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標題就知道了,這是篇有點病病的極短篇

因為微博上有姑娘說想看黑黑的鐵罐就寫寫看了

其實不黑有點病跟OOC而已(。

盾冬+尼綠

 

___

 

 


素淨潔白的密室內,佇立著兩名超級士兵。

由一個透明的半圓形的玻璃罩將他們分隔起來。被關在玻璃罩中的冬兵拼命的用雙手搥著玻璃。

「別再搥玻璃了,巴奇,你會受傷的。」將他捕捉起來的史蒂夫站在玻璃帷幕外,一臉擔心的勸道:「這是史塔克為了關班納博士所做出來的,你再搥下去只會傷了你自己。」

言下之意就是連浩克都打不壞,冬兵更不可能。

史蒂夫的話讓冬兵停下了捶擊的動作,心有不甘的用力的將拳頭抵在玻璃上,隔著玻璃凶狠的瞪視著史蒂夫。

但史蒂夫一點都沒有退縮,反而往前進了一步,再一步,直到他緩緩的走到了玻璃罩前。

與冬兵的眼神相視,史蒂夫泛起了笑容,將手掌抵在冬兵的拳頭上,隔著玻璃,將唇貼到了冬兵的面前,彷彿是在吻著他。

冬兵因史蒂夫意外的行為而愣住了。

他眨了眨眼,看著對方眼神中莫名讓他顫慄的情愫,不由自主的因內心突如其來的恐懼而往後退了一步。

史蒂夫的微笑讓他想起不久前在外遊蕩的冬兵因為聽到消息說史塔克大樓裡有關於自己所有過去的資料,而潛入史塔克大樓時目擊到的景象。

跟現在困著自己同樣的玻璃容器,裡頭關著的是一個面容憔悴、戴著眼鏡的棕髮青年。

而玻璃外,黑髮小鬍子的矮個子正在對玻璃中的青年焦躁惶恐的說些什麼。

「你不用做到那種地步,布魯斯。」

「……但我必須,東尼。」被稱作布魯斯的棕髮男很輕很輕的搖了搖頭,「我留在地球上,只會造成更多生命受到傷害而已。」

「所以你就要把你自己流放到太空去?」被稱作東尼的黑髮男激動的將手掌抵在玻璃上,對著裡頭的布魯斯大聲吼道:「一聲不響的丟下我!」

這次布魯斯沒有開口,只是帶著淡淡悲哀的微笑。

東尼凝視著布魯斯許久,突然笑了起來,帶著瘋狂與淒涼。

「……放心吧,布魯斯。」收起狂笑,東尼換成了令身為旁觀者的冬兵也起了一身寒顫的微笑,望著玻璃罩中的男人,放柔了聲音,「只要你待在這裡,你就不可能傷害到任何人……而且不會有人發現……」

說著,東尼突然看向了冬兵躲藏的位置,「因為我有個絕對不會有人懷疑他的共犯者。」

冬兵只來得及為東尼說的話感到一瞬的心驚。

因為他的身後突然有人在他耳邊,帶著顫抖的狂喜低聲說道:「我終於找到你了,巴奇。」

他甚至來不及回頭,世界就陷入一片黑暗。

當他醒來時,他已經被關在這座玻璃罩中了。

望著一臉深情的望著自己的史蒂夫,冬兵彷彿沾了水的貓大力的甩了甩頭,像是要將莫名的恐懼甩去並在內心裡懊惱著。

該死的他早該察覺,史塔克大樓的電子警備如此森嚴,他卻潛入的如此輕鬆,絕對有問題。

也就是說,一開始放出史塔克大樓裡有關於自己的資訊這個消息就是個陷阱。恐怕就是這個史蒂夫跟東尼聯手起來策畫的。至於他目擊到的場景是他們特意給他看的還是不小心被目擊的,冬兵就不清楚了。

運轉著腦袋,冬兵盯著眼前溫柔微笑的望著自己的金髮男人。

他記得史蒂夫,他是他曾經的任務。不過從冬兵潛入美國隊長特展中所看到的展示資料中,雖然冬兵並不記得,但他跟他--史蒂夫羅傑斯與巴奇巴恩斯--過去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不過,冬兵也知道,他現在的身分是九頭蛇的資產--或者說,曾經是--拜眼前這個金髮男人所賜,現在冬兵擁有了自我意識,所以他明白,他過去所犯下的罪,足以讓他背負好幾個死刑。

冬兵沉默了一會,恢復冷靜的對著史蒂夫問道:「……你要把我交給神盾局?」

史蒂夫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搖了搖頭,然後依然微笑著,「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巴奇。」

冬兵詫異的望著史蒂夫開口,說著跟東尼對布魯斯所說的完全相反,卻又極度類似到令他起了即視感的話。

「只要你待在這裡,就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害到你。」

 

 

 

班納博士在奧創之戰之後失去了蹤影。

而東尼不久後離開了復仇者。

原本積極在尋找冬兵的史蒂夫忽然回到了復仇者的崗位上。

聽說他們之間達成了某種協定。

但沒有人知道是什麼。

除了史塔克大樓地下第五層的兩名籠中鳥以外。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