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授權證明在此

擷取  
感謝原作者的授權

原作者的話:


■盾冬R18
■是盾冬的話怎麼樣奇想天外的事都可以接受

總而言之只要上記能接受的話應該就沒問題……。(大概)

筆者對於醫學知識或是美國文化並不是十分詳盡,是在自己經過了一番調查後才動筆的。
雖然我認為跟事實或是現實會有差別,希望能用廣大的心來看待。

譯者的話:這是一篇非ABO的盾冬生子文

我個人覺得這一篇蠻可愛的

作者說R18不過只有開頭有一點肉之後就沒有了
這篇文的重點不是肉,是巴奇身為一個男人意外懷孕之後的煩惱

看多了ABO的,來看看正常情況下男人懷孕後的反應吧XD
雖然隊長異常快速的就接受一點都沒煩惱就是,所以相對的巴奇就加倍的煩憂了XD

中間隊長因為太高興忙著替孩子的出生做準備沒注意巴奇的心理狀況,再加上寶寶異常的生長速度導致巴奇一如往常(笑)的鑽牛角尖後跑掉了不過有一堆神助攻(就連叉骨也是,莫名的好人神助攻XD)出沒所以最後是美滿又溫馨的結局

全文已完結,五萬多字我會大概分成六話發出來

警告:結局巴奇是自然產,而且描寫得頗詳盡,雷的人就不用追了

翻得不好,看不懂或覺得不好看的話一切都是譯者的錯

能接受的話,以下正文開始

 

___

 


