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腦洞

巴奇有多重人格,其中一個是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把史蒂夫當作是爹地,平常很少出來,通常都是在睡覺的時候出來對史蒂夫撒嬌的,有一天,兩人做到一半的時候小巴奇的人格突然跑出來……

簡單說就是Daddy Kink

這不是戀童,巴奇的肉體是成年人(而且這只是其中一個人格(所以算是走擦邊球?(毆

大概病病的,能接受的再點進去吧

 

___

 


「嗚……啊……嗚嗚……」

飄飄然的空白中,意識忽然浮現上來的巴奇覺得自己好累,頭腦昏沉沉的,自己的屁股裡有火熱粗大的硬物不停往裡面抽出又頂入。

被塞滿了的肚子裡面脹脹痛痛的,還有奇怪的酥麻感,在下面被硬硬熱熱的棒子摩擦時不斷從屁股裡傳來,讓他無法不張開嘴,發出難耐的呻吟及喘息。

上下激烈的搖晃讓巴奇很難受而且有點想吐,他反射性的抓著壓在自己身上衝撞自己的男人的肩膀,混亂的搖頭哭喊哀求:「不要……嗚啊……停下……求你……好痛……好痛喔……」

「……巴奇?怎麼了?」

在對方停下動作後,巴奇縮起身體因陌生的感覺跟害怕而不住顫抖抽泣著。

忽然間,一雙溫暖的大手撫摸上自己的臉頰,用大拇指溫柔的抹去自己的眼淚,巴奇忍不住抬起頭眨了眨模糊的淚眼,想要看清楚現在自己身上究竟正在發生什麼事。

「……別哭……巴奇……是我……」

當他看清楚是這個正在溫柔哄著自己的男人是誰時,巴奇的不安跟恐懼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是爹地。

那雙總是那麼深情望著自己的溫柔眼眸,正在昏暗的床頭燈的投射下搖曳著擔心與關懷的望著他。

而他們的下身正連結在一起。

看到自己腳開開的被史蒂夫插著屁股的畫面,巴奇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淚水又湧了出來。

「很痛嗎?」低頭吻去巴奇眼角邊的淚水,史蒂夫帶著愧疚跟心疼的輕聲問著巴奇。

巴奇抽了抽鼻子,搖了搖頭,說了小謊,「不……不會……爹地……」

巴奇呼喚自己的方式讓史蒂夫的表情僵住了,好一會之後才露出像是做了什麼壞事的糟糕表情,低聲問道:「……巴克?」

不明白史蒂夫臉上那種惶然跟內疚的表情從何而來,巴奇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對不起,巴克……你別怕,我馬上抽出來。」安撫似的柔聲說著,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腰,緩緩的往後退開。

「嗚嗯……」

剛才為止一直撐滿著內部的粗熱肉棒慢慢抽離的感覺讓巴奇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以及隨之湧上的莫名空虛感,雙腳在他自己意識過來前就用力的夾住了史蒂夫的腰,像是在阻止他抽離。

「巴克……?」

不只用腳,巴奇還抓著史蒂夫的手臂,撐起上身對著史蒂夫泣聲哀求,「不要……不要離開……繼、繼續……」

史蒂夫皺起了眉,拍了拍巴奇的手,像是在說服吵著要糖吃的小孩般低聲說道:「……你不知道這個行為的意義是什麼,我不能對你做這種事……」

但不肯聽話的巴奇只是閉著眼睛拼命搖頭,「我可以……我會忍耐……爹地你不要離開……進來……」

他的確不知道這種行為的意義是什麼,但史蒂夫跟其他的巴奇都能作,(巴奇們彼此知道彼此的存在,但記憶無法共通)沒道理他不能。

雖然痛,但是他會為了史蒂夫忍耐。

拗不過巴奇的要求,本來就無法拒絕巴奇任何要求的史蒂夫只能深深嘆了口氣。

史蒂夫的嘆息讓巴奇害怕了起來,他不會討厭他了吧?那麼想著,巴奇不安的抬起眼望向史蒂夫,淚水在本就哭得紅通通的眼眶內打轉。

「沒事,別哭……」在感覺到巴奇誤會自己嘆氣的原因而全身一震,史蒂夫趕緊伸出手捧著臉上滿是驚慌表情的巴奇的臉,柔聲安慰,「我知道了……但是如果痛或是難受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

