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原作版本

看了恐懼本源7.1後的突發短篇

文如標題就深夜的幽會XD
大概是結尾Bucky離開之後的某一個夜晚,突然出現在Steve的家裡,兩人談了一些心事,最後談到床上去的短文(。

先說,這篇的重點不是肉,主要是隊長跟Bucky談論關於家、關於彼此的一些事情,肉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但是肉的部分不小心寫太長,只好分成上下段XD(明明肉不是重點!)

 


___

 


下著雨的深夜時分。

望著剛從浴室裡走出來,穿著Steve的睡衣,棕色的短髮依然帶著濕氣,笑容有些慵懶的Bucky,Steve也笑著將手中熱騰騰的的咖啡遞到他的面前,並用手勢示意要他在沙發上坐下。

在Bucky接過咖啡順著Steve的指示坐下來後,Steve也跟著坐在了他身旁。

「……謝謝。」

「不客氣。」

在微笑著回復Bucky垂下眼瞼,像似不好意思的小聲道謝後,兩人之間陷入一陣沉默。

不是因為尷尬,而是因為兩人像現在這樣並肩坐在沙發上的感覺太過於難得卻又理所當然,不論是哪方都不想開口破壞這種恬適的安逸感。於是客廳裡只有安穩的呼吸聲、雨聲以及Bucky不時的小口啜飲著咖啡時所發出的細微聲響。

凝視了Bucky一會後,Steve將視線從Bucky因剛洗完澡的熱氣而顯得紅潤的的側臉移到眼前的大片落地窗,雨滴順著強風打在玻璃上,Steve不禁在心裡慶幸,還好Bucky剛才出現在門口時雨勢還不算大。而且他馬上就將Bucky推進了浴室裡,所以應該不會受寒。

自從Bucky在他自己的葬禮當天出現告知自己他其實還活著並再次離去之後,大概過了半個月,這是他第一次回到這裡。

想起剛才Bucky濕漉漉的佇立在門口的模樣,Steve就覺得心臟像是被揪住般的難受。但即使非常關心他發生了什麼,Steve也沒有開口詢問,只是默默的讓他進入家中,替他準備衣物,讓他能好好洗澡,並泡杯熱咖啡給他希望能暖和他的身子。

Steve了解Bucky,就如同Bucky了解Steve一樣。只要Bucky不想主動開口,他就不會問他為何突然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想著,Steve再度將視線移回Bucky的身上,仔細的觀察著一臉安心的喝著咖啡的Bucky。比起分開前依然帶著傷的情況,現在的他頭髮稍微長了些,一切看起來都還算不錯,Steve在內心悄悄鬆了一口氣。

那麼說起來,Steve調整了一下坐姿,並不掩飾自己正在凝視著Bucky,而Bucky也毫不在意,只是望著杯中的咖啡有些放空。自從重逢之後,Steve大概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在只有他們兩人的情況下,平靜的觀察Bucky。

凝視著Bucky噘起嘴唇,小口的呼著氣,喝咖啡的模樣,Steve的心柔軟了下來,無法抑止的在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自從他甦醒在現代之後,這還是第一次,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感到自己的心靈是如此的輕鬆愜意。無論是身體還是內心,在Bucky面前,Steve永遠都只是Steve Rogers,不是美國隊長、不是復仇者的領導、甚至不是什麼二戰老兵,他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如此而已。

直到仰頭喝完最後一口咖啡後,Bucky才像是滿足般的呼出了一口氣,將空杯放到了前方的茶几上。背靠在沙發椅上與微笑著的Steve互相無言的凝視了一會後,Bucky微揚嘴角,開玩笑的問道:「你對突然闖入你家中的傢伙都是這麼招待的?」

「當然不是,喝得到美國隊長親手泡的咖啡可是只有你才有的特殊待遇,士兵。」Steve難得戲謔的對著Bucky眨了眨眼,接著放柔了表情,認真的低語:「而且你不是闖入,是回家。」