「…………啊…唔。」

昏暗的室內,放置在床邊櫃上的床頭燈的燈光也被消去。

在僅憑著從窗簾的縫隙間所投射而入的朦朧月光下,才能稍微認識到彼此姿態的黑暗中,兩人的喘息艷麗的響著。

就連因搖動而嘎嘎作響的床板聲都成了煽動,就像是要緊抓住眼前越發興奮的身體般的伸出手。

「…啊、唔……啊…史、蒂夫…!」

由於承受不住從強力搖晃著的體內摩擦擠壓而來的熱量而呼喚了名字後,對方露出了即使是在這種黑暗中也能夠清楚知道的糖融化般的笑容蹭了過來。

「巴奇……再一下…」

「啊啊、啊、不…不、行了……已經……!!」

「唔…沒事的、你看……這裡?舒服嗎…?」

「不、啊!……啊、啊嗚嗚……嗯、啊!!」

敏感部位被毫不留情的深深刺入,視界像是有白光在明滅似的閃爍著。

大大弓起背的瞬間,溫熱的液體飛濺到了肚子上。

在攀上絕頂之後,巴奇的下半身因被史蒂夫射入而溽濕的體內所感受到的快感而顫抖著。

硬直的身體緩緩的鬆弛下來,慢慢倒在床單上。

「哈啊……哈……啊。」

被注入體內的液體讓腹中感到溫熱。

「巴奇……巴奇…………」

在耳邊低聲傾訴著的有些嘶啞而帶著魅力的嗓音,刺激著麻痺的大腦,像是滲透般的擴展至全身。

「……哈…史蒂…夫……」

在巴奇用蕩漾般濕潤的眼眸看過去時,壓在自己身上那結實的身體又再度覆蓋上來。

「巴奇…」

「…唔……嗯」

改變著嘴唇交合的角度,兩方同時從那微微開啟的縫隙間插入舌頭互相糾纏。

「…嗯」

感受到了依然埋在體內的熱逐漸再次取回力氣,巴奇小聲的發出呻吟。

馬上將嘴離開,用雙手壓回史蒂夫逼近而來的肩膀。

「史蒂夫,不行……已經夠了。」

「巴奇,再一下下就好。」

大大的手像是在安撫似的撫摸著的臉頰之後,巴奇在史蒂夫的額上落下一吻,發出小小的聲響。

「不可以…你明天一大早就要去本部吧。」

「…………」

就算看到史蒂夫一臉悲傷的垂下眉毛,像是餓著肚子的幼犬一樣的望著自己,巴奇的意志依然很堅定。

最重要的是巴奇的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了。

「我也是明天要去做定期檢診,要是再做下去……出現了奇怪的結果就麻煩了。」

在巴奇跟史蒂夫開始同居以後,定期的會前往史塔克大樓接受班納博士的檢查。

不同於史蒂夫,巴奇那被投與了佐拉博士開發的試作血清、並實驗的身體依然還有許多未知的部分。

所以才會讓班納博士幫他檢查看看是否會在停止了冷凍睡眠後,因時間的經過而起什麼變化。

雖然記憶方面也一點一點的回復,但果然大部分還是失落的狀態。

有一件令巴奇不安的事。

他最近身體的狀況很奇怪……既有發熱的時候,也會有異常倦怠的時候,還有不時地會在下腹的部位感受到的輕微鈍痛等等,巴奇在這半個月來感到了的是至今為止都未曾體驗過的身體狀況的變化。

因為不想讓史蒂夫有奇怪的擔心,所以他還沒傳達給他。

「就算你用那種眼神也不行…」

當巴奇對著依然戀戀不捨的撫試著自己的碧眼露出微笑,往上撥起那頭剪得短而整齊的金髮時,史蒂夫牽起了他的手,依序將唇吻上他的指尖、掌心。

「那麼,最後我只求一個吻…」

像是無論如何都難以分離的史蒂夫,像是撒嬌似的將臉湊了過來。

在巴奇將手環繞上粗壯的脖子並往自身方向拉過,獻上不至於引發熱潮程度的輕吻後,史蒂夫的手指插入了凌亂地散落在枕上的黑髮,輕輕地梳理。

「又稍微長了些呢。」

「……過一陣子我會剪到適當的位置。」

雖然剪得像在那個博物館裡所看到的過去的模樣那樣短也可以,不過不知為何巴奇的頭髮生長的非常快。

雖然也許說不一定這也是跟史蒂夫血清的差別,在他察覺到這一點之後,因為每當頭髮長長時他就自己隨意的剪,所以現在巴奇的頭髮就像當初與史蒂夫在相隔了70多年重逢時一樣,留到了下顎左右的長度。

「我明明說過偶爾讓我來剪的。」

「你來剪的話會小心翼翼的,很麻煩。」

被冷淡的拒絕後,目送著前往浴室的巴奇的背影,史蒂夫失望的垂下肩膀,在心裡想著『真希望偶爾也能對我撒嬌。』

 

隔天清晨。

在一起用完史蒂夫所作的早餐,做好外出的準備出門之後,他們跨上了各自的重機。

雖然是重型機車,但敏捷度很好所以巴奇在移動之際都當作重寶,不過史蒂夫似乎比較喜歡能夠兩人一起乘坐的汽車。

對巴奇來說,史塔克工業所製的車子會沒完沒了的出聲說話的地方總是讓他怎麼都無法習慣,所以還是重機比較輕鬆愉快。

「如果是平常的檢查的話應該不用花太多時間?」

「大概吧。」

雖然要是將最近的不適說出口的話也許就無法像平常那樣結束,不過巴奇並沒有特別做出表情的回答。

「結束之後可以來本部嗎?一起用午餐吧。」

「我知道了。」

再見,那樣說著並輕輕舉起手後史蒂夫騎乘的黑色哈雷發動了引擎。

目送著一邊響著像是敲打般吧塔吧塔的獨特引擎聲逐漸遠離的背影,巴奇也發動了自己的重機。

因為從位於華盛頓郊外的自家前往位於紐約市中心的史塔克大樓,需要花上4小時以上的時間,所以巴奇會從途中的機場轉搭史塔克的專機。

由於為了不喜歡人多場所的巴奇,史蒂夫選擇了距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的郊區。所以雖然每當要前往神盾局本部、或者特別是史塔克本社時總是要花上一番功夫,然而能夠在沒有喧囂的場所悠悠哉哉的生活還是很幸福的。

