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前,巴奇不在人世後的老盾。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所以現在,做個溫暖而幸福的美夢吧。

 


___

 

 

 

長滿了皺紋的手握住了門把的時候,史蒂夫的耳邊好像響起了巴奇溫柔的聲音。

『昨晚下了一場雪,別忘了戴上圍巾跟手套,雖然今天陽光很強,風吹著還是會冷。』

身軀一震,史蒂夫急忙轉回頭去,驚喜出現在那張刻劃了歲月風霜的臉上,有那麼一瞬間,眼前彷彿出現了巴奇微笑著雙手拉起了圍巾要給自己圍上的身影。

但當他定睛一看,發現除了空無一人的客廳以外什麼都沒有後,只有窒息般的胸悶殘留在他的心口。

怔怔望著空氣以及寂寥的室內,許久,史蒂夫才伸出有些顫抖的右手,從一旁的衣帽架上取下了掛在那兒的圍巾跟手套。

「……我知道,巴奇,不用擔心。」

即使你不在,我也會顧好自己的身體。

闔起酸澀的眼睛,宛如嘆息般地對著不在這裡的巴奇輕聲低語,史蒂夫圍上了圍巾、戴上了手套,感受上頭還殘留著的巴奇的溫度。

再度睜開眼,面對寂靜空曠的家,史蒂夫內心又是一痛,不勝感傷。

這整個家裡的每樣事物、每個角落,到處都有巴奇存在過的痕跡。

即使在這當下,史蒂夫仍然會感到某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就好像巴奇隨時會從哪個房間探出頭來,對他微笑。

雖然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因為巴奇已經在一個多月前,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永遠離開了他。

即使曾經失去過巴奇一次,也不再像上一次那般是突然的失去,兩人年紀都相當高齡,彼此或多或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也都給對方留好了遺囑以及叮嚀。

但當史蒂夫握著床榻上巴奇的手,聽著他用虛弱無力的聲音對自己必須留下史蒂夫獨自一人而感到抱歉,看著他停止了胸口起伏的那種心痛,此刻當下,依然疼得他難以呼吸。

之後有很長一段空白的時間,史蒂夫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怎麼處理巴奇喪事的,他也記不清楚了,就好像他的靈魂已不在自己的身體裡,而是隨著巴奇一起離開。

雖然有些老朋友的後代,甚至索爾都特地從阿斯嘉德過來慰問,但每一句安慰,都只是在史蒂夫心口上挖出一個淌血的口子,因為就像是透過他們的嘴再一次讓史蒂夫意識到,巴奇是真的不在了。

於是他婉拒了所有慰問,一個人靜靜地待在家裡,待在他跟巴奇共同生活了五十多年的這個家,不哭不笑不吃不喝,就只是坐在客廳沙發上,像一座雕像。

就像如此一來就能夠從失去巴奇的現實中逃開似的。

直到昨晚,外頭下起了大雪,客廳角落的唱機忽然自行起動,悠悠地撥放出了《winter wonderland》

 

Sleigh bells ring, are you listening
你聽到雪橇鈴響了嗎?

In the lane, snow is glistening
雪在街頭閃耀

A beautiful sight
一個美好的景色

We’re happy tonight
我們今晚很開心

Walking in a winter wonderland
當走在冬季的仙境裡

 

熟悉的聖誕歌曲旋律中,史蒂夫腦袋慢慢開始運轉,浮現起了小時候的聖誕節。

原本史蒂夫就不是個特別喜愛熱鬧的人,再加上父親早逝,身為護士的母親聖誕節時都留守在醫院,所以直到遇見巴奇前,史蒂夫的聖誕節一直都是獨自一人度過。

在與巴奇成為朋友後的第一個聖誕節開始,直到他們先後從軍為止,史蒂夫的聖誕節都是由巴奇邀請他到家裡,跟巴奇家人一起度過。

他們總是會在共享完一頓美味豐盛的聖誕大餐後,一起坐在火爐前,喝著熱呼呼的蛋酒,在各種聖誕歌曲的包圍中交換禮物,一起談論關於明年的期許。

……難道說,聖誕節就要到了?