聞言,Bucky收起了笑容,垂下了嘴角,有些緊張的抿著唇,但並沒有避開Steve堅定而溫柔的眼神。

「這裡是你的家……我只是……之前借住過一陣子。」小聲的開口,Bucky吞下了後面的『在你死的時候』

但Bucky不用說出口,Steve也知道他未竟的話語是什麼。

他不敢去想像自己的死對Bucky的心理傷害有多大,就像他從不敢去回想兩次失去Bucky時的痛苦創傷。然而Bucky是如此的堅強,他繼承了美國隊長的遺志,替他掌管了盾牌,一路領導著復仇者們,守護著他們共同認定的正義與秩序。

那有多麼的不容易,但Bucky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他一直都是那麼優秀的孩子,Steve比誰都清楚。

在內心自責心疼卻又驕傲的想著,沉默了一會後,與Bucky有些暗淡的眼神相望,Steve柔聲說道:「這裡也是你的家,Bucky……而且我要謝謝你,讓我回到家時,有了回到家的感覺。」

不太明白的眨了眨眼,Bucky下意識的歪著頭,露出了有些迷惑的表情。

這個模樣看上去讓Bucky顯得年幼許多,讓Steve不由地將現在這個精悍的青年與過去那個稚氣未脫的少年重疊在一起,內心情不自禁的湧起了一股暖意。

Bucky果然還是Bucky,一邊在心裡想著,Steve屈起上身,將雙手交握著放在雙膝間,傾身向前帶著溫柔笑意的望著Bucky。

「你離開了以後,還留下了些日常用品……比如說毛巾、牙刷……還有你現在手中的馬克杯。」稍稍揚起下顎,指向茶几上的黑色馬克杯,Steve繼續對Bucky解釋道:「讓我覺得,就算你現在不在這裡,也隨時都會出現,就像剛才突然出現在門口一樣。」

瞇起雙眼,Steve回想著剛才看到Bucky突然出現在門口時的驚喜,伸出雙手分別握住了Bucky的雙手,眼角的笑意更深了,「而這些……你曾經生活在這裡的氣息,讓我在這個家裡,第一次有了回到家的感覺。」

Bucky眼神搖曳著不確定的情緒,低頭望向自己被Steve握著的手,燈光下左手的金屬閃耀的銀光彷彿閃在他的眼中,Steve心裡有些刺痛,加重了握著的力道。

「這裡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就算我不在這裡,鑰匙就在老地方,你曉得的。只要你想回來隨時可以回來,我永遠會在這裡展開雙臂歡迎你。」

說著,Steve微笑著往後拉,將毫無反抗的Bucky攬入懷中,開口在他耳邊低語:「歡迎回家,Bucky。」

感受到溫暖而堅定的力道柔和的擁著自己,Bucky一開始全身僵了一下,但很快的就柔軟下來,靠在Steve的胸口,輕輕閉上忽然濕熱的眼睛,吸了吸發酸的鼻子,顫聲說道:「……我回來了,Steve。」

在Bucky說完後,兩人再度陷入令人心情安穩的沉默,靜靜感受著彼此的體溫及心跳。

輕輕撥開Bucky短短的前髮,望著那一張比過去滄桑許多的面容,Steve的心裡泛起了酸疼與感慨,忍不住輕聲的低嘆:「……你長大了,Bucky。」

凝視著懷中的Bucky,這個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無時不刻都長伴自己左右,有著超齡的戰鬥能力以及早熟的聰慧,卻依然善良開朗,只要轉過頭去就會對自己抱以真誠笑容,他曾經以為永久失去,卻一直在內心深處最隱蔽的角落裡希冀著他的死亡從未發生過的,他最重要的男孩。

如果不是魔方無意中實現了他最深沉的願望,Bucky不會復活,也不會經歷許多他不應該遭受的殘酷過去。然而,Steve在自責與心疼之餘依然無法不去感謝命運把Bucky再度送回他的身邊。