在騎了20分左右的重機後,抵達了小小的私人機場。

在開放的土地上,只有一條的飛機跑道上,塗裝成誇張的金紅色的流線型的噴射機迎面而來。

「…………」

見到了在太陽光下閃耀著光輝的飛機的一瞬間,巴奇馬上想要轉身回去,但他努力的忍耐下來後,將重機騎進了跑道旁的格納庫裡。

拔出鑰匙放進隨手放進皮夾克的口袋裡後,巴奇走向了那台並不太想靠過去的飛機。

在來到了剩下幾步的位置時,出入艙口的扶梯邊發出了低沉的動作音邊往下降,從裡面出現了穿著西裝的男性身影。

「巴恩斯先生。」

展現出笑容的他,是在每次巴奇接受定期檢診之際,都會來迎接他的史塔克公司的職員,名字叫做安德魯・庫格。

雖與義大利製的自動手槍的愛稱同名(譯者註:Beretta 8000 Cougar,通稱美洲獅系列手槍)但相較之下卻明朗愛笑,而且還是史塔克的公關人員。

「您早。」

「嗯。」

巴奇的反應總是冷冷淡淡,不過安德魯並沒有特別在意,臉上依舊維持著笑容將巴奇迎入機內。

「需要喝些什麼嗎?」

「不了,不需要。」

「本日風速稍強,所以抵達本社的時間可能會晚大約20分鐘左右。」

「我知道了。」

一邊聽著猶如領隊般的說明一邊坐在座位上後,不可思議地一點驅動聲都沒發出,飛機就像是滑行般的起飛了。

巴奇坐在設計成遼闊空間的座位上,心不在焉的眺望著窗外,遙遠的下方流動的雲或是從雲的縫隙間所能見到的街道。

果然感覺上身體的動作比起之前更加的遲鈍,頭也像是籠罩上一層薄薄的霧似的,模模糊糊。

不時的會像是想起來般感受到的腹部的鈍痛,雖然非常輕微,只是一瞬間就消失,所以並沒有特別在意,不過……

上回的檢診是在兩個月前,那時候並沒感覺到的變調讓巴奇感到了若干的不安。

待會讓班納博士看看,要是能清楚知道是什麼原因的話應該就能稍為輕鬆點了吧,巴奇想著,然後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就開車必須花上四小時以上的距離,只花了約3〜40分就能抵達目的地這一點來說,史塔克的飛機應該算是相當優秀的吧。

進入紐約市內後,與起飛時同樣並沒有發出太大的振動,飛機在民用機場的跑道著陸。

從那裡再次換乘車子,開了約一小時左右,抵達了史塔克大樓的地下停車場。

在巴奇穿過玻璃製的超近代的大門後,立刻就有熟悉的聲音對他打招呼。

『您早,巴恩斯先生。』

「……嗯。」

『班納博士在36樓的研究室內等您。』

對於這個說話比起自己還要更加流暢的「J.A.R.V.I.S」,果然也還是無法習慣的巴奇,只是稍微點頭做出回應走進了電梯裡。

沒有任何聲響的離開了地上,透過大片開闊的強化玻璃牆眺望著曼哈頓的街景。

近代化的大樓到處聳立,在那交接的縫隙間無數的車輛或人們接連不斷地往來。

巴奇會避開大城市的理由並不只是因為不擅長跟人相處,還因為害怕在70年間,被改造、洗腦、當成九頭蛇暗殺者所使用的自己,會不會有可能因為什麼契機而變回那個一年前神盾局內部抗爭時一樣沒有任何感情的野獸。

