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上體現出作者現在被糖掩沒的腦迴路整體卡死在傻白甜的狀態

 

 

「巴奇。(,,・ω・,,)」

「嗯?(눈‸눈)」

「天氣熱,要不要開冷氣?٩(。・ω・。)و」

「開。(눈‸눈)」

「要不要喝冰牛奶?(´,,•ω•,,)♡」

「喝。(눈‸눈)」

「要不要吃點餅乾?ヾ(*´∀ ˋ*)ノ」

「吃。(눈‸눈)」

「要不要放個音樂?(*´∀`)ノ」

「放。(눈‸눈)」

「我能不能坐你旁邊?(๑´ㅂ`๑)」

「坐。(눈‸눈)」

「我能不能牽你的手? (//´/◒/`//)」

「牽。(눈‸눈)」

「……我可以吻你嗎?(*ˇωˇ*人)」

「……吻。(,,Ծ 3 Ծ,,)」

「……願不願意跟我結婚?(´,,•ω•,,)♡」

「……結。( ,,Ծ‸Ծ,, )♥」

 

 

 

 

結婚典禮過後第二天,兩人去蜜月旅行後的史塔克大樓:

 

C「……說到巴奇,他是不是得了某種說話超過兩個字就會死的病?(゚д゚)」

N「哪有那種,病還不都是羅傑斯慣壞他的,他還會回一個字已經進步很多了。(゚⊿゚)」

B「而且他在結婚典禮的時候說了我願意(I do.)。(´,,•ω•,,)」

T「對,他會說兩個字了,還讓隊長喜極而泣,應該要頒終身成就獎給他(☉∀⊙)b」

 

 

 

__

 

 

「想不想生個孩子?」

「生。」

: ♡。゚.(*♡´◡` 人´◡` ♡*)゚♡ °・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