「可別連你都把我當成小孩,Steve,我已經80歲了。」豎起眉,翻了翻白眼,Bucky半認真半開玩笑的用自己的下巴蹭著Steve裸露在外的手臂,讓粗糙的鬍渣在Steve的皮膚上摩擦,「而且你得清楚,我很早以前就不是孩子了。」

手臂上刺刺麻癢的感受讓Steve笑了起來,撫摸著Bucky搖晃的頭髮,寵溺且自豪的說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最出色的戰士,即使是在你還那麼小的時候,你也是我所認識的人中最勇敢,最出色的士兵。」

望著Bucky浮起紅潮的臉頰上有些得意的笑容,Steve更用力的抱住了他,對著Bucky展現出自從醒來後最溫柔的微笑,「但在我眼裡你不論長多大,永遠都是Bucky,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是我唯一的搭擋、最誠摯的友人、最親密的家人……生命中無可取代的存在。」

加強了擁著Bucky的力道,Steve閉上了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然後低頭看向Bucky,那雙眼中似乎搖曳著期待及不安,於是Steve露出笑容安撫他,接著開口,堅定的對他說出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感情。

「我愛你。」

「……Steve……」Bucky一瞬間睜大了雙眼,從Steve的眼神中察覺到他所說的愛,代表的意義後,本就泛紅的臉頰上更加燥熱,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悅。

或許應該說,早在幾十年前,他們就察覺到彼此之間隱藏在內心的愛情,只是礙於許多主觀的、客觀的因素,他們一直都沒敢說出口。但如今經歷了多次的生離死別,他們都明瞭,有些事情不說出口將會是一輩子的遺憾。

所以,Bucky咬了咬下唇,卻依然無法抑止因極度的喜悅及激動而顫抖的聲音,回復了Steve的告白,「我……我也……愛你……」

出於內心的激盪,Steve感動的情不自禁的俯首吻上了Bucky被因激動而湧出的淚水所沾濕的臉頰。

「……不要只吻我的臉頰……吻我的唇……」眼眸中閃爍著水光,Bucky抬起雙手環住Steve的肩頸,將臉湊了過去,低低的,彷彿是在嘆息般的對Steve要求:「就像最後的那個聖誕夜,你在榭寄生下想要對我做的那樣……」

Steve忍不住浮現起無奈跟抱歉的笑容。

他知道Bucky說的是他十八歲那一年聖誕節的事。當時他們兩人中途就相偕離開了軍中舉辦的聖誕舞會,並肩漫步在十二月的雪夜中。

他們隨性的聊著,直到忽然間,Bucky駐足在一個掛著榭寄生的樹枝下,抬頭無言的望著Steve。輕鬆的氛圍在Steve與Bucky隱含著各種複雜情愫的藍眼相對時的瞬間,轉換成曖昧的氣氛。

他們都感覺到了彼此眼中的情愫,然而Steve最終還是沒有吻Bucky。他只是牽起了Bucky的手,顧左右而言他的硬是擠出話題,故意不去思考在自己轉過身的那一剎那,從Bucky眼中閃過的失望代表了什麼。

即使Bucky已經成年了,而且他們其實也才差了四歲,但對當時的Steve來說,Bucky終究還是個孩子。縱然Steve無法自抑的對Bucky產生了深切的愛情及深沉的欲望,他也依然會有所顧忌。

然而猶豫的結果是,他為了一瞬間的膽怯而永遠失去了對摯愛表達內心愛意的機會。

幸好,他還有機會可以彌補。

「別說最後……」摟住了Bucky的腰,並更緊的擁著,Steve貼著Bucky的額頭,柔聲傾訴:「我們今後還有無數個聖誕節要一同度過。」

濕熱的氣息隨著他低沉的話語溫暖、且濕潤著Bucky的唇。

「……這次,你可別再逃走了,傻大個。」低笑著,身體微微顫抖的Bucky仰起頭將唇湊上去,張開唇瓣等著Steve將舌頭伸進自己嘴裡。

「我不會了,Bucky……那種無可挽回的悔恨,一次就夠了……」

低聲說出發自內心的悔悟,Steve小心翼翼的吻上了Bucky的唇,輕柔的像吻著什麼易碎的寶物。

Steve輕輕的將舌頭伸入Bucky柔軟的口腔內,溫和的在濕熱的內部探索著。當溫熱的舌頭舔過上顎的黏膜時,Bucky的身軀忽地一顫,下意識的用自己的舌頭想要抵回去,卻被抓住,並緊密糾纏。隨著兩根舌頭的交纏,在兩人的唇舌間流洩而出的氣息開始紊亂起來。