那樣的擔憂一直存在這顆快壞掉的心中某處。

他依然記得在那個高架橋上的戰鬥中,追逐著美國隊長或黑寡婦的時候,周圍逃竄的民眾因恐懼而扭曲的臉。

為了在那種事不幸發生的時候,將周遭的被害抑制在最小限度,才會選擇居住在人煙稀少的郊外。

在緊握住的左腕發出了喀喀聲響的瞬間,高速電梯響起了嘣的一聲輕巧的音色通知他已抵達了目的樓層。

步行在即使是大型的擔架也能輕鬆通過的走廊中,巴奇停在了蒙上一層半透明的玻璃門前。

平常是清澈透明,可以確認房內的模樣,不過當有人入室之後,就會變化成磨砂玻璃門。

就像J.A.R.V.I.S所說的一樣,博士已經在裡頭等著了吧。

將肉身的右手疊在感應器上後,伴隨著電子音,滑動式的門扉開啟。

「嗨,你來了。」

研究室的正面,診察之際巴奇總是躺在上面的醫療用的機組的旁邊,班納博士露出笑容朝巴奇問候而來。

巴奇無言的走了過去後,班納博士從坐著的金屬椅上站了起來,一邊將持有的紀錄文件夾在腋下一邊開始操作機組。

「來吧,請。」

被催促著脫下夾克後,巴奇坐上了背部稍微有些傾斜的機組上。

「在那之後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或是在意的事情?」

一邊捲起袖子輕聲的說著『我要接觸了喔?』,一邊開始確認巴奇的體溫以及瞳孔。

輕輕摸上右手腕測量脈搏,小聲的嘟噥了一聲,『失禮了』,再次徵求巴奇的同意後,班納博士將巴奇所穿的上衣的衣角掀起,把冰涼的聽診器抵在在胸口的位置上。

「似乎有點發燒呢,脈搏也稍快了些……會不會是感冒?」

「…………最近、有些奇怪。」

「有自覺症狀啊,什麼地方奇怪?」

在巴奇將最近這些日子以來所感受到的身體的不協調感全部都說出來後,一直默默點頭的博士有些像在思考般的動作將手指移到了嘴角。

接著像是為了不讓巴奇感到不安而稍稍微笑的發出了『嗯』的一聲。

「我能夠稍微採血嗎?還有可以的話也做個尿液檢查,詳細的調查看看吧。」

右上臂被止血帶用力絞緊,迅速的將採血針刺入巴奇手肘內側的靜脈血管後,班納博士靜靜的拉起針管。

巴奇凝視著逐漸被紅黑色的液體充滿的注射器。

要是這樣就能知道是什麼就好了,但若是巨大異變的徵兆的話該怎麼辦……

雖然原本就是沒有證明也沒有記錄的亡靈般的存在,就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也無所謂,不過他不想因為那種事而讓史蒂夫煩惱悲傷。

最重要的是,巴奇不禁煩惱著,若是真的變成那樣的時候,該怎麼傳達給他知道才是最大的問題。

結束了採血後馬上就用特殊的套件採取了檢查用的尿液。

「這裡的研究室的話,不用一個小時就能知道結果了,你可以隨意的在某處等待就好。」

雖然被那樣說而姑且先離開了研究室,然而巴奇並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或是想做的事,所以站在原地發了一會呆後。