聽到史蒂夫答應了,巴奇哭得濕搭搭的臉上立刻綻放出喜悅的笑容,拼命點頭,「嗯!我知道!爹地!」

看著巴奇破涕為笑,史蒂夫也跟著笑了起來。

「那我要進去了,放輕鬆……巴克……」一邊溫柔的低聲說著,史蒂夫一邊抓著巴奇的腰往前挺,將性器一點一點的重新插入巴奇的體內。

巴奇很聽話,雖然有些不安,卻依然伸出手環住史蒂夫的肩膀,抬起自己的臀部,讓那根抽離到一半的碩大凶器能再次回到自己被撐開來的紅腫小穴內。

「嗚……啊……」

即使下身及內部的脹痛及某種陌生且難以言喻的酸麻感讓巴奇反射性的閉起了眼睛,眼淚不聽使喚的往下墜。但當他睜開淚眼,看到進入自己身體裡時史蒂夫臉上因快感而盪漾的表情,他就忍不住彎起嘴角。

在史蒂夫開始前後擺動著腰在腸道內抽插時,火辣的酸疼感讓巴奇的全身都在微微顫抖著,但他依然舔了舔唇瓣,輕聲問道:「爹地……我裡面……舒服嗎?」

「……嗯,很溫暖……很舒服……」說著,史蒂夫俯身緊緊抱住了巴奇,兩人的結合因此更深,讓巴奇從鼻子裡嘆出顫抖的哭腔。

「難受嗎?」

見巴奇笑著搖了搖頭,史蒂夫內心感動又激盪的吻著他泛紅的臉及濕熱的唇,並大力快速的挺動著腰臀,往內部進行更深入的開拓。

「嗯……嗯……呼啊……」

史蒂夫的抽插幅度並不大,但很快很深,並時不時在柔軟的內部碾壓攪弄,弄得巴奇身體隨之起舞般的抖動著。

由於巴奇並沒說痛或是難受,所以史蒂夫剛開始還有些遲疑的律動越來越快,從內部湧上的快感逐漸取代了疼痛,初次體會到的強烈快感讓巴奇張開顫抖的嘴唇,仰頭發出一聲又一聲高亢甜膩的呻吟及喘息。