錯愕之下,史蒂夫在巴奇過世後第一次打開了電視,才發現居然離聖誕節已經不到一個禮拜。

看著電視中洋溢著對聖誕節即將到來的歡欣期待,強烈的感傷跟驚訝瞬間翻湧而上,將史蒂夫淹沒。

聖誕節就要來臨,但是再也沒有巴奇會陪他一起度過了。

盡管他跟巴奇曾經歷過分離,卻也終能再度重逢,並共同經歷了許多事,雙雙退休之後,兩人也還是會常常接受邀請擔任顧問,或是參加什麼退伍軍人活動,而且他們每天都會到紐約中央公園散步。

可以說史蒂夫的人生一路走來一直都有巴奇陪伴。

只是,今年的聖誕節,將是史蒂夫自從與巴奇相遇之後,超過五十年以上的人生裡,第一個沒有巴奇一起共度的聖誕節。

認知到這一點的瞬間,無法承受的悲哀撕裂了史蒂夫的心,這個超過百歲的白髮老人,曾經的戰爭英雄,獨自捲曲著蒼老的身軀,坐在沙發上,在失去巴奇後,第一次放聲大哭。

哭了一整晚的史蒂夫,在陽光中醒來,看著窗外放晴的天空,彷彿昨晚的雪只是一場夢。

怔怔地看著床邊櫃子上他跟巴奇的合照,以及枯萎了的鈴蘭花。

那盆鈴蘭花最早是他們剛同居時買回來,一直都是由巴奇在照顧,每當枯萎時巴奇就會重新種植。

但巴奇不在了,所以這盆沒人照顧的鈴蘭花就這麼枯死在那裡。

不知過了多久,史蒂夫才慢慢站起身,走到浴室裡清洗了身體,換上乾淨整潔的衣服。

出門前,史蒂夫最後再度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家裡,才轉身離開,前往自從巴奇不在後就沒再去過的中央公園。

晴朗無雲的冬日青空清澈得近乎透明,溫暖的陽光投射在公園內每一個遊客身上。

即使在冬季平日的下午,紐約中央公園依然相當熱鬧,充滿蓬勃的活力。

五年前他跟巴奇還可以慢跑,但生理年齡早已超過百歲的他們,這兩三年都是沿著湖畔跟林蔭漫步。

白雪覆蓋著枯枝,寒風吹撫著史蒂夫的臉,雖然圍著圍巾,也有雪白的鬍鬚遮擋,但冷風依舊刺得他忍不住瞇起了雙眼。

盡管感受不到任何一絲歡愉與期待,但路邊的聖誕裝飾不時提醒著史蒂夫,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即將到來。

公園裡人來人往,這是個和平的世界,只是沒有巴奇。

但是不管少了誰,這個世界依然忙碌地轉動,時間也一如往常地流逝,絕不為任何人停留。

史蒂夫也依然呼吸著,只是,內心空了一個洞,靈魂不再完整。

遵循著每一次散步的行徑,史蒂夫來到了湖邊,並在固定的長椅上坐下。

當史蒂夫習慣性地往左邊挪了一個位置,轉過頭看見身旁空蕩蕩,才想起他已經不用給巴奇留位置了。

剎那間,史蒂夫心痛得無法呼吸。

習慣真的很可怕,會突然讓史蒂夫意識到--啊,巴奇是真的不在了。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巴奇‧巴恩斯這個人?

一樣的紐約、一樣的中央公園、一樣的景色,甚至連路邊賣熱狗身上穿的服裝都跟去年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當史蒂夫轉過頭去,身邊再不會有總是微笑看著自己的巴奇。

再也聽不到巴奇用他那溫暖的低軟嗓音,對自己說起聖誕節的計劃,要吃什麼、買什麼禮物。

「……巴奇,你會笑我嗎?沒有你,我不曉得該怎麼過聖誕節。」

望著天空,史蒂夫喃喃自語的聲音伴隨著白霧,從顫抖的唇瓣緩緩吐出,並消逝在空氣中。

巴奇,沒有你,我連怎麼活下去都不知道。

想著,史蒂夫覺得眼睛有點乾澀,於是往後輕輕靠在椅背上,輕輕閉上了雙眼。

半夢半醒間,史蒂夫彷彿聽見有人在呼喚他……

 

 1220_1  

 1220_2  

 1220_3  

 1220_4  

 

 

 

 

 

「媽媽,你看那個老爺爺身上都積滿了雪。」

「是不是坐在椅上睡著了?」

「老爺爺的睡臉看起來笑得好幸福喔。」

「真的……一定是做了什麼好夢吧。」

 

 

 

 

 

 

 

 

 

 

 

 

 

 

___

 

 

 

 

一個很幸福、很美好,讓他再也不想醒過來的夢。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