『巴恩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到休憩室內。』

被機械性的紳士之聲所邀請,巴奇也沒有什麼特別抗拒的裡由就依照著指示搭上了電梯。

在大約降下三樓後,巴奇追著彷彿引導他般自行開啟的門扉往內走去,來到了一處奇妙的廣闊房間。

以白與藍為基調的寬廣空間裡,放置了大尺碼的沙發跟圓桌,以及與之相襯的椅子等物體。

房內的一角陳列著販賣著輕食或飲品的販賣機。

房間的單側牆壁是一整面的玻璃帷幕,可以從高層俯瞰街景。

原來如此,看上去就是名符其實的休憩室。

一邊這麼想著,巴奇首先坐到了離他最近的沙發上。

有些被軟呼呼包覆著身體的柔軟沙發嚇到,不過巴奇還是將背靠到了椅背上並將頭整個躺到了上面。

大概是由於倦怠感吧,巴奇感到異常的疲累,維持仰望著天花板的姿勢閉上了眼睛。

現在這時候在離這遙遠的神盾局本部內,史蒂夫應該正在接受下回任務的說明。

稍微瞄了室內一圈,內部牆上所設置著的數位時鐘正表示著10:00的文字。

雖然史蒂夫說一起吃午餐,也不曉得來不來得及……就在巴奇那麼想的時候。

時鐘反對側的入口處的門扉開啟所產生的細微音響,讓巴奇的視線自然而然的就往那裡送過去。

「喔喔,嘿,你來了嗎?Mr.士兵。」

從打開的門外走進來的是,嘴邊長著小鬍子、擁有一雙輕佻眼神的男人。

也是一個雖然大概絕對不能說是身高長得低,但感覺上就是讓人覺得矮小的男人。

東尼・史塔克。既是這棟大樓的主人,也曾經是大企業史塔克工業的前社長。

自從巴奇必須時常來訪這棟大樓之後不時會看到的姿態,一直都是穿著西裝俐落的往某處走去的身影。

然而現在的他卻是牛仔褲加上黑色的緊身上衣,相當輕便的打扮。

看到那按壓著自動販賣機的按鈕的手指上帶著些許的髒汙,恐怕是正在進行什麼的作業中吧。

「要喝什麼?」

唐突的被那麼問,巴奇只是無言的搖了搖頭。

從嘴裡發出了喔的一聲,史塔克一邊啜飲著自己買的咖啡一邊往巴奇這裡走了過來。

「華盛頓怎麼樣?沒死成的神盾局跟福瑞還好嗎??啊,攻擊他們的好像是你吧。」

真是個一如往常喋喋不休的說個沒完的男人。

與巴奇以及史蒂夫所出生的1920年代時候不同,這個時代的人們會話非常的快速。

巴奇常常會覺得沒想到人居然能夠如此滔滔不絕的動著嘴巴,而這個男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手臂的狀況如何?跟隊長的生活還好吧?會有窒息感吧跟一個像是班級幹部班的人類同居的話。」

「…………手臂的狀況很好。對生活沒有困擾。」

「當然,因為是我整修的嘛,數年內或是一些小問題是不會輕易故障的啦。只要你不做出像兩年前那樣誇張的事情的話。」

他是在說神盾局跟九頭蛇衝突的事件吧。

「從希爾那裡聽到的時候我還真嚇一跳,沒想到連我都被自己參與設計的空母當成了目標了呢。不過在那個事件之後有段時間毫無音訊的隊長突然抱著失去意識的你來到這裡的時候才真的更加嚇人。」