「啊啊!?」

突然間,史蒂夫撞到了體內某個點,瞬間像是有電流擊中了巴奇,並流竄至全身,迫使他不由自主的弓起背發出了尖叫。

巴奇的反應讓史蒂夫更加重集中頂撞那處位置,巴奇只感到兇猛的浪潮不斷拍擊他的內部,說不出是什麼感受,只是在激裂的搖晃下哭喊。

「啊、啊!嗚……啊……啊!」

史蒂夫向是不讓他逃脫似的緊緊擁抱著巴奇,溫柔的親著他合不攏的嘴,下身的粗熱肉棒卻狂野的不斷撞入那處濕熱緊緻的肉穴內,一下又一下,猛力快速的抽插。

就算巴奇被夾在兩人小腹間的陰莖不知不覺間射了出來,史蒂夫也絲毫不肯放鬆力道,直插得巴奇全身顫抖著,低吟著甜美的哀泣。

狹小的肉穴被插得柔軟而濕熱,卻又緊緊包裹著那根在自己內部肆意橫行的滾燙肉棒,並不時抽搐、痙攣,絞得史蒂夫頭皮發麻,大力的撞擊、摩擦。

感覺到即將達到高潮,史蒂夫激動的啃咬著巴奇又紅又熱的耳朵,低啞著嗓音,「我可以射進去嗎?巴克……可以嗎?」

雖然不懂史蒂夫說的射進去是什麼意思,但已經被幹得迷迷糊糊的巴奇只能藉由史蒂夫劇烈搖晃著自己的力道,無力的點著頭。

「……好……好……射進來……爹地……嗚、啊……啊啊!」

巴奇帶著哭腔的軟綿嗓音以及痙攣著收縮的溫熱肉壁使得史蒂夫無法再忍耐。終於,在幾乎快到不能再快的一陣抽插之後,史蒂夫幾乎要將巴奇揉入懷中般的緊擁著他,低吼著將滾燙的精液一股一股的灌入巴奇的體內深處。

高熱的黏稠液體在自己內部慢慢擴散開來的感覺讓巴奇感到了不可思議的滿足感,使得他因瀰漫著全身的幸福感而窩在史蒂夫懷中一顫一顫的低聲喘息、啜泣。

在氣喘過來後,史蒂夫並沒有拔出來,只是伸出手捧著巴奇哭得又濕又紅的臉,深情而溫柔的吻著。

舒適的麻癢感讓巴奇忍不住發出輕笑聲,閉上眼,將臉抵在史蒂夫的手上輕輕磨蹭,小聲的問道:「爹地……啊……我是乖孩子嗎?」

「是的,巴克……乖孩子……你是我的寶貝,永遠最愛的……我的寶貝。」發自內心真誠的回答,史蒂夫溫柔撫摸著巴奇的棕髮。

紅著臉,巴奇開心的笑了起來,「我也最愛爹地了!」

說完後,巴奇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想睡了?」史蒂夫柔聲問道。

眨著眼,巴奇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睡意,「嗯……我好累……」

史蒂夫微笑著將巴奇的頭輕輕放回枕頭上,輕聲說道:「睡吧,晚安……」

溫柔地在耳邊低聲傾訴的柔和嗓音像是搖籃曲,巴奇很快的就墜入了溫暖的夢鄉。

 

 

*** *** ***

 

 

昨晚作到一半就失去了意識的巴奇,在醒來後看到史蒂夫笑得紅光滿面的模樣,心中充滿著疑惑。

他大概知道自己應該是做愛途中切換了人格,但他不能確定出來的是哪個人格,又做了些什麼。

之前有一次還發生過兩人做一半時冬兵的人格突然跑出來,之後當巴奇醒來時房內已經半毀的慘劇。

雖然只要不隨便切換就好,但巴奇完全無法控制人格的切換,他們總是在想出來的時候自己跑出來,非常隨性。

看史蒂夫心情相當愉快的模樣,應該不是冬兵。那會是誰?是布魯克林萬人迷的那一個嗎?聽說那個有很多性愛技巧跟玩法,而且還很主動放蕩。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有被虐傾向還把自己當作史蒂夫性奴的那一個?

雖然不管是哪個巴奇都不太爽(有種好像在吃自己醋的感覺)但基本上只要史蒂夫開心就好。

只不過……

「……昨晚出現的是哪一個人格?」

巴奇坐在餐桌前,用叉子刺破了培根上半熟煎蛋的蛋黃,胡亂攪和著,看著史蒂夫咬下烤得焦香的吐司時的表情是那麼的幸福,忍不住開口問道。

史蒂夫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後,微笑著凝視巴奇。

「你是我最可愛的寶貝。」

雖然他這根本不是回答,而且還挺肉麻又莫名其妙的。然而由於史蒂夫說話的語氣跟表情是那麼的溫柔深情,巴奇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在愣了好一會後,巴奇像是想遮住自己通紅的臉似的將盤子舉了起來,一口氣將半熟的蛋黃吞了下去,然後等著史蒂夫走過來,將自己嘴邊的蛋黃舔乾淨。

 

 

 

 

___

 

有各種巴奇陪伴,大盾很性福呢(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