫柔的在巴奇人與蛇的交界處來回撫摸。史蒂夫邊變換著角度在那柔滑的體內探動著,邊熱烈的吻著他的情人。

「史蒂夫......」伴隨著喘息,巴奇在每一次接吻的空隙間,低吟著他情人的名字,全身因極度的快感而顫抖著。

輕微的疼痛與強烈快感交織著,在每一次的律動中,帶給巴奇難以形容的感受。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