雖然巴奇並不太記得當時的事情,大概是自己在因為記憶消除的後遺症所產生的頭痛而昏倒在巷子裡的時候,被史蒂夫所保護的樣子。

「不過,我對你們兩個老頭的共同生活還蠻有興趣的。你們會正確使用電子用品或是家電嗎?」

那麼說著,邊笑邊喝著咖啡,異常的挑撥旁人精神的說話方式的男人。

巴奇果然還是沒辦法喜歡他。

當巴奇開始想著就連待在同一個房間內都很難忍受,檢查結果怎麼還不出來的時候,正好不知從何處傳來了聲音。

『巴恩斯先生,檢查的結果似乎已經出來了。請移步至研究室。』

巴奇跟史塔克同時因為J.A.R.V.I.S的聲音而稍微抬頭往上看,

「那麼我們去研究室吧。」

對著那理所當然般走在前頭領導的背影,巴奇忍不住開口問道:「你也去?」

「你終於自主性的開口說話啦,我剛好想當作休息散個步。」

想不出什麼阻止快步的往前走的男人的手段,巴奇只好像是放棄般的發出小聲嘆息之後跟著史塔克的身後跨出步伐。

回到了研究室後,一臉嚴肅的望著檢查結果的班納博士用著有些驚訝的表情迎接了他們。

「嗨,東尼,你也一起來了?」

「因為在休憩室內撿到了一隻發呆的士兵,今天是什麼樣的檢查?」

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博士又回到了剛才的嚴肅表情。

「嗯,關於這件事……請坐。」

被催促著的巴奇又再次坐到了機組上。

班納博士坐在巴奇眼前的椅子上,站在他身後的史塔克則是雙手交疊佇立著。

「關於檢查的結果,血液方面不沒有什麼問題…跟隊長一樣一如往常擁有著高超再生能力的優秀基因,是非常健康的身體。」

巴奇雖然沒有表現在表情上,但他內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

「然後是那個、尿液檢查方面的問題……HCG…也就是,一種名叫人體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的激素數值相當高。」

「………?」

雖然他不懂專門的事情,不過那是什麼不好的事嗎……

「你說過最近感到倦怠,還有下腹有不適感,不時會發呆或感受到熱潮對吧。」

巴奇小力的不停點著頭,博士身上所散發出的氛圍是讓那個饒舌且性急的史塔克也閉上了嘴的認真。

博士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下定了決心般的將視線往上移,抬起了巴奇的雙手用力緊握住。

「聽好了詹姆斯,我要你冷靜的仔細聽我說。」

「…………」

「單純的依照檢查結果以及你的樣子做出判斷的話,也就是說你……」

史塔克的喉頭上下滾動發出了咕嘟聲。


「似乎是懷孕了。」


「…………」

「…………」

在彷彿連呼吸都被遺忘了的寂靜中,只有細微的空調聲默默的流動著。

無法理解從班納那厚實的嘴唇裡所發出的話語,巴奇的腦裡閃過的是「懷孕?那是什麼?」這種非常愚蠢的思考。

「……哈、不不不!」

最初打破寂靜的果然還是口齒伶俐的史塔克。

「我也同樣難以置信、可是…」

「布魯斯你冷靜點,你看!他怎麼看都是個男人!」

史塔克張開雙手張揚般的指向巴奇。

「是啊我也知道沒有這麼粗曠的女性!但是檢查的結果的確就是如此顯示的啊!」

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你來我往的對話應答,巴奇被記憶混濁以來的最大混亂的浪潮吞沒,唯一浮現出來的僅僅只有史蒂夫的臉。

「總而言之現在能夠知道的只有懷孕的事實而已,必須再更加專門的調查………可以用腹部電腦斷層檢查或是超音波……詹姆斯?」

史蒂夫……他必須去找史蒂夫才行…說好了、要一起吃午餐……

朝著宛如亡靈般慢慢地站起身的巴奇,班納博士像是做出詢問般的呼喚著他的名字。

「……你要去哪裡?還要再做些檢查才行…!」

「喂!巴恩斯!巴奇,等一下!!」

就連史塔克為了阻止他而發出的大聲叫喚也聽不進耳裡似的,巴奇腳步蹣跚的朝著入口走去。

「不好,賈維斯,封鎖入口。」

面對主人的命令,優秀的管家只花了零點一秒的時間就鎖上了研究室的門。

「巴奇,回到診察台來,好好的檢查!乖。」

被兩人架著回到機組上,並被迫躺在上面,巴奇只能呆然的望著一無所有的白色天花板。

啊啊,史蒂夫……

出現了不得了的奇妙結果了。

我該怎麼跟你說才好……

巴奇只是在依然陷入混亂的漩渦中的腦袋裡不停的那個感覺著,跟這個事實相比之下,一個小時前所想的「也許會留下史蒂夫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種事什麼的跟本就是非常小的煩惱而已。

 

 

 

 

TBC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