一邊激情的交換著彼此的唾液,Steve輕鬆的將手掌探入由於披著的是Steve的睡衣,所以本就顯得寬大的Bucky的上衣內,從不住有些顫抖的下腹往上細細的撫摸著每一處,直到胸前的突起。

「嗯嗯!」

兩邊的乳尖突然同時被手指輕輕捏住的感受使得Bucky全身都大大的震了一下,咬住了下唇,忍受著陌生的酥麻感如電流般的侵襲著自己,原本柔軟的肉粒被夾在略顯粗糙的指間揉捏,碾壓,很快的就硬挺了起來。

快感引得Bucky身軀不由自主的抽搐著,抓著Steve背部衣物的手也不住顫抖。直到Steve將手離開時,滿臉通紅的Bucky差點喘不過氣來。

「你還好嗎,Bucky?」

在Steve邊問邊舔去從Bucky嘴角所溢出的唾液後,Bucky終於順過氣來,並點了點頭,「很好……繼續。」

接下來的一切是那麼的自然,Bucky往後倒在了沙發上,自動伸出雙手,並將腰往上抬起,讓Steve可以順利的脫下他身上所有的衣物。

當看到Bucky左肩上金屬與人肌的接合處時,Steve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忍不住俯身吻上了那裡,換來Bucky一聲低低的呻吟。而那更加拉扯著Steve的心,引得他更加執拗的愛撫並熱吻著該處。

察覺到Steve的心情,Bucky笑了笑,安慰般的說道:「……你不用在意……這裡已經不會痛了……都是些死肉跟舊傷……」

「Bucky……」

「……我曾經覺得這隻手是枷鎖……以及我曾被用來當作殺戮武器的證據……」將視線從Steve疼惜的眼神中移開,望著金屬手臂,Bucky臉上的表情柔和而平靜,「但是如果沒有這隻手,我就無法舉起你的盾牌,無法保護你所留給我的珍貴的夥伴們……無法貫徹我們的信念。」

難以抑止內心強烈的震撼與感動,他的Bucky居然如此的、超乎他想像的堅強。而Steve能為這樣的他做些什麼?

猶豫了許久,Steve還是決定開口:「……只要你希望,Bucky……你隨時可以回來繼續當美……」

「現在,先別說這些好嗎?」然而Bucky伸出右手遮住了Steve接下來的話,低沉著飽含著欲望的嗓音,「我現在只想要以Bucky Barnes的身分感受你……而不是什麼美國隊長……求你,讓Steve Rogers完全的填滿我……」

內心各種激盪的情緒此起彼落,Steve凝視著Bucky的微笑,好一會後才點了點頭。

在事情已成定局的現在,說再多都沒有意義了,Steve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以Steve Rogers的身份全心全意的去擁抱、愛著Bucky。

現在這裡沒有美國隊長、沒有冬兵,有的只是Steve Rogers跟Bucky Barnes,兩個錯過了彼此很多年才終於互訴衷心的男人。

「我會的……Bucky……我會完完全全的填滿你,讓你直到下次在見面時都還能感受到我留在你身體裡。」

Steve捧起了Bucky的臉,在他耳邊低啞渾厚的宣言讓Bucky猛地感到小腹一陣熱流湧上,情不自禁的發出顫抖的呻吟。

「啊……那就快……快點……」Bucky舔了舔嘴唇,張開了雙腿,將私密部位毫無遮掩的展現在Steve,他在這世界上最崇拜、敬愛、信任的男人面前,顫聲要求:「進來填滿我。」

 

 

 

 

 


